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來,美女魔頭勞榮枝最後悔的是什麼事?

勞榮枝

一、

1989年,15歲的勞榮枝考上九江師範時,父母和哥哥姐姐都高興壞了,以為這個從小漂亮又聰明的女孩子,將來一定會給全家人制造驚喜。

到了1992年,勞榮枝18歲時,長得更加漂亮,然而師範畢業後,她因缺乏過硬的社會關系,只被分配到了偏遠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學校。

勞榮枝教語文,和許多人共用一個辦公室,每月工資300元左右,在學生和家長眼中,都還是一位溫柔嫻靜、認真負責的好老師。

而在鄰居眼中,年紀輕輕就端上了鐵飯碗的漂亮女娃勞榮枝,簡直更是傳說中「別人家的孩子」。

然而1993年,19歲的勞榮枝,在一個飯局上,認識了29歲的法子英,從此以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法子英在九江小有名氣,15歲就因搶劫流氓罪被勞教3年,減刑釋放後,又因搶劫傷害罪被判10年,後因未成年且表現良好,被減刑釋放。

出獄後,法子英非但沒有重新做人,反而變本加厲,憑借著在獄中的「資歷」,混成了九江黑道上名聲大噪的頭目,人送外號「法七哥」。

認識勞榮枝時,法子英已婚,還有一個女兒。但他一看勞榮枝長得那麼漂亮,還是小學老師,就心動得不得了。

幾杯酒下肚之後,他就刻意隱瞞過去,大肆吹噓自己的所謂「英雄事跡」,說自己混社會,專跟強人鬥,從不欺負弱小,不盜竊不吸毒不強姦……

勞榮枝沒談過戀愛,看法子英長得雖醜,但是人人敬畏,收入頗豐,很有一些男子漢氣概,而且還對自己笑臉相陪,噓寒問暖,不由有了些好感。

飯局結束後,法子英還學電影《天若有情》裡的劉德華,把勞榮枝當吳倩蓮,主動開摩托車送勞榮枝回家。

這在那個人均工資300元,而摩托車價值7000元的年代,讓勞榮枝感覺很有面子。

情場老手,黑道大哥,一旦溫柔細心、甜言蜜語起來,對涉世未深的女孩子的殺傷力,那簡直是致命的。

法子英每次見面都給勞榮枝帶小禮物,兩人在一起時,法子英為了讓勞老師跟他背「詠鵝」,還主動幫她洗衣做飯……

於是勞榮枝就被「愛情」遮住了雙眼,毅然決然地撲向了醜陋的法子英,也撲向了自己異常兇險的命運。

二、

勞榮枝父母發現後,堅決反對她與法子英交往。

然而女大不由娘,勞榮枝很果斷地辦了停薪留職,毅然離開學校。從家裡走時,母親堵住門不讓女兒走,勞榮枝氣得在家裡又哭又鬧。

勞榮枝的二哥,看妹妹不但自作主張扔了鐵飯碗,還哭著喊著要跟朋友去外地做生意,他很生氣,賭氣拉開母親,說:「讓她走,愛去哪去哪……」

1996年,法子英在九江跟人打群架,用刀和魚叉捅傷人後,便帶著6000元現金和勞榮枝,星夜逃離九江。

這一年早些時候,《古惑仔·人在江湖》上映,電影裡,鄭伊健和陳小春老是打打殺殺,不少年輕人都覺得他們酷,帥,很講義氣。

同年9月,武俠電視劇《甘十九妹》播出,其中片頭曲裡唱到:「書上俠客萬般神通,說個成人童話美女愛英雄……」

然後,勞榮枝便以為好勇鬥狠的法子英是個「英雄」,跟著他逃到了深圳。深圳遠離九江勢力範圍,再無「保護費」可收的法子英,頓時沒了收入。

帶到深圳的錢,不到一個月就花完了。勞榮枝想出去找工作,法子英不許。最後,他竟想出了靠勞榮枝玩「仙人跳」的方式斂財。

但後來,國家開始嚴打,一時風聲鶴唳,兩人最終在深圳幹完最後一票,搶劫1萬多元,並在酒吧偷了一張「陳佳」的身份證後,倉皇出逃。

乘車逃到江西省會南昌後,法子英又讓勞榮枝去坐臺,想繼續通過「仙人跳」詐騙。勞榮枝終於認識到法子英根本不是甚麼「英雄」,提出分手。

不料法子英,卻卸下面具,兇相畢露,說了一句令勞榮枝毛骨悚然的話。

三、

法子英說,「你要是敢分手,想想你的家人,會是甚麼後果……」

見識過法子英兇殘手段的勞榮枝,立馬被唬住了,只好拿著深圳偷來的那張身份證,以「陳佳」為名,在一家歌舞廳坐臺。

坐臺是皮肉生意,來錢快,但是對於曾在九江收「保護費」,過慣了奢侈生活的法子英來說,這樣幾十、幾百地來錢,還是太慢了,不夠揮霍。

於是他讓勞榮枝在坐臺期間,大量物色有錢人,準備故技重施,把深圳玩過的「仙人跳」再拷貝到南昌。

勞榮枝沒令他失望,很快統計了一張「菜單」,上面列的,都是南昌有頭有臉的個體老板……

1996年7月29日,勞榮枝和法子英準備對一名很有錢的男人下手。但在聯繫他時,這人正和家人吃飯,沒有回應勞榮枝。

法子英等不及,就和勞榮枝商量,將目標轉移到了另一個男人身上。這位和家人吃飯的男人,因而躲過了一劫。

而另一個男人熊某某,就沒那麼幸運了。

熊某某身高1米84,家電生意做得很好,在風月場上,也是眾人眼裡的「高手」,此時他老婆已經換到了第三任,還不滿足,常去外面打野戰。

一看勞榮枝面如春花,眼波蕩漾,身材也很勁爆,熊某某不能自持,很容易就被騙到了出租屋。

沒想到一進門,美女忽然變野獸,法子英關上門,拿出刀,逼他給家裡打電話。熊抓起電話,試圖去撥110,法子英眼疾手快,一刀將其殺死……由此可見,亂搞確實沒有好下場,不但害己,而且害人。

兩人搜出熊某身上的鑰匙,又把他肢解,一半留在出租屋,一半裝進旅行袋,帶至熊家樓下,神色自如地向人打聽熊某某住在幾樓。

晚上8點多,法子英打聽到熊家門牌號,拿出熊某身上得來的鑰匙,徑直打開沒有反鎖的房門。

熊妻和女兒都在。法子英進去後,就將旅行袋倒提起來,把屍塊抖在熊妻面前,讓她拿錢。

熊妻一看,確實是丈夫的一部分,登時嚇個半死,趕緊把家裡的20多萬現金,全都拿給了法子英,只求能饒自己和女兒一命。

法子英拿了錢,卻依然殺了人,不但殺了熊妻,連她3歲的女兒都沒放過。最後,還將熊家的勞力士手表、行動電話等貴重物品,全部洗劫一空。

警方接到報案,走訪了全市的坐臺小姐,得知「陳佳」有嫌疑。後順籐摸瓜,終於在深圳邊防證登記處查實了所謂「陳佳」,即是九江人勞榮枝。

此時,法子英和勞榮枝,已短暫返回九江,把搶劫來的現金和手表留給法子英的二姐和母親之後,再次外逃,並將在新的城市,犯下更多的人命。

四、

1997年10月,流竄至浙江省溫州市後,法子英在與梁某某商談轉租住房事宜時,發現此人有錢,遂與勞榮枝預謀搶劫。

10月10日,法子英與勞榮枝來到梁的住處,將22歲的梁某某與29歲的劉某某,綁縛雙手雙腳,臉朝下,用皮帶、電線勒死。

之後,兩人搶走了千餘元現金和2.5萬元的存折,以及行動電話、傳呼機、歐米茄手表、雷達牌手表等貴重物品。

後經證實,被害的兩名女性,一個是坐臺女,另一個是媽媽桑……由此可見,人還是要走正道,非法職業畢竟風險多。

到了1999年6月,法子英化名「葉偉強」,與勞榮枝從浙江乘坐依維柯逃竄至安徽省會合肥。

一個月後,勞榮枝化名「沈淩秋」,故伎重演,在歌舞廳坐臺,以色相勾引前來尋花問柳的男人。

不久,一個殷姓老板走入了她的視線。殷老板35歲,自稱是某電器公司老板,出手闊綽,經常同時拿出好幾包中華煙……因此就被鎖定為目標。

事實上,殷某某和妻子原本都是安裝公司的職工,因效益不好,殷某某自己出來創業,也不過做點小生意,家境並沒有他吹的那麼富裕。

7月22日上午,法子英閑逛到白水壩電焊門市部,以關狗為名,花費150元定制了一個鋼筋籠。為了方便聯繫,還為勞榮枝買了1部傳呼機。

當天下午,勞榮枝便打傳呼,誘騙殷某某到她的出租房幽會。

殷某某一看,比自己小10歲的鮮嫩佳人,居然主動相約,非常高興,喜滋滋、屁顛顛地就去了。

不料一進門,手還沒來得及碰勞榮枝一根頭髮,法子英便從另一間屋中閃出,手持尖刀,逼住殷某某,令其老實蹲下,然後捆住手腳,鎖進了鐵籠。

勞榮枝又出門到舊貨市場,花150元買了一臺舊冰櫃,放在鐵籠邊上。然後,法子英向殷某某出示了自制手槍,熱情地自我介紹,說我是綁匪!

殷某某搖頭表示不信。法子英就叫:「拿錢來,不給殺了你!」

殷某某看法子英長得矮小瘦弱,很不屑地說:「就你這鳥樣,還敢殺人?」

法子英沒說話。開門走了。

五、

過了一會兒,法子英再次出現,帶回一個在街頭隨機找來的,小木匠陸某某。

一進門,他就將陸某某捆綁,並當著殷某某的面,用尖刀將其殺害,還將頭顱砍下,屍體肢解後,放進了——本來是為殷某某準備好的冰櫃。

殷某某再不敢不屑,簡直要嚇尿了,馬上答應給20萬。

但法子英沒說話。

殷某某就說那好吧,30萬。

又是晚上8點多鐘,法子英逼殷某某寫了兩張紙條,裝在口袋裡,然後叫他打電話通知老婆,20分鐘內趕到長江飯店前。

臨出門時,法子英對勞榮枝說:「晚上11點鐘我不回來,你就把他殺掉!」

然後法子英打了個出租車,趕到長江飯店附近,等了三四十分鐘,一連抽了5支煙,都沒等到殷某某的老婆。

為了防止意外,法子英火速趕回出租屋,罵殷某某怎麼回事。殷某某說:「我老婆不可能不去,我再用行動電話打電話回家。」

通話後,殷某某問:「小劉,你怎麼沒去?」小劉說我去了,沒見到那人。法子英說:「她去了就算了,叫她準備1萬塊,明天9點見面再談。」

7月23日上午,法子英帶了自制手槍到殷家拿錢。臨走時,他對勞說:「如果我在中午12點半還不能回來,你就把人質殺死,自己逃命吧。」

在殷家樓下的公話亭,法子英打電話叫殷妻出來接他。

殷妻把法子英接到家裡後,法子英就亮出了殷某某的鑰匙問:「是你家的吧?」殷妻反問:「到底怎麼回事?」

法子英就將殷某某寫的紙條給了殷妻。殷妻說不用看了,他在電話裡已經說了,我沒有那麼多錢,我找人借10萬元。

法子英說10萬也可以,但我一個人做不了主,回去商量一下,我不是偷雞摸狗的,不能白來,你先拿1萬元來……說著,又亮出了自制的手槍。

殷妻說1萬元我去拿,如果半個小時趕不回來,就打電話回來跟你商量。

然後,殷妻前腳剛走,荷槍實彈的警察就包圍了殷家。

六、

被層層包圍的法子英,依然負隅頑抗,還與警方展開了激烈的槍戰,最終,他右腿中彈,被警方當場拿獲。

法子英歸案後交代,1996年至1999年7月間,他和情婦勞榮枝,在南昌、合肥等地,以勞榮枝色相為誘餌,謀財害命,累計已殺害7人……

1999年12月28日,惡貫滿盈、死有餘辜的「殺人魔鬼」法子英,被公安機關執行槍決。

而勞榮枝,則在合肥事發當天逃逸,此後恍若人間蒸發,消失得無影無蹤。

直到20年後的2019年11月28日,廈門警方才在「雲劍行動」中,於湖裡區東百蔡塘廣場某手表專櫃,將勞榮枝布控抓獲。

被抓時,勞榮枝全程未出現爭吵、逃跑等行為,而且,最開始拒不承認真實身份,一直自稱是叫「洪某嬌」,也不是九江人,而是南京人。

直到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DNA鑒定室工作人員,通過對勞榮枝DNA進行比對鑒定,鐵證如山,她才突然低頭,用雙手捂住了臉部……

身份確認後,大家才發現,原來2016年開始,勞榮枝就已化名Sherry(雪莉)潛伏在廈門,以酒吧陪酒女、推銷員、4S店銷售員等身份謀生。

同事說她眼睛會「勾人」,講話嗲嗲的,很好聽,在酒吧期間很討客人喜歡,業績很高,一般一個月能拿1萬左右。

酒吧同事還記得,勞榮枝還養了一只小狗,晚上到酒吧上班,有時會帶上,狗進不來,就拴在酒吧外面。

2017年初,勞榮枝離開酒吧,朋友圈開始轉發賣手表的內容。有說法是,她在酒吧結交的新男友,在那個商場開了個手表專賣店。

她的微信暱稱為「Amoy Sherry 」,朋友圈個人簽名是:「永遠都學不會說謊哄你開心的,體重秤,鏡子,還有銀行卡餘額」。

她還經常發布健身動態,緊跟社交熱點。

就在被抓前一小時,也就是11月28日上午8時許,她還轉發了一條題為《感恩節:感恩生命中遇到的每一個人!》的文章。

此外,離開酒吧後,勞榮枝還曾在某品牌4S店短暫賣車。

和同事相處期間,勞榮枝從不談論過去,曾偶然透露,說自己經常睡不好覺,這輩子都不會有孩子和家庭,並規勸酒吧的賣酒女不要上夜場班……

2019年12月1日,江西九江的勞家,迎來幾名便衣警察。警察說,勞榮枝提出想見一下母親和哥哥姐姐,看看家裡的情況,因此來錄幾段視頻。

勞榮枝的二哥,買了睡衣、棉襖,托警察帶給已被刑拘的小妹……這個孩子,也曾是兄弟姐妹裡顏值最高、學習最好的驚喜,但如今,成了驚嚇。

對於勞榮枝的被捕,有兩種聲音:一種認為她和法子英一起犯下7條人命,罪不可赦;另一種則認為她完全是被渣男害了,其實也是受害者。

那麼,法院會怎麼判呢?

七、

2020年12月21日到22日,南昌市中級法院公開審理了勞榮枝案。

46歲的勞榮枝,逃亡多年後,終於站在了被告人席上。

她說自己當年,只是一個心智不成熟的「無知少女」,被法子英誘騙,才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自己也是受害者:

和法子英一起後,剛開始他對她還知冷知熱,可後來,他就原形畢露,強迫她發生關系,即使在她打胎、小產的當天,都不顧及她的身體狀況……

而且法子英占有欲很強,絕不允許別的男人對勞榮枝好,哪怕勞榮枝與其他男人多說幾句話,都要被法子英打罵……

在重慶時,法子英出去打麻將就會把她鎖在家裡,還經常對她大喊大叫,掐她的脖子,打她的頭,打得她頭骨凹陷一塊,大腿長年淤青……

但另一方面,為了搞錢,法子英又會把勞榮枝派出去坐臺,靠出賣色相、勾引男人來玩「仙人跳」,騙取或搶劫不義之財……

因此,勞榮枝認為,自己就是法子英「搞錢和解決性欲的工具」,而那無辜被害的7條人命,她只不過是在法子英脅迫下配合作案……

對此,被無辜殘殺的小木匠的遺孀,委托代理律師問了勞榮枝一個問題:

你說你是心智不成熟的「無知少女」,被法子英誘騙、脅迫,那當時的你成年了嗎?

勞榮枝沒有正面回答。因為她無法回答——當年她和法子英相識是19歲,無故殺害小木匠時則已是25歲!

勞榮枝說她想贖罪。

代理律師問:這20年你有積蓄嗎?你願意賠償受害人家屬嗎?你怎麼賠償?勞榮枝說,願意賠償,但只有3萬塊,會盡其所有賠償……

一條人命,3萬塊?

當年小木匠遇害後,法子英雖然1999年歸案,但他沒有積蓄,沒給賠償,小木匠遺孀朱某某,一人養活3個小孩和1位老人,嘗遍了艱辛……

另外,除了小木匠,還有另外那6條人命,包括那個3歲的小女孩,懵懵懂懂就和父母一起被殘忍殺害,又有誰會為他們討個公道呢?

檢察機關認為,「勞榮枝與法子英只是分工不同,不存在主從犯關系,勞榮枝對法子英實施殺人的行為,持明知或放任態度,有主觀故意且同謀。」

目前,庭審已結束,希望接下來的宣判,能讓20年前的無辜死難者安息,並讓為虎作倀的魔鬼,去她該去的地方!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