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穹專欄】劉子儀的膏藥

劉子儀

文:小穹

清朝初年,安徽天長縣有位名叫劉子儀的老書生。因教書難以餬口,他不得已將房產變賣,換了些銀兩,移居到城北一座臨街的小宅,自己和妻兒住在裡間,把臨街的一間作為店面,日常做點小生意維持生計。

劉子儀為人淳樸忠厚、心胸豁達,不擅長經營算計,做生意一年多,也沒賺到什麼錢,之前賣房的積蓄已所剩無幾,一家人的生活依然十分困頓。

一日,劉子儀在庭中散步,見院中生長的一種名為「三七」的野藥材長勢茂盛,已蔓延到臺階,便打算擇日將它們清除掉,改種些花草。不久後的一天晚上,他夢見一位身穿黃衣的老翁,指著三七對他說道:「這些可是良藥,與鉛粉、桐油等熬製成藥膏,能治療各種毒瘡,你幹嘛要拔除它們呢?」劉子儀從夢中驚醒過來,趕緊把老翁說的話記下來,並翻閱醫書確認三七的藥性療效,發現正如老翁所言無誤。

劉子儀非常高興,立即著手購買鉛粉、桐油,準備製作藥膏,卻苦於沒有煎藥的爐灶。正巧這時門口來了一位女乞丐,隨身攜帶的籮筐裡就有一隻短柄三足的小銅釜,劉子儀花了一百文錢把它買了下來。之後又買了一個小鐵爐,總算湊齊了用具。他細心熬製,終於做出了第一批藥膏。他見乞丐中有人生了毒瘡的,便試著為其塗抹一些藥膏,果然十分奏效。

第二年,春雨連綿,久雨不晴,城中積水達一尺多高;入夏以後又久旱不雨,酷熱難當。城中不論貧富老幼,遍生毒瘡,到處求醫問藥都不起作用,惟獨用劉子儀自製的膏藥能醫治,於是大家紛紛上門買藥。劉子儀靠著賣藥膏掙了不少錢,生活漸漸有所改善,卻始終不改純良的本性,哪怕一個乞丐深更半夜來買一文錢的藥膏,他也必定起床為患者效勞,絕無半點怨言。

一天夜裡,風雪滿天,劉子儀剛睡下,忽然聽見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他半坐起來問對方是誰,那人答道:「討飯的,來買藥。」劉子儀連忙披衣起床,一打開門,一個乞丐跛著腳撞進來,左邊大腿上長著一塊大如銅錢的毒瘡。劉子儀仔細察看了毒瘡的狀況,按照瘡的大小裁紙取膏,隨後便就著爐灶開始調製。沒想到藥膏剛準備好,毒瘡忽然擴大成碗碟一般大,他只好再次裁紙調膏;調好一看,瘡面又變成了盤子的大小;再次調完藥膏,毒瘡竟已巨大如盆。就這樣,劉子儀不得不反反復復調製膏藥,每次調完,總是不足以覆蓋所有的瘡面。不知不覺間,左鄰右舍的雞都開始報曉了,劉子儀仍在燈下為乞丐調膏敷藥。妻兒見他久久不回房,屢次催促,劉子儀卻像沒聽見一樣,依然耐心仔細的替乞丐醫治,並不時噓寒問暖,絲毫不因對方身分低微而有所怠慢。反倒是那乞丐頗不耐煩,不住的朝劉子儀抱怨,粗聲粗氣的說:「不就是點普普通通的膏藥嘛,瞧你那斤斤計較的樣子,何必每次都要算的那麼精準。」劉子儀聽著乞丐的牢騷,也不辯解什麼,仍舊埋頭調弄膏藥。

直到銅釜裡的膏藥都已見底,乞丐忽然放聲大笑,笑聲響震屋瓦,然後掏出一枚銅錢扔進釜中,對劉子儀說道:「就用這個報答你一夜辛勞吧。」說完踏雪而去,不見蹤影。劉子儀朝釜中一看,只見釜底牢牢嵌著一枚十分古老的五銖錢,好像被鑄在釜底一樣,怎麼也取不下來。釜中熬藥的熱氣蒸騰而上,結成五色香雲,終夜氤氳不散。自此以後,劉子儀的膏藥愈加靈驗,聽說此事的人都猜測那乞丐是位神仙,特來試探劉子儀的善心的。

後來,劉子儀安然活到八十歲,無疾而終。後代子孫亦多為讀書人,依舊以懸壺濟世為業,並將劉子儀用過的那套銅釜鐵爐善加保存,視為祖傳珍寶。

《孟子》有云:「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真正的「善」也是如此,不論身居陋巷,還是錦衣玉食,都能不改其志,不變其心,不因自身的處境和對方的身分而動搖,這樣的善心,自然經得住試探,配得上嘉賞。

(典出《夜雨秋燈錄》)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