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賺錢再拍電影純粹就是扯淡

塔可夫斯基 

文:塔可夫斯基 

1.一個人去偷東西是為了以後永遠不用偷,他仍然是個小偷;沒有任何曾經背叛自己原則的人,能夠與生命維持單純的關係。因此,當一個電影創作者說,他要先拍一部賺錢的電影,如此才有力量、財源拍攝自己夢想的電影時,這純然是一種欺騙,甚至更糟,是一種自欺。他今後將永遠不會去拍他自己想拍的電影。

塔可夫斯基 

2.我認為當代最令人悲哀的事情,莫過於人類對於一切美的感受力已被摧毀殆盡。以「 消費者 」 為訴求對象的現代大眾文化和加工文正摧毀著我們的靈魂,使得人類不再探索其存在的決定性問題,不再意識到自己為性靈的實體。

3. 導演工作的本質是什麼?我們可以將它定義為雕刻時光,如同一位雕刻家面對一塊大理石,心中成品的形象栩栩如生,他一片一片鑿除不屬於它的部分——電影創作者也是如此,從「 一團時間 」 中塑造一個龐大、堅固的生活事件組合,將他不需要的部分切除、拋棄,只留下成品的組成元素,確保影像完整性之元素……

4. 任何場面調度都不應該被重複使用,就像沒有任何兩個人的個性是完全相同的。一旦場面調度變成了一個符碼、一首老調,一個觀念(無論它是多麼原創),那麼整部影片,人物、情景、心理狀態——全都會變為造作、虛假。

5. 如今,二十年過去了,我更加深信一件事(無法分析的):如果一個作者被他所選擇的風景所感動,如果這個風景喚起他的記憶、激起他的聯想,縱然是主觀的,那麼這種興奮將會使觀眾受到感染。整部影片會充滿著作者個人的情緒,包括那片白樺林、覆蓋在救護站上的樺樹枝葉偽裝,以及上一場夢境裡的背景風景,還有那片淹水的死寂樹林。

塔可夫斯基 

6. 許多偉大作品的誕生都是由於藝術家克服自身弱點的努力;雖然這些弱點並未從此消失無踪,作品卻因而誕生了。也許我可以理解了,其實藝術家都是極其軟弱的人,信上帝的也是極其軟弱的人,然而就是因為這軟弱我們尋找到了一個寄居蟹的殼,這殼要是永恆。藝術家對我們揭露他的世界,強迫我們相信他,或者因為不相干或者不具說服力而拒絕他。

7. 無論如何,一切藝術的目的都非常清楚明確(除非其如商品一般,以消費者為導向),就是要對藝術家自己,以及其周遭的人,闡述人活著是為了什麼,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向人們解釋人類之所以出現於這個星球的理由;或者,即使不予解釋,至少也提出這樣的問題。讓我們從最普通的說法談起:藝術的一項不容爭議的功能便是知的理念,其所表現出來的效果卻是震撼和宣洩。

8. 在我的孩提時代,母親第一次建議我閱讀《戰爭與和平》,而且於往後數年中,她常常援引書中的章節片段,向我指出托爾斯泰文章的精巧和細緻。 《戰爭與和平》於是成為我的一種藝術學派、一種品位和藝術深度的標準;從此以後,我再也沒辦法閱讀垃圾,它們給我一種強烈的嫌惡感。

9. 人們為什麼去看電影?什麼理由使他們走進一間暗室,花一兩個小時去看電影在布幕上行動?是為了娛樂?還是為了某種麻醉劑?世界上的確到處充斥著娛樂片,以及拓展電影、電視以及其他各種視像的機構。然而,我們的出發點卻不在於此,而是在於電影的基本原則,關乎人類駕馭及了解世界的需求。我認為一般人看電影是為了時間:為了已經流逝、消耗,或者尚未擁有的時間。他去看電影是為了獲得人生經驗;沒有任何藝術像電影般拓展、強化並且凝聚一個人的經驗——不只強化它而且延伸它,極具意義地加以延伸。這就是電影的力道所在,與「 明星 」 式情節以及娛樂都毫不相干。

10. 電影是第一個由科技文明所產生的藝術形式,它呼應了一項極其重要的需求。人類必須擁有這項工具才能增加其對真實世界的掌握的能力,因為任何藝術形式都只局限於以片面的情感和心靈來探索周遭現實。

11. 一個人買了一張電影票,就彷彿刻意要填補自己經驗的鴻溝,讓自己投身尋求「 失去的時光 」 。換言之,他想要填補身為現代人的特殊局限所造成的精神真空:頻繁的活動、貧乏的人際關係,以及現代教育的物質取向。

12. 我認為最能清楚證實為天才者,在於藝術家是否能恪遵自己的觀念、理想、原則,堅決讓他們留在掌握之中,即使為了享受工作的理由亦不放棄。電影中的天才不多,讓我們來看看布列松、溝口健二、杜甫仁柯、帕拉扎諾夫、布紐爾:他們各具特色,決不會被混淆。這一級的藝術家一心一意奉行一道原則,縱然需付出極大代價,而且難免會有弱點,有時甚至還強詞奪理,但是他們總是信守一個構想、一則理念。

13. 誠如歌德所言,如果你想得到睿智的回答,你必須提出睿智的問題。惟有在導演和影片觀眾對所探討的問題有著同樣深刻的了解,或者至少在同樣的水平上來看待導演自己所指派​​的任務,兩者之間才可能有真正的對話。

14. 藝術必須傳達人類對於理想的渴望,必須表達人類朝向理想的歷程;藝術必須予人希望和信心。從藝術家的角度所呈現的世界越是沒有指望,也許我們會越清楚地看到那與其對立抗衡的理想吧——否則生活即變成不可能矣!藝術家象徵著我們存在的意義。

15. 最近我常常對聽眾演說,我注意到每次我聲明我的電影裡沒有像徵和隱喻時,現場聽眾都顯得難以置信。他們堅持到底一再追問,例如:在我的電影裡雨指涉什麼?為什麼雨要在一部又一部電影裡出現?又為什麼一再使用風、火、水的意象?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類問題。

先賺錢再拍電影純粹就是扯淡

16. 在我成長的地方,雨畢竟是電影的景色,在俄國有的是那漫長、陰鬱、下個不停的雨。就說我愛好自然好了——我不喜歡大城市,每回我遠離了琳瑯滿目的現代文明產品,我都覺得快樂無比;同樣的,我在俄國每次住在距離莫斯科三百公里之遙的鄉間房舍時,我也感到好極了。雨、火、水、雪、露、吹襲地面的風——都是構成我們居住的環境、甚至我們生命的真理的重要元素。

17. 今天,文明的社會裡,大多數人並沒有信仰。展望前景,盡是實證主義者;不過,即使是實證主義者也未嘗注意到馬克思主義者所持「 宇宙永存 」 ,而地​​球只是個偶然這一論調的荒謬悖理。當代人類沒有能力期望不可預知的種種,以及任何不符合「 正常的 」 邏輯、不按牌理出牌的事件,遑論要他們相信其中蘊涵的超乎自然的意義。這一切所導致的心靈空虛應足以讓人停下來思考。然而,首先他必須了解其生命的路徑並無法以人類的尺碼來衡量,而是係於造物者手裡,他必須仰仗造物者的意志。

18. 我覺得與其多費口舌泛論藝術或專談電影功能,似乎都遠不及談論生命本身來得重要,因為藝術家如果沒有意識到生命的意義,很可能就沒有能力以他的藝術語言做出任何條理一貫的陳述。

來源      導筒directube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