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派VS自由派

川普

文:西奈山峰

川普橫空出世以來,兩個詞彙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知,那就是「保守派」和「自由派」。

總想堅持傳統價值觀多一些的,就是保守派;相反,總想破除傳統價值觀多一些,就是自由派。這個現象不僅在美國如此,在全世界各種文化中都是如此,只不過美國因其重要性而更為明顯。

比如,保守派反對墮胎,反對婚前性行為,反對一男一女之外的其他性關係,主張基督教倫理應該是全社會主流倫理。而自由派的主張與此完全相反。

保守派與自由派的鬥爭由來已久,至少可以追溯到500年前的宗教改革。眾所周知,在500年的爭鬥中,自由派總是節節勝利,保守派則不斷分崩瓦解。以至於「保守」和「自由」這兩個名詞早已被標籤化,前者代表的是愚昧落後,後者則代表先進文明。

仍以美國為例。這個被普遍認為是基督教立國的國家,代表保守派主力的基督徒,不僅數量不斷萎縮,而且即使至今仍堅稱自己是基督徒的群體,他們的神學理念也不斷自由化,許多教會都已經承認同性婚姻,甚至牧師本身就是同性戀者。

為什麼保守派會節節敗退?有兩個重要原因。

一是保守派本身的理論不足,二是保守派的理論中就蘊藏著自由派的根基。

保守派理論不足。美國保守派的主力無疑是基督徒,而一切宗教都充斥著大量神話內容,這些內容是宗教徒們認識論和倫理觀的基礎。

雖然宗教徒們從這些神話寓言中得出的人生信念頭頭是道,但是,科學把宗教徒們這些信念的基石逐個擊碎,讓它們成為文明世界中的笑柄。

科學教育只能越來越普及,越來越深入,越來越牢固,相形之下,建立在神話基礎上的宗教就只能越來越被冷落、嘲諷、直到丟棄。

比如墮胎問題。宗教徒反對墮胎,最好的理由是「不符合聖經」。自由派則會反問:「聖經」?就是相信人死能復活,處女能懷孕生子的那套東西?

保守派的理論蘊藏著自由派的根基。

拿川普建的邊境牆來說,就能看出保守派理論中的矛盾之處。

保守派支持建牆,自由派反對建牆。自由派為什麼反對建牆?當初自由派給出的理由是障礙是不道德的

自由派之所以拚命反對修牆,根本原因其實就這麼簡單,他們認為「障礙是不道德的」。因為障礙意味著不平等,不平等意味著有人遭受人為的苦難,人為的苦難不能被允許。

即使面對最保守的基督徒,自由派只需拿出上面的照片問他一句:耶穌會喜歡這樣的邊境牆嗎?

呵呵,西方社會種種道德倫理亂象,本質上都是因為這句提問而逐漸產生的。在這句詰問之下,多元文化,信仰平等,各種平權,性解放,同性婚戀等現象相繼出現,並相繼被主流承認,並逐漸成為西方的政治正確。

自由派中的許多人都標榜自己沒有宗教信仰,但如果他們用耶穌為話題,他們就會說「基督之愛跨種族、跨性別、跨一切,否則怎稱得上神之愛?」

所以,自由派的根基恰恰蘊藏在保守派的理論中。所謂的白左,最深的根基就是這種神學。難怪馬基雅維利和愛德華-吉本都把國家的沒落歸因於「基督教道德原則」的傳播。

都說仁者無敵,但是在怙惡不悛的某些文化面前,仁慈就是軟弱的典型姿勢。而如今放棄了舊約精神的自以為義的白左基督徒,正是這種墮落的、敗壞的、軟弱的,卻打著仁愛旗號的瀆神者。

其實要搞清楚正確的關係並不艱難,只要擺正新舊約的位置就能豁然開朗。

新約是為個體所立的,信徒個人為了救外邦人、異教徒,哪怕每天自釘八次十字架都是自己的自由。你有權利背你自己的十字架,但是卻沒有權利讓他人也背十字架。新約精神不能涉入公共領域;

而舊約律法是公義,是摩西、約書亞、大衛、所羅門、川普這些公職人員的治國綱領。

公義,就是十誡,包括「上帝唯一,不拜偶像,不可謀殺,孝敬父母,不作假證,不偷不奸,不貪戀他人財物……」。做不到這些卻博愛到男女同廁變性人權,那不是聖母,而是依十誡當誅的惡賊!

以邊境牆為例,川普有權柄行公義,建牆阻擋外邦人和異教徒,但敗家燈卻沒有權柄假冒為善打開邊境牆迎接他們。當然他如果好心接一些難民到自己家裡供養,只要不影響鄰居的生活,那是沒問題的。

公義在先,即為保守派;廢棄公義,就是自由派。

來源:洛克雜談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