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很好,可是他的杰威爾公司真的一言難盡

周杰倫

文:彭梁潔

知乎上有人問:周杰倫的一生之敵是誰?

在陳奕迅、林俊傑、王力宏等正兒八經的「 競品分析」之外,一個看似抖機靈的答案獲得高讚:目前來看,應該是杰威爾。

周杰倫

杰威爾是周杰倫自己的公司。

2007年周杰倫自立門戶,與老搭檔方文山、以及在老東家「 經營」了自己6年的楊峻榮合夥成立的唱片公司,譯自英文名JVR Music,JVR取周杰倫(Jay)、方文山(Vincent) 、楊峻榮(JR)三人組合。周杰倫身兼兩種身份:他是老闆,正式晉升為「 周董」,同時又作為公司頭牌藝人,是公司的核心資產。

楊峻榮是吳宗憲之外,周杰倫的另一位伯樂。從2000年第一張專輯《Jay》開始,楊峻榮就一路經營著這個超級新星。不難發現,早年間台灣金曲獎頒獎典禮上,這個長著一張圓臉的中年男人總是坐在周杰倫身邊,也常出現在周杰倫領獎時的感謝人員名單上,「 感謝榮哥,憲哥」。粉絲說他有旺財相。

關於JVR三人的分工,楊峻榮曾笑稱,「 一個作詞,一個作曲加表演,其他的事都是我在做,最閒的是方文山,所以他股份最少。」楊峻榮擔任杰威爾音樂的法人和總經理,他最重要的工作仍然是「 經營」周杰倫:從2007年自立門戶後的首張專輯《我很忙》到最近的《Mojito》,都由杰威爾製作發行。

這是一家可以躺著掙錢的公司。

楊峻榮對JVR的另一種解讀是:just very romantic,這個浪漫是指,不是什麼都以商業考慮,給簽約藝人們更大的創作空間。我們其實可以解讀為:just very rich——這家公司有多rich,取決於周杰倫能飛多高。

僅僅靠出售周杰倫100多首歌曲的版權,杰威爾就可以高枕無憂。單看內地的市場行情:

首先是在線音樂播放平台,騰訊音樂近年來一直與杰威爾簽訂獨家版權協議,此前有媒體報導稱,3年的費用為5.7億;短視頻平台快手和抖音也盯上了周杰倫,今年6月先後與杰威爾簽約,買下歌曲版權,為自己平台的用戶提供創作素材;往前追溯則是手機運營商版權,那是周杰倫唱著「 我的地盤聽我的」,帶領動感地帶和手機彩鈴業務打天下的時代。

杰威爾另一大收入來源是周杰倫演唱會。根據杰威爾數據,周杰倫魔天倫演唱會(2013-2015)巡演共76場,累計72億新台幣票房收入,約合人民幣17億元;接下來一輪的地表最強演唱會(2016-2019年)升級加碼,共巡演120場,官方未公佈總票房,但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近幾年來,周杰倫演唱會票房一直居國內明星榜首。

網傳周杰倫演唱會價格是,單場千萬級別唱酬+10%票房分紅。僅2013年至今約200場,保守估算演唱會這一項,杰威爾至少有25億入賬。

楊峻榮說過一句話:雖然我的藝人們都不成功(當然不包括周杰倫),但是他們都過得很快樂,因為這家公司有點小錢,可以不斷地投資他們。幾十億的「 小錢」,實在是謙虛的說法。
照這麼看,杰威爾簡直是人們夢想中公司的樣子:掙錢壓力係於老闆周杰倫一個人身上,不僅如此,他把掙的錢用來支持藝人們的音樂事業,藝人沒有任何KPI壓力,無須考慮投入產出比,更令人感動的是,老闆還很大方,在每年公司的尾牙宴上大撒福利,送員工去海外旅遊,把加班留給自己。

有錢,對員工慷慨有愛,所有人都很快樂……這一切看起來似乎很美好。

然而,袁詠琳是杰威爾的藝人中不那麼快樂的一個。她在《乘風破浪的姐姐》裡說,出道以來,十個問題有八個都與師兄周杰倫有關,沒有人真正注意到自己,早就習慣了這種不被關注的狀態。就像QQ音樂那張「 杰威爾群英譜」裡,被圍在中間的周杰倫是月亮,其他人就像小星星。

早在2009年,袁詠琳就被周杰倫發掘,簽到杰威爾旗下,第一首歌就是跟周杰倫合唱的《畫沙》,起點極高,並頂著「 J女郎」的名號參演了周杰倫導演的《熊貓人》,也常常作為嘉賓在師兄的演唱會上露臉,但始終不溫不火。

2020年,袁詠琳好不容易搭上「 浪姐」這條船,逼得一眾網友跑到杰威爾官方微博下留言:

袁詠琳之後杰威爾的新藝人,被稱為「 小派」的派俊偉,面臨同樣的困境。因為音樂才華被周杰倫賞識,13歲就簽約杰威爾,獲得與周杰倫合唱《功夫熊貓3》主題曲《Try》的機會,2018年還被周老闆帶上春晚。資源好的沒得說,這些年也一直在發片,但至今沒有打開知名度。

小派的師弟,2016年出演了周杰倫導演《不能說的秘密》同名音樂劇的男主角曹楊,是杰威爾簽約的首位內地藝人,還得到機會在周杰倫擔任導師的綜藝節目《中國好聲音》裡一展歌喉,依然沒有激起什麼水花。

更早期的南拳媽媽、浪花兄弟解散,lara離開,楊瑞代退居幕後……背靠周杰倫這個頂流,杰威爾卻培養不出第二個具有國民度的藝人,反而陷入「 捧誰誰不紅」的尷尬境地。同題操作下,倚仗楊冪成長起來的迪麗熱巴則是一個可藉鑑的成功案例。

對於許多藝人來說,成為周杰倫的同門無疑是巨大的誘惑,但理智攔下了他們邁進杰威爾的腳步。當年鄧紫棋解約後,有傳聞她會加盟杰威爾,但最後不了了之;TFboys的一位媽媽粉希望周杰倫簽下三小只——他們是周杰倫的資深迷弟,卻被「 愛到深處自然黑」的傑迷勸誡:不要簽杰威爾,不要耽誤人家的前程。

不懂新媒體時代的營銷手段,是杰威爾的一大問題——此處營銷非貶義。至今為止,杰威爾帶新人的方法肉眼可見的單一:師兄周杰倫帶新人上綜藝節目、影視劇、演唱會。這一套還是幾十年前的玩法——當年吳宗憲就是靠此類「 傳幫帶」模式讓周杰倫獲得眾多曝光機會。可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玩法變了。

楊峻榮去年提到這一點,「 這件事(造星)越來越困難,因為媒體的轉變,之前只有幾家電視台,現在我們唱片業遇到的困難是,我們不知道怎麼做宣傳,當媒體太多的時候,我們也不知道錢要往哪裡撒。」

有人祈求:賜給杰威爾一個楊天真吧,還有人主動請纓,希望入職杰威爾扛起新媒體運營的重任。除了惋惜有才華的藝人被埋沒,更多是粉絲們心疼杰倫要養活一大家子人。杰威爾因此被一些網友戲稱為,「 靠周杰倫養一群小弟的皮包公司」。

「 周杰倫本身更像一個體系,所有人都圍著他轉,真的怕他哪天轉不動了怎麼辦。」一位網友評價。至少現在,周杰倫不能停下,更不能出錯,因為沒有人可以幫他分攤績效和風險。
楊峻榮認為,周杰倫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他不商業,他是真性情的人,自己也是。周杰倫當初幫朋友拍《熊貓人》,那個是不被看好的項目。 「 他不知道要花多少錢,他拍得很開心,但是我很痛苦啊!可是他就是想做,我明知道會賠錢,也得做!」

作為公司的印鈔機,周杰倫為自己贏得了這類偶爾可以任性賠錢的「 自由」,在某些時候表現為「 不商業」——比如拍《熊貓人》,堅持不開微博,做一家romantic的公司,在快手直播時不按常理出牌——但這不是全部事實。在最重要的領域,楊峻榮會收起「 真性情」,周杰倫也不得不做出商業化的妥協。

周杰倫的歌大概可以分為幾類:周氏情歌是受眾面最廣、傳唱度最高的一類,也是歌迷們口中的「 爺青回」系列,例如《晴天》《七里香》《一路向北》等等;第二種是「 中國風」,像《發如雪》《千里之外》《青花瓷》,這一類讓周杰倫為更大範圍的年齡圈層所知,更重要的是,周杰倫四次在春晚舞台上演唱的曲目都是「 中國風」系列——這成為周杰倫的「 背書」,意義重大;第三類是令人驚豔的「 神曲」系列,像《以父之名》《夜的第七章》,雖然小眾卻是最具音樂性的一類。

專輯中不再有「 神曲」,是從《我很忙》開始的,這就是杰威爾成立後周杰倫推出的首張專輯。很多人將2007年的《我很忙》視為周杰倫下坡路的起點,並驚詫於專輯封面設計首次出現的粉紅色調,與之前酷勁十足的模樣簡直天差地別。

這是「 我的地盤聽我的」響遍街頭巷尾的一年,「 把你捧在手心」的優樂美奶茶也開始繞地球轉圈。唱片行業不景氣,唱片公司也要恰飯,必須爭取真正的大眾,周杰倫化身「 陽光宅男」,「 范特西」不再如舊。

周杰倫在一次採訪中也提到,早期表達自己對頒獎典禮不滿情緒的《外婆》,罵狗仔的《四面楚歌》,因為充滿負能量,後來沒有再寫;此外,類似《爸,我回來了》《懦夫》《止戰之殤》等社會議題的曲目,從《我很忙》開始也從素材庫裡被刪除了。

他一度非常羨慕張惠妹2009年能推出專輯《阿密特》。阿密特是張惠妹的卑南族名字,以此表達自己突破原有曲風、唱出真實情感的決心,整張專輯帶著濃重的的重金屬感、朋克噪音。周杰倫幻想做一個「 阿密倫」,一年出兩張專輯,一張正能量,一張憤世嫉俗,「 但是公司不同意」。沒有人敢以身犯險。

從一開始,楊峻榮給周杰倫的定調就是「 面向大眾的流行歌手」,這是一條通往商業價值最大化的道路。只不過從那件粉紅襯衫開始,變得不用再掩飾。

參考資料:
[1].楊峻榮台灣大學演講
[2].周杰倫中天論壇採訪
[3].杰威爾官網、官微

來源     商業人物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