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茅台最大的風險浮現了

文: 飛鼠溪 

今年3月份的時候,一位年富力強的交通運輸廳廳長成了茅台的董事長。這個年齡不免讓人有一些聯想,48歲,肯定不是來退休的。

今天,投資者幡然領悟,一切皆以安排妥當,只待酒宴開席。

上面,就當段子,現在切入正題。

今天茅台大跌3%,一度跌了近4個點,作為白酒標杆,老大大跌,小弟們都跟了。茅台大跌緣於兩個公告。

一個是9月15日晚上,上市公司茅台發的,這個要開展的業務名字很長,不過白話翻譯一下就是我要買債了。

當晚我看到的時候沒多想,主要一是這個財務公司對茅台也沒貢獻多少,二是錢多去搞點債券投資也好像沒啥。

昨天茅台跌近2個點,只當正常波動處理了。

然後就是昨天的第二個公告,茅台的爸爸茅台集團發的,登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我今天早上才看到,看到就「 嘎登」一下,跟我7月看到那篇文章一樣。

這是不差錢的茅台集團首次發債,發債要做啥呢?

收購貴州高速。

貴州高速是貴州省公路行業的龍頭企業,2019年末佔了貴州省高速公路通車里程的54.95%。要致富,先修路,貴州這幾年的GDP高歌猛進,遠好過全國平均,貴州高速當然也不會閒著。

錢一年沒賺好多,2017年-2019年三年加起來大概賺了11億,但路年年要修。

雖然沒有更多的資料,但從茅台集團披露的數據看,投資活動年年要流出超過200億的現金,經營現金流是遠遠填不了這個坑的,所以大概率只有借錢了。

公司的負債項逐年增加,到今年6月底,總負債達到2894億。

儘管不知道具體的有息借款額,但估計財務壓力不小。

然後今年受疫情影響,公路免費,上半年就虧了20億,過去三年賺的不夠今年上半年虧。

這種背景下,茅台集團去收它,明顯有接盤的意思。

而兩個公告串在一起看,前腳兒子說我要買債,後腳爸爸說我要發債,要說提前沒勾兌好,我想投資者打死也不相信,這樣串連起來,很可能是用茅台的錢去填貴州高速的坑。

茅台的投資者當然不爽了。

而情況恐怕還不止於此,今天你填了貴州高速的坑,明天其它坑填不填?

貴州省發展是快,但每年政府累積的赤字也是驚人,累積下來,明面上看到的貴州政府債務規模2019年是10193億,佔2019年貴州GDP的61%,還有沒有其它隱性的,不好說。這些債務風險怎麼化解,昨晚的這個公告給出了一個方案——茅台。

公益扶貧無可厚非,但資本市場是冷冰冰的,如果貴州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伸手,這對茅台的估值會是一大壓制,尤其是考慮茅台現在近50倍的估值,這也是我能看到的茅台上面最大的風險。

當然,我覺得目前還不用過度解讀。

一是金額不大,這個財務公司的實繳資本是25億,估計資本總額最高也是50億,不超過70%,就是35億,對茅台來說,毛毛雨。

二是茅台是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有嚴格的要求,如果財務公司投資的債券出現違約,是需要對外進行公告的。這種事,不到萬不得已,地方政府都不會想讓其見諸於報端。所以,預計填坑的風險也不會太大。

不爽的投資者走了後,茅台還是會回到基本面上來,這個主要關注的指標就是茅台的一批價,現在依然在上升中。

其實貴州政府在茅台上還有更好的辦法,發個150億的債,茅台市值掉了600億,得不嘗失。而提茅台的出廠價,則是皆大歡喜。

當前茅台的出廠價是969元,而平均一批價高達2860元,許多地方終端價已經在3000+了,這真是肥了茅台的經銷商。

提茅台的出廠價,茅台收入和利潤變多了,投資者高興了,市值增加了,貴州的財政收入也增加了。

2019年貴州的財政收入是3048億,其中增值稅474億,企業所得稅215億,當年茅台的稅金及附加是127億,所得稅是148億,貢獻了貴州財政收入的9%,貢獻了增值稅的27%,貢獻了企業所得稅的69%。這還沒算貴州政府從茅台手上拿走的分紅,2019年預估130億+。可見茅台對貴州的財政收入影響了。

考慮貴州財政的財政訴求,加上茅台也有近三年沒提價了,預計茅台提價應該不會太遠。在貴州政府手沒伸太長之前,一批價的堅挺+提價預期,將是茅台的支撐,也是白酒板塊的支撐。

來源        格隆匯研究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