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紙發展史

廁紙

比確診數更讓人睡不著的,是物資不全的恐懼感,這是在國內從未有過的經歷,被幾次搶購嚇怕了之後,我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數數大米、雞蛋、牛奶、豬肉在不在? 

如果在,就長鬆一口氣。再確認下,廁紙在不在?人頭都到齊了,才能開展愉快的一天。

為什麼連廁紙都算,因為我發現,和國內疫情時口罩最搶手不同,國外廁紙才是硬通貨。

這不是瞎說的,天貓數據顯示,2月至今海外捲筒紙銷量翻了6倍多,濕廁紙銷量翻了18倍,逼得國內緊急調撥了1億卷手紙供應海外市場,夠地球人用一年的。

廁紙

之前不是有寶寶們說,我們文章閱讀門檻高,不接地氣嘛,今天索性地氣一接到底,來撩撩廁紙的發展問題吧,陽春白雪都是浮雲,解決肛需方得人心。 

我第一次思考古代人如果解決內急問題,是小時候看港劇《尋秦記》,劇中有這樣一情節:

HK特警項少龍被時空穿梭機送到戰國時的趙國,夜宿鄉民家中時,內急要上廁所,問老翁要衛生紙,老翁不知衛生紙為何物。

項說:「那怎麼擦屁股?」只見老大爺從茅坑邊拿起塊木片說:「這就是呀,隨便用。」

此情節不是杜撰,據說幾千年前,古人都是因地制宜,直接路邊解決完事。 

到了春秋時期,老百姓開始懂得羞恥,這才有了廁所,不過造型十分簡陋,挖個坑,找塊木板掏個洞,蹲在上面就OK了。

至於如廁工具,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個道理,漁民用貝殼,內陸的用樹枝、瓦片、小石子,後來懂得文明之後,出恭用品白名單裡,又加了果皮、乾草、繩子之類的。

有些地方的百姓習慣使用土坷垃,鵝卵石大小的土塊,也不是提前預備的,而是當場從牆上摳一塊用,用的人多了,茅房就被摳塌了……

土坷垃本垃

《資治通鑑》記載最早的用品,是三國時的小竹片,叫做「廁籌」,意思是擦拭穢物的竹條,這個東東直到上個世紀,還在日本的部分地區使用。 

經過打磨拋光後的小竹片,光滑溫潤,手感不錯,尾部還有個小孔,系上細繩,隨身掛在腰間。

用完後,水裡漂洗一下,便可反覆使用。

腦補一下三國的名人,曹操、劉備、諸葛亮啥的,隨身攜帶小廁籌,一邊商量國家大事,一邊像風鈴一下鐺鐺作響的畫面,是不是有種想摘小菊花的趕腳?

不過,那時即便是廁籌,也比較稀少和昂貴,只有有錢人家才用得起,皇室則直接用金片,哪怕是最高級金廁籌,也存在擦不乾淨的問題,難免會弄髒衣服。 

於是比較講究的大戶人家,每次解決完都要換一身衣服,因此如廁也叫「更衣」。更衣室裡有全套衣服和清潔用品。

空間很大的話,很方便做其他事情,你比如漢武帝劉徹,就是在姐姐家的更衣室裡,和衛子夫聊上劇本的。

到了唐宋,經濟發達使得造紙術飛速發展,祖先們突然發現了紙的柔軟和去污能力,於是富貴人家,開始用粗紙作廁紙。 

但當時有龜腚,沒寫過字的乾淨紙不能做廁紙,一是表現對文化的尊重,二是節省紙張。

史書中第一次正式的講到手紙是《元史》,列傳后妃傳記載,,裕宗的皇后伯藍也怯赤,還是太子妃時,就對婆婆非常孝順。

每次婆婆上廁所前,她都要用自己的臉試試手紙的柔軟度,因此被皇宮上上下下稱為最賢德的媳婦。

元代好媳婦

到了明朝,皇宮中設立專門負責後勤的機構,叫四司。《明史》志職官三記載:「惜薪司掌所用薪炭之事,寶鈔司掌造粗細草紙,混堂司掌沐浴之事。」這個寶鈔,指的就是手紙。 

到了14世紀初期,僅浙江一個地方,每年就能生產上千萬包衛生紙。

為了滿足皇家的需求,明皇宮專門訂製了1.5萬張氣味芬芳的軟織物廁紙,被認為是史上最高貴的廁紙。 

這麼一看,叫化子出身的元璋皇帝,並沒有被貧窮限制了想像呢,一朝翻身,前後都變得尊貴起來。

寶鈔

明末根據原料不同,紙張被分為皮紙和竹紙,然後再細分精粗,精的用來寫字,粗者三七分,七成焚燒祭鬼神,三成做出恭用品,並一直沿用至清朝。 

《紅樓夢》劉姥姥進大觀園那一章節,就寫道:姥姥覺得腹內一陣亂響,忙拉住一小丫頭,要了兩張紙去解衣。

眾人又是笑,又忙喝她「這裡使不得!」最後,一個婆子帶她去了東北角如廁。

 ——這段描寫也說明,在曹雪芹生活的時代,不管是賈府的,還是鄉下人物,手紙都已經普及。

如廁最奢侈的,是慈禧太后,她有專用的檀香木桶,桶裡面放滿了炒焦的棗,由於棗兒很輕,排泄物翻個兒,就沉底下了,不會激起小浪花。 

又因為焦棗很香,什麼味兒都能蓋住。至於負責擦拭的,則是專業的小太監。

據說此人之所以伺候太后相當到位,是因為提前把所有的宮女都給服務了三遍,硬是練出獨門祕籍。 ——還真是「於細微處見功夫」啊。

太后的恭桶

紙張在清末的小太監手上發揚光大,又是由東漢的小太監蔡倫發明,在12世紀由阿拉伯傳入歐洲,順便改善了他們那裡人的生活。 

那麼,造紙術沒傳過去之前,國外人士又是如何解決個人問題的呢?

古希臘人是用的鵝卵石,精選輕薄、邊緣光滑,質感接近大理石的,為此還出現一句著名諺語,叫「擦菊花,三顆石頭就夠了。」 

古羅馬人是用海綿,這個舒適是舒服,缺點是十分昂貴,一般人用不起,所以普通人還是靠樹枝和木棍,至於解決的方式,是擦還是捅,就不得而知了。

古羅馬的擦PP神器

對比之下,法國人就粗糙多了,他們用麻繩解決,手持麻繩兩端,前後拉鋸蹭乾淨。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在公共廁所,這根麻繩是公用的,還是多次使用的,艾瑪,畫面太美,我寫不下去了……

印度人表示,麻繩是什麼鬼?我們一向自己動手,現在都如此,髒嗎?手洗乾淨就好了呀。 

所以印度的高檔衛生間裡,都會有便後專門洗手設施,當然,那些沒有這些設備的窮人,就只能去恆河解決了。艾瑪,我又寫不下去了……

英國貴族是用書頁,這個傳統後來在北美殖民地得以發揚光大,皇室則是用鮭魚片,據說有防痔瘡的作用。

沒辦法,人家是島國嘛,航海業發達,魚類產品豐富,只是使用完,再去吃炸魚薯,心裡不膈應嗎?

就問你還想蘸芥末生吃不?

日本皇族更講究,根《源氏物語》裡記載,天皇和家屬們,用的是蟬翼。 

由於蟬的翅膀比較硬,所以用之前要先在熱水裡泡上三天,而且由於蟬翼透明,可以根據便便的色澤形狀,來判斷身體是否異常和病變。

英國人沒踏入美洲大陸之前,土著印第安人,喜歡用啃完的玉米棒子,有時也用舊抹布,後來跟英國人學會了用舊報紙。 

19世紀晚期,工業印刷術發展壯大,人們開始用西爾斯公司(郵購業務起家)的黃頁目錄作廁紙。

因為它不僅有幾百頁,還能掛在廁所的釘子上,供眼睛消費完之後,再成為谷道口的黃色門衛,一點都沒有浪費。

美國人約瑟夫·蓋蒂被認為是現代商業衛生紙的發明人,他最初發明的板式衛生紙,被叫做「治療用紙」,每包500張,每張上都印有他的名字,如此自污。

大眾表示無法接受,因此銷量一般。看來以前的美國人很靦腆吶,記得川建國當選時,全紐約印有他頭像的廁紙、馬桶刷可是供不應求啊。

1903年,費城斯科特公司庫存的一大批紙,因為受潮發皺變軟,無法使用。

創始人阿瑟·斯科特靈機一動,把紙張漂白,還在上面打上密集細孔,變成容易撕的小片,再捲成圓筒,推銷到商場、工廠、學校等場所。 

結果大受歡迎,一年後普及全美,他為這種紙起名叫桑尼衛生紙(Sani-Tissue),是捲筒式廁紙的祖爺爺。

經濟大蕭條的1929年,他家的廁紙銷量創新高,百業待興,唯獨他家的工廠,機器高速運轉,燙到嚇人,這也是美國人一到危機就有「廁紙情結」的重要證明。

現在斯科特仍是全球最大的廁紙生產商,有上百家子公司,新馬泰日都設有分支機構,唯獨繞開了廁紙的新興帝國——大陸。

斯科特的這一發明,除了給自己帶來巨大的利潤之外,還引發了嚴重的依賴綜合症。 

那就是S多的美國人,平均每人一年消耗的廁紙多達141卷,每週至少能用3卷,遠超其他任何一國。

於是乎,廁紙有木有從超市貨架上大規模的消失,便成了測量是否恐慌的消費指標之一。 

恐慌來了,為什麼要搶廁紙,這是我在坡縣遭遇3次搶購後,一直思考的問題。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

超市的老闆說,日常經營,他們都傾向於庫存剛剛好,因為每天都進貨,庫存剛好夠賣到下一次送貨時候。

衛生紙輕但占地方,超市一個角落只能放100—250提,以至於他們都不喜歡庫存很多衛生紙。 

當出現好幾個人多買幾提衛生紙時,貨架很快就容易空,想想看,超市賣掉50瓶牛奶沒感覺的,但賣50提衛生紙,可能當天庫存就沒了。

而放紙的貨架通常都是顯眼的地方,想像下,50大卷衛生紙,突然從貨架消失產生的空蕩感,是不是有點懵逼? 

也許人家只是近期不想出來,所以多買個三五卷,但是在你看來,貨架都空了,想必是搶購無疑了。

當人們看到別人都在搶某種商品時,總覺得必有原因,深怕自己錯過,於是趕緊跟風,這就是傳說中的錯失恐懼症現象(FOMO syndrome)和從眾思維。

再加上廁紙可以保存很久,不會輕易出現變質和損壞的問題,價錢也不貴,囤積起來也不會帶來財務風險,相當於是以最少的花費,迅速填滿家庭空間。

這個道理,跟你雙十一瘋狂囤抽紙、面巾紙是一樣的。

最重要的是,它是工業文明的產物,是現代人維繫生活最低的水準。可能不像食物和水一樣屬於生存必須品,但確實是最後的安全感。 

試想一下,你在馬桶上蹲到一半,突然發現,家中沒有一片廁紙,那該多麼的絕望啊。

難道要回到土坷垃時代,摳牆嗎?不不,我們作為高端靈長,可是唯一照顧後門感受的動物啊?

搶廁紙這事,是由多次記錄的,不光是美國人,1973年石油危急引發日常品短缺,當時日本大阪一家超市貼上宣傳:廁紙快用完了! 

引發民眾瘋狂搶購,不少人因此受傷,從此每逢大一點的地震,就要搶廁紙,一直搶到本國人都受不了了,發明智能馬桶蓋,洗吹烘一體,這才over。

2013年,拉丁美洲的委內瑞拉,經濟崩潰,使得廁紙嚴重短缺,總統馬杜羅不得不派遣軍隊,接管當地的衛生紙廠,以確保公平分配。

都已經到這程度了,委內瑞拉的廁紙短缺還是持續了三年有餘,史稱「安屎之亂」。

享受VIP待遇的廁紙

特殊時期,大米和手紙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搶購風潮的主角,仿佛在以一種隱喻的方式,訴說著人類的原始屬性。 

大米在經過消化道的漫長旅行後,跟手紙邂逅,一見鍾情,並產生親密接觸,然後揮一揮衣袖,立下生死盟約——別的都是浮雲,吃和用,才是人類永恆的主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