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下黑手再亂香港 恐引新風暴

香港

文:楊威

中共至今沒有承認拜登當選,表面上似乎謹慎,甚至不敢得罪川普,但背地裡當然沒有閒著。中共是否直接參與了美國大選舞弊,後續很可能還會有爆料。與此同時,中共當局以人大常委會的名義,直接取消了4名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導致另外15位民主派議員總辭職,香港再度引起了國際關注。

在香港問題上,中共當然最忌憚美國,如今美國大選膠著,北京趁機在香港繼續下狠手,在外界看來,中共似乎在賭博,主動掀起與西方各國的新一輪對抗,確實很瘋狂;這也顯示出,香港立法會仍然是中共高層的一塊大心病。為了祛除心病,中共高層選錯了時機,川普政府和西方各國恐展開強烈反擊。中共高層可能剛想喘口氣,很快又自己搞砸了。

中共弄巧成拙

中共黨媒報導,11月11日,中共人大常委會取消了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梁繼昌4名現任立法會議員資格,香港政府隨即宣布生效。

中共高層可能以為,美國大選成為焦點,川普可能也自顧不暇,此時暗地裡悄悄在香港繼續下手,可能不會引起大的風波。可是,中共沒有想到,立法會的其它15名民主派議員共進退,集體宣布辭職,這下可鬧大了。美國和西方各國紛紛發聲,媒體再次聚焦,中共坐不住了。

中共黨媒馬上給這4名議員羅列罪名,稱他們均是「告洋狀」的「好手」,認為他們「有的赴美抹黑警方使用過分武力」,「有的多次喊話美國制裁香港特區官員」,還準備向美方提供「制裁名單」,還稱他們「大肆破壞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幹擾立法會正常運作」,最後給他們扣上帽子,稱勾結「外國勢力,與香港為敵、與國家為敵」,所以要取消其議員資格。

中共本來應該不想聲張,如今引發國際譴責,再次通過黨媒編造莫須有的罪名,給4人「定罪」,完全無視香港基本法關於香港自治的規定,顯然沒有任何說服力;面對民主派議員辭職,中共也無法自圓其說。

於是11月12日,黨媒新華社再發評論文章,稱民主派議員總辭職公然挑戰「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權威性」、「對抗中央對港全面管治權」。中共再一次公然擺出了在香港推行「一國一制」的姿態。這樣的態度,自然不可能被國際社會認可。

中共高層主動引發新一輪對抗

英國政府立即召見中共大使劉曉明,表示對香港局勢的深切關注。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表示:「北京強制實施新規,以取消香港民選議員的資格,這顯然違反了具有法律約束力的《中英聯合聲明》」,「中國(中共)再次違背其承諾,破壞香港的高度自治」,「英國將支持香港人民,譴責侵犯其權利和自由的行為」。

英國亞洲事務大臣亞當斯(Adams)表示,將「繼續考慮實施『馬格尼茨基式』(Magnitsky-style)制裁」。

歐盟27國政府在一份聲明中說:「北京這一最新的專斷決定進一步破壞了香港在『一國兩制』原則下的自治權」,「這些最新舉措進一步打擊了香港政治的多元化和言論自由」。歐盟呼籲北京立即撤銷新規,撤回取消當選議員資格的決定。

美國國務院最近宣布對新增4名中港官員制裁,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隨即表示,北京的行為公然違反其對國際社會做出的承諾,華盛頓將繼續對其採取措施和行動。

澳洲外長佩恩發布新聞公告,指「北京取消立法會民選議員的資格,嚴重破壞了香港的民主進程和制度,以及《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規定的高度自治」。

由北美、歐洲、澳洲和日本政界人士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也發表聲明,譴責中共公然破壞香港自治。

可以預見,中共主動挑起對抗,新一輪的制裁即將到來。習近平的賭博,註定輸掉更多賭注。

中共心病難除凸顯政權危機

11月12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法新社記者提問:在4名香港立法會反對派議員資格喪失後,美國警告稱將繼續對中方實施制裁,英、德等國也批評中方的決定。外交部對此有何回應?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稱除了狡辯,也只能搬出所謂的不干涉「內政」,但面對眾多譴責和可能的制裁,他沒敢再公開辱罵。中共高層很可能發現苗頭不對,嚴令低調回應。

此外汪文斌也終於回應了蓬佩奧在里根研究所針對中共政權的最新演講,除了抵賴和微詞外,沒有繼續對蓬佩奧的大肆謾罵。中共高層應該也決定低調處理。

美國大選膠著,中共高層本來稍微喘了一口氣,卻趁機在香港下手,沒想到再次自亂陣腳。

香港立法會始終是中共高層的心病,雖然以疫情為由取消了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但明年又該如何呢,明年若重新選舉,眼看著很可能還會被民主派翻盤。中共自然期望能一勞永逸的取消香港立法會選舉,最好乾脆由中共人大直接任命,才能真正放心。這次取消4名民主派議員的資格,應該是第一步,若沒有大的風波,其餘15名民主派議員也可能依次面臨同樣的結局。

只要立法會選舉還可能進行,中共高層就時刻感到威脅,一旦民主派掌管立法會,不但香港難以控制,還很可能延燒中國大陸,中共政權如今危機重重,最恐懼的恰恰就是內部哪怕一點點衝擊了。

中共高層可能仍然押寶拜登,於是提前在香港造成既成事實,假如拜登上台,也將很難處理;如果川普繼續連任,也算是一種試探,但川普會視而不見嗎?

川普或得到反擊的突破口

美國大選舞弊,令川普(特朗普)很惱火,他當然知道中共高層很可能深涉其中,換掉國防部長,或許就在釋放某種尋戰的信號。

如今,中共在香港主動挑釁,川普明知中共試圖渾水摸魚,更可能在試探他,川普的反擊可能隨時會來。美國大選投票已經結束,選舉結果目前主要是司法之戰,川普再沒有什麼顧忌了,或許會在香港釋出金融戰的殺招。

之前曾廣泛討論過的美元脫鉤選項,現在可能會擺上日程。擴大制裁中共官員的步驟也可能繼續跟進,但若強行令美元與港幣脫鉤,無疑力度更大。

川普或許也可以再關閉一、兩個中共領館,比如中共駐紐約領館、舊金山領館等,同時撤出美國駐香港領館,直接升級新一輪的外交戰,畢竟美國駐華大使已經先撤離了。

川普當然也有軍事選項,可以選擇在南海動手,清除中共在各島礁建立的軍事設施。

中共在香港主動挑釁,很可能引發美中對抗的新一輪風暴,其它各國或許也會跟進,中共高層可能又要喘不過氣來了。

来源:大纪元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