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兇宅直播睡覺,一天賺了 1440

兇宅

只要睡一晚,就給你 1400 塊。

不僅工資高,競爭還少,全國攏共才 14 個同行,到哪出差甲方都得對你畢恭畢敬。

除了競爭少,還能報銷往返路費,並且包吃包住。

這住的還忒豪華,不是別墅就是個人獨享百平大屋。

這事,你幹嗎?

123

一場兇宅試睡直播

其實吧,這事還得從阿裡法拍說起。

法拍網上拍萬物,兇宅當然也在其中。

蘇州吳江區就有一間兇宅需要拍賣,但畢竟發生過命案,想要順利賣出去的幾率不大。

正好如今直播帶貨流行,法院就想著不如搞一期直播,哪怕房子沒賣出去,起碼還能搞個科普:

你看,兇宅真的不兇啊!

於是 11 月 9 號上午 10 點,一名法官和一位主播共同出現在了阿裡法拍的直播間,主播將在兇宅裡進行 24 小時試睡直播。

哦,對了,這間房子之所以成為兇宅,是因為屋主曾欠下巨額賭債無法償還,於是在家燒炭自殺了。

雖然是兇宅,但在直播前,屋主的妻子和孩子仍在房子裡住著呢。

這 24 小時裡,主播並不是一直躺著,作為一名專業主播,他得向大家介紹這間屋子及居住體驗。

譬如半夜打手電筒去廁所看看,在客廳舉鐵健身啊,去臥室照照鏡子等等。

雖然主播十分賣力,5 萬觀眾也非常熱情。

但遺憾的是,楞大的水花就是沒砸出一點聲,5 萬人看直播,一個出價的都沒有。

這套兇宅,流拍了。

其實這房子還不錯,總面積 82.58㎡,兩室一廳一廚一衞,南北通透採光好,起拍價為 120 萬,保證金 24 萬,增幅 6000 元。

據法官介紹,120 萬的起拍價差不多比市場價低了三分之一,而且房子戶型好、採光好,特別適合一手剛需。

至於流拍的原因,我看了下網友評論:

為甚麼兇宅沒人買?那還不是因為買不起。

因為規則上寫著呢,一旦拍下,一周內得交齊餘款。

就全款買房唄。

一次性交 120 萬,哪個剛需能拿得出來?拿得出 120 萬的,誰看得上兇宅啊。

更何況法拍不是兒戲,萬一當時激情作祟拍下了,過後冷靜下來覺得膈應又不想買了,那可是會被罰款的。

對這種擾亂正常拍賣的行為,個人處罰金 10 萬以下,單位罰金 5 萬以上,100 萬以下。

你說,這誰頂得住啊。

雖然兇宅買不起,但是網友意外發現,兇宅試睡員這份職業貌似不錯。

躺著賺錢,工資又高。

一元錢一分鐘,請你睡豪宅

我在網上搜兇宅試睡員,發現坊間一直流傳著這麼一則招聘廣告。

具體是這麼寫的:

阿裡拍賣即將上線一套精裝修兇宅,現誠聘一名兇宅試住主播,要求在 12 月 11 號當天通過淘寶直播 24 小時全方位展示房屋並分享居住體驗。

工作內容包括:

試住 24 小時,直播講解試住體驗,並評估一下房屋是否適合居住。

要求是:

相信科學,有星級酒店試睡經驗者優先。

這份工作只招兼職,但是薪水相當可觀。

一元一分鐘,算下來就是日薪 1440 元。

上文的試睡主播薪酬是多少,沒有人知道,因為他只是阿裡法拍旗下簽約的專業主播,恰好這次被分配了這麼一個任務。

有記者採訪職業兇宅試睡員後發現,我國專業兇宅試睡員加起來一共也才 14 名。

而工資也的確如上文所說的,可以按照分鐘計算,並且試睡並不要求一定得住滿 24 小時,通常滿 12 小時就算完成任務。

而僱主通常是這麼兩類人:

1、地產商

2、兇宅買家

黑哥我之前也寫過,兇宅的售價大體遵循 「一命七折」 這個規律。於是買兇宅成為一些人在城市紮根的另類途徑。

雖然買是買了,但心裡還是膈應。於是花點錢找人來試住,相當於是暖宅。

住一天最少 1440,還得報銷往返車費。

畢竟兇宅試睡員只是一份兼職,一年能接個一兩單就算不錯了,而這些試睡員還分布在全國各地。叫人打飛的過來睡兩個小時,這說不過去。

試睡一般得自帶牀上用品和洗漱用品以及手電筒,哪怕你是堅定的無神論者,試睡期間也不能一覺到天亮。

因為僱主可能會淩晨一點打電話讓你去對鏡梳妝;2 點讓你去聽聽臥室樓板有沒有彈珠聲;3 點去廚房看看燃氣是不是會自燃等等。

這些小任務的目的就是為了確認:除試睡員以外,屋裡再沒有第二個人。

據從業者介紹,圈子做這個的以退伍軍人居多,畢竟在紅旗下站過崗扛過槍,一身正氣鬼見愁。

雖然幹兇宅試睡日薪高,但如果要把它當主業,我勸你還是冷靜。

除非你在日本。

日本遍地是兇宅

有數據統計,2016 年,日本有 21764 人死於自殺,其中 59% 死在家中。

就按照這個比例算,當年日本就得新增 12840 間兇宅,可以說兇宅在中國有多罕見,在日本就有多常見。

都是同一個文化體系下的,中國人的忌諱和日本人其實也差不多。

於是日本有人做了個名為 「大島てる」 的網站,統計了日本境內有報道的全部兇宅,甚至還能找到部分中國的兇宅。

圖中有火燄標志的就是兇宅,有新聞報道說日本境內兇宅數量約為 100 萬間,但網站上的數據遠達不到這個數。

更多的兇宅藏在普通居民樓裡,沒人知道這裡是否曾發生過命案。

至於男人的快樂殿堂,歌舞伎町一番街,幾乎每棟樓都是兇宅。

雖然遍地是兇宅,但是日本的地產生意依然很紅火。

兇宅數量之巨催生了兇宅體驗師這樣的職業,其主要工作內容與我國兇宅試睡員的工作內容相似,居住、記錄然後提交體驗報告。據說這份工作的月收入在 6 萬人民幣左右。

除了兇宅體驗師,日本還有一個名為 「兇宅中間人」 的職業,他們主要負責將兇宅翻新或做法超度,之後再按照事故物件處理流程將房屋進行出租或出售。

對於兇宅,日本的法律是這樣規定的:

屋主對於兇宅的第一任租客有告知義務。

這就給一些喜歡鑽空子的人提供了一個兇宅的絕佳洗白方法:

翻新兇宅,以超低價將兇宅短租給窮到不怕鬼的年輕人住,或找個兇宅試住員住上一個月,之後迅速恢複原價繼續進行出租或銷售。

只要損失短短幾個月的租金,兇宅立馬就能變成普通住宅。

不要怕沒人租,畢竟和房租比起來,兇宅真的不嚇人。

這是東京正常的房屋租金,一間 24 平米的小公寓,租金高達 9 萬日元(約為 5000RMB)。

而一間兇宅的租金僅為市場價的一半,甚至還不到。

而根據非自然死亡的方式不同,租金也存在差異:

發生過兇殺案的公寓,租金最低約為 2 萬 6000 日元;自殺為 2 萬 7000 日元;病死為 4 萬 3000 日元。

在金錢的誘惑下,租客和兇宅試住員主動承擔了洗白兇宅的職責。

其實不管是哪裡,對於賣家隱瞞兇宅事實都有法可依,但如果是租到兇宅基本只能自認倒霉。

臺北著名兇宅錦新大樓曾因火災、墜樓等案件,在 33 年裡奪去了 24 條人命。

這幾乎是一棟兇到不能再兇的兇宅,但是三四年前突然有人出手一口氣連買六套小戶型。

買家打算把這幾套房子翻新,然後租出去。

或許做個兇宅試睡員當兼職,也是不錯的選擇?

畢竟一天 1440。

這錢你敢賺嗎?

來源:一本黑 微信號:darkinsider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