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之眼看俄烏

基輔硝煙之外的另一場俄烏沖突

文:洛克雜譚

除某些宗教國家之外,現代諸國以及聯合國的政治規則,明面上遵循的都是洛克300年前提出的那些。

洛克之後的思想家、哲學家們,似乎都比洛克更有名氣,比如被自稱保守主義者們推崇的埃德蒙-伯克。其實,只要耐心往前尋找幾步,必能發現他的根脈深植於洛克思想之中。

還有伏爾泰、盧梭、孟德思鳩、大衞-休謨、亞當斯密、康德,等等等等。

而再往前尋找結出洛克這顆果實的籐蔓,就會糢糊而久遠了。所以有學者說「就政治哲學而論,從亞裡士多德到洛克,中間甚麼也沒有」。

洛克是個裡程碑。他率先提出了「生命、自由、財產」三大自然權利,他所倡導的、在現代社會被普遍承認的政治哲學,都是圍繞這些權利展開的。當然,他並非憑空捏造,在「政府論」中他一再告誡,這些權利不僅是自然權利,更首先源於上帝的旨意。

洛克被後世奉為自由主義鼻祖,但現代很多打著自由主義旗號的行為是不會被洛克認同的。

比如LGBT、黑命貴、取消文化這些平權運動,在洛克那裡其實是叛逆行為。他在「寬容書簡」中坦白直率地敵視一些人,比如無神論者、異教徒等等,他認為這些人沒資格在基督教文明中擁有平等權利。

洛克的「合法政府」,是人類為了更好地保障自己的權利,通過一種社會契約形成一個共同體,共同體的成員將他們實施自然法的權力(保護自己生命、自由和財產)委托給政府,這樣就形成了一個聯合體,其存在主要是為了捍衞共同體,對抗內部和外部的暴力。

在洛克那裡,政府要捍衞的僅僅是自己國家的共同體,沒有任何義務惠及他國。

由於這個目的,洛克不主張利他主義,像北約轟炸南聯盟,美國推翻薩姆以「維護人權」那樣,在洛克那裡都屬於政府僭越自己天職的濫權行為。它們的天職只是「對抗內部和外部的暴力」,不包括普世的「替天行道」。

洛克將合法戰爭限制為保護一個國家自身公民的生命、自由和財產,這意味著除此目的之外的戰爭是不合法的。「個體發動戰爭的權利被轉交給共同體,同時帶有明確限制,只能「在保衞國家,防止外國侵害」時才能實施。」

基於同樣的理由,洛克也反對出現超國家的組織。比如聯合國、北約、歐盟之類。因為洛克的國家主要目的就是軍事自衞,不能授權給一個跨國聯盟或者超國家組織,否則會僭越它作為特定民族的代理人的權限。

這就解釋了為甚麼美國人對於將不同權力授予聯邦政府和州政府不覺得困惑,卻對將權力授予國際組織心存疑惑。美國拒絕加入國際聯盟,加入聯合國也只是因為憲章規定國家參與聯合國行動是自願的,不是強制性的。而值得思考的是,北約是美國历史上第一個和平時期的軍事聯盟。

許多人說我反烏挺俄是污辱了洛克,了解了洛克上面的思想之後,您還這樣認為嗎?

根據洛克的「政府論」,俄羅斯的行為完全符合「防止外部暴力」的國家職責,美國、北約等國家及跨國組織對烏克蘭的所謂支援,才是僭越自己職能的非法行為。

一位美國學者撰文說「失去了洛克,也就失去了美國」。甚麼樣的美國才是真正行走在洛克道路上呢?

2019年9月25日,特朗普在聯大會議期間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舉行了會面,他告訴澤連斯基:「我希望你與普京搞好關系,解決你們之間的問題。」

在那之前,特朗普訓斥北約:趕緊交錢(軍費),否則我們不負責保護你們!

與此同時,特朗普還修建邊境牆、斥責黑命貴、要頭巾議員滾回她們的祖國……

可惜,一場竊選徹底斷掉了美國回到洛克的念想,整個西方從此不可逆地奔向索多瑪城。唯有善良的半白左的人們,還在期待著11月份的中期選舉。而那時,歐洲的冬天已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