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飛的弱點

文: 曈小曈  

這是說的淩飛,是吹號角的淩飛,未曾謀面,寫的文章很不錯,學習良多。

這幾天看到一些爭論,因為一直聲稱自己是保守派的淩飛,說要支持紐約的驢黨候選人。他的二個主要理由如下:

1、政治是務實的選擇。現在紐約的象黨候選人沒有希望,那不如在驢黨的二個中間選一個不那麼激進的。 Andrew Yang雖然支持教育AA、支持發福利、支持加稅、支持大麻,但他反對消減警方,所以屬於溫和派。

2、多數選民可以被教育、被轉化。因為紐約華人缺乏動員、缺乏激勵,所以需要有人引導。我是多管齊下,推動華人參加登記。

想了一下,有些不同看法。

第一,目標與措施應當一致。現在紐約象黨註冊選民60萬,驢黨是370萬,確實差距很大。那怎麼辦,是鼓勵人們註冊象黨減少差距,還是鼓勵人們註冊驢黨增加差距?淩飛說打右燈向左轉,有助於推進象黨的事業,這個腦洞有點大,超出我的理解能力。

象黨並非沒有候選人,一個是社會活動家Sliwa,一個是企業家Mateo。前面二次投票,Sliwa反川,Mateo挺川。 Sliwa可能是Rino,Mateo是真正的保守派。支持誰,不難判斷。

第二,教育說服的本質問題。淩飛說人們可以被教育、被轉化,所以他想去指導他人,去說服他人。但是很遺憾,關於對世界的看法,成人的觀念是相對穩定的。

如果是聰明人,不需要說服,自己會思考判斷。如果是愚蠢者,不可能說服,思維長期固化了。如果能被說服,也不可能成為愚蠢者。就象某位智者所說:不要同一頭豬摔跤,因為這樣你會把全身弄髒,而對方卻樂此不疲。

蠢人有一套簡單的邏輯閉環,打都打不醒,還想說服! ?有這樣的想法,本質上還是左翼知識人的上帝視角。

還有一位,自稱保守派的黑老師。

黑老師一直對1月6日的事情,很惱火。聲稱如果老川宣布參選2024,將不支持川。他的理由和觀點大致如下(由他人轉述,未經本人校驗,萬一有誤讀,還請指正):

現在是你死我活的戰爭,要一個將軍帶領。川普是和平年代的總經理,適合做生意幹事業。

1月6日,川普竟然把參加華盛頓集會的支持者定性為暴徒,導致幾百個保守派被抓。如此讓人寒心,現在支持率大幅下降了。

曾經給他捐了很多錢,可以要回來,也不想要回來了。
川普要是背書象黨某個人,象黨能贏。如果自己參選,一定輸。
川普不適合當總統,給川普投票也是輸,不投票可以讓象黨迅速整改。

大哥,帶隊的將軍在哪裡?

請問川普怎麼硬拼?川普有自己的資訊,自己的判斷,當時的決策過程我們無從知曉。時機不成熟硬拼,不就是自投羅網嗎?

保守派說的是暴徒,是指有暴行的人。眾所周知,川普的集會從來都是井然有序,而1月6日那天在國會山混有很多的Antifa,人家都主動承認了。

再說了,如果川普定性管用,那麼希拉裡、拜登、亨利等早該進去了。恰恰是川普定性不管用,所以有一些支持者進去了,還有的被打擊報複。很明顯,該聲討的應該是胡亂作為的FBI等執法機構,而不是川普。

至於給川普捐款,去華盛頓集會,都是基於自己的決策,沒有人逼你去。川普幹了四年很出色,身家損失N億,但川普不是神,面對強大的沼澤,他不能保證贏。

說來說去,就是怪川普沒有贏。因為沒有贏,所以指責川普沒有按照自己的設想實施。

對於有些「保守派」,真的很感慨。曾經在一個群,「保守派」對很多辱罵的話語毫不介意,現在卻對文明表達的批評意見極度敏感,理解為「攻擊」。借用一位朋友的話,對於這些「保守派」,真話比髒話紮心多了。

討論到最後,「保守派」冒出來一句:你又不在美國,怎麼能理解美國的問題呢?

這個更好笑了,並不是在美國的人就了解美國,也不是不在美國的人就不了解美國。把問題本身的討論,轉換成為對地理的討論,這不是妥妥的RINO嗎?

一輸,心態就變了。

不少人跑到了美國,號稱支持了象黨,但還是不能理解美國。英美傳統,是自下而上的自治社會,是自由人的集合體。並非丟了總統,就全盤皆輸了。

事實上,老川從來沒有認輸。而且,全美很多人在不同領域一齊努力,默默地推動真相顯現。

民眾對川普的支持率依然高企,全美的支持率是51%,象黨群體更是高達90%。象黨大佬紛紛主動上門拜會,川普給誰背書誰就上,這怎麼能叫做支持率下降?

經過2020底的亂折騰,大多數州正在/已經改進投票規定,力圖堵住投票漏洞。甚至連大洋對岸的英國也開始修訂投票法案,預防舞弊問題。在多個關鍵州,選票官司都有進展。特別是亞利桑那馬裡科帕縣的選票審計已經完成過半,大家都在拭目以待。這能叫認輸嗎?

拜登上臺這半年,物價飛漲,各種混亂,就證明了一條:老船長的政策都是靠譜的。

綜述

投票給贏家,是支持結果。為了贏去投票,這個不叫務實,這個應該叫做實用主義。實用主義的本質,就是缺乏恆定道德觀的牆頭草。

投票給政策,是支持理念。即使可能輸,也要支持,這樣才有機會,這正是社會建設之道。看看歐洲用數百年建設成的教堂,历經二十幾代人的接力,那該是多麼堅定的信念。

務實的保守主義者,必須有堅定的理念和判斷,用一點一滴的努力,慢慢地推動社會的建設。那些自己放棄努力,居高臨下地指揮川普應該這麼做不應該那麼做,甚至指責老川怕死,沒能放棄身家性命沖到最前面的,應該自省一下。

再說一遍,老川不是救世主,他挺身而出,有可能贏,也有可能輸。但堅守自我,堅持追尋真相,不就是保守的本義嗎?

一個認真的問題,對於可能失敗的老川,你還會支持嗎?

来源    历史之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