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焰的幸與不幸

金焰

以前學習電影史的時候,導演總是主要角色,他們是影史裡的關鍵要素,各種電影運動和技術革新的推動者,在他們身上你可以看到電影的發展。在這種情況下,演員往往就沒有導演這麼多被影史所提及,如此,或許很多人未知,演員作為影史的構成部分之一,他們承受著電影運動和技術革新的各種後果。在演員身上,你可以看到電影發展的各種結果,金燄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物,作為一部濃縮的電影史,他承載了中國電影史30年發展歷程的輝煌和艱辛。

金燄是朝鮮人,出生在漢城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裡面,在他年幼時,父親因為參加朝鮮革命,他隨父親一同逃到了中國東北,開始了在中國的流亡生活。一開始,金燄並未有想成為明星的願望或想法,當時金燄還是一個名為金德麟的流亡青年。來中國不久,金燄的父親便被日本特務毒死,無家可歸的小金燄也從東北來到了上海獨自打拼,並在一家電影院找到了看門人的工作。這或許是金燄的人生轉折,在電影院工作的日子,使金燄接觸到各種電影並逐漸愛上電影,從此走上電影的道路。

在電影院工作一年之後,金燄非但加入南國劇社演出舞臺劇,同時也加入民新電影公司當學員,這裡的學員並非是演員(當時的演員一般會參加培訓班或者類似藝校的機構)而是記錄員(場記)工作。或許真的是金子總會發光的說法應現,在片場做場記的金燄被導演孫瑜看中,並逐漸參加了《花木蘭從軍》(不是卜萬倉那部)的龍套角色,此時金燄的事業可以說是星途寬闊,僅僅一年之後的1929年,金燄便在《風流劍客》中擔任主角,這是金燄首次飾演主角,也可以說是金燄主角生涯的開端,但真正令金燄紅透半邊天的是1930年孫瑜導演的《野草閒花》,這部電影中,金燄飾演一位拒絕包辦婚姻的富家子弟,與飾演賣花姑娘的阮玲玉上演了一場打破封建傳統的對手戲,令觀眾叫絕。幾乎是在一夜之間,金燄就成為大街小巷的熱議對象。

隨後炙手可熱的金燄幾乎一每年四部的速度拍攝了大批的影片,包括《愛情與義務》、《桃花泣血記》、《野玫瑰》、《三個摩登女性》、《母性之光》和《大路》,這些影片中,不乏有很多是非常有時代朝氣的,這些是追求自由戀愛的或是愛國進步的青年角色,與其他男演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另外,他健康進步的形像也使其成為女影迷心中的夢中情人,全國各地的情書紛至遝來,堆積如山。與金燄同住的田漢看到此景後,不禁為之感嘆。不過或許是要令癡迷的女影迷失望了,金燄在演出《野玫瑰》的時候與當時初出茅廬僅有17歲人稱「小野貓」的王人美相識並相戀,並迅速與1934年元旦在孫瑜徵婚下在香港結婚。

1934年孫瑜導演的《大路》或許是金燄最著名的一部電影,影片描述的是抗日時期築路工人為了趕快修好同往前線公路而犧牲的故事,金燄在片中飾演築路工人,其健美身材和迷人微笑在此片中展露無遺。當時正值無聲電影向有聲電影的轉變期,有聲電影並非很多,這種帶有插曲的電影往往會引來樂於嚐鮮市民的觀影興趣,此片膠卷保存至今,其中的由金燄演唱的《大路歌》,現在聽來也是朗朗上口,聲聲動人。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部抗日題材的進步電影也正符合當時社會上的抗日熱情,這也是《大路》價值提升的一個重要因素。最後影片膠片被國民當局封殺,《大路》也成為中國電影史中的經典。面對封殺金燄在回憶錄中說道:「’九·一八’和’一·二八’事件所給我們的教訓,無辜的蒙上了我們不必忍受的羞辱的歷史。日本帝國主義把中國一直壓迫了年一歲零七個月,中國還是嘻皮笑臉的喊著「和平!和平! 」沒有一點抵抗的意思,並且不準老百姓提「抵抗」兩個字,這所有的一切不許我再這樣沒有軌道的走下去。」

 在拍攝《大路》的過程中,正值金燄夫人王人美臨產期,由於經驗的缺乏,王人美對自身的保護也做的非常的令人差異,一些危險動作例如懷孕期間游泳也時有發生,最終導致悲慘後果。金燄的孩子早產了,雖然金燄從松江拍攝地趕回上海照顧母女兩人,但也無濟於事,幾天之後,金燄與王人美的孩子便夭折了,這或許為他們將來的婚姻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大路》之後金燄仍舊主演了《壯志淩雲》等幾部片子,變因為日本人佔領去了香港。在香港語言不通的夫妻兩人生活沒了著落,金燄也一度想著改行做建築,均告失敗。之後金燄繼續拍片,而王人美卻在昆明做了打字員。這令金燄大為不滿,最後1945年王人美提出離婚,竟不知怎麼就結束了一段美滿的婚姻。對於離婚的緣由,王人美回憶錄上描述:「抗日戰爭爆發後,金燄和我缺少共同生活,缺少相互了解。金燄有強烈的愛國心,很想為抗戰出力,但是他也認為丈夫應該養活妻子。他不贊成我獨自參加大鵬劇社,更反對我冒冒失失報考英文打字員。他不了解我經歷流亡生活後的思想變化。烽煙遍地,哀鴻遍野,我怎麼能安心當一隻家貓?怎麼能無所事事……他不理解我,認為我傷害了他的自尊心。」

不久之後,經過劉瓊介紹,金燄認識了秦怡,在幾番約會之後,兩人也相戀並結婚。 1949年,他們共同主演了《失去的愛情》,如同電影名字一樣,金燄與秦怡的愛情並非如大家看的那麼美好,甚至在我看來,遠遠不如金燄的第一段婚姻來的美好。

1950年之後,金燄也演出了一些電影,一共六部,都是書記等主要角色。其中《偉大的起點》中金燄是提倡改革創新的聶部長,《暴風雨中的雄鷹》中金燄是取得紅軍新人的藏族人老巴兒,《海上紅旗》中的金燄是支持競賽的唐書記,《愛廠如家》是金燄人生中的最後一部電影,影片中金燄是支持生產的工業部長。當然這並不是最令人扼腕嘆息的地方,至少金燄還在拍片,只是年齡增長,老了不少,基本上演的都是正面角色。金燄的演員生涯是毀在喝酒上的,金燄年輕時期就喜歡喝酒,這是出了名的,當時他經常和王人美出去捕獵,回來便把獵物燒了吃,自然也灌了不少酒。不過真正出問題的時候是在拍攝《暴風雨中的雄鷹》,這部片子到西藏取景,金燄受不了那裡的氣候,為了取暖便喝了不少酒,最終胃出血演變成胃痙攣。 1958年,金燄隨團去到德國交流訪問,商量劇本問題,在此期間,劇本告吹,金燄的胃病也更加嚴重,最後於1962年轉變為癌癥,整個胃被全部切除,至此生活無法自理,告別演員生涯。金燄可能萬萬沒有想到,《愛廠如家》竟是自己的最後一部影片,而解放後也只是拍了8年6部電影,自己的演員生涯就如此結束了。

而關於金燄和秦怡的婚姻生活,這或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秦怡還活著,她每每有機會,都會講講自己和金燄的故事,講講金燄最後的時刻自己守候在旁13個小時。當然這只是他們婚姻生活的一部分,其實,金燄在和秦怡結婚後不久便與其分房過日子,平時很少交流。這與金燄和王人美婚姻剛開始的美滿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秦怡有次回憶說道王人美和秦怡共同拍攝《兩家春》的時候,王人美時不時還盯住秦怡說金燄喜歡吃什麼多給帶點;有時王人美來金燄家串門,兩人也是談笑風生,秦怡甚至角色他們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對。回來說道這個分房的原因,並非和王人美有關,不過其中還有個所謂的八卦。當時上影廠傳出金燄與某個女職員的曖昧的八卦,被秦怡收聽到之後鬧了不愉快,就此金燄一氣之下和秦怡也就這麼分房了,期間的生活可以說是比較獨立的。

金燄的電影生涯就好像中國的電影史,在30年代之時,金燄憑藉自己的健美身材、迷人的微笑、健康的形象和進步的電影在中國影壇成為了一顆獨一無二的新星,因為當時的男演員大多油頭粉面,金燄的出現可以說是一次全新的革新,不同的體驗。這點就和有聲電影技術出現一樣,電影技術逐漸成熟,社會商業化程度高,人民生活需要電影來娛樂,中國的電影業就突飛猛進的發展,一眨眼功夫開除上百家大大小小的電影公司,一片欣欣向榮的氣象(甚至是孤島時期的租界裡也一片熱火朝天的拍攝盛況,當然金燄並沒參與其中)。金燄的上海電影生涯早在1938年告了段落,之後上海淪陷,整個上海電影業和金燄一樣分三路遷往大後方,直到抗日結束才搬回上海。到了1949年之後,電影業的格局也全部改變,原本市場化的電影全部成為共產黨執政的宣傳工具,劇本內容單一,人物形像糢式化,對白革命化等元素使新中國17年電影完全脫離了藝術化、商業化,單純的政治化走向也使金燄的演出徘徊在書記、領導等中年人物糢塊內。此時,雖然金燄是上影廠演員劇團的團長,但其電影生涯基本上已經是走入了死胡同,再也沒了生氣。最後金燄因為胃癌告別影壇也正像徵著即將到來的中國電影末日——之後的文革電影。

金燄的幸與不幸,就如同中國電影一樣,最終是不幸的,而至今還未開放的電影審查制度,將繼續中國電影的不幸。

來自  石揮話劇站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