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為什麼疫情的時候世界會缺廁紙?

為什麼疫情的時候世界會缺廁紙?

文:Ent_evo  

我今天讀了Will Oremus的一篇文章,解答了一個長年疑惑:到底為什麼疫情的時候會缺廁紙……

大家都笑話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的人,說他們搶購和囤貨。疫情開始的時候的確有人搶購囤貨沒錯,但是道理上超市應該幾天就能補上貨才對,畢竟你不可能每週都去超市拉一車紙回來,別的不說,放哪兒啊?

但實際上有個符合邏輯的另外解釋:疫情期間的人真的需要購買更多的廁紙。這倒不是因為大家上了更多大號,而是因為隔離和休工,更多的大號上在了家裡而不是辦公室、商場和學校裡。

Oremus說,「把商場廁紙拿去超市賣」不是解決方案,因為商用廁紙和家用廁紙就不是一種東西,擁有完全不同的供應鏈……

美國標準商用廁紙的產品形態和平時買的廁紙是完全不同的,每一卷都又寬又大,出廠的時候更是巨大一包,沒法在超市直接上架。

而且很多時候二者根本就來自完全不同的造紙廠,走的是完全不同的物流途徑,就算能賣,就算消費者不挑,生產方也沒有現成的渠道供應給零售端,包裝運輸集散,好多事情都要重新折騰……對於廁紙這種本來沒多少利潤的東西,專門為疫情而商討一整個新渠道很可能其實是不划算的。

廁紙本來是個量大而便宜的東西,造紙廠都是純為生產效率優化的,全天穩定滿負荷輸出。能這麼做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正常情況下廁紙的需求也是十分穩定的。現在疫情是突然帶來了不穩定因素,但如果為了這個改變生產鏈,那好多效率上的東西都不划算了,何況疫情結束之後還要改回去。

所以結果就是,至少在歐美,廁紙行業沒有能力應對市場突然動盪,就算沒有人搶購和囤貨,也是要缺貨的……

廁紙是個極端場景,但歐美別的行業也有類似情況。學校和餐廳的香蕉訂單都取消了,可是雜貨店的香蕉供不應求,因為學校午餐香蕉是150個一箱的單只小香蕉,而雜貨店賣的是一排排的大香蕉。啤酒也有類似問題,餐廳消耗許多桶裝啤酒,但居家只會買瓶裝和罐裝的。

當然長期來看,產業能恢復。說到底,紙就是紙,香蕉就是香蕉,供應鏈什麼的最後總還是能改的。但的確很多行業優化得太高效了,結果遇到意外反而喪失了靈活性。(生物學裡「太特化的物種面對環境突變是否更容易滅絕」還是個爭吵中的話題,但的確是有那麼一些支持的證據。)也許我們真的是穩定環境裡待得太久了。接下來幾十年要是環境和政治進一步惡化,說不定還有好看的……

上週 @Ent_evo 發過一篇微博 講為什麼美國的廁紙供應鏈會發生問題。

直接原因是疫情期間廁紙的使用地點變了。人們本來拉在辦公樓裡的現在都拉在了家裡,總量還是那麼多,但家裡用的廁紙和辦公樓是不一樣的。一個是小包裝,一個是大包裝(美國辦公樓的廁紙卷很多都像一個大磨盤一樣大)。雖然看起來廁紙還是廁紙,但兩種廁紙的物流和分發鏈條都徹底分化固定,並不能適應疫情這樣突發的調整。

現在同樣的事也發生在肉類上了。人們還是要吃肉,但館子下的少了,家裡做的多了。給飯館供應的肉和超市裡的肉也是兩種不同規格的。大型連鎖餐廳是美國傳統上肉類消費大戶,他們買肉的渠道跟居民超市完全不同。所以物流和分發鏈條調整不過來。

結果是導致有些地方上游的豬無法出欄,甚至有農戶都在被迫考慮直接把活豬銷毀騰地方了(豬太密集會導致衛生問題)。

(更不用說有些肉廠本身也有疫情。前幾天南達科他州的 Smithfield 公司爆出了五百多人確診,對這個一共才八十萬人的小州來說簡直是災難性的。Smithfield 是雙匯的全資公司,全球最大的豬肉生產企業,占了美國豬肉生產的 4% 多。

總的說來這是美國這種市場機制的結構性問題。每個細節都被市場壓力驅動得過度優化,沒有冗餘。個別行業平時就會面對潮起潮落,不得不自備 resilience,但廁紙和豬肉大多數情況下起伏很小,於是市場上每個環節恨不得都石頭裡榨出油來。大的波動一來,全部傻眼。

從工程師的角度看,一個可能的改革方案是讓全社會的生產更模塊化,更容易調整,也更能分享冗餘和備份。但美國不是計劃經濟,如何讓市場自發形成這種機制的道路很不明朗。算總帳的優化跟各自算小帳的優化路徑是不一樣的。

這一點新經濟領域的大公司做的明顯更好。公司內部總是鼓勵模塊化,最好人人都是通用螺絲釘。能復用就復用,reorg 永遠在路上,一聲令下一個部門裁撤去做另一項業務,最好當天就能無縫接軌。——這都是被硅谷風吹雨打逼出來的。

但整個社會並不是一個大公司。

如果大波動真的是低概率事件,這樣也能湊合。但現在世界顯然進入黑天鵝大規模遷徙的時代了。一邊豬殺了也運不出去一邊吃不到肉的故事可能從此常常會有。這不是1929年的老故事,這是2020年的新故事。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