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餃子沒蘸醬油進了監獄

吃餃子

上世紀九十年代,內蒙古北部某地。

那時候內蒙古經濟很落後,不少地方的經濟一開始都是由移民過來的南方人修手錶、賣皮包和賣小家電帶動起來的。

一個南方人,來談生意。晚飯一個人,找一小飯館,一個小菜一盤餃子,心裡盤算著生意,人畜無害地默默吃著。

實在是最普通不過的一個場景,吃完結賬,回旅店睡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唯一不同的是,當地飲食口味重,絕大多數人吃餃子是要蘸醬油的,這大哥南方人,吃餃子沒蘸醬油。

鄰桌七八個人,是當地監獄的獄警,為剛剛升遷的領導慶功。領導席間上廁所,路過這桌,瞥了一眼,走過去,又回來,醉眼斜睨,問,你小子吃餃子咋他媽不蘸醬油!

南方大哥是個耿直boy,回一句,你他媽管得著嗎!

獄警領導說聲哦,上廁所去了。回來接著喝,半晌,酒意上湧,拍了一下桌子:媽的,來氣!

手下人紛紛獻殷勤:領導怎麼不高興了?

領導:那小子太能裝X了,吃餃子不蘸醬油,還跟我他媽他媽的!

手下人:要不關起來,收拾收拾,明早放了!

領導:整!

這裡有個梗要說一下,那個年代監獄裡的飲食是少鹽的,沒滋味,犯人尤其是慣犯常年吃監獄裡的伙食,飲食口味很淡。獄警因為了解犯人的一些習慣,本能地從南方大哥的飲食習慣角度出發,認為他像個慣犯。

九十年代的時候執法都很粗放,警察看到小偷在人多的地方晃悠,雖然沒證據,也能抓回去關幾天,小偷也被收拾的皮了,碰上自認倒霉,雙方達成一種默契。

極少有人打破這種默契,久而久之,便成了思維定式。慣犯嘛,收拾你也就收拾了,收拾你是維護社會治安,你還能跟警察較勁不成?就真關到監獄裡的監押室,準備給個教訓,明早放了。

要真這樣也還不是大事。

領導明早醒來,早忘了這事。一眾獄警有的以為領導已經放人了,有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沒人搭這茬儿。

於是,監獄裡突然多了一個人,獄警也不以為意,那年頭派出所沒有監押室,有個打架鬥毆盜竊嫖娼的臨時性羈押,一般都關在監獄的監押室。

這南方大哥就這麼住進來了!沒預訂也沒會員卡,食宿全免!

獄警問他:哎,因為啥進來的?

南方大哥:吃餃子沒蘸醬油。

獄警:扯淡!好好說!

南方大哥:吃餃子沒蘸醬油。

獄警:哎呀,不老實啊!皮癢癢了是不是!

然後一頓打!

獄友:兄弟,因為啥進來的?

南方大哥:吃餃子沒蘸醬油。

獄友:別扯淡!

南方大哥:真的,吃餃子沒蘸醬油。

獄友:拉倒吧,不說事的都是強姦犯,欠揍!

然後又一頓打!

總之,好多人問,這大哥也實話實說,吃餃子沒蘸醬油進來的,不管是獄警還是獄友,都覺得智商受到侮辱,大​​家好好說話,你這麼聊天就沒意思了。

然後這大哥被問一次就被打一次。就像正常人進了精神病院,你越解釋顯得越可疑。大家都沒智商嗎,肯定不是,只是劇情太過荒誕狗血,誰都不信。

監獄裡也不敢放人啊,誰敢啊!這地方好進難出啊!沒準兒案宗在公檢法哪個單位放著,反正誰也不敢放人,也沒人管這事,就有少數幾個警覺的人,預感這事不好,也都不敢碰,反正倒霉的不是我,慢慢也就沒人問這事了。

這大哥就這麼在裡邊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的住了下來。一年多後公檢法系統清理沉積疑案懸案,清理到監獄時,發現一個人沒有案宗沒有移送機關沒有移送記錄,咋進來的不知道!

審問,吃餃子沒蘸醬油進來的!

再問,吃餃子沒蘸醬油進來的!

反複審問,終於摸清了前因後果,再荒誕這回也信了。

審訊人員不解,你怎麼不申訴啊?

南方大哥:我說了!我就是吃餃子沒蘸醬油進來的啊!沒人信我啊!

大家面面相覷

官方想摀住,千哄萬哄,這事就這麼過去了啊,給你一筆錢,別再折騰了,趕緊回家吧,家人肯定都想你啊!南方大哥一口答應。放出去了。

第二天,監獄被告上法庭。

當年的監獄領導被開除公職,整個盟(相當於市)政法系統的直接領導全部降級處分。

南方大哥獲得國家賠償一百多萬,那個年代,絕對是巨款。

至於值不值,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從此,那個地方流傳著一個傳說,吃餃子不蘸醬油是要進監獄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