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塔利班背後的神祕金主

王毅

文:沈默克

8月15日,塔利班勢如破竹,包圍了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如驚弓之鳥,迅速跑路,乘飛機往塔吉克斯坦尋求避難。

塔利班頭目手持長槍,闖進總統府燿武揚威,以示接管權力。

塔利班頭目進入總統府

塔利班以炸毀大佛、對婦女執行石刑、強令婦女穿上罩袍、強迫人民服從原教旨主義教規著稱,阿富汗民眾聞風喪膽,紛紛湧入喀布爾國際機場,企圖逃離該國。但美軍旋即接管了機場,停止了所有商業航班,只安排美國人撤離。美軍甚至在昨天和今天多次在機場開槍,阻止阿富汗民眾沖入停機坪,已致數人死亡。

網傳大批阿富汗人湧入喀布爾機場,企圖在塔利班占領前逃離該國

美國官員在8月初接受媒體採訪時,還預料塔利班將在90天後攻陷喀布爾。沒想到區區數天局面迅速惡化,塔利班已兵臨城下。

塔利班「捷報」傳來,簡中圈普遍洋溢著一種極其不健康的喜慶。而在所謂知識人階層,則流傳著「活該」論調,說甚麼阿富汗人民的災難是他們自己造孽所致 / 阿富汗政府腐敗,怪不得阿富汗人民選擇塔利班 / 既然阿富汗人民選擇了塔利班,那就自己承受一切吧……雲雲。

這真是典型的胡說八道。

拜登宣布從阿富汗撤軍前後,美國左派媒體就開始向美國人灌輸「阿富汗政府腐敗,不值得同情」的偽輿論。這是左媒慣用套路了。四十年代,左派說某人腐敗,於是某板塊變色。五十年代,左派說南韓總統李承晚腐敗,於是李承晚只好放棄權力流亡。六十年代,左派說南越總統吳廷琰腐敗,甚至組織陰謀殺死了吳廷琰。吳廷琰死後,南越再無政治強人可以遏制北越,於是局勢糜爛,魚爛河缺,最終導致美軍撤離,越南淪陷,百萬船民投奔怒海。七十年代,左派說伊朗國王巴列維腐敗,於是霍梅尼掌權,伊朗從世俗國家變成神權毛拉之國。二千年代,左派說中東所有世俗統治者都腐敗罪惡,於是一夜之間中東世俗國家統治者紛紛倒臺,ISIS強力崛起,原教旨主義橫行,恐怖殺戮無日無之,阿拉伯人民固然水深火熱萬劫不複,歐洲受到數以千萬計的難民沖擊,美國國內也被恐怖活動牽連。

現在,不過輪到阿富汗罷了。

塔利班大頭目阿洪紮達

塔利班始終頑強盤踞在阿富汗山區,時機到來便火速反攻大城市,奪取政權,原因不在於「阿富汗政府腐敗」,更不在於「阿富汗人民的選擇」,而是它們的背後有幾個金主爸爸,出錢出人出槍支持。

塔利班的頭號支持者是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學習和受訓基地一直都在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的三軍情報局(ISI)在1994年就參與創建塔利班。據巴基斯坦阿富汗問題專家艾哈邁德·拉希德( Ahmed Rashid) 稱,「在1994年至1999 年間,估計有80,000 至100,000 名巴基斯坦人接受訓練和為塔利班戰鬥」。現任塔利班最高領袖希巴圖拉·阿洪紮達年青時就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接受神學教育。根據2020年7月歐洲南亞研究基金會 (EFSAS) 的報告,塔利班的高級軍事領導委員會一直駐紮在巴基斯坦。

塔利班的第二個主要支持者是沙特。2009 年12月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裡,簽署了一份祕密文件,裡面指出:「沙特阿拉伯仍然是基地組織、塔利班其他恐怖組織的重要財政支持基地。……沙特阿拉伯的金主們是全世界遜尼派恐怖組織最重要的資金來源。」沙特王儲薩勒曼掌握權力後,迫於川普的壓力,明面上似乎放棄了支持塔利班,但並沒有採取甚麼實質性手段切斷原教旨富豪們對塔利班的輸血管道。

塔利班的其他金主分別是阿聯酋、科威特、卡塔爾。

2009年,美國財政部官員與阿聯酋情報官員會晤,美方指出,塔利班和哈卡尼網路(與塔利班和基地相關聯的恐怖組織)從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的金主們獲得大量資金,並從阿聯酋開設的幌子公司的商業利益中賺錢。卡塔爾和科威特,則是基地組織和塔利班的「資金來源和重要中轉站」。好幾個塔利班附屬組織以「慈善機構」為名,在上述國家將巨額資金洗白,導入巴基斯坦和阿富汗。

塔利班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金主,是美國左派和民主黨。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早已成功打入西方左派,在歐美大肆活動,無孔不入,甚至部分劫持了女權主義。根據維基解密阿桑奇本人的爆料:「在希拉裡操縱下,大量武器流入敘利亞,甚至包括 『伊斯蘭國』聖戰分子手中」。阿桑奇這是直指,左派操控下的美國國務院是伊斯蘭恐怖分子的幕後靠山。

拜登曾是奧巴馬的副總統,毫無疑問全盤繼承了奧巴馬任內的中東政策。今年4月14日,拜登悍然宣布在5月1日啓動阿富汗撤軍行動,並在今年911紀念日前將美軍全部撤出阿富汗。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主黨高官表示,只要塔利班武裝不向美軍發動襲擊,無論發生甚麼,美軍都不會停止撤離行動。

正是在美國民主黨政府這種種明確信號之下,阿富汗人心惶惶,無人再敢支持現任總統,各地政府軍一觸即潰,塔利班武裝勢如破竹,首都喀布爾淪陷,局勢一發不可收拾。

阿富汗政府既不是因為「腐敗」而不得民心,也不是敗給塔利班,它只不過是敗給了心懷叵測的拜登和美國民主黨政府的聯手陷害。正如吳廷琰和南越政府敗給了偽君子肯尼迪,巴列維和世俗的伊朗王國敗給了道貌岸然的卡特。

希拉裡已經表態,敦促國際社會為接收阿富汗難民做好準備。看來,十年前為禍歐洲的伊斯蘭難民潮即將再現。

悲慘的歷史在反複重演,美國左派卻從沒在歷史中吸取任何經驗教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