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長篇反習近平文章爆了哪些料

近日,海外中文網站不斷轉載一篇文章《客觀評價習近平》。這篇4萬字的文章,實際是反習派製作的一篇長長的討習檄文,應該以江派和曾經的薄熙來一夥為主,也應該試圖拉攏了部分太子黨。不過,這篇文章承認,「黨內已經很難制約習近平」,目前也只能試圖攪局,但不乏一些內部爆料。

文章背後有哪些勢力

文章號稱「客觀評價習近平」,卻屢屢提及薄熙來,還用大量篇幅將兩人專門放在一起對比,顯示文字的主筆人之一應是屬於薄熙來一夥,或他們僱人寫的。薄熙來遭殃時,僅僅是重慶市委書記,即便他幻想登頂,但畢竟差距較大,與習近平實際沒有可比性。而且,習近平上台前,薄熙來就倒台了,文章卻非要硬扯上薄熙來,凸顯了文章背後的薄熙來一夥人。

文章也試圖抬江澤民,顯示江派也在背後,這或許印證了江、薄曾經籌備政變推翻習近平,因此引發了習近平通過反腐運動清理江、薄勢力。文章分為上、中、下三部分,上部和下部都捧江、薄,唯有中部絲毫沒有提及江、薄,而且風格也不同,顯示這篇文章更可能是由三夥人拼湊的,部分失勢的太子黨大概也參與其中。文章作者冠名為「方舟與中國」,大致也透露了並非某個人心血來潮的作品。

無論有哪些人參與策劃了這篇文章,都算中共權貴的一部分,並由中共內部的寫手直接操刀。文章不但沒有區分中共與中國,甚至刻意混淆中共與中國,明確仍然要保黨,並稱「共產黨也不會為習近平的一己之利去與世界冷戰」,而是要「讓他為共產黨的周期性困難承擔責任」。

這篇文章大致最早1月19日發表在加拿大的一個中文網站「留園網」上。隨意看看這家網站的新聞就知道其背景了。僅舉2月9日的兩條新聞,《陸媒:針對中國?美媒冬奧獎牌榜上再耍心計》、《谷愛凌跳台精采瞬間!奪冠讓美媒耿耿於懷》。文章選在這樣的網站發表,大概也不難理解,何況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據信仍然居住在加拿大的多倫多。在這樣的網站發文章,也表明背後的勢力似乎有限。

不過,冬奧會前夕出現這樣的文章,證明反習派確實存在,敢於捅出這篇討習文章的,可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看上去沒有太大實力,更像是邊緣勢力。習近平目前擔憂的,應該是在中共官場上還握有實權的人,或者能支配或影響這些權位的背後勢力,這篇文章最多試圖添堵而已,卻也有不少看頭。

用薄熙來換習近平?

文章一開篇就稱,「當年薄熙來在重慶唱紅,大概誰都不會想到將來有一個人比他走得更遠。習近平開始宣揚基於紅色意識形態的國家主義,強調思想作風建設,並提出要整頓社會風氣。」

這句話把薄熙來塞進習近平的評價中,顯得比較生硬,大概薄熙來一夥提出了明確要求,不得不這樣處理。文章隨後還有更生硬的,稱「整個中國出現了遠超薄熙來時代的不安情緒,因為習近平所帶來的氣氛有些反常;如果說薄是一個拿著話筒的紅色吹鼓手,那麼習就是拿著戒尺而來。」

實際上,即便在薄熙來沒倒台之前,也從未有過什麼「薄熙來時代」,這更像是借評價習近平,試圖給薄熙來翻案。

文章還稱,習近平的團隊「把他打造為一個運動健將」,但「打造形像多少需要外部特徵的對應,例如普京要做硬漢,他就會騎上摩托和拿上獵槍;薄熙來提倡運動,好歹會給重慶修登山步道;而胡錦濤出國訪問,也能和日本國手福原愛打一局乒乓球。」

這段文字把薄熙來夾在普京和胡錦濤之間,試圖把薄熙來硬拔到元首級別,顯然排比失當。當然後面還有更多的,如「他在對內政策上仿效薄熙來的唱紅打黑,在樹立權威上仿效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多年前人們曾因薄熙來濫用網評員而批評他,但沒有料到習近平對此的狂熱尤有過之」;「他雖然宣揚紅色思想,但和薄熙來的唱紅是基於同樣理由,就是處理改革開放所帶來的民主自由化後遺症」;「若說薄熙來當年對抓捕律師的質問還需要閃爍其詞,那麼習近平則顯得目空一切」。

這些文字除了把薄熙來硬拔高到與習近平對等的位置,還試圖為薄熙來叫屈,並稱,「當年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人們曾詬病他對法制的漠視。但在今日,人們肯定會對他表示寬容。因為相較於習近平,他的手段早已相形見絀」;甚至直接稱「薄熙來不是總書記,卻得到了各國領袖的讚譽」。

看到這些不著邊際的話,應該不難猜想,文章背後少不了薄熙來一夥的支持。文章大概試圖在推出習近平的替代人選,只是太過牽強了。

文章成了薄熙來的自供狀

文章的下部專門列出了兩個不倫不類的綜述章節,「綜述:習近平和薄熙來1 同代傳承」、「綜述:習近平和薄熙來2 迥然不同的中國」。這篇文章的題目應該不叫「客觀評價習近平」,而應該是「客觀評價習近平和薄熙來」。

文章「直接懷念與中國政壇失之交臂的薄熙來」,還稱「很多人認為他運氣不好,因為一些疏忽而斷送了自己,以至於將高位拱手讓給習近平」;「習近平在某種意義上繼承著薄熙來的衣缽」,「儘管兩人都豢養網評員,但薄熙來用網軍是攻,習近平是守」;「很多人寧願支持在監獄中的薄熙來,也不願支持在龍椅上的習近平。」

薄熙來落馬時,離中共高位的距離還較遠,但文章卻一廂情願地把他與習近平擺到同等競爭的位置,並證實了薄熙來並不高超的博名手法,並稱,「薄熙來喜好以刑獄手段去打擊異議人士,他曾在打黑過程中抓捕過辯護律師和民間企業家;而習近平更是不遑多讓,一舉發動了讓世界震驚的律師和維權人士大抓捕,其規模亦遠非薄熙來當年可比。」

文章試圖為薄熙來脫罪,但僅提到了「唱紅打黑」、鎮壓異議人士,卻沒敢提薄熙來實際靠鎮壓法輪功、巴結江澤民才從大連發跡。文章更沒敢提薄熙來曾經的最大馬仔王立軍,在活摘器官的罪惡中發明了腦幹撞擊機,還以此發表論文,但兩人最終反目,導致薄熙來的政變策劃敗露。薄熙來和王立軍都不是運氣不好,而是罪孽太深。

文章還直接稱,「薄一波直到2007年逝世,都在為兒子的政治前途奔忙」;「薄的聲望曾一度超越國家最高領導人。」

然而,文章沒敢提到,薄熙來身為商務部部長出訪加拿大時,被當地法輪功學員告上法庭並被送達法院傳票。這也成為他無法升遷而被外放重慶的原因之一。

文章中硬塞了太多薄熙來的內容,完全沒有避諱背後的薄熙來一夥,同時暴露的還有江派一夥。

不惜曝光疫情真相

文章羅列了習近平的一大堆問題,並觸及了敏感的隱瞞疫情問題。

文章稱,「湖北爆發了冠狀病毒並波及全世界」,「國內外的輿論都責怪政府處置不當,並歸結為習近平執政責任;這引發了他的恐慌,也激起了他寸步不讓的態度;他打算用政治手段去化解這場公關危機」;「外交部拿出強硬的姿態,開始與世界針鋒相對,而網評員也大舉出動,四處展開謾罵和攻擊。」

這應該是反習派首次公開疫情相關的一些真相,作為打擊習近平的手段,顯示中共內鬥確實已經到了一個新關口,各方不惜曝光更多醜聞來打擊政敵。

文章稱,「瘟疫的爆發更成為他執政危機的風口,世界指責中國在疫情處理上失職,並要求對病毒溯源,這讓習近平感受到空前的威脅」;「他希望儘快撇清責任,把鬥爭的對象轉移,因此採用了民族主義作為武器」,「在民間釋放國際陰謀論」;「這種策略引發了世界強烈的反應」,「習近平為了維護權威,不在乎賭上國運;即便面對全世界,也要背水一戰」;「這種四面出擊的方式激怒了越來越多的國家」,「讓世界達成了不退讓的共識」;「起初還有一些國家的態度模稜兩可,並試圖向共產黨釋放善意」;「但習近平擔憂他們包藏禍心,意圖與黨內的高層暗通款曲。他打算在危機解除之前維持鬥爭態勢,因此在宣傳上顯得越發促狹而好鬥。」

如此直白的剖析,不惜動搖中共執政合法性,可見反習派已經面臨背水一戰,乾脆豁出去了。雖然文章避免提及隱瞞疫情,也儘量少提病毒來源,但這麼多大實話,仍然會令不少人感到驚訝。人們大概可以看到,儘管文章還試圖混淆中共與中國,但中共的末路確實不遠了。

江派如何參與其中

文章一面貶低習近平,一面捧薄熙來,也一面捧江澤民。文章稱,習近平「擴大宣傳是擔憂自己的形像在對比其他領導人時落於下風,尤其是那些能力傑出的近代領袖,如江澤民和薄熙來等;他一度羨慕他們舉止從容,能言善道,可以在國際社會中如魚得水;江澤民曾在華爾街敲鐘,也曾在哈佛演講」。

實際上,江澤民在位出訪時,經常有些匪夷所思的舉動,招致西方社會的嘲笑。但文章卻稱,「江澤民涉獵過西方文化,他曾在接見法國總統時讚揚法國文化底蘊深厚,有名人如巴爾扎克等;就如此簡單一句話,點到即止,顯得落落大方。」

文章反話正說,完全忽略了江澤民出訪時的種種醜態。江澤民曾在西班牙會見國王時,當眾掏出梳子梳頭,令西班牙國王驚訝得合不上嘴;在冰島總統舉辦的國宴上,江澤民突然站起來高歌一曲,令在場賓主錯愕不已;江澤民在人民大會堂宴請美國總統布什,當眾高唱《我的太陽》;訪問法國一家博物館時,江澤民強行與法國總統希拉克夫人跳舞;在奧地利參觀莫扎特故居時,江澤民對鋼琴上「禁止觸摸」的標牌視而不見,當著奧地利總統的面彈奏《洪湖水,浪打浪》……

文章無視如此之多的醜態,竟然稱江澤民「國際社會中如魚得水」,露出了文章背後的江派一夥。

文章為了對比習近平,還稱「江澤民則接受過正規的大學教育」。江澤民受到過怎樣的教育呢?日軍侵華期間,江澤民的父親江世俊任汪精衛偽政府宣傳部副部長,江澤民被送到日本占領區的揚州中學,後進入汪偽政府辦的偽中央大學讀書,江澤民還參加了日偽特務第四期青年幹部培訓班,並留有照片。

1945年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不承認汪偽政府大學的成績,江澤民所修學分無效,必須重新考試並接受思想政治教育。江澤民因此參與到中共組織的學生示威活動,迫使教育部恢復了淪陷區學分,才轉入上海臨時大學就讀,再轉入國立交通大學電機系。

文章只稍微提了一下江澤民的學歷,卻揭出了江澤民的漢奸歷史。實際上,文章完全可以用胡錦濤的清華大學水利專業學歷對比,應該更有說服力,但偏偏非要讓江澤民露臉。文章隨後又說,「中國的政治路線基本已被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的所涵蓋,自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開始,價值體系已經淪為一種概念拼湊。」

這話應該在試圖否定第三份「歷史決議」,至少把江、胡、習劃等號,不過卻貶低了江的「三個代表」。

有意提及法輪功?

文章試圖貶低習近平,拔高江澤民,還稱「很多人在隱隱地懷念江澤民時期」;「民間對習近平的評價,會驚人地發現他所招致的反感是所有領導人中最強烈的」;「哪怕換任意一個領導人執政,都會比他更強」。

實際上,在胡錦濤執政時期,雖然他並無多大實權,但中國社會應該算相對比較寬鬆的時期,他本人也曾提出不折騰,內鬥的跡象也最不明顯;也正是江、胡妥協之下,習近平得以上位。

文章不顧這樣的事實,非要標榜江澤民,忽然又稱,「如果說江澤民招到了法輪功的憎恨,習則是招到了全階層的反感。」

法輪功在中國人的話題裡是被禁忌的,在中共內部應該更是禁區。文章忽然提起法輪功,大概也知道迫害法輪功是江派集團無法繞過的坎。這也證實,法輪功問題確實是中共內鬥的一大核心問題。但文章迴避了迫害實質,僅稱「江澤民招到了法輪功的憎恨」。

江澤民一夥手上沾滿了法輪功的鮮血,生怕被清算,也生怕被政敵當作致死的一招打擊,但試圖假扮被「憎恨」而叫屈。

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超過22年,從來都是和平理性地廣傳真相,要求法辦江澤民。中共漫長的迫害,和法輪功學員理性的反迫害對比鮮明,從中的確看到了信仰「真、善、忍」展示出的力量。

如今,隨著中共走向窮途末路,迫害法輪功眼看難以為繼,現任當權者始終不情願背黑鍋;江派一夥被不斷打擊的同時,始終害怕被清算而惶惶不可終日,因此貶低習近平時,不得不主動提及了法輪功。不知習近平被添堵的同時,是否看清了江派這一最大的軟肋。

沒有邏輯的預言

江派一夥發文章,還呼籲中共黨媒各派勢力共同對付習近平,稱「他終究不是一個扭轉乾坤的人,對中國和共產黨來說,都只會是一個過渡領袖」;「黨內為什麼能如此容忍他,讓他把國家搞到今天這般境地」;「如果放在二三十年前的政治環境,這種治國方式早就被叫停,他自己也會被元老們罷黜」。

發文章的一夥,可能不是江、曾派主要勢力,因為文章主動承認,「黨內已經很難制約習近平」,「黨內一些人會採取順水推舟的態度去慫恿他,他們會堵塞他的言路,並為他的錯誤圓場;他們會把他推入一個無以復加的境地,並把所有仇恨都引到他身上去,然後讓他為共產黨的周期性困難承擔責任。」

文章實際在用保黨的最後一招,試圖招攬反習或不滿習的勢力,並稱「共產黨也不會為習近平的一己之利去與世界冷戰」;甚至稱,「兩邊的高層會建立協作,去引導一場政治變局,把習近平和共產黨切割」,並預言「2022年將會是他最大的轉折點」,「也會面臨滿途荊棘」,「並在2027年前迎來全面的破敗」。

這樣的預言,等於在期望或呼籲美國政府與反習派聯手,先倒掉習近平,再重新回到過去。這等於公開引導外國勢力,意圖在內鬥中獲利。這話倒也提醒了白宮,美國政府還準備繼續與另一個共產黨領導人打交道、甚至扶中共政權一把嗎?

這篇文章雖然沒有太大意義,但多少揭開了中共內鬥政治遊戲的一角,應該令更多中國人清醒,也該令世界更加清醒。

大紀元首發

更多閱讀

夏小強:習近平與曾慶紅真實關係內幕

夏小強:曾慶紅不除 中國將不會太平

夏小強:習近平身邊為何無人可用?

夏小強:從「政令出了中南海」說起

夏小強:習近平反腐與明朝大不相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