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了洛克也是腦殘,因為你讀的是閹過的

普京

文:西奈山峰

前兩篇,乍著膽子有保留地贊了贊普京,理解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雖然反對者基本上都是喜歡川普和索爾仁尼琴的,雖然川普和索氏對普京的贊賞比我更甚。

他們反對普京的理由主要兩個,一是普京站在他們仇恨的一邊,一是普京暗殺國內政敵。

這些反對者即使對喜歡川普和索爾仁尼琴有所保留,但我敢肯定他們沒有一個會反對洛克,就是那位《政府論》的作者,那位美國先父們的先父,那位三權分立的創始思想家。他們甚至相信讀了洛克可以避免腦殘。https://www.xiaxiaoqiang.net

那麼如果換成洛克,他會如何看待普京呢?或者說,對他們最討厭的普京的兩個做法,洛克會是什麼態度呢?

他們會以為,洛克肯定會寬容政敵,妥協的藝術之類,洛克也肯定不會站在有毒大白菜那一邊。

可惜,不是。洛克思想在他的時代屬於激進左翼,但是在當今的美麗國,卻是不折不扣罪該萬死的極端右翼。

首先,對於異教徒洛克是不寬容的,雖然他寫了《論宗教寬容》,但他的寬容只包括新教內部各派,不包括穆斯林和無神論,甚至對天主教的寬容也是有條件的。洛克《政府論》成為光榮革命的辯護書,而那場革命針對的就是天主教王權。

反對者絕對都是《獨立宣言》的擁躉,雖然他們都未必讀過這篇短文。這篇宣言的立論依據,就是《政府論》,核心就是一句話「人人生(受造)而平等」。這句話源於洛克,卻是對洛克巨大的篡改,因為洛克所說的「平等的人」,不是每一個有生命的人,而是承認「耶和華」的人,其它類人者不在平等之列。

呵呵,說到這裡你還喜歡洛克嗎?還認為讀了洛克可以避免腦殘嗎?嗯,從此不再喜歡洛克也不奇怪,因為你喜歡的本不是原裝的洛克,而是被歷代白左不斷閹割後且化了妝的洛克。現代美國洛克研究者中,幾乎看不到洛克這些思想,他們連「政府論」上冊都不願意提及,因為裡面的論據全是「創世記」。

普京
俄羅斯這種冰窟洗禮,據說是東正教洗禮節(又稱主顯節)的保留曲目,紀念耶穌在約且河接受聖約翰洗禮。

普京要捍衛的俄羅斯的傳統宗信文化,好歹也是基督教三大流派之一,川普及其團隊是以「文明沖突論」為依據制定對外政策的,川普與普京修好,主要的立足點就在於他對基督教文明的認同。若非西左將對蘇聯的仇恨延續到現在的俄羅斯,普俄豈能與外道和睦?

再說普京迫害甚至暗殺政敵。德克勒克、曼德拉、普京,都是廣義上的基信徒,也都是肩負族群重任的政首。在這個位置的基信徒,最怕是一位蓮花聖母,這種人貌似虔誠仁厚,其實是將恩典與公義混為一談的糊塗蟲。

英印時代有一位駐印度的法律專員叫斯蒂芬,他說起政首的職責時說,如果他是彼拉多(新約中放任猶太人釘死耶穌的羅馬行政官),他也會那樣做,因為他的職責第一位就是完成帝國交給他的任務,維持一方安定,而沒有義務認出對面這位是救世主。

而德克勒克和曼德拉這二位基信徒,不僅有救世主情結,還要自己親自出任救世主,結果把白人經營了幾百年的錦繡南非,弄成了艾滋、暴力、恐怖之鄉。https://www.xiaxiaoqiang.net

普京不想犯那樣的錯誤,也不想因為自己的一念之仁養虎遺患,今天的仁慈放過一個人,將來恐怕招致的是更大規糢的暴力沖突。還比如德克勒克與曼德拉。如果德克勒克能頂住西左的壓力,不釋放曼德拉,不改變種族政策,結果會如何?他當然得不了諾和獎,曼德拉也可能會被終生囚禁,但南非數千萬國民何致於到今天這個地步?

提起南非,你們都感覺痛惜,為什麼到了更重要的俄羅斯這裡你們就又要犯糊塗呢?難怪黑格爾說,人類唯一能從歷史中吸取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都不會從歷史中吸取教訓。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