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羅翔訪談爆紅網路!他對自我的反省,讓我明白4個人生道理

封殺 羅翔

在我的印象里,近幾年在網路上具有較大傳播力、偏人文思考的綜藝,基本都是某新聞出品。比如許知遠主持的《十三邀》、竇文濤主持的《鏘鏘行天下》,以及紀錄片《我的時代和我》、《明天之前》等。

這些節目,無論是在剖析理想主義,亦或在聚焦現實方面,都給觀眾帶來了新的視角、新的認知和新的事實。

也正因觀眾的期待,某新聞又出了一檔全新人文類訪談節目——《我的青銅時代》。

對於節目名稱,主持人陳曉楠如此解釋:「一個人的青銅時代,是指一個人初次清醒地鑄造了自己,清晰地認知自己的時刻。」

目前節目只更新了一期,嘉賓是羅翔。看完之後,我進一步了解了羅翔老師的人生脈絡:一半是狂妄,一半是敬畏。

37歲前,因為運氣、榮耀、知識的加持,讓他夜郎自大,優越狂妄,因以用法學知識得出與老百姓不同觀點為驕傲。

37歲后,因經歷了了生離死別,目睹了親人遭遇的苦楚,他頓悟到人的力量很有限,開始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真正的法律,並不僅僅是抽象的邏輯,而是每一個人鮮活的故事;公平和正義,不僅僅在書中體現,而是要在每個個案中,得到迴響。

01

整個訪談里,羅翔老師給我的感覺,是真誠、通透,是對人生的敬畏,但伴隨一點憂鬱。

俗話說,清醒的人,往往最痛苦,因為他做不到自我麻痹、自我感動。

羅翔因為「段子式」普法視頻被網友送上神壇,入駐B站兩天粉絲破百萬,是B站第二個千萬級UP主。人人都知道了「張三」這個法外之徒。

關於爆紅帶來的虛榮,羅翔老師有過短暫的沉溺。面對蜂擁而至讓他簽名的粉絲,他有過滿足感,同時又在老朋友點到為止的提醒下,有了與自我對話的反省。

「虛榮本質會給人帶來痛苦,而且它不真實。」

爆火被更多人看見的同時,也帶來無數批評爭議。在被惡意曲解后,羅翔老師選擇了停更微博,目前微博是僅顯示半年內容,也就是零。

談到這件事,羅翔老師承認了自己的小肚量,但同時也正在適應一個狀態——當一個人的話語被傳播、覆蓋得更廣之後,如何更加審慎地發聲。

同時,羅翔老師也曾在《十三邀》里強調,他沒有任何關於羅翔爆紅後人們對法律世界產生更多興趣的幻想。

他完全明白,一個人很難影響一個人、一群人,網友多數時刻都是片刻感動,而非持久感動。想要持久感動一個人,一定需要在其身上投入大量的時間。

但他抱有希望。希望世界上有可能,有人會因為他在講學中一句話、一個觀點,就能不單單隻成為一個技術主義者,而是看見技術背後的價值。

聽說每次有學生找他簽名鼓勵,羅翔都會鄭重地寫下五個字:做法治之光。

羅翔老師很自謙,面對圍繞他的名利泡沫,他直接表明大家看重的並不是他,而是他所傳授的那些人類偉大先賢的教養,榮光歸於他們——

他只是古老先賢智慧的「傳聲筒」,同時也做聽眾對公平和正義的嚮往的「回聲收集者」。

02

整期節目,羅翔老師的自述佔比近90%以上,但主持人陳曉楠依舊有著不可忽視的作用——通過傾聽和思考,提出帶有共情心的問題,既而完整和升華兩人之間的對話。

印象最深的,是訪談進行到一半,羅翔說人生所有的懷疑都是為了確信,自己是一點一點向微光靠近。

陳曉楠立刻將羅翔人生觀的突然轉變,擴展到年輕人當下的困惑——「以前我們忠於自己,但現在社會環境讓大家都想要’贏’,就不得不妥協很多事情。」

她想知道,羅翔作為老師,某種意義上學生們的人生導師,會如何跟學生解釋這些事情。

這也是我認為人文節目中,最應該給觀眾呈現的部分——不僅僅是某個嘉賓沉重的人生故事,而是將其思考放進現實語境中,解答觀眾當下的迷惘。

羅翔老師的回答,令我振聾發聵,甚至因為激動眼框發紅。

他一句話洞悉了「內卷」的本質——那就是如何過看起來很好的一生。

我們人生不停奔波,無非就是獲取更多的金錢,然後過上「成功」的人生。

但什麼是成功?什麼才是好的東西?是錢多嗎?如果一切職業都是以「賺錢」為目的,那劃分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人活在世,我們每個人都應當儘力拋開外界鼓吹物質至上的喧囂,找到什麼是「好」,並從內心深處認可這份「好」的標準,才能避免去攀比、被攀比,活成僅僅是看起來光鮮的樣子。

就像最近頻上熱搜的良心劇《覺醒時代》中,蔡元培先生在北大開學時發表《就任演說》,對北大學生提出三個希望

——「須抱定宗旨,為求學而來」;「砥礪德行,肩負力矯社會頹俗地重任;「敬愛師友。」

我們活著的價值,不應該僅僅是賺錢。又或者說,有多少人思考過,賺錢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為了快樂?那快樂也有質和量的區別。

「越是體現人性尊嚴(讀書行路)的快樂,越是一種最大的快樂。」

03

採訪中,羅翔老師還有一段話很戳我。

他說:「我們生活中所有的碎片化拼出的一個圖景,形成了你對人生的認知。」

這讓我想到一個故事。

著名企業家馬斯克曾在一次飯桌上接受記者採訪,對方問他「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馬斯克沉默了很久后回答「可能是眼前這個非常美妙的法國乳酪卷。」

重塑樂隊里的主唱華東聽完這個故事,感慨他完全能體會這個回答的含義——「每一個最最細小的片段,其實就是它全部的意義。」

這就好比我們常說的,人生中走的每一步路不會白費,碎片記憶構成完整人生。

但羅翔老師話鋒一轉——「但你可能拼錯了。」

這讓我開始警醒。

眾所周知,我們回憶過去時,總會不自覺地為其加一層濾鏡,或過度悲傷,或異常幸福。腦海里的過去,不再是真實的過去。

而且我們常常理解錯,命運在我們人生中留下的的註腳。

就好比羅翔老師,曾因天資錯覺得自己配得上所有舞台,后才頓悟這一切或許本不屬於他,是命運讓他不能棄演現在的劇本。

好比我們,有人覺得生活中的栽跟頭是必要的修鍊,但也有人堅持是上天不開眼,因此便會對社會環境、個人存在價值下不同的定義,創造兩種截然不同的未來。

04

很多人之前問我,生活已經足夠疲憊,只想下班就躺平,怎麼還有時間看訪談、紀錄片、文藝片?

我答,因為這些能讓我不停止思考,從而堅持表達。

我並不依賴任何一種價值觀,但我需要聽見更多不同聲音,豐富自己的眼界——眼界即人生。

也希望之後能有更多優質人文節目誕生,而後被看見、被傳播、被討論,讓知識分子走進大眾,讓大眾保持思考。

最好的情況下,看這種節目也許能夠成為一種契機,走向嚴肅閱讀的契機。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