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的自我成長指南

韭菜

作者:二掌櫃

前言

中醫古書上說「吃異性毛髮可治療蛇咬」;

微信爆款文說「每天一杯葡萄酒能預防心髒病」;

券商機構們說「牛市來了,閉著眼睛買股票都能掙錢」。

你聽過以上這些說法嗎?你相信嗎?如果相信,你有合理的判斷依據嗎?

「吃異性毛髮可治療蛇咬」與我們的日常直覺不太相符,因此大多數人並不相信。但是對於「每天一杯葡萄酒能預防心髒病」和「牛市來了,閉著眼睛買股票都能掙錢」這兩句陳述而言,我們或許因直覺的鈍感就選擇相信了。股票市場在2014至2015年經歷了從瘋狂上升到極速暴跌的過程。上證指數從2014 年11 月21 日收盤的2488 點飛漲至2015 年6 月12 日的5178 點,當時進入股市的大有人在,他們依然相信牛市還沒有結束,只要閉著眼睛買股票都能掙錢。但在隨後的短短幾十個交易日內,股票市場一瀉千里,上證指數於 7 月 9 日一度下探至3373.54 點,跌幅達到35%,大部分的中小散戶被套牢,哀嚎連天。

這些炒股被套牢的人們如此輕易地被券商機構們毫無根據的斷言(Assertion)所誘騙,是在於沒有理性嗎?不是的,他們只是不具有優秀的甄別外界信息真偽的能力。我們可以發現,券商機構在說服小股民們入市炒股的時候運用了很典型的一種方式——利誘。通常不具有甄別信息真偽能力的人很容易被這類非理性的方式所誘導。

那麼什麼樣的人具有這種能力呢?

知道如何說理的人。

知道如何說理,如何正確地說理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燎原學院的先導課之一《說理之藝》系統地對「什麼是說理?」進行了講解。課程主題涉及了:

什麼是命題?
什麼是論證?
常見的邏輯謬誤是如何誤導大眾的?

本文將對以上幾個主題進行分類討論。

Part 1. 什麼是命題?

根據定義,命題是:

1. 主語 + 謂詞構成的陳述句所表達的語義(不是句子本身)
2. 句子中的關鍵概念可被清晰定義
3. 命題具有真值(或為真,或為假)

「有些天鵝是白色的」和「存在白色的天鵝」這兩個句子本身的符號並非完全一樣,但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它們表達了同一個語義。句子中的關鍵概念也可以被清晰地定義:天鵝是一種禽類生物,白色是我們的視覺日常所感知到的一種顏色。同時,我們只需要去動物園裡親自看一眼便可驗證這一命題為真,其具有真值。由此,我們可判定「有些天鵝是白色的」這一陳述是一個命題。

需要注意的是,並不是所有的陳述句都是命題,比如詩詞「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這句陳述並不意在表達命題,僅僅是詩人在抒情,表達對戰爭的殘酷、傷亡慘重的傷懷情緒。此時我們不需要以分析命題的方式來理解這些陳述,而應當以欣賞詩歌的方式去體會詩人所傳達的感受。若我們以分析命題的方式不斷追問「將軍是哪位將軍,那位將軍真的打了一百場戰爭嗎,將軍是打了一百場戰爭然後戰死沙場了嗎?」總會顯得我們太「直男」了一些。

命題中的關鍵概念必須「可被清晰定義」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語義清楚明晰是我們可判斷一件事物真假的前提之一。在課程討論中,陳思禺同學說:

如果一個論證當中的結論或前提中的關鍵概念不可被清晰地定義,不符合命題的標準,是不是整個論證就沒有討論它的意義了?

就像課上韋老師講的作業解析中的一個句子:「沒有政府能保證小股民有同等的盈利機會」,「小股民」、「同等的」等概念無法被清晰定義導致無法判斷這一陳述的真假,如果將這一陳述放入一個論證當中去,那整個論證是不是可靠的(Sound)就沒有討論的必要了。

關於什麼是論證,什麼是可靠性,我們在第二部分進行詳細的討論。我們只需要知道若一個陳述的真假無法被確定,那麼當我們陳述自己都不知道真假的事物時,這是多麼的不負責任。

當我們確定了一個陳述句所表達的語義時,我們下一步總會問的是:這個命題為真還是假呢?即,我們總是想要尋求一個確定性,關於我們是否應該相信它。開篇提到的「吃異性毛髮可治療蛇咬」這一陳述,我們能夠對陳述中的關鍵概念作出清晰的定義,也知曉其中的語義必定具有真值——要么吃異性毛髮可以治療蛇咬,要么不能——並不以我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但是我們要如何判斷呢?

對於這類特殊的事件,我們總不可能去找一條蛇來咬我們,然後向身邊的異性(或母親、或女友)尋求一些毛髮吞服以驗證這一命題是否為真。暫且不說向身邊的異性尋求毛髮吞服一事是多麼的令人作嘔,光是讓蛇咬這件事都不值得我們去冒風險。

所以我們通常的方式是查資料、查醫書、查相關的病例研究等等。查閱資料所獲得的新信息便是我們支持/ 反駁這一命題的理由,這一使用某種理由來支持或反駁某一結論的行為方式稱為「說理」,而這些理由的語義內容與結論及組成形式構成了「論證」。

Part 2. 什麼是論證?

隔壁老王和夫人翠花週末去國家森林公園徒步,翠花不幸被蛇咬。只見他不慌不忙地背過身去剪下一小撮毛髮遞給翠花讓其口含服用,保證見效。翠花見狀氣不打一處來,卻見老王自顧自地說道:

我去年研習博大精深的中醫時,見本草綱目中記載:男子陰毛,主蛇咬,以口含二十條,咽之,令毒不入腹。意思就是說只要吃了這小撮毛髮,就可防止蛇毒入體以達到治療的效果。

而且不僅僅古代名醫這麼說,前段時間國務院頒布的《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深化醫教協同進一步推進醫學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意見》中也提到中醫醫學的重要性:鼓勵臨床醫學專業畢業生攻讀中醫專業學位,鼓勵西醫離職學習中醫。

國家總不會坑害老百姓嘛,中醫是有效的。因此我這個方子肯定好用,可以治療蛇毒,你不要擔心。

我們姑且不討論這個事例的荒誕性,但由此觀察我們得出,隔壁老王為了支持他的結論(吃異性毛髮可以治療蛇咬)找到了一組命題。上述情境中,我們可以進一步簡化並提取出一組命題:

命題 1:中醫古書《本草綱目》中記載了「吃異性毛髮可以治療蛇咬」的觀點;
命題 2:政府部門認為中醫醫術有效,並且鼓勵更多的人學習中醫;
命題 3:隔壁老王認為國家的統治階層不會坑害老百姓,因此中醫是無害的;
命題 4:「吃異性毛髮可以治療蛇咬」這一藥方是有效的。

其中 命題 1, 命題 2, 命題 3 被隔壁老王當做前提,用以支持命題 4 並嘗試打消妻子的疑慮。由此我們總結出關於什麼是論證的定義:論證是包含前提和結論的,且是人們意在用前提來支持結論的一組命題。但是這個論證是否有效且可靠是另外一回事。所以那些沒有前提的結論,如「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顯然不是一個論證,說出這句話的主體並不意在說理。同樣的,一組毫無邏輯關係的命題也並不是論證。

那麼當一個人劈裡啪啦說了一大段話嘗試說服別人時,我們該如何評價呢?我們何以知道從他的論證中推導出的結論為真?通常地,評價一個論證的方式有兩種:

這個論證的前提都為真嗎?

當前提為真,結論能合邏輯地被支持嗎?

我們先將前提為假的情況拋在一邊,假定論證前提都為真的情況下,結論是如何被前提合邏輯地的支持的。這裡的「合邏輯地」方式其實就是我們日常聽到的歸納法(Inductive)和演繹法(Deductive)。

2.1 歸納法

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運用的邏輯推理方式之一就是歸納法。

你是怎麼知道阿司匹林可以治療頭痛的呢?漫威系列新電影上映前宣傳時,為什麼你就篤定地認為新電影會很好看呢?甚至有的人只聽到是漫威系列出品的信息就認定其將會是一部好電影?

以上場景中我們預測未來行為或結果的能力都是通過歸納推理實現的。通過過往觀看漫威系列其他電影帶給我們的體驗,過往吃阿司匹林藥片治療頭疼的經歷,幫助我們預測將來什麼樣的行為或結果會發生。實際上我們是在預測未來的事件在多大可能性上會與過往的經驗保持一致。過往的經驗樣本越充足,我們準確預測結果的可能性就越高。

但既然是可能性,就有可能出錯,這種可錯性使得我們知道:前提為真時,歸納推理的結論並不一定為真,只是具有為真的可能性。

例如,我們經常說每個人都會經歷生老病死。可是「每個人都會死」的說法是從何而來呢?就是我們從日常的經驗中觀察而來,但是它不一定永遠為真。自古以來也沒有人敢拍著胸脯說他親眼見到過這個世界上所有人的死亡,他只能是通過觀察到身邊認識的人都在經歷生老病死這一現象總結出一般性的結論。

但是我們永遠無法知道是不是真的這個宇宙中所有人都會死去,如果有某種地外生命進化出一種永生的能力呢?如果未來的科技發展到可以抵抗細胞的衰老呢?在邏輯的可能性這個意義上,歸納推理所得出的一般性結論並不必然為真。

2.2 演繹法

反之,我們通常用「保真性」的概念來區分出另一種論證方式——演繹法。前提為真時,結論必然為真,沒有例外。簡單來說,所謂的演繹法,就是由普遍性的原理或結論得出關於個體結論的方式。比如我們經常聽說的三段論:

前提 (1):所有人都會死;
前提 (2):蘇格拉底是人;
結論 (3):所以蘇格拉底會死。

前提 (1) 是一個普遍性的結論,加一個小前提 (2) 則必然推導出結論 (3) 。這裡的結論之所以必然為真,是因為兩個前提中蘊含了這一結論,即兩個前提可以自然而然地證明這一結論,則我們說該論證是有效的。但是有效性只涉及形式問題,與命題的真假無關,如下論證中即使所有的命題都為真,也不意味著該論證是有效的:

前提 (1):所有人都會死;
前提 (2):蘇格拉底是人;
結論 (3):蘇格拉底是柏拉圖的老師。

即使兩個前提都為真,結論也為真,我們依然判定該論證無效,因為前提並不蘊含該結論。


那麼什麼是論證形式?我們先來看幾組論證:

1. 所有養貓的人都喜歡貓,小明養有一隻貓,所以小明肯定喜歡貓。
2. 所有的蘋果手機都使用iOS系統,而小明的手機是蘋果的,所以小明的手機是iOS系統的。
3. 所有的燎原學院成員都在上說理之藝的課程,而小明是燎原學院的成員,所以小明在上說理之藝的課程。

仔細觀察一下這三個論證,就會發現它們都符合一個形式:

前提 (1):所有的 M 都是 P
前提 (2):S 是 M
結論 (3):所以,S 是 P

具體的概念被符號化,只剩邏輯關係連接詞的、被抽像出來的論證結構稱為論證形式,論證是否有效與具體的S, M 和P 分別代表了什麼命題沒有關係,我們需要確定的是:所有的前提中,是否蘊含了該結論。剛剛我們例舉的關於「蘇格拉底會死」的第一個三段論則屬於這樣的有效的論證形式,所以我們說該論證是有效的。而更改完結論的「蘇格拉底會死」的三段論的形式是:

前提 (1):所有的 M 都是 P
前提 (2):S 是 M
結論 (3):所以,S 是 Q

前提中沒有提及任何關於 Q 的事情,很顯然兩個前提並不蘊含此結論。所以當我們判定這一論證的形式無效時,任何符合該論證形式的論證都是無效的,無關具體的 S、M、P、和 Q 所代表的具體命題內容是什麼。當然,有效的論證形式有很多,這裡只列舉了一例,更多的有效論證形式可參考課程詳細內容。

Part 3. 如何識別邏輯謬誤?

當我們說要判斷某些內容是否有犯邏輯謬誤時,我們是在尋找某個人在表述信息的時候是否存在某些思維誤區。因而,學習邏輯謬誤使我們發現生活中他人的推論所存在的不合理之處。

比如我們前面提到的隔壁老王和翠花出遊所發生的情景,老王的一番話所提取出的命題組如下:

命題 1:中醫古書《本草綱目》中記載了「吃異性毛髮可以治療蛇咬」的觀點;
命題 2:政府部門認為傳統中醫醫術有效,因此中醫醫術是有效的;
命題 3:隔壁老王認為國家的統治階層不會坑害老百姓,因此中醫是無害的;
命題 4:「吃異性毛髮可以治療蛇咬」這一藥方是有效的。

在這一論證表述中,我們暫不考慮這一結論是否為真,但我們會發現老王犯了一些典型的邏輯謬誤錯誤。比如隔壁老王說「《本草綱目》中記載了吃異性毛髮可以治療蛇咬的觀點」以及「政府部門認為傳統中醫醫術有效,因此中醫醫術是有效的」,就犯了訴諸權威的邏輯謬誤。

如果我們繼續質疑權威:為什麼古醫書說的內容有一定是有效的?對方仍然強調權威以支持論證(統治階層也認為傳統中醫醫術有效),並沒有給出其他合理的論據以支持自己的結論,只不過是換了一個權威來源。

如果隔壁老王能夠意識到自己犯了邏輯謬誤,一定會重新審視這一結論及自己所持有的理由。至於吃異性毛髮是否真的可以治療蛇咬,我相信隔壁老王在認識到自己的邏輯謬誤時,會以更嚴謹的態度去探尋該問題的答案,至少不會輕易就拿自己夫人的生命以身試險,而是麻溜地送夫人去醫院就診。

以上場景中所涉及的訴諸權威屬於信用謬誤的範疇,在「說理之藝」的課堂上,介紹了包括主觀謬誤、信用謬誤、內容謬誤、以及結構謬誤四大範疇。黃先生在講解內容謬誤中的非此即彼時,舉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例子。根據定義,邏輯謬誤中非此即彼的意思是:任何情境下都只考慮兩個選項,而毫無緣由地排除其他相關可能,不是黑色就是白色。

「中國高知中產階級的代表」在跨年演講中講到:

跨年演講進行到第四年,我們越來越想清楚了跨年演講是為誰服務的:為做事的人服務。做事的人無所謂悲觀還是樂觀,我們只關心如何把事做好。
做事的人和不做事的人,有啥區別?

不做事的人經常討論一些抽象的問題:情感和理智哪個重要?理想和現實怎麼能平衡?遠方和苟且怎麼選擇?著眼未來和回到初心哪個更重要?你媽和我,你救誰?

就說最後這個問題,一個全世界男性共同面對的難題,叫「我·媽·水測試」。如果就這個問題進行討論,你站岸上三天三夜,也得不出一個讓姑娘滿意的答案。但是,如果她倆真掉水里了,所有在岸上討論的假設馬上會具體為硬邦邦的現實。這時候選擇有什麼難的?你會立即作出反應。而且你還會發現,讓你做決定的那些因素,和你沒事瞎討論的那些因素沒什麼關係。

你看,做事的人和搞評論的人,完全在兩個世界。有些事情在做事的人面前,完全不難。

首先他給出一個非此即彼的分類(做事的人和不做事的人),把不做事的人定義為經常討論一些抽象問題的群體,並對這一群體進行一番批判,從而引導聽眾的思維走向另一個方向。如果我們停下來仔細思考一番,會發現他的論證說理根本站不住腳。自古以來歷史上那麼多偉大的思想家、哲學家們都在思考情感與理智的問題,他們對這些抽象問題的思考就是在「做事情」。我們能說哲學家們就是不做事的人嗎?

我們總以為有些人會犯邏輯謬誤的錯誤是那些認知不高的群體,但是我們卻忽略了一種情況——可能正是那些深諳邏輯謬誤之道的高知群體,在他們的表述中大肆運用這一手段以說服別人,達到自己某些目的。

我們學習何為正確地說理,不僅是為了自己在表達時不陷入各種思維的誤區中,也為了不被別人收智商稅。每一個邏輯謬誤範疇都包含多個常見的思維誤區。這裡就不再全部展開討論。

祝大家學習愉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