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情婦的自我修養——張敬華落馬的教訓

文: 邱開冒  

12月1日傍晚8時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稱,江蘇省委原副書記張敬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此時距離宣布張敬華出任江蘇省政協黨組副書記僅10天時間。知情人士稱,張敬華是11月29日從辦公室被帶走的。

據說,張敬華的落馬緣於2017年7月的一場大型燈光秀。 2017年的7月28日,是江蘇電臺播音主持鄧煌女士的生日。當晚,南京市中心的新街口,南京中心、國際金融中心、國貿大廈三幢摩天大樓樓身上,持續出現燈光秀。其中有鄧煌照片,並伴有「祝鄧煌生日快樂」,「小凳子,你是我留在南京的唯一理由」等字樣。這一慶祝活動持續了十個小時,除了燈光秀,據說還動用了直升機航拍,在金陵飯店豪華包間組織生日聚會等。有業內人士估計,這個活動至少得花600萬元。

鄧煌在微博上發布奢華燈光秀生日照片炫燿幸福,並聲稱:「一個人一座城,幸福的快要融化了。」「今夜無眠,全南京城都在閃燿。」大有鐘山風雨起蒼黃的氣勢,為恩主張敬華今天「黃了」打下了伏筆,真比蒼老師還黃。

這位鄧煌女主播就是張敬華的情婦。當時張敬華剛任南京市委書記,鄧煌就先乾為「敬」,辦了場空前豪華的生日燈光秀。

北京青年報的公眾號「團結湖參考」在昨天的文章中說,「一位女主持人過生日的時候,南京新街口的三棟高樓上打出了『生日快樂』的字樣。即使在當時的政治文化環境中,這樣的港派做法都顯得相當詭異,現在看來更是不可思議。當時就有輿論把矛頭指向張敬華,稱他是該主持人的背後大佬。雖然這起輿情並沒有釀成真正的險情,但是張敬華明顯引起了體制內外的非常關註。被凝視,往往是一切的開始。」

多少高官情婦得意忘形狐假虎威,高調奢華沒點逼數,導致了金主的垮臺落馬。提高情婦的自我修養能夠挽救很多高官,若像重視精神文明建設那樣督促「情婦的自我修養」,就能大幅降低官員落馬的概率,有利於改善官員吃相觀感,有助於社會情緒穩定。

貪官有幾個情婦不奇怪,只要情婦的自我修養好,能夠低調而堵住霸氣側漏,群眾一般就睜眼閉眼的裝看不見算了。但像重慶前書記孫某才的情婦,居然給孫書記秀瀧袍,這傻娘們是在作死呀!選這種二貨當情婦,什麼眼神啊?這種眼力見兒,當個鄉長都不一定夠材料。原配的素質不能要求太高,在高官發達前,對原配老婆的選擇空間不大。飛黃騰達後,選擇情婦的空間可足夠大了,所謂「天空任鳥飛」嘛,若還能選出惹禍精做情婦,真的是「辜負了人民群眾的信任」了。

多年前,山東政協副主席段義合,真是有情有義的一條漢子,給招待所服務員出身的情婦安排了好工作,並給她解決了全家親戚的工作問題,買房買車,有求必應。最後還被貪得無厭的情婦逼得使出了絕招:派人在她車上裝炸藥。案發後,段也被判死刑。坊間都很惋惜,他的情婦若略有點修養,事情也不會弄得這麼悲慘吧。

更有很多跟情婦翻臉而被落馬的貪官,以至於坊間歡呼情婦、小三是反腐的重要力量。

最招搖的還是鄧煌女士的豪華生日,被群眾親切地稱為「南京煌後」。南京是六朝古都,皇後妃子曾經是當地土特產。但「鄧皇後」的生日燈光秀讓歷朝真皇後們都無地自容,她是在向幾千年前骨灰級女主播褒姒的「烽火戲諸侯」致敬。直升機航拍是在南京軍區空域管制區,區區一個市委書記的情婦,咋敢侵犯領空呢?這別說是生日,就算是冥壽也不敢這麼秀吧?明年鄧煌就五十歲了,若張敬華還在臺上,敢不敢給「鄧皇後」塑個半裸彫像豎在秦淮河畔慶五十大壽?說不定又給金陵古城添一旅遊景點呢——秦淮8+1艷。

有關部門應該抓住張敬華落馬這個契機,以鄧煌為典型展開「加強情婦自我修養」的活動,提倡「三榮三恥」——以樸素低調為榮,以鋪張炫燿為恥;以幫助情夫進取為榮,以連累領導落馬為恥;以因愛情當情婦為榮,以因利益獻身為恥。

港真,很多舶來詞彙都被中土玩壞了。以前看歐洲小說,「情婦」還多少是個有審美意味的詞,是藝術家、文學家的生活必需品,衍生出許許多多的故事和事故。有情、多情是「情婦」的標配,僅僅是婚外性關係還挑不起「情婦」的重擔。為情所困,因情而癡的安娜、包法利夫人、日瓦戈醫生的拉拉才是正宗情婦的形像大使呢。為逐利而亂搞的女人叫蕩婦。看看國產貪官的女人們,幾乎都是為逐利而投懷送抱,是肉與錢交易的另一種形式。當然也不排除有日久生情的個例,但這類女人情淡欲烈,說這些欲女是「情婦」實在是名不符實,對不起這個「情」字。

中土過去一夫多妻是合法的,所以對「情婦」的需求不算是剛需,合適了就納妾唄。在稱呼上,有妻有妾,名目就夠用了。對婚外性關係,民間一般稱為「姦夫淫婦」,客氣點的說法叫「外室」。宋江包養了閻婆惜當外室,閻婆惜對宋江沒感情,只是算計他的錢袋子而已。她愛的是縣衙裡的小白臉張文遠,不惜拿宋江的銀子倒貼他,閻婆惜倒是張文遠的真情婦。但當張文遠得知宋江殺了閻婆惜時,只一句「正是我的婊子」。可見繁華如宋朝,也沒有「情婦」的名頭和地位的。

現在卻亂糟蹋好詞,把無情之婦說成情婦,對她對他都不好吧,為利而交,頂多算是「利婦」吧。落馬貪官已經夠倒霉的了,再用傳統的「姦夫淫婦」也不厚道。 「利婦」「淫婦」都不太含蓄,攀附貪官的女人擅走捷徑,身手矯健跟有輕功似的,「身輕如燕」也是個好詞,至少可以誇獎女性的身材,所以貪官的婚外女人叫「輕婦」比較切題。而且,「兩岸猿聲啼不住,輕婦已過萬重山」還很有詩意。 「猿聲啼不住」隱喻原始發情慾望的不可阻擋,「萬重山」象徵著名利場的跋涉。還對應了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稍改一下就可以用做對官員的告誡——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婦!

 

來源 一丘萬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