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本里沒有提到過的魯迅

魯迅

文: 押沙龍

前兩天在微博做了一次關於魯迅的直播,裡面講到的一些八卦故事,扔掉了有點可惜,就寫這篇文章記錄一下。

醫學

我們小時候都學過《藤野先生》,知道魯迅在日本學過醫,那麼他醫學水平咋樣呢?

不咋地。

他的同學後來公佈過一張魯迅的成績單,平均分65.5,但主要是靠倫理學(83分)來拉分。要說動手能力的話,魯迅的解剖課成績是59.3,級別為丁,不及格。

魯迅自己也說,「 我學理論兩年後,持聽診器試聽人們之胸,健者病者,其聲如一,大不如書上所記之了然。 」他聽誰的心臟都是扑騰扑騰跳,根本聽不出來差別。

魯迅要是堅持學下去,估計中國也就是多了個庸醫。

這就跟胡適一樣。胡適在美國最早學的是農學。老師拿出三十來個蘋果,讓大家區別品種。魯迅分不出心臟聲音,胡適也分不出蘋果品種。他看那些蘋果好像都油光水滑,長得一樣,於是也轉行了。

魯迅放下聽診器,搖頭嘆息說:醫學並不能救中國。

胡適放下蘋果,搖頭嘆息說:認蘋果對中國沒用。

老師說:其實你們倆吧…..

刺客

魯迅不學醫,就到了東京,跟光復會混在了一起。

徐錫麟刺殺安徽巡撫,後來被剖腹挖心,光復會要報復,派魯迅回國去刺殺清朝大員。魯迅接受了任務。但臨出發前,他又跑去找領導說:我仔細想了,我不能去。領導問:為什麼呢?魯迅說:我有老母,我死了,沒人養我媽。領導說那就算了吧。

拿老媽當擋箭牌,這個有點牽強,再說你還有倆弟弟呢!魯迅自己也覺得有點虧心,所以他不斷地做解釋,弄得跟祥林嫂似的:我不是怕死,而是接受不了這種組織行動。我親眼看見光復會領袖陶成章派手下人暴動。事變之日,別人生死係於一線,陶成章坐在屋子裡聊天,談笑風生,毫不在意,我就覺得很可怕啊。

這種解釋不一定是真實原因,不過魯迅確實不信任這些領導。他跟陶成章是好朋友,但是也跟別人說:哪天要是陶成章當了皇帝,咱們都是要被他殺頭的。

辛亥革命爆發後,魯迅到北京做了教育部僉事,用現在的話來說,大約是處級幹部。魯處長干了十幾年,沒有升官,薪水漲了兩次,最後每月薪水是三百大洋,可惜經常拖欠。

在北京的時候,這筆薪水是他主要收入來源。章士釗後來撤了他的職,魯迅跟他打官司,非要把這個官職要回來。他自己撇清說:我並不在乎這個官兒,官兒算什麼——雖然僉事也不算小了!只是不能讓人欺負!

其實主要還是捨不得薪水。後來林語堂請他去廈門大學,月薪開到400元,他馬上就辭職了。

很多事兒,其實就是錢的問題。

在上海的時候,魯迅從南京教育部領取津貼,每個月也是三百大洋,而且沒有拖欠。他一面罵國民黨,一面領這筆錢,心裡也覺得有點不安。他跟許廣平通信的時候,提到那筆錢都用隱語,「 中央行那張紙 」,後來出版書信集的時候,把「 那張紙 」也刪掉了。但不安歸不安,錢還是要拿。

魯迅是個很現實的人。

兄弟

在北京,魯迅跟弟弟周作人鬧翻了, 起因是周作人的媳婦羽太信子說魯迅對她「 不敬 」,Me too她了。怎麼不敬法呢?有三個說法:

1. 魯迅調戲她
2. 魯迅偷看她洗澡
3. 魯迅聽弟弟弟媳的房。

現在研究魯迅的人,基本都認為羽太信子是瞎扯。理由如下:

1,這不符合魯迅的性格
2,魯迅有機會接觸女學生,還非冒著危險吃窩邊草,不理性,太不理性了。
3,魯迅跟羽太信子早就不合,羽太信子經常指桑罵槐的,哪個男人會傻到去調戲一個厭惡自己的弟媳婦呢?
4,羽太信子有臆想症。 1934年周作人和她回日本,羽太信子就莫名其妙懷疑周作人出軌,「 冷嘲熱罵,幾如狂易 」。
5,羽太信子的臥室前面種著很多花草,很不適宜魯迅進行聽房。


周作人和羽太信子

談戀愛

我覺得這些說法都很有說服力,尤其是第一條。

從魯迅跟許廣平談戀愛的經過,就能看出來,魯迅不是那種一旦慾火焚身就不管不顧的人:嗷,信子花姑娘的,一起洗洗的干活!那不是魯迅的性格。他是個正經人,非常注重聲譽,極愛面子,甚至顯得有點假模假式的。這種人就算有色心,也會仔細衡量,不會失控。

魯迅跟許廣平談戀愛,一直是哼哼唧唧,要摟不摟,似抱不抱,胳膊伸到一半又裝成給人家撣土的樣子,最後還是許廣平主動示愛。倆人定情后,魯迅暱稱許廣平「 害馬 」,許廣平暱稱魯迅「 小白象 」。

但魯迅還是怕丟人,生怕別人說他「 討姨太太 」。當時也確實有不少人這麼說,就連周作人也滿面紅光地跟朋友說:家門不幸啊,你聽說了嗎?魯迅…..唉….納妾…..

所以魯迅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藏著掖著。他跟許廣平到杭州旅遊,訂了一間旅店,三張床。他睡左邊,許廣平睡右邊,然後非要拉朋友許欽文睡在中間,說:你白天自由活動,晚上一定回來睡在我倆中間!

每天晚上,許欽文就瞪著眼睛,躺在魯迅和許廣平中間。左邊是害馬妹妹的小白象哥哥,右邊是小白象哥哥的害馬妹妹。失眠。

後來魯迅到了廣州,跟許廣平同居了,還要寫信給朋友韋素園假撇清:「 我到廣東,將這些事對密斯許說了,便請她住到一所屋子裡——但自然還有別的人。 」

一直到後來,許廣平懷孕了,這件事才公開。

說到這兒,順便說說「 洗腳 」的問題。

魯迅日記裡時不時地會說「 夜濯足 」「 上午濯足 」,不少人都覺得這是性生活的隱語。其實這種猜測是不對的。因為魯迅在許廣平臨產前九天還「 濯足 」了一次。要說這是性生活,那也太牲口了。我覺得斷不至於。魯迅濯足應該就是洗腳。

有人問:那為啥洗個腳還要記到日記裡呢?

人家樂意!

礙你哪兒疼?


魯迅和許廣平

情敵

魯迅罵過很多人,但高長虹挨罵原因跟別人不太一樣。魯迅是把他當成情敵來罵的。

高長虹原來跟魯迅關係很好,以弟子自居。後來兩人關係變壞了,高長虹就寫文章說:我對於魯迅先生曾獻過最大的讓步,不只是思想上,而且是生活上。他還寫了一首詩《給——》,大意就是:啊,月亮啊月亮,黑夜把你奪走了!

魯迅弟子馬上給他報信:魯老師,高長虹寫詩勾引師娘,說師娘是月亮,還說對老師做過生活上的最大讓步!魯迅勃然大怒,我自己的媳婦,要你來讓步? !混賬!

一口氣寫了好幾篇文章痛罵高長虹:
你如有一個愛人,也是他賞賜你的。為什麼呢?因為他是天才而且革命家,許多女性都渴仰到五體投地。他只要說一聲「 來! 」便都飛奔過去了,你的當然也在內。但他不說「 來! 」所以你得有現在的愛人。那自然也是他賞賜你的。
後來又有人說搞錯了,那首詩不是寫給許廣平的,高長虹說的「 生活上的讓步 」也不是讓媳婦的意思……


高長虹,後來下場很慘,瘋掉了

青年

魯迅對同齡人的脾氣比較大,但對年輕人很好,聊天,送錢,介紹工作,很慈祥的樣子,因為這個吃過不少虧。

比如有一個叫廖軍的,帶著女朋友跑到上海,在魯迅家一住就是好幾個月,非要給魯迅和許廣平當兒子。魯迅要兒子的話,可以自己生嘛,怎麼會要他呢?最後實在受不了,把廖軍趕走了。臨走時,廖軍向魯爸爸訛了120塊大洋,「 並攫去衣被什器十餘件 」。

還有一個叫韓侍桁的年輕人,向魯迅借過不少錢,還經常讓魯迅幫他買這買那,最後居然讓魯迅幫他買壯陽藥,說自己生活上有這個需要。魯迅問:你需要,自己怎麼不去買呢?韓侍桁說:我自己怎麼好去買?讓人看見成什麼樣子?我是要臉的人!

把魯迅氣得要死。

在內心深處,魯迅對年輕人其實是有點失望的。他說,清黨的時候,告密的也多是年輕人,幫著上面捕殺同類。其實就算上溯到五四時代,情形也未見得就好很多。青年學生被警察打的時候看著很可憐,但是一旦成群結隊,看見仇家的小孩子,也要上去推一個跟斗。看見羊就像狼,看見狼就像羊。這就是人性啊。

他還回憶過一件事。自己剛回國,在浙江當老師的時候,給學生上化學課,演示氫氣燃燒。他把裝著氫氣的燒瓶放在講台上,告訴學生:你們千萬不要搖動這個瓶子,混進空氣的話,一點就會爆炸。說完他就回辦公室拿火柴去了。等他返回教室,剛點燃氫氣,瓶子就爆炸了。魯迅手上鮮血淋漓。這時他發現前排的學生早就挪到後面去了。原來他們趁著魯迅不在,故意把空氣混了進去。

魯迅說:他們喊我老師的……

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對年輕人好。

清黨

1927年蔣介石清黨的時候,魯迅正在廣州中山大學當教務主任。很多親共的學生被捕,生死不明。魯迅就組織召開緊急會議,要求營救學生。朱家驊不同意,說這跟學校無關。魯迅說:咱們這些人都是五四一代,當時學生被捕我們都是救的呀!朱家驊說:兩碼事。

雙方吵得非常厲害。傅斯年是中山大學文科學長,也說不能救。魯迅就鬧,傅斯年放開嗓門,嗷嗷大哭。

最後還是沒救。

這件事確實把魯迅給嚇著了。以前的劉和珍君什麼的,跟這完全沒法比。魯迅說:我從沒見過這麼殺人的。魯迅後來的左轉,跟清黨有直接關係。這就像雞蛋和牆的故事,魯迅本能地站在了當時雞蛋的一邊。

中外

魯迅很多言論,要是擱在現在網上會被罵死的。

比如有報紙向他提問:年輕人應該讀什麼書?他說年輕人不要讀中國書,要讀外國書。中國書就算是樂觀的,也是殭屍的樂觀,外國書就算是悲觀的,也是活人的悲觀。

當時就有人罵他賣國:你怎麼不搬到國外去?漢奸!太平洋又沒蓋兒!

魯迅看電影也只看外國電影:《復仇艷遇》,《城市之光》,《夏伯陽》…..他在上海看了142部電影,其中121部是好萊塢電影。魯迅最喜歡的是電影是《人猿泰山》。森林,猿猴,美女,壯漢,好看!


魯迅特別喜愛的《人猿泰山》

國產電影他只看過一個《詩人挖目記》。看了一半就站起來走了:拍的這是什麼玩意?跟《逐夢演藝圈》似的!算了,聽說《人猿泰山》要復映了,帶全家再去擼一遍!

外國作家寫的「 辱華 」的書,魯迅也很愛看。他最喜歡美國人史密斯寫的一本《中國人的性格》。這本書對中國人的性格批判得很厲害:自私、冷漠、撒謊、沒有同情心……魯迅愛不釋手,經常引用。

不過公平地講,他也不是什麼都信。日本人寫過一本批判中國人的書,說中國人特別好色,吃燕窩魚翅就是為了刺激性慾,就連吃竹筍也是因為竹筍「 挺然翹然 」,像男人的小弟弟。魯迅大不以為然,說我吃了十幾年竹筍,也沒想過自己是在吃那個東西。燕窩魚翅我也吃過,吃完以後也沒覺得性慾變得格外旺盛嘛。日本人胡說。

文學

魯迅籌劃過寫一本長篇小說《楊貴妃》,講唐玄宗和楊貴妃的愛情。魯迅覺得,楊貴妃和安祿山私通,唐玄宗是知道的,但是他對這段愛情也厭倦了,所以七月七日長生殿上,才許下來生之約,意思就是今生咱們倆算完了。籌劃了很長時間,但最後還是沒寫。

魯迅到了上海以後,八九年的時間裡,除了《非攻》《起死》《采薇》三個小短篇以外,就沒寫過小說,也沒寫過散文詩,就是寫雜文。

論敵在報紙上說:魯迅江郎才盡,寫不出小說了!魯迅就說:他們騙我寫小說,其實是想讓我放下雜文的武器,我不上當!

朋友私下問他到底為啥不寫小說了?魯迅說:真是寫不出來了。舊時代的東西過去了,新時代的東西抓不著,不知道怎麼寫。

魯迅在早年希望用文學改造國民性,到了後期,他對文學的用處卻變得非常懷疑。他給上海暨南大學做演講,談文學的意義。魯迅說:文學沒什麼用。就像北伐軍趕走了孫傳芳,是用大砲轟走的,而不是文學家寫「 孫傳芳呀,我們要趕走你呀! 」的文章趕走的。要說意義呢,文學也就有一點意義,人類喜歡看戲,文學家「 可以熱鬧一下子 」。

他臨終的遺囑裡有一條,讓海嬰以後萬萬不要做文學家和美術家。後來大家覺得不妥,這麼說有點太三觀不正了,勸他加上兩個字的定語「 空頭 」,不要做空頭文學家和美術家。我們現在看到的版本就是這個。

其實這不是魯迅的原意。魯迅的意思就是不要當文學家,不要當美術家。他覺得文藝充滿痛苦卻沒有意義。年輕的時候,他自己棄醫從文,現在他寧可兒子學醫也不要從文。

那麼魯迅後悔當年的選擇了麼?

這倒沒有。

因為他自己說過,我要是當醫生,會治死很多人的。

 

 來源      押沙龍yashl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