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與俄烏戰爭

俄烏迷霧: 為什麼說「挺烏派」虛偽,「恨俄黨」無知

我寫洛克《政府論》,幾乎百分百的讀者都能接受,留言一片點贊之聲。
之後解讀白左現象及其成因,解讀洛克的《人類理解論》,解讀《道德經》等華族傳統文化,解讀中醫藥理論,能接受的讀者就成批量下降了。待到解讀俄烏戰爭的性質,能理解的人數就探底了。

不僅如此,他們還指責我「不配談洛克」。他們以為約翰洛克是像他們一樣淺薄的只知道幾個「民主自由人權」名詞的憤青呢。

這個現象反映出,多數人類更喜歡形而上的思維,尤其是那些為自己的喜好找到原理的形而上思維。

比如「生而平等,自由博愛,契約精神」等等,這些詞匯都是從一系列形而上原理中推導出來的,迎合了普遍的人性,所以直指人心,令人過目不忘。

但是,同樣是洛克,他的另一本著作的重要性其實遠勝於《政府論》,那就是他的《人類理解論》。它之所以重要,在於它揭示了如何思考才是正確的。

那時,洛克經常與文化界、科學界的朋友們聚會聊天,類似於竹林七賢時代的玄談。《政府論》的體系就是在那種玄談中形成的。

但是有一天,洛克突然沉默,他開始懷疑這些玄談的意義,就像現在人們經常用的那句「當我們談XX的時候,我們談的到底是甚麼?」

洛克意識到,如果不對一些詞匯、概念進行正確的定義,那麼無論多麼高大上的談話,其實都是自以為是的譫語。

這就是洛克寫作《人類理解論》的原因。後來伏爾泰就經常引用洛克的觀點:「請定義你的術語。」目的是提醒人類,不要陷在輕浮狂熱的詞匯概念中自以為深刻,那樣只是不同型號的韭菜而已。

無知的善並非真善。蘇格拉底說:無知即無德。

《人類理解論》在普通人讀來晦澀難通,它其實只講了一個東西——唯真不破。

理論上的真,源自事實中的真。如果事實是假的,不管由它得出多麼高大上的感覺,都是自欺欺人。

建立在虛假資訊上的正義,是偽善的自欺欺人。

據《烏克蘭真理報》等烏媒當地時間5月31日報道,當天烏克蘭最高拉達(議會)投票表決,解除了人權專員柳德米拉·丹尼索娃的職務。她被指控時常散布、捏造有關俄羅斯士兵「實施性暴力」等聳人聽聞但完全未經證實的資訊。

丹尼索娃曾繪聲繪色地大談所謂「俄軍性侵烏克蘭兒童」的細節,其中最小的孩子甚至只有6個月大

由此,31日烏克蘭最高拉達解除了丹尼索娃的職務。在450名議員中,有234名議員投票支持針對她的不信任決議案。

令人深思的是,面對如此惡行,其他近半的議員竟然認為她做的對。他們不是黃烏賊們假扮的吧。

當我指出這一點的時候,有人不服,他們說不論如何,大鵝侵略是真的吧?

呵呵,這又是一個語言概念陷阱,「請定義你的術語」,因為同樣的行為可以稱之為侵略,也可以稱之為解放。

丹尼索娃也不服,她說對她的處理是「非法的」,她將就此事上訴。就在前一天,她還指責稱是澤連斯基政府在幕後操縱了這一舉動(栽贓俄軍)

我記得曾經有人私信我,給我轉發俄軍強暴女嬰的故事,我當時羞憤無語,不是為了這慘絕人寰的故事,而是為我有這樣的粉絲。而他卻自認為是一個已經啓蒙了的人。

當然這不能全怪他,因為他的消息源是「自由公正」的西方媒體,那是自以為啓蒙了的黃烏賊們心目中的神聖。

那些援引丹尼索娃說法的西方記者和媒體肯定有問題。我在許多文章中都指出過這一點,並且深挖過根本原因,但許多人都不相信,他們堅持認為掌握著三權分立之外號稱「第四權力」的新聞媒體,絕對可信。

是的,如果第四權力不再可信,那只能證明其它三權肯定也出了大問題!這更是自以為啓蒙了的巨嬰們根本接受不了的!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殘酷。6月16日,美國知名報紙《今日美國報》承認,該報一名記者存在嚴重的新聞造假行為。

造假記者名為加布麗埃拉·米蘭達,是該報的重點新聞記者。該報已對23篇報道進行了撤稿處理,內容涉及烏克蘭危機、東京奧運會、墮胎權等廣泛領域。

好吧,為了照顧啓蒙巨嬰們的情緒,權且把這名記者的行為當成個例,看主流,也許整個新聞業的大體是好的呢。

可是,6月18日路透社發布了一份涵蓋46個國家民眾的採訪調查,調查顯示,全球主流媒體信任度暴跌,民眾認為它們發布了太多欺詐、造假、偏頗的內容,最嚴重的是誰?正是啓蒙巨嬰們認為最可信的B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

不要以為路透社自己多麼清白。路透社經常向民眾重複「烏克蘭沒有納粹」,但6月8日路透社發布了一組直擊俄烏沖突現場的照片,其中一張烏克蘭居民的特寫卻「翻車」了。

這位被路透社稱為「哈爾科夫居民」的胳膊上的紋身是「納粹萬字元」。

圖片

媒體之所以墮落如斯,是因為它們像某些漢語公號狗一樣,利用啓蒙巨嬰們向往正義的人性優點,拼命割韭菜。

「定義你的術語」。具備了這種能力,你的思考才稱得上獨立,你的判斷才稱得上是洞見,否則,必定是一場「出了屎坑進尿坑、不當韭菜就當炮灰」的糊塗人生。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