停留在中世紀的古城,商業傳統數百年前就壓倒了政治權力

停留在中世紀的古城,商業傳統數百年前就壓倒了

文:葉克飛

說來有趣,我對布魯日的最深刻印象是前往酒店之路。

酒店並不難找,就在老城中心,距離市集廣場和市政廳廣場都不遠。但進入老城之後,就開始了「不見天日的咣咣咣」之旅。為什麼是「不見天日的咣咣咣」?因為老城的道路非常窄,基本都是單行線,兩側都是三四層的中世紀建築,或華美或古樸,雖然不高,可因為路太窄,所以常可讓整條道路難見陽光。至於「咣咣咣」,就容易理解了,老城全是石板路,車子駛過怎會不「咣咣咣」?

這些狹窄街道都不長,一路七彎八拐,自己摸索路名然後尋找目的地的可能性絕對為零。感謝現代文明讓旅行變得容易,只需要聽從導航指示,就可以走出這迷宮。

如果沒有汽車,沒有其他任何現代化玩意兒,這座老城就是中世紀的模樣。無數人曾為之陶醉,稱其為世界上最美的中世紀古城。不過我倒是有幾分免疫力,直至今天,我最喜歡的比利時城市仍是根特而非布魯日。

但布魯日仍然驚豔,它沒有任何死角,無論你走入老城的哪一條街巷,都只能用「美」來形容眼前的一切。即使是市郊,各種大型歷史建築也能瞬間將你拉入舊時光。

從鐘樓望向布魯日老城

在法蘭德斯語中,「布魯日」就是橋的意思。這個14世紀的歐洲大商港,與根特和安特衛普一樣,坐擁運河與港口,有著悠久商業傳統

早在公元1世紀。凱撒大帝就下令在此地修建要塞,以保護海岸免遭海盜襲擊。公元4世紀,法蘭克人從從高盧羅馬人手上奪取此地,便有了法蘭德斯。1128年,布魯日獲得城市權,建了新的城牆和運河。當時的布魯日已頗具規模,城市基礎設施陸續形成,比如12世紀就已落成的舊聖約翰醫院,就是歐洲最古老醫院之一,直至1977年仍在使用,八百多年間一直服務於市民。1050年,因為泥沙淤積,布魯日不再直接面對北海,但仍有天然河道可通向北海。

12世紀,因羊毛紡織業和布料貿易的興旺,布魯日成為歐洲最富庶的城市之一。當時,布魯日會進口英國的羊毛和鐵器,南歐的柑橘、糖和香料,北歐的皮毛和銅器,還會出口大量毛紡織品。

1277年,熱那亞商船駛入布魯日,使得布魯日成為連接地中海與北海貿易的第一個商業城市。除了貿易因此受益之外,布魯日的財政體系也日益健全,銀行業迅速發展,證券交易所也於1309年開啟。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布魯日都擁有低地國家乃至全世界最發達的金融市場,連以商業聞名的威尼斯人,都是在1314年才學到證券市場知識,他們的老師正是布魯日。

即使後來布魯日的布料貿易漸漸被其他城市趕超,但仍可憑藉良好的底蘊,轉型為一座金融業發達的文化之都。大量銀行家和藝術家雲集此處,反而使得城市氣質更為迷人。

寧靜的內街

時間來到1500年,因為天然河道也出現淤積,布魯日再次失去通往北海之路,貿易和工業都大受影響。為重拾昔日榮光,布魯日人於16世紀挖掘了新的運河,但這條1566年建成的新運河嚴重落伍。在它通航時,各國商人已然開始使用的運載量更大的商船,吃水線甚至超過了新運河的深度。布魯日的經濟再也沒有回到過去,以至於有人曾寫過一本《沉寂的布魯日》,稱這座城市沒有工業,中產階級保守不思進取,城市人口不斷減少,除了幾百幢老建築和運河外一無所有。

也許布魯日再也無法回到當年頂尖工業城市的模樣,可誰又在乎呢?1907年,它擁有了新的港口,是如今歐洲最重要的港口之一。更重要的是,200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它,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旅遊城市之一。

運河上看到的布魯日老城

對於這座城市來說,政治、宗教和經濟,哪個更重要?如果從廣場大小來說,低地國家的悠久商業傳統顯然更重要些。

如果從廣場大小來說,低地國家的悠久商業傳統顯然更重要些。布魯日有兩個主要廣場,一個是小小的市政廳廣場,哥特式市政廳建於1376年,是比利時現存最古老的市政廳,三座塔樓和牆身雕塑,書寫著這座城市的過往。48扇玻璃窗向上延伸,以錐形尖塔為結束。這是比利時最早的議會場所,代表著悠久的地方自治傳統。聖血教堂也在這裡,供奉著1150年第二次十字軍東征時,法蘭德斯伯爵德里克帶回的耶穌聖血,是布魯日宗教權力的象徵。

幾十步外的市集廣場則大得多,也是布魯日的真正中心,高聳的鐘樓是老城的地標,也是昔日輝煌經濟的見證。僅僅看廣場的地位,商業傳統就已壓倒了政治和宗教權力。

鐘樓的頂端

在這座城市裡,步行是最好的方式。以市集廣場上那座83米高的鐘樓為起點,不管怎麼走,都能體會到這座城市的魅力。當然,首先要做的是走上這座鐘樓一覽老城。鐘樓不但是布魯日的象徵,也被視為比利時最精美的建築,代表布魯日人的自治傳統與自由意識。建於13至15世紀的它,至今仍是老城的制高點。從狹窄樓梯間拾級而上,戰勝366級台階,氣喘吁吁走到頂端,便可見到整座老城。大片大片的紅瓦尖頂營造出錯落效果,延綿至遠方。大片大片的紅瓦尖頂營造出錯落效果,延綿至遠方。僅有的幾棟高樓都是教堂,在你目力所及之處,甚至見不到任何現代社會的痕跡。

最好看的當然是廣場上正對鐘樓的那排行會建築,如今多半是咖啡廳和餐廳。狹窄的建築立面配上不同顏色,搭配在一起就如童話世界。

走走停停,直至運河邊,就可以船代步。以「橋」為名的布魯日,擁有數十座老橋,運河兩岸都是古老建築。坐在小船上,望向兩岸,密密麻麻的建築臨河而立,也許除了外牆顏色更加繽紛之外,真的跟舊時沒有區別。

運河邊的建築

即使滿街遊客,連已算是郊外的愛之湖公園也不例外,布魯日仍然清新。當然會有一些見多識廣者對遊客過多的城市不以為然,但在我看來,布魯日是少數幾個被遊客攻陷後仍不讓人討厭的城市之一。也有人指責布魯日的古建築中,有不少是19世紀後仿建,但這修舊如舊、維持原貌的狀態,難道不可貴嗎?更何況,能躲過兩次世界大戰侵襲的歐洲城市又有幾個?布魯日人的從容也足以加分,他們固守著這座古老城市,在狹窄街巷中漫步,並沒有因為遊客多而吆喝生意。在某些僻靜無人的街道上,一扇扇古樸的門偶爾打開,走進去便是生活。

這座城市的歷史保護也堪稱典範,如今的老城,總體格局早於中世紀晚期就已固定。正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授予其「世界文化遺產」稱號時所言:「它是一段長期歷史的見證,體現了建築的發展,特別是哥特式建築;同時也對中世紀繪畫藝術創新產生了有益影響,成為佛蘭德原始繪畫流派的誕生地。另外,它是整體建築的傑出典範,表現了中世紀歐洲商業和文化領域的重要階段,是對這一時期公共場所、社會和宗教機構『活的』見證。」

比京會修道院一角

1970年起,布魯日政府就啟動了公共空間重建和文化遺產保護,對老城進行保護和恢復。若無這四十多年的努力,就沒有現在的布魯日。

最能見證布魯日遺產保護的要算是寧靜的比京會修道院。比京會是一個成立於13世紀的婦女宗教組織,當時戰亂頻仍,黑死病肆虐,未婚女子和寡婦們為了生存,形成自給自足的社群。在歐洲眾多比京會修道院中,1245年建成的布魯日比京會修道院保存最為完好。

被運河與白牆環繞的它,形成了一個宛若世外桃源的院落,中間有草坪和高聳白楊,一棟棟白牆建築比鄰而立。在一段段歷史跌宕中,它奇蹟般得以保留,並在近四十年間得到修復。也正因此,它與布魯日老城並肩,二者均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