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亞當斯的宗教信仰與政治觀念

約翰·亞當斯

一、對人類罪的本性的確信。

亞當斯政治哲學的潛在原則是他對人類本性的悲觀看法。在他那個年代,有人相信人類在根本上是善良的、可臻完美的。正是這樣的思想形成了法國大革命的基礎。亞當斯和大多數美國人不贊同這種觀點。亞當斯從加爾文主義的教義中學到了人類的徹底墮落。他堅持認為,「 在伊甸園之後」,人類沒有也不可能改變。所以,「 像對民主的熱愛這類超越人自私自利的情感,從未,也不可能在大多數公民的心中佔據主導地位」,因為「 至少在亞當墮落以後,在人類的本性中不存在平等的愛」。在察勘法國大革命的殘骸時,他寫信給杰弗遜說,「 我的朋友,讓我非常嚴肅地問問你,現在,1813年,人類本性的完善和可臻完美在哪裡?人類思想的進步在哪裡?人類社會的改良在哪裡?人類生活的改善在哪裡?人類痛苦和災難的縮減在哪裡?

約翰·亞當斯

史密斯寫道,「 亞當斯把清教徒關於罪的概念轉化成了屬世的政治術語。自私自利是原罪在政治或屬世社會中的同義語。公共精神就是一種神聖化。」一個朋友評論說,亞當斯是從上帝的話語中得到罪的概念的。 「 亞當斯先生在讀聖經時發現,人類其實和驢駒子一樣愚蠢。他相信他所讀的,並推論出必然的結論,僅此而已。亞當斯先生不該受責備。聖經不是他寫的。他只是讀了並相信。」亞當斯並沒有像有些加爾文主義者那樣相信人的完全墮落。 1817年,他對杰弗遜說,「 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完全墮落的。即使是最遭人唾棄的惡棍也沒有完全泯滅良知,而只要有良知,就會有宗教。」上帝所賦予人類的是非之心(羅馬書2:14-15)被基督教信仰所滋養時,就會產生一定數量的美德和公共精神,這就能使社會「 有效運轉」。

亞當斯在晚年時承認,整個世界比他年輕時要好些:「 迷信、迫害和偏執有所減少;政府有所改善;科學和文學發展很快,並廣泛傳播。」這得益於基督教信仰和共和製的完善,而不是人的本性有什麼變化。一旦這些影響消失,社會將很快墮落到黑暗之中。

2.對權力的不信任。

亞當斯對絕對權力極其不信任,不論它是在國王或教皇的手中,因為他知道人的罪。這種與他所受的加爾文主義教育相一致的。對權力的懼怕,使他成為共和製原則的熱情擁護者和對英國欺壓的堅決抵抗者。

支持平衡的、憲政的共和政府。在約翰·亞當斯看來,對墮落的人類而言,平衡的、憲政的共和政府是最有效的政府。政府應該有一定的被授予的權力,權力的範圍在憲法中劃定。這些權力應該分立於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立法機關應該有一個以上的議會。

所有的人,包括統治者和平民都要受法律的統治,而不能超越法律。亞當斯的加爾文主義訓練、律師工作的經驗、他在波士頓大屠殺中對英國士兵的抵抗、作為國會議員的工作、與歐洲政府的交往以及他任總統和副總統時期的經驗,都使他確信,任何人都不能超越法律,憲法、法律和程序是被設計用來保護人類自由,實現正義統治的。他總結道,「 對共和國的最準確定義是‘法治的國家,而不是人治的’。」

亞當斯將有限的、憲政的共和政府視為抑制人類罪惡本性的手段。

3.對道德和倫理的需求。

即使是最好的憲政共和國,在沒有道德的社會中也會失敗。亞當斯一遍遍地強調,除非人們有很強的道德觀念,否則不能生活在一個自由的社會中;因著這個原因,他預測,法國大革命注定要失敗,因為法國的道德缺乏使之無法維持一個自由的國家。說到美國時,亞當斯說,「 我們的憲法只是給有道德和有信仰的人制定的,完全不適合管理其他類型的人。共和製政府的勝利有賴於人們的優良品質。亞當斯誠摯地希望美國能保持維繫自由所必需的道德品質:

人們的心中必須建立起對公益、公共利益、尊嚴、權力和榮譽的積極的情感;這種情感必須超越一切私人的情感。人們必須做好準備,當個人權利與社會權利相爭競時,要犧牲個人的快樂、情感和興趣,否定私人的友誼和最親密關係,並以此為驕傲和幸福。 (亞當斯寫道,幾乎沒有哪個國家的人民有這種品質。)我們親愛的美國人民所具有的這種品質也許和其他國家的人民差不多,新英格蘭人可能比其他美國人要好些。但即使是在新英格蘭,我也見到過非常自私和渺小的人,以至於我有時會因如下的想法而感到顫栗:儘管我們從事的事業最充分地利用了人心,但能否成功還是個未知數,不是因為缺少權力或智慧,而是因為缺少美德。

這些想法可能看起來自相矛盾。一方面,亞當斯說一個缺少道德的社會無法維繫共和製政府。另一方面,他又堅持認為所有的人在根本上是罪惡的和自私的。那麼,會有哪一個社會能維持共和製政府呢?

答案是:通過法律和基督教的影響。好的法律和健全的體制在一定程度上能抑制人類罪的衝動,而基督教能為人類註入更好的品質。

按: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1735-1826),美國政治家、律師、外交官。在華盛頓卸任後,亞當斯擔任第二任美國總統(1797-1801)。本文選自約翰·艾茲摩爾《美國憲法的基督教背景:開國先父的信仰和選擇》(李婉玲 等譯),中央編輯出版社,2011年版,第271-274頁。

來源:保守主義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