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穹專欄】義士廖有方:輕財重義美名揚

【小穹專欄】義士廖有方:輕財重義美名揚

唐朝有位讀書人叫廖有方。元和乙未年間,他參加科舉考試沒被錄取,打算去蜀地遊玩,抵達寶雞西界時,在一間旅店住下。

廖有方正在房內休息,忽然聽見有人痛苦呻吟,他仔細聽了一會兒,不覺心中憂愁。爾後,他在一間昏暗的房間裡找到一個患病的貧寒青年。他同情的詢問青年的病況和經歷,青年吃力的回答道:「我刻苦求學,卻幾次參加科舉考試都沒考上……」一邊說,一邊掙扎著起來向廖有方磕頭,過了好一會兒才又說起話來:「我已病入膏肓,兄臺若是方便,可否將我埋葬?我這副病體殘軀如今也只有拜託您了。」廖有方心中不忍,示意青年不要多言,準備去找人給青年治療,可是沒過多久,青年就過世了。

廖有方心想:決不可辜負青年臨終前的託付。於是將自己為旅途所備的鞍馬賤賣給村子裡的有錢人,置辦了一副棺材,將青年安葬,只是很遺憾未能知曉青年的籍貫姓氏。又想到青年與自己同為參加科考的讀書人,卻是命運迥異,不但屢試不中,最後還獨自淒涼的客死異鄉,廖有方感到十分悲傷,為青年題寫了一首碑文:「嗟君沒世委空囊,幾度勞心翰墨場。半面為君申一慟,不知何處是家鄉。」

後來廖有方從西蜀回來,途經東川,到了靈龕驛。驛站的官員聽說他的名字後,便將他請至家中。廖有方看到官員的妻子穿著白色喪服,一見到他就行禮,一邊忍不住哭泣,看上去非常傷心。之後更是盛情周到的招待廖有方,就像是對待至親好友一般。驛站官員請廖有方在家中住了半個月,極盡賓主之誼,就連廖有方的僕人、馬匹都吃的很好。

廖有方不明就裡,心中十分不安。臨走時,官員的妻子又哭了起來,還贈送給廖有方價值千百貫的財物。官員對廖有方說:「你今年春天安葬了一個叫胡綰的秀才,正是我妻子最小的兄弟。」廖有方這才知道那位亡故的青年叫胡綰,便向官員夫婦復述了當時的情形與自己的懷念之情,然而說什麼也不肯收取財物。官員夫婦則不論廖有方如何推辭,仍執意請他收下謝禮。

廖有方說:「我身為一個男子,也知道一些古往今來做人的道理。我不過是偶然安葬了一位同道中人,決不可以接受這樣貴重的贈禮。」說著便催馬前行,驛站官員則策馬相送,就這樣又經過了一個驛站,二人仍未分別。只是廖有方始終不肯接受饋贈的財物,官員也決意不肯收回,最後二人不得不互相行禮告辭,各奔東西,而那堆貴重的財物因為誰也不肯拿,竟然就那樣被棄置在野外了。

這件事傳開後,鄉裡掌管教化的鄉老將此事上報給州,州官再上奏給朝廷,文武百官知道了,都想認識廖有方,互相介紹引薦。第二年,李逢吉主持科舉考試,廖有方被錄取。他不想張揚自己的事,改名廖遊卿,然而他的美名早已遠播全國,被公認為大唐義士。那位驛站官員戴克勤,也被宰相發文書推薦提拔為當地的節度使,官升到了極高的位置。二人的義舉一時傳為美談,直至後世,仍不時被人說起。

廖有方為素昧平生之人慷慨解囊,施恩不圖回報,在他看來,這只不過是遵循了最簡單的做人的道理。戴克勤受人之恩便銘記於心,時時不忘報答,贈人財物也如君子之言: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至於棄財於山野的奇舉,正是二人輕財重義、胸懷坦蕩的寫照啊。

(典出《雲溪友議》)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