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批量製造窮人?如何批量傷害窮人?

文:古原  


如何批量製造窮人
只要有福利制度,就一定有辦法製造出大量的窮人

這個世界上,要說製造窮人的本事哪裡最牛,那得說德國了。

德國政府是一個奉行「 自由市場 」的政府,當然也是一個充滿愛心的政府。

作為最早開始執行福利制度的國家,德國的慈善事業做的那是「 又好又大 」。而且德國政府的理念先進,慈善事業、幫助窮人,如果讓公務員去做,那可能會滋生腐敗,因為誰能拿到補貼,得由官員說了算,這太危險了。

我們交給市場吧。德國的救助產業外包給了私人。

於是德國擁有了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慈善產業,從業者多達數百萬。

德國福利制度下的社會救助產業從業人員多達200萬,相當於德國汽車、建築、採礦、鋼鐵等行業從業人員數量的總和。

德國最大的企業也不是大眾、奔馳、西門子或者拜耳,而是一家名為明愛會的天主教救助組織,旗下僱員總數超過50萬人,其主要競爭對手,新教社會福利會僱員總數超過45萬人。

這些慈善企業擁有10萬個「 分支機構 」——相當於德國所有肉舖、麵包店、藥店和加油站數量的總和。

怎麼樣,德國先進不?

這叫扶貧事業產業化,扶貧工作長期化,扶貧業務永久化。

私營機構的效率那和公務員體系相比,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讓我找窮人,木有問題,要多少有多少?沒有這麼多,沒事,我們可以創造窮人。

公民獲得福利救助是憲法賦予的權利。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救助金木有上限,只要有窮人,就一定要救。

救助機構的主要工作就是找到窮人,只要找到窮人,那就可以向政府去要錢。這個工作不要太爽,找窮人,那還不容易?

德國規定,收入低於60%的德國人就是窮人。

這是個超級SB的設計。

這種標準,就讓窮人的資源永不枯竭。救助機構有如天助,成天上街到處去找窮人去。

看到這一幕,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想到中國。

尚義縣中醫院下鄉專拉五保戶、低保戶刷醫保卡住院,在尚義縣並不是什麼秘密。一名專門替該院「 下鄉搬人 」的女子告訴新京報記者,「 已經搬了一年多,下面的村全搬,全管 」。在尚義縣中醫院,新京報記者走訪發現,住院樓內的住院治療的很多老人,不是五保戶,就是低保戶,他們幾乎都是被醫院的人主動拉來住院的,「 說我們不用自己花錢 」。

新京報記者經過多日跟踪調查發現,這家具有醫保報銷資質的醫院,以免費接送、免費檢查、免費治療為由,誘導五保戶、低保戶住院治療,診療過程中存在疑似過度檢查、過度醫療等行為,涉嫌套取國家醫保資金。

德國的救助機構也是這麼玩的,滿大街那個找啊,找客戶嘛,總是需要努力的。

在救助機構的努力下,德國統一以來,有學習障礙的人增長66%,精神疾病人數增長130%,95%的德國人一生至少會有一次成為社會救助機構的顧客,許多人一生下來就是他的顧客。

怎麼樣,成果斐然吧!

德國救助機構還有很多騷操作,如果小孩在學校比較頑皮,學習成績不太好,那好,就定一個學習障礙吧,算是一種病,接近於殘疾了,政府應該救助,應該補貼。

然後再把小孩送到救助學校去,從此這個小孩就貼上標籤了,有病。他的未來,你也可以想像。

騷操作還有很多,再比如:

救助機構要幫失業者找工作,怎麼找呢?救助機構自己搞個衣物申領點,組織失業工人來清洗整理人們捐贈的衣服,整理好了,拉出去粉碎了。

這種無用功做的有意義嗎?有!

因為救助機構因為解決了他們的就業可以拿到政府補貼。

發現沒有,窮人成為救助機構豢養的寵物,生活舒適不?當然。

德國福利制度規定,單身失業者領取住房救濟金的最低標準是45平方米。結果,這些人的住房面積比德國人均住房面積還要多2平方米。

在德國窮人的家庭裡,微波爐、遊戲機、智能電話、計算機、大屏幕液晶電視,應有盡有。令人印象深刻是:德國窮人是新潮電子產品的最早消費者。對最新型號的手機、硬盤攝像機、DVD播放機等最新科技產品,他們都比有錢人更熱愛。

19世紀末,由德國政府提供的最低生活保障是:一家之主的男人,每星期3馬克;作為配偶的女性,每星期2.5馬克。然後,最低生活保障的清單越來越長,內容越來越豐富。到1970年代,自行車、收音機、電視機都進了最低生活保障清單。

到1985年,清單已成厚厚一大本。德國人果然精確嚴謹,清單中赫然可見下列內容:150克醃黃瓜(未經切片);100克家庭裝冰淇淋,皮克勒侯爵風味;一張雙程火車票,二等車廂,30公里。

生活在德國,主動成為窮人,就是很多人的選擇。

在德國,夫婦二人失業在家,有兩個孩子,那麼,從政府那裡得到的各種補貼加起來每個月有2000歐元,足夠維持一家人的正常生活。

如果父親不想吃救濟,想要出去工作自力更生,那麼,至少每小時掙到10歐元才能達到原有吃救濟的水平。

問題在於,既然失業比工作掙得更多,為什麼要去工作呢?

被豢養後的德國窮人,確實是生活舒適,但也失去了生活的鬥志。寵物狗嘛,哪裡還能有野性。

有記者採訪一家皮划艇俱樂部,發現在那裡揮汗訓練的都是中產階級家庭的孩子。俱樂部的會費不是問題。俱樂部很願意向窮人家的孩子提供免費待遇和補貼。

問題在於,皮划艇運動對人的刻苦和遵守紀律要求很高。一個人缺席遲到,其他人就都要等著。一個人在訓練中違反指令,可能導致船隻傾覆和人員受傷。參加皮划艇訓練,運動員必須全神貫注、嚴格執行指令。

對不起,我窮,我吃不了這樣的苦。

不僅體育運動,音樂演奏、社區活動、教堂合唱團等類似組織中,都難以看到下層階級的身影。按說,失業者有大量閒暇,參加這些社會活動也不需要什麼錢,他們本來應該樂於參加這些活動以打發時間。

但是,由於脫離工作,下層階級的人對社會生活也就漠不關心,時間一長,他們乾脆失去了參與社會的能力,主動與他人隔離。

有人說,德國是民主社會,為什麼不通過選票推翻這一切呢?

60%的人納入這個體系,你選票拼的過他們嗎?

社會救助產業直接從業人員200萬,加上家屬和上下游產業,德國至少有數百萬乃至上千萬人直接間接靠福利制度謀生賺錢。


他們可不是軟弱渙散的被救助對象,他們是作為社會中堅力量的中產階級和上層階級——都有選票,有能力且有意願影響政策。

直接在社會救助企業中兼任高層職位的議員,佔議員總數的35%,比例比執政黨還要高,是議會最大黨。

又有人說了,德國福利這麼好,但德國經濟可不差,是歐盟第一大強國,說是福利制度沒有給德國帶來傷害。

這種思維方式太常見了。

德國的普通工作者,四千歐的收入到手只有2500歐,其實生活的也是很一般。除去房租、基本開銷,也是所剩無幾。

網上這兩年,不少德吹和德黑都在相互辯論,主題就是德國人生活到底好不好。

作為老牌資本主義國家,作為有幾百年財富累積,甚至是全世界人才最為集中的國家,現在淪落到需要和中國人比生活水平的地步,這不可悲嗎?

經濟學最重要的思維方式就是要看到看不見的,沒有德國福利制度,德國人的生活要不知道比現在好多少倍。只搞了幾十年半拉子市場經濟的中國人,應該趴在地上仰望德國人的生活才對。

製造窮人的事,在全世界多如牛毛,美國七千萬人擁有醫療白卡,也就是貧困證明,可以不花錢治病。美國醫療這麼貴,我寧願少工作,少賺錢,那也得去領一張啊。

有被他人豢養的機會,總是不缺巨嬰的。

接下來我們談,如何批量傷害窮人。


如何批量傷害窮人
福利制度其實傷害最深的就是窮人了

有人說,福利制度再不好,他總是幫助了窮人的,否則窮人會上不起學,就不了醫。

錯了,我要告訴你,福利制度、補貼制度傷害最多的就是窮人。

德國被豢養的窮人,他們失去的是更加美好的生活,只不過他們沒有認識到。

而世界上普遍實施的各種補貼和福利實質上也是傷害窮人。

對大學學費進行補貼,是幫助窮人嗎?

窮人的小孩從小就要幫家里幹活,大多數初中畢業就出來打工了,你到大學裡看看,讀大學的有多少是最窮的人?

但窮人要不要交稅呢?當然也要交。

這個稅用來補貼大學教育,你說,這是不是窮人在補貼富人呢?

有人天天說,中國應該搞高速公路免費。

這是窮人嗎?你有車,你才希望高速公路免費。

窮人有嗎?如果高速免費,那就是稅收補貼維護和建設費用,窮人的稅是不是用來補貼有車的人了?

養老保險是幫助窮人嗎?

窮人活的長,還是富人活的長?

雲南人平均壽命才六十幾,如果去除城市人,平均壽命可能就六十出頭吧。

你讓他們交一輩子的五險一金,他們能用上嗎?誰活的長呢?中產。

收入高的人才有更好的醫療條件,才活的更長。

讓窮人交一輩子養老金給中產使用,你過意的去嗎?

東莞當地的社會保險盈餘三千億,誰交的?給誰用的?打工者交的,主要的使用者是佔當地總人口不足四分之一的當地有錢居民用的。

醫療保險是幫助窮人嗎?

真有大病了,要花三十萬,報銷七成,自付三成。窮人拿不出這三成,他就算了,不治好了。

但中產呢?他們拿的出。那報銷七成的錢大部分被誰用了呢?還不是中產嗎?

但中產和窮人每月交的醫保金是不是一樣多的。

是誰在剝奪誰呢?

搞那麼多廉租房,經濟適用房?

是給窮人住的嗎?

到北京看下最大的經適房小區天通苑吧,豪車如雲。

建設時,大多就是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地產商心裡明鏡似的。

這個建設的費用,北京的打工者,北京的窮人沒有承擔嗎?

有人又說了,乾脆醫療費全免吧,所有人一視同仁。

公辦醫療再加上全免費,這叫什麼呢?全面消滅價格,在這個領域實施徹底的計劃經濟,實施徹底的供給制。

那你應該旗幟鮮明地提出來:「 我希望重返計劃經濟,我希望重返公有製 」。

既然醫療這麼搞對老百姓好,沒有道理住房這麼搞就不好,也沒有道理吃飯這麼搞就不好。只有醫療好。

這邏輯不通嘛。你不過要的就是重回六十年代,搞大食堂 ,搞人民公社十六包嘛。

危害是什麼呢?

價格都沒有了,指導生產的信號都消失了,哪裡還有供應的存在呢?

要不就是排長隊,要不就是超低品質的服務。

全民免費說的就是,來吧,互相傷害,我不好,你也別想好,大家一起死吧。

福利制度下,政府必須給到大多數民眾一個幻覺,那就是我得到的比我付出的多,否則福利制度無法長期維持。

排外是一種方法,就是讓外來工作人員為本地人貢獻福利,但他們無法享受福利。

增值稅是一種方法,通過間接稅讓少數的企業承擔稅賦。

關稅是一種方法,因為我們看到的只有商場裡的賣價,無法感知到自己的付出;

全民普遍福利是一種方法,因為身邊的人普遍貧窮,那也無法感知到自己的失去,國營工廠的職工們至今還在懷念當年的福利,卻感受不到他們失去。

公司代扣稅也是一種方法,錢到你手上時,稅已經扣除了,這和你直接丟失這個比例的錢的痛苦感完全不一樣。

在全民福利制度下面,受損的是所有人,因為資本被消滅,市場被扭曲,所有人的生活都因此更糟糕。

這個世界上,製造和傷害窮人的恰恰是要幫助窮人的福利制度。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