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補課有用嗎,為何日韓最後都失敗了?

文: 你們的中產先生  

– 1 –

近期,關於教育方面的改革,接連出臺,從打擊教培到整頓學區,從取消月考到民辦轉公辦,還有小學期末不考英語,很多家長都反應不過來,包括我,有點懵。

不止是政策上有點懵,網上流傳的現實中對於補課的一系列操作,也讓人們有些驚訝:

掃黃打非辦加入打擊校外培訓機構任務

補課過程中被破門執法,後回應是防疫需求,但執法方式引發爭議。

沉陽鐵西區的,把補課老師稱為犯罪嫌疑人,補課學生是被害學生。

這又有點過了圖片,甚至我覺得這不會是惡搞吧。

奇怪的事情越來越多了。

其實不止是中國這麼嚴厲打擊補課,東亞三國中日韓的日韓,早在30年前甚至更早就開始打擊補課或者寬松教育了。

我們來對比一下三個國家,是否能揭示一些更根本的原因。

– 2 –

說起補課,和中國最像的就是南韓。

如果說在儒家文化圈,日韓哪一個更受中國影嚮,當然是南韓,南韓被認為是「小中華」,所以我們在橫向對比的時候,已經是發達國家的南韓就是很好的參照物,不管是工業化、老齡化還是少子化,都能提供很多前車之鑒。

日本呢,從唐朝開始,就只學習技術,保留自己的文化,儒家那一套對日本影嚮不大。

好像扯遠了。

南韓的補課看起來比中國還要嚴重:

從幼兒園開始,就要學習跆拳道、鋼琴和英語;小學到高中期間,要進行學業補習以應對考試;等到上了大學,還要接受培訓以獲得各類資格證書。

甚至南韓的高考一度被認為是人間地獄,南韓媒體就這樣形容南韓的高考:

這是一年一度決定人命運的大型活動,比死刑更殘酷,只有少數人能在高考後成為貴族,大多數人都將淪為平民。

考試這一天,舉國關註,當天所有政府機關上班時間延後一小時,家長在寺廟祭拜為孩子求福,後輩跪在地上,為學長助威。

為了考上大學,除了天不亮就要爬起來學習,最好的辦法就是補課,當然有錢上私立學校會更好。

很多南韓人從小學開始就在上補習班了,平時上完補習班後就晚上10點,周末還要補習英語和數學。

不要以為只有普通人才要補課,即便是《寄生蟲》裡的高淨值家庭的孩子,也逃不了補課的命運。

為何大家都要這麼拼名的補課呢?終究還是出路少。

南韓的政治經濟特點,導致了全國經濟命脈掌握在了幾大巨頭手裡,比如說南韓人從生到死都離不開三星,不理解的話把時間到回到上個世紀,東北國企,生老病死全都是廠子裡包了。

想要敲開三星、LG、樂天等大公司求職大門的唯一鑰匙就是頂級學府的學歷,特別是1997年經濟危機之後,小企業都死了,只剩下這些大公司安然無恙,所以大家更要去拼補課拼高考,才能進這些公司。

當然,除了進大公司,還有一個就是考公務員,無數韓劇告訴我們,一個南韓男子要是能考上檢察官,簡直就是一步登天。

這些都是要考試的,不補考怎麼行?

當然,南韓政府也知道這樣下去不行,幾個原因:

1、學生太痛苦,體質下降,抑鬱自殺上升,只會考試,素質教育跟不上;
2、教育支出太高了,家長不堪重負,縮減了其他消費支出;
3、培養孩子成本太高,造成南韓開始少子化和老齡化

你看看,這些原因和當下的中國如出一轍。

早在上世紀就開始打擊補課,一度頒布了相當嚴厲的措施,甚至包括違規開設補習班不但罰款還要坐牢一年。

為此,南韓政府還成立「課外輔導打壓隊」,雖然發揮了短暫的震懾作用,並沒有實際遏止市場需求。

南韓家長把「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句中國諺語發揮到極致:

比如讓老師在深夜(晚上十一點至淩晨一點)到學生家裡提供輔導;

比如把輔導老師偽裝成親戚或家政阿姨或者躲到郊外別墅進行輔導;

甚至在轎車或汽車上進行輔導。

反正五花八門,用來規避「課外輔導打壓隊」的打擊,當然一個副作用就是,老師為了配合家長以及相對的風險成本,補課收費更高了。

上世紀90年代,打擊補課的規定已經形同虛設,2000年南韓憲法法院裁定:

禁止課外輔導的相關法律侵犯了公民基本權利。國家對私人教育採取了過分的限制,侵犯了公民的教育權、職業選擇權。

這項打擊補課的措施徹底失敗了。

南韓沒有成功,隔海相望的日本呢?

– 3 –

日本上面我們說過,學中國只學技術不學儒家文化,在補課這一塊會不會好一點呢?

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

日本的經濟糢式也是幾家巨頭為主,特別有一個不一樣的就是,日本人崇尚在一家公司服務終生。

而且日本人又特別講究資歷和等級,所以基本上就是:起點決定終點。

想要高起點那就要上好大學。

東大、早稻田、慶應……只要你能進入這些大學,基本上以後的人生之路不出意外的話就一馬平川了。

所以,日本雖然公立教育資源充足,但是還是要補課,進這些大學不必靠清華北大容易。

在日本,補課機構叫私塾。

在日本,私塾就像便利店一樣多,可見日本人補課也毫不含糊。

日本私塾比中國補習班嚴格,進私塾之前要先考試,然後分S1、S2、S3、S4四個等級,按照等級進入不同的班級。

日本私塾也是提前學習,4年級學5年級的東西,5年級學6年級的東西。也有月考,每個月都會根據月考的成績重新排班,而且新的排班資訊會在教室外的走廊裡公示。

當然除了學科私塾,素質教育的私塾也有,比如美術、音樂,而且中國人在日本辦的私塾也越來越多了,論培訓還是中國人更拿手。

日本政府自然也意識到過度補課的害處,比南韓更早,日本就提出「寬裕教育」的理念。

這和中國提出的素質教育很相似:

要讓孩子擁有更多在家庭和社區活動的時間, 以及自主學習和思考的時間,發展個性;

提出新學力———擁有自主學習的願望、思考力、判斷力和表達力。

縮減課時、降低學習內容,增加健康體力和生存能力。

這一代接受」寬裕教育「的日本人也被成為」寬松世代「。

後來,寬松教育導致了兩個問題:

1、日本學生普遍學力下降

常常被拿來證明學習能力下降的就是在「國際學習完成度調查 (PISA) 」這一國際性的測試中日本學生的表現。

寬松教育之後,日本學生從第一降到第六然後降到第十。

2、階層間學力落差的擴大

普通民眾寬松教育,快樂教育,精英階層在教育上更有優勢,很多人不認同寬松教育,於是階層差距出現了。

然後,加上日本私塾的推波助瀾,因為寬松教育影嚮了他們做生意,最後,日本的寬松教育也被廢除了。

這其中有一個因素被很多人忽視了:

就是寬松教育增加的素質教育部分,在課程設計方面,存在很多問題,在實際的實施中並沒有得到真正令人滿意的效果。

– 4 –  結語

看完日韓的前車之鑒,我們可以發現幾個問題:

1、為何中日韓都喜歡補課?

出路太少了,根本原因是東亞內卷,農業社會崇尚人力資源優勢,發展到最後就是競爭和內卷。

南韓,不是靠公務員就是進大公司,跟中國很像,考公進國企進互聯網大廠,日本相對好一點。

根本的原因在於無法實現產業突破,游戲中叫科技樹沒點開,日韓是東亞糢式的頂峰了,在產業中游喝湯,但是依然無法避免內卷。

中國現在湯碗剛端上,和日韓還有不小差距,情況更嚴重。

所以,要真正解決這個問題,根本上是要發展科技,站到產業鏈上層,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人均GDP提高了,生產力上來了,老師和清潔工收入差不多,還卷甚麼?另外溫飽需求解決了,其他需求也就多了,社會出路也就增加了。

不解決這個問題,不管是打擊補課還是搞職業教育,都只能緩解不能治本。

2、打擊補課,教育雙減可能存在哪些問題?

參考日本:

一個是整體學力下降以及階層間學歷差距。

另一個就是素質教育的課程設計問題。

從日本的經驗看出來,想要減的確實減下來了,想要增加的卻沒有加上來。

這是我們要極力避免的。

就這樣。

 

來源 中產先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