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1 日

內地票房40萬,觀眾憤怒退場,《大話西遊》為何後來感動一代人?

文:張嶔 

在中國當代電影史乃至互聯網文化史上,上映於1995年的香港電影《大話西遊》,都堪稱獨一無二的璀璨奇蹟。

1994年冬天,歷經在張賢亮影視城與「西影厂三座內景大棚」長達上百天的艱苦拍攝,由當時香港「票房金剛」周星馳投資並主演的喜劇電影《大話西遊》終於殺青。比起之前周星馳的各類「無厘頭」搞笑作品來,這部影片卻充斥著更荒誕的劇情:孫悟空轉世投胎,變成了山賊至尊寶,陷入了與女妖白晶晶以及仙女紫霞的愛情糾葛中。恢復了「孫悟空真身」的他,從牛魔王手中救回了心愛的紫霞,卻也永遠失去了這場刻骨銘心的愛情……

作為一部當時還少見的「合拍片」,這部喜劇電影貼著「西遊記」的標籤,講的卻是個全新的荒誕故事。所以那時哪怕是周星馳的「合作方」西影厂,對這部電影也是嚴重「看衰」。雖然一路密切配合完成了拍攝,但許多工作人員卻認為「其劇本不忍猝讀」。某位西影厂的領導更直言其「不能代表西影厂的藝術追求,只能算文化垃圾」。

接下來的票房業績,似乎也印證了這些「看衰」:1995年元旦起,《大話西遊》開始在香港上映,票房收入總共5400萬,只是勉強收回了成本。在中國台灣地區的票房,也是暴跌到了2000萬,周星馳長期以來「票房金剛」的形像大打折扣。知名片商蔡松林更當眾吐槽周星馳:「(下次合作)我一定要他們(周星馳團隊)把內容清楚寫出來,白紙黑字,要保證一定搞笑。」

但要論最衰的,卻還是中國大陸的票房:1996年2月,《大話西遊》作為寒假影片登陸中國大陸市場,然後就是被各種涼水澆頭,趕上最好的「假期檔」,最後卻只是40萬票房收場。比同時期《挑戰者》《紅番區》等「港台大片」都差得遠。各地影院更不停發生「心塞」場面——瀋陽的觀眾進場觀看後,沒看完就罵罵咧咧走人。河北的觀眾連呼「太鬧」「特別沒勁」。甚至「不少場次的觀眾是以個位數計算」……

在作為當時香港電影至高榮譽的「金像獎」評選裡,耗費心血的《大話西遊》,最終只獲得兩個提名。比起同一年在評獎裡出盡風頭《東邪西毒》《女人四十》《飲食男女》等「經典港片」來,黯然的如同醜小鴨一枚。可以說,從票房到口碑,這部周星馳第一次獨立投資,嘗試做出新突破的影片,都是大敗虧輸。以當時的境況看,這部《大話西遊》似乎已坐實了「港產爛片」的身份,默默退出了觀眾的視線。

可奇蹟,卻在20世紀的最後幾年,以狂飆突進的方式上演了。

先是從1996年冬天起,《大話西遊》開始在北京幾所高校裡流傳,1997年春天起,中央電視台電影頻道播出《大話西遊》,一開始還是放在春節期間的「非黃金檔」,收視率卻悄然攀升。 1997年至1998年,隨著家用VCD的普及,《大話西遊》光盤也成了新寵。北京的光盤市場上,一盤售價30元的《大話西遊》VCD,轉眼就被搶購。北京地區每年賣出的《大話西遊》光盤,「至少占到四五萬張」。這部票房扑街的電影,竟開始以這方式「火」了。

但《大話西遊》真正的火爆,卻還是在世紀之交時,1999年至2000年,《大話西遊》在全國年輕人中間形成了奇特的火熱風潮。在大學的「錄像室」「放映廳」「露天影院」,以及大大小小的網吧裡,《大話西遊》的電影在一遍遍播放。剛剛興起的互聯網上,從BBS論壇到大小網站,關於《大話西遊》的台詞摘錄與討論,也是比比皆是。至於影片裡的經典台詞,比如「需要嗎不需要嗎」「I服了YOU」,更成了年輕人間流行一時的「常用詞」。

如此火爆景象,正如學者鐘鷺的感慨:1995年金像獎上與《大話西遊》同台的獲獎影片,都「只被當做回憶和紀念保留著,再沒有人會像看《大話西遊》一樣十遍二十遍地反反复復溫習他們。」中國電影史上,之前從沒有一部影片,火得如《大話西遊》這樣奇特。

更奇特的,是《大話西遊》帶來的獨特文化現象:「大話西遊」現象。 21世紀初常喜歡把《大話西遊》台詞掛在嘴邊,處處模仿《大話西遊》的年輕人,常被叫做「大話一族」,堪稱當時年輕人群體裡的火熱時尚。就連影片裡《ONLY YOU》等插曲,年輕人平時也是「一言不合就唱起來」。大學裡逢年過節的聯歡會上,「模仿」「惡搞」《大話西遊》,都是不可少的節目……

各類文藝作品文學評論也紛紛「跟風」,《大話西遊》的電影風格,被戴上了「無厘頭主義」「後現代主義」等各種「榮耀稱號」。 2000年出版的《大話西遊寶典》(2000年6月現代出版社第一版),首印的兩萬冊上市兩個月就銷售一空。初興的網絡小說裡,也形成了著名的「大話西遊派」,湧現出了《悟空傳》《沙僧日記》《重生西遊》等經典作品,熱度持久不衰……

以2000年北京晚報的評論:「從來沒有一部電影像《大話西遊》這般得到如此眾多年輕人的心理認可,並在網絡上迅速傳播。」

那麼為什麼,一部「扑街」好幾年的《大話西遊》,會在世紀之交時突然「躺紅」,留下讓一代年輕人刻骨銘心的火熱記憶呢?首先一個原因,就是這部電影的高品質。

《大話西遊》的藝術價值,包括「後現代主義」「無厘頭表演風格」「解構主義主題」等內容,從當年到今天,業界人士們都分析過千萬遍。但更值得一說的,卻是影片精良的製作。就以演員來說,無論是「投資人」兼「主演」的周星馳,還是吳孟達、李健仁、藍洁瑛、莫文蔚等香港演員,甚至陸樹銘、吳鈺瑾等大陸演員,都正處於演藝生涯的黃金年華,也把他們最好的表演狀態,貢獻給了這部「荒誕電影」。

哪怕是拍攝時嚴重不認可該片的西影厂編導們,也高度認可周星馳團隊的敬業精神。一百多天的艱苦拍攝,中間經歷了風沙等自然條件的考驗,還臨時擴充更改了劇本內容。周星馳團隊卻展現出了精干高效的工作風格,甚至團隊裡每一個人都身兼數職:女主演朱茵客串了豬八戒,副導演江約誠客串了「瞎子」「報喜人」等角色。全都為了節約時間人力成本。以學者鐘鷺的話說:「他們的表演也並沒給影片丟臉」。

雖然拍攝速度極快,但劇中的許多細節,製作卻十分嚴謹:比如給周星馳配音的石班瑜,有時重要的台詞都要重說十多遍。當然也有「一遍過的」——片中那段「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石班瑜花了許多心思分析這段台詞,背到滾瓜爛熟後走進了錄音棚,關上燈後完美錄好了這段台詞,整個人卻已淚流滿面……這段被「大話一族」們反复模仿,紅遍全中國的經典台詞,就是以這「入戲至深」的方式完成的。

另外還有影片的配樂,出自著名音樂家趙季平之手。片尾曲《一生所愛》,則是由香港音樂人盧冠廷與妻子唐書琛完成。也都是我們所熟知,至今仰望的經典。這樣一部「拍攝奇快」的電影,卻以極致的匠人精神,把每一個細節都精心雕琢完成,然後歷經時間考驗,變成幾年之後,多少「大話一族」們難忘的片段。

而與「高品質」同樣重要的原因,就是這部電影趕上了一個好時代:中國互聯網文化的「童年」時代。

上世紀九十年代末,互聯網剛剛開始普及,網絡文化如同一張白紙,而製作精良的《大話西遊》,借助網絡高效的傳播方式,就成了這張「白紙」上濃墨重彩的一筆。特別是1996年《大話西遊》進入北京高校,以及1997年央視電影頻道播出《大話西遊》後,當時第一批「大話西遊粉絲」們,就開始嘗試通過互聯網,表達觀影的感受。在那個沒有「微信」「qq」「微博」的年代裡,「水木清華BBS」等論壇,成了討論《大話西遊》的知名平台。

但就是這樣一個「白紙」般的互聯網時代,《大話西遊》的熱度開始逐漸升溫,到了1999年左右,許多粉絲們更自發組建了大量「大話西遊網站」,雖然這些網站的內容,以今天看已是比較簡陋,多是些台詞分享與心得體會,卻帶來了火熱的參與度。還是如鐘鷺《大話西遊之路》一文的形容:「隨便輸入《大話西遊》幾個字,搜索引擎就能找出四五十個《大話西遊》的專門網站」。如此「流量」,不火也難。

同樣是這個「互聯網文化」的童年期,初興的「網絡文學」等新文化形式,更把「大話西遊」的熱度推向了新高。各種的「跟風」「惡搞」成了那時網民的「時尚」,也讓關於「大話西遊」的熱度,隨著一系列「衍生品」的出現,有了更旺盛的生命力,終於形成了獨有的「大話西遊現象」。以這個意義說,《大話西遊》當年的突然走紅,已不止是個「電影藝術」問題,更是中國互聯網傳媒的一場重要革命。

但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卻是那一代中國年輕人,乃至這些年輕人形成的校園文化,獨特的「力推」。

「票房扑街」的《大話西遊》,是怎樣在上世紀末復活的?一開始是在1996年底,被北京一些高校當做電影案例,在課堂上放映講解,從而有了第一批「粉絲」。而隨著互聯網的興起,當時的互聯網用戶,絕大多數都是出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年齡不到二十歲的「學生黨」群體。 《大話西遊》的「無厘頭」風格,雖然在1995年公映時被看做「胡鬧」,但對於20世紀末的年輕人來說,卻恰恰撞擊心靈。

比如《大話西遊》影片裡,「紫霞在你心中是個問號還是嘆號」的追問,白晶晶在至尊寶心臟裡「滴的那一滴淚」,至尊寶戴上緊箍前那「塵世間最痛苦的事」。那失去時才知道珍惜的痛楚,那電影的迷茫與無奈,「鬧哄哄」的外表下,卻有著多少讓當時年輕人共鳴的感受。

所以,《大話西遊》的火熱,以互聯網為傳播渠道,卻是以校園為載體:學者陳鍵興將其形容為「不經意間的一種狂熱」。在20世紀末的大學校園裡,「每逢節日放映《大話西遊》」幾乎成了慣例。甚至痴迷《大話西遊》的程度,也如考英語一樣「劃等級」。 「大話等級六級」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許多校園裡還流傳著「讀片秘笈」:獨自一人看《大話西遊》,是需要在孤獨漆黑的大學教室裡,且還要蓋上鏡子,清除宿舍裡一切東西,「以免看見豬之類的動物」。這類幽默,都是刷過《大話西遊》的朋友才懂。

此情此景,也正如21世紀初,新浪網對《大話西遊》的一句評論:「九十年代末期的大學生看著《大話西遊》,度過了各自黃金般的青春」

時光荏苒,不經意間,「大話西遊現象」也已過去二十年,當年在校園裡「溫習」《大話西遊》的年輕人們,今天都已是中年。在那個娛樂資訊手段比今天還要「枯燥」的青春時代裡,有這樣一部《大話西遊》,讓多少青春飛揚的年輕人們,有了寄託傾吐心事的載體,有了娛樂的最佳方式,有了一個「與大話西遊有關」的青春。相信這,就是這一部經典影片,永不過時的價值。

火熱的《大話西遊》背後,就是那恍然如昨的,屬於一代人的青蔥歲月。閉目回憶,多少「曾經有一份真實的愛在我面前」的喟嘆,多少「一起看上帝」的調侃,「豬啊」的驚叫。不同的感受,相信都是同樣的感慨:年輕,真好!

願每一位愛過《大話西遊》,為《大話西遊》感動過的朋友,繼續不負韶華,永遠青春。

參考資料:鐘鷺《大話西遊之路》、劉春《給周星馳配音的那個人》、張立憲《大話西遊重溫指南》、陳鍵興《大話西遊的校園神話》、莎賓娜《我愛周星馳》 、陳煜《中國生活記憶之90年代》、周宗偉《淺析當代青年中「無厘頭」文化的流行》《青少年中「大話西遊」現象分析》、鳳凰網《1995流行記錄:大話西遊票房慘敗》、楊平《「大話西遊」現像給我們的啟示》。劉大山《解讀「大話西遊」現象》、邵燕君《網絡文學經典解讀》

來源       朝文社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