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馬丁路德你可能不知道的10件事

馬丁路德

作者/威爾·葛雷漢(Will Graham)    編譯/基督教論壇報  林辰欣

馬丁·路德(德語:Martin Luther,1483年11月10日-1546年2月18日),德意志神學家、哲學家,原為神聖羅馬帝國教會司鐸兼神學教授,於十六世紀初發動了德意志宗教改革,最終是全歐洲的宗教改革促成基督新教的興起。

1517年,路德在維滕貝格諸聖堂門前貼出了《關於贖罪券效能的辯論》(即《九十五條論綱》),提出討論教會腐敗問題。路德分別於1520年和1521年,拒絕教宗良十世與神聖羅馬皇帝查理五世要求他撤回相關文件的命令,此舉最後導致路德被聖座判處破門律,也被神聖羅馬帝國定罪。

老盧卡斯·克拉納赫於1529年畫的路德像

路德將拉丁語《聖經》翻譯成平民慣用的德意志方言,使之更淺白易明,此舉對教會和德國文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其德語版《聖經》也促進了標準德語的發展,為當時翻譯學帶來多項貢獻,更影響了後來英語《詹姆士王聖經》的刊行。路德的詩歌著作亦影響了教會歌唱的發展。另外,他與卡塔琳娜·馮·博拉的婚姻為當時社會樹立了榜樣,重申教會牧者同樣享有婚姻自由。

你對威登堡宗教改革推手──馬丁路德了解有多少?本文揭曉你可能不知道,有關這位基督教信仰改革先驅的十項事蹟。

  1. 馬丁路德曾向聖安妮祈禱

多數人都知道馬丁路德是奧古斯丁修道院的修士,不過對其進入修道院的淵源不甚了解。其實在馬丁路德研究神學以前,他曾遵循父意修讀法律。

直到1505年某日,他身陷暴風雨險遭雷擊,年輕的路德在急難中向聖安妮(Saint Anne)祈求,甚至發誓:若能平安脫困,願作一位修士。而他果真脫離險境,於是馬丁路德說到做到,捨棄法律、投身修道院。

馬丁·路德的父母肖像

2.《九十五條論綱》本意不在抨擊任何人

大眾常把路德張貼在威登堡(Wittenberg)教會門口的《九十五條論綱》(95 theses)視為其譴責教宗並開啟宗教改革的第一步,但真相併非如此。當時威登堡教會大門的功能就如同大學布告欄,所以馬丁路德張貼論綱,本意只是徵求各方學術的辯論。

以教義來說,馬丁路德所列出的《九十五條論綱》寫得相當保守,且仍對教皇充滿敬意,可見路德當時仍視自己為一位信實、忠心的羅馬天主教徒。

  1. 馬丁路德焚燒教皇的詔書

在1519年著名的萊比錫辯論中,馬丁路德與捍衛羅馬天主教義的約翰埃克(John Eck)激烈交鋒中,路德公然質疑教皇權威,教宗利奧十世(Pope Leo X)聽聞後火冒三丈,決意要譴責這位教士,於是寫下詔書──《主起來吧》(Exsurge Domine),還將路德比喻為「擅闖上帝葡萄園的野豬」,要求路德六十天內改過自新,否則開除教籍。不過教宗利奧十世怎麼也沒料到,六個月後,馬丁路德竟當眾燒了詔書!1521年1月3日,教宗別無選擇,只好將馬丁路德自羅馬天主教會除籍。

路德(中右)在沃木斯議會受審(Anton von Werner繪於1877年)

  1. 薩克森選侯腓特烈三世救了馬丁路德

沃木斯議會後,傳言教宗的支持者準備暗殺馬丁路德,於是腓特烈三世(Frederick of Saxony)安排手下「綁架」馬丁路德,保他一命。

腓特烈三世的地位相當崇高,即使教宗利奧十世也不敢與他樹敵。馬丁路德是其創辦的威登堡大學鎮校之寶,腓特烈三世不會袖手旁觀,更幸好他出手相救,否則路德可能早已人頭落地。

  1. 馬丁路德是位受人歡迎又幽默的學者

馬丁路德雖精通拉丁文,許多著作仍以德文撰寫,好讓大眾能理解他的理念。這位改革領袖擅長以人民的語言,將深奧的神學概念具體、有效地講述出來。

他另一項迷人的特質,便是幽默感。馬丁路德的著作豐富,當中的笑話與露骨批判都是吸引人閱讀的因素。再加上路德擅用德語寫作,以上種種,使他成為人民心中的英雄。

  1. 馬丁路德無法接受伊拉斯謨的論點

路德當時在哲學上有兩個死敵:一位死了,一位還活著。死的那位是亞里斯多德,活著的是伊拉斯謨(Erasmus),著名的歐洲知識分子。路德無法認同伊拉斯謨的教導,認為其只想在天主教的範疇內重振道德,改革不夠深入,只作表面功夫。相反的,路德直搗教義及神學,他要挖掘羅馬教會分歧的源頭,因此路德特彆強調新約福音書中所說的「因信稱義」。

  1. 馬丁路德是個愛家男人

馬丁路德細查經文,發現無一處禁止教士結婚,便娶了一位嬌妻──凱薩琳(Katharina von Bora),他暱稱她為凱蒂夫人,兩人相差15歲。

夫妻情投意合,婚姻幸福美滿,閒暇時會一同釣魚、散步,常邀請學生共進午餐,討論內容更成為馬丁路德《席間閒談》(Table Talk)的素材。

路德的妻子卡塔琳娜·馮·博拉,由老盧卡斯·克拉納赫所畫,1528年。

  1. 馬丁路德受病痛所苦

馬丁路德一生常有許多爭戰,在外不僅有政治上的強敵,例如教宗及皇帝,肉身也得對抗病魔。

除患有造成劇痛的腎結石,他還有嚴重的偏頭痛,受感染的耳朵也經常耳鳴。不過就在這一切苦難中,他仍持續為主服事,才能體會保羅所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1. 馬丁路德相信領聖餐時,基督真實臨在

雖然馬丁路德否認主最後晚餐裡的餅與杯實為基督的身體與血,但他堅信聖餐中的餅與杯有救主真實的同在。

聖餐意義的解釋是宗教改革初期的熱門議題,馬丁路德與慈運理(Zwingli)意見分歧,路德認為,聖餐的餅與杯有救主真實臨在,但慈運理堅信最後的晚餐中,「這是我的身體,這是我的血」只是象徵意義,故聖餐僅為記念基督。

之後新教徒傾向跟隨慈運理或加爾文(Calvin)對聖餐的解釋,加爾文的立場強調聖餐有基督靈性的同在,慈運理派則認為無論是實質或靈性上,皆無基督的臨在。

  1. 馬丁路德也曾鑄下大錯

馬丁路德並不完美,其一生最黑暗的時期,該說是參與了德國黑森親王腓力(Protestant prince Philip of Hesse)的重婚罪

腓力與元配育有七子,仍與其他女子有染,雖然他曾對自己淫亂之舉感到羞愧,仍相信再娶就能治好他的慾望,於是徵求比塞(Bucer)、梅蘭希通(Melanchthon)和馬丁路德的認同。

結果出人意外地三位竟都同意!基於馬丁路德不認同離婚的立場,他引述聖經中一夫多妻的例子,建議腓力可以再娶,但不要張揚。婚禮當天,馬丁路德甚至建議放出假消息,以假亂真。

但腓力重婚的醜聞傳開後,天主教徒與新教徒都感到震驚,也讓人質疑腓力支持宗教改革的原因。

我們為這位威登堡的教士感謝神,但也不輕忽他過去的黑暗面。甚願馬丁路德對福音的熱情,再次點燃世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