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布爾陷落」,美國輸掉了甚麼?

文: 熊飛白 

這幾天,阿富汗大政奉還塔利班炒得沸沸揚揚,熊叔本不想說啥,但看到網上對於戰爭的結果以及原因眾說紛紜,本熊覺得有必要跟讀者們分享一下自己觀點。

阿富汗自從5月份美軍開始撤退以來,形勢以幾何速度發展,到昨天(8月15日),以塔利班兵不血刃占領喀布爾,原政府總統加尼出逃為標志,又一個「西貢時刻」上演了。

號稱30萬的阿富汗國民軍,槍一嚮便做了鳥獸散,大量現代化裝備落入塔利班之手,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攻占阿富汗總統府的塔利班。

從美帝在阿富汗撤軍到阿政府垮臺,只經過了短短3個月時間,又一出美帝坑隊友的歷史重演了。

在歷史上經常會出現這樣的一幕,當大國勢力撤出之後,反政府武裝會勢如破竹一般完成政權替代。

這一幕發生在了1959年的古巴、1996年的喀布爾(蘇聯宣布撤出後三年,喀布爾被塔利班攻陷)。

最著名的是1975年的西貢,北越政府軍撕毀了墨跡未幹的和平協議,攻入當時南越首都西貢,為越南戰爭劃上句號,也為美國失敗描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熊叔把這種政治軍事現象稱之為「西貢陷落「,如今「西貢陷落」再度上演,喀布爾在30年間經歷了兩次陷落。

從西貢到喀布爾,為何同樣的劇情一而再再而三出現呢?

大量阿富汗人在喀布爾機場試圖登上最後一班飛機。

一     因為不跟塔利班談判,因為阿政府腐敗?

美國學者卡特·馬爾卡西安寫了一本新書《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作為曾為駐阿美軍司令充當政治顧問的人,是美國左派學者中有名的阿富汗問題專家。

在他的書裡,卡特抨擊了美國在阿富汗的政策,他認為美國在阿富汗存在本身就是錯誤的,因為那致使「阿富汗人……任何阿富汗政府,無論多麼優秀、多麼民主,只要與美國結盟,就會受到威脅。」

卡特抨擊美國不與塔利班談判的政策,「2001 年 12 月有一個著名的事件,塔利班領導人來與卡爾紮伊交談。他們顯然對他說,我們希望獲準回家生活,不被壓迫,其他塔利班也願意放下武器。

「但我們說不。而我們失去了這個機會。因此,即使塔利班中的一些人願意放下武器,那麼我們將來面臨的暴力也會減少。」

塔利班

卡特還抨擊了阿富汗政府的腐敗:「腐敗無孔不入。腐敗是阿富汗存在的一部分。毫無疑問,這意味著前線部隊沒有足夠的彈藥,沒有——通常沒有應該在那裡的部隊人數。毫無疑問,腐敗也造成了不滿。”

至於阿富汗政府軍,卡特則認為在2006年塔利班死灰複燃的時候,政府軍還沒建立,或者說建立的太晚了。

卡特的言論代表了美國左派政治家們相似的觀點,阿富汗的失敗歸功於三點:

1、沒有廣泛的談判、溝通和聯合,沒有及時安撫塔利班;

2、美國軍隊在阿富汗駐紮,導致了敵對情緒,作為占領國永遠無法得到當地人支持;

3、阿富汗政府非常腐敗,導致軍隊沒有戰鬥力。

那麼解決方案就變成了,要與塔利班進行談判,安撫他們,允許他們放下武器撤出;美國應該盡快建立阿富汗政府軍,幫助建立有效率廉潔的政府;最後一條是盡早撤出。

那麼卡特所說的有道理,或者切中了問題實質嗎?

過去二十年,美國在阿富汗倒是做了一些事,比如建立衞生醫療、教育、基礎經濟等的體系,為了在阿富汗爭取民心。

加上軍費,美國在這20年裡投入了超過2萬億美元,換來的是阿富汗嬰兒死亡率下降了一半;2019年幾乎所有阿富汗人用上了電,而2005年只有1/4的阿富汗人用電。

另外就是有1/3的少女獲得了受教育以及外出工作的機會,當然這些都是在美軍的保護下實現的。

表現愛與和平的喀布爾大學畢業典禮,不知道這幾位女生今日的命運。

時不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會刊登阿富汗大學開學典禮消息,照片裡面總有一些滿面陽光,充滿希望的阿富汗女生,給人帶來了進步的資訊和希望。

這就是20年來,美國為這個國家帶來的最大的成就,然而,這一切都毀於一旦,少女們重新披上面紗,甚至有的人被迫要背井離鄉,以躲避塔利班的報複。

塔利班在占領了喀布爾電視臺後,一直在呼籲百姓們不要驚慌,他們不會傷害任何人。

塔利班還說,他們會致力於恢複國家和平和秩序,繼續允許女孩受教育。然而他們在進入城市的第一天,就把牆壁上女性圖畫抹掉。

左派進步主義帶來的文明,並沒有為阿富汗帶來除了數據以外的進步,農邨仍然是那麼愚昧落後,女孩最大的作用是變成屍體向美軍訛錢。

美國再度在這個前現代國家損兵折將,人們又在這個帝國墳場上新增了一個鐫刻著星條旗的墓碑。

像卡特所說的失敗原因,可以真實還原這座墓冢的真實情況嗎?

來自昆都士的 22 歲的 Dawlatt Naimati ,她正在尋求幫助,希望申請到美國特殊移民簽證。

二    歷史唯一的教訓是,人類從來沒有吸收教訓

昨天,美聯社記者拍到一張美軍支奴幹直升機在喀布爾運送人員的照片,這張照片與40年前西貢陷落時美軍直升機如出一轍。

人們把喀布爾陷落與「西貢陷落」聯繫在一起,作為一個政治學名詞,既然它一再發生,故事內核,一定具有某種無法避免的邏輯上的聯繫。

想要理解「喀布爾陷落」的邏輯,先讓我們看看一部美國主旋律電影「前哨」,這裡講述了2009年位於阿富汗東部基廷鎮的美軍哨所遭受到300名塔利班圍攻的故事。

這部電影濃縮了美軍在阿富汗失敗的大部分原因。

1、軍事上不諳治安戰糢式,行動遲緩,亂指揮,與越南時如出一轍。基廷前哨處在一個山穀中,四周的高山上,隨便放置一挺機槍就能對哨所產生嚴重威脅。

美軍設立哨所後,歷任指揮官都認為這裡選址太差,無法防禦,要求上級盡快關閉哨所撤出。但拖拖拉拉持續了6年,直到塔利班開槍為他們送行。

從白宮到參聯會和戰區級別的高層政治—軍事決策,存在無可挽回的失誤,到底是戰鬥還是重建?巴基斯坦部落區的庇護所,如何經營?戰略目的不明確,政治對交戰規則的制約,完全重蹈了南越的覆轍。

在阿富汗山地,美軍無所適從,這種綁著手腳的治安戰顯然不是他們擅長的糢式。

2、為甚麼要在這樣一個嚴重不符合軍事常識的地方設定哨所呢,是因為要保護美帝為首的北約在阿富汗進行的重建工程,也就是給阿富汗百姓搭橋修路,送電引水。

這就需要,派部隊深入腹地建立起連和排規糢臨時前哨,然後拿著資金找邨民簽合同,運來建築機械和原材料,僱附近邨民施工。

重建計劃的目的很高尚,希望大把重建項目的美金撒進去,按照項目設計,就是要充分調動阿富汗百姓的積極性,讓他們共同參與重建項目,從出售建材、分包施工項目和打工中分享收益,並最終享受到通車通水通電的好處。

然而,錢是投入了,但百姓根本不領情,也就是說,他們本身並沒有覺得這些工程能為他們生活帶來甚麼積極的變化,唯一的配合就是綠油油的美刀。

阿富汗山民從中賺取了大量美刀,但工程到底幹成甚麼樣,無人關心,包括發錢的美軍。

喀布爾重建的醫院,貌似跟山裡的部族民眾沒啥關系。

比如其中有一幕,頭天晚上有交火,美軍打了幾發迫擊炮彈,第二天當地部族的長老拉來一具小女孩的屍首,說是美軍炮彈打死的要賠償。

雖然可以確定這屍體已經死去幾天了,但美國大兵的連長並不去爭辯,而是直接簽發支票了解糾紛。

錢無法收買當地人心,也無法讓他們體會到文明對他們的好處。

這樣的情況在整個阿富汗境內都存在,美帝及北約在阿富汗境內大撒金錢,承包商浪費貪污橫行,一個價值兩百萬美元的飲水淨化設備,被報價800萬美元。

然後,遠在華盛頓的官老爺們,大筆一劃,核銷。

可以說,重建工程變成了一個黑洞,既大量消耗了資金,又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

在阿富汗國民軍保護下的修路工程。

3、基廷哨所建立在於巴基斯坦交界的地方,塔利班經常利用巴基斯坦為基地進入阿富汗活動,美軍只能在阿富汗打擊,一旦跑到巴基斯坦,美軍只能望洋興嘆。

這是「西貢陷落」中美帝面對過的相同的問題,北越利用老撾、柬埔寨的胡志明小道向南越輸送物資和人員,而美軍不能跨境追擊,飛機也無法跨境轟炸。

雖然後來被逼得沒辦法了,曾經進入柬埔寨作戰,但也因為國內反對意見以及國際輿論只能作罷。

如今的情形再度發生,巴基斯坦不僅不管,甚至暗中支持誕生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營裡的塔利班。

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營是塔利班起家之地。

縱然傻如卡特,也不得不承認:「巴基斯坦的避風港在這方面(庇護塔利班)名列前茅。塔利班總是有一個地方可以回去,讓他們遠離我們的空襲,讓他們遠離阿富汗政府。因此,在浪潮最嚴重的時候,他們有一個地方可以恢複,然後再返回。」

美國在總結越戰失敗教訓時,就明確指出這種有限戰爭在對付對手超限戰時,必然導致失敗的結局,只是這一幕再度在阿富汗上演。

4、解散當地部族武裝,建立統一的國民軍。在上一次阿富汗戰爭後,雖然塔利班也是勢如破竹攻占了喀布爾,但馬蘇德、杜斯塔姆等不同民族的部族武裝,仍然頑強地控制著北部大片地區。

阿富汗是一個前現代國家,部族是維系權力與戰鬥力最重要的基礎,為何過去馬蘇德他們在塔利班的淩厲攻勢下仍然能保有自己的地盤,正是因為來自民族與部族的內部凝聚力。

像馬蘇德來自塔吉克族,部下是以塔吉克人為主的武裝力量,一度成為反抗塔利班的主力,被譽為「潘傑希爾雄獅」。

在前線督師的副總統杜斯塔姆,在基幹力量被國民軍同化後,很快敗下陣來。

而杜斯塔姆是烏茲別克族,部下自然是烏茲別克戰士,作為軍閥,參加了北方反抗塔利班聯盟,也是一支勁旅。

美帝一來,就認為這些部族武裝缺乏先進性,在轄區內獨裁、殘暴、販毒、貪污腐敗,不符合自由民主價值觀。

比如反塔武裝,殺死對方的俘虜,那些手裡血債累累,更加殘暴的塔利班士兵,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肯定不是塔利班,而是獃在紐約舒適的寫字樓裡的左媒記者。

於是在美軍主持下對這些反對塔利班最堅定且最有效的,曾經的盟友進行削藩。

阿富汗國民軍被認為是缺乏戰鬥力,缺乏糧餉,缺乏訓練的烏合之眾。

先是在一個前現代國家強行推行總統制,讓學者、賢達當總統,實現表面上的政治大聯合,你好我好大家好。

杜斯塔姆成為副總統,但他手下高效的民兵武裝被並入阿富汗國民軍,接受美國武裝和訓練。實際上剝奪了杜的指揮權,導致反塔武裝戰鬥力迅速下滑。

美帝在阿富汗的所作所為與在南越如出一轍,當年南越總統吳庭琰是與北越戰爭中的領袖,也是最有能力最有威望的南越各派力量的凝結核。

但就因為他「獨裁」、「殘暴」,1963年,美方唆使南越軍方發動政變把他刺殺了。

吳庭琰之死,最震驚的反而是北越,胡志明得知消息後說道:「我幾乎不能相信美國人會如此愚蠢。」

肯尼迪總統親自簽署搞掉吳庭琰的命令,越共驚獃了,最難搞的人被敵人幹掉了。

越共中央政治局則更為直率地預言:「11月1日政變的結果將會與美帝國主義者的打算相反……吳廷琰是反抗共產主義最激烈的人之一。吳廷琰會作出任何事情來試圖撲滅共產革命。吳廷琰是美帝最能幹的『傀儡』之一……在南越流亡海外的反共分子中,沒有人有足夠的政治資產和能力能讓其他人服從。因此,這個政權不會穩定。1963年11月1日的這場政變不會是最後一次政變。」

大家看看,這一切像不像曾經發生過的故事,一切都沒改變,只是變了人物地點。

顯然事實與卡特所說的原因並沒有切中要害,或者說他所認為的三條原因,完全與現實情況不符。

對於一個前現代國家,在短短二十年內,被完全脫離實際的政治經濟軍事計劃覆蓋,完全打破了原來的社會秩序。

國民軍中的女兵,所謂血戰到底的女兵在哪?在這個國家的宗教文化傳統中,女兵這種糢式完全沒有支持土壤。

至少是打破了反塔聯盟方面的秩序,剝奪了他們與部族、民族的紐帶。但美帝只能做到這裡了,破壞盟友的作戰能力,卻無法破壞塔利班。

卡特唯一說對的,可能只有美帝不應該在阿富汗停留二十年。

假如在推翻了塔利班之後,就此放手,把阿富汗內部事務完全交給這些軍閥,美國只是給那些「獨裁者」、「軍閥」,軍事、經濟上無條件的支持。

放手讓他們去對付塔利班,實行「暴虐」「獨裁」的統治,塔利班還能卷土重來嗎?

唯一肯定的是,如果當年丟下阿富汗不管,美帝的白左自由主義勢力又會對小布什口誅筆伐,甚麼不負責任,不給當地帶來水電煤氣,不解放女權的聲音必然不絕於耳。

就像今天,連紐約時報也不得不跳出來指責拜書記不講政治,突然撤軍導致發生人道主義災難是一個道理。

美軍直升機在喀布爾最後的身影。

引用朋友的一句話作為本文的結尾——

美帝的左派自由主義,他們無法理解或者說不願理解文明秩序的成本和代價。總是誤把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和稀泥,當成是文明。

左翼自由主義的自由是沒有代價的自由,是不用支付成本捍衞的自由,是不願支付血價的自由。

這句話,是為「喀布爾陷落」最好的註腳。

 

主要參考資料:
「一部制作精良的戰爭片:一幕展現武力輸出當代美式民主為何失敗的舞臺劇」
「Longest war: Were America』s decades inAfghanistan worth it?」
「『Why did the U.S. lose in Afghanistan?』 Anew book explores decades of mistakes」
「美國在阿富汗犯了甚麼錯誤?」
「Learning from the War: 「Who LostAfghanistan?」 versus Learning 「Why We Lost」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