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窮人光有同情心夠嗎?

窮人

 文:Gerardo Camarena      編:禪心雲起

委內瑞拉臭名昭著的烏戈•查韋斯(Hugo Chavez)、英國的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和美國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發誓說,自己將通過加大政府乾預的力度來幫助「 窮人」,這是為了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並和「 資本主義」的不平等和不公正作鬥爭。

他們想要傳達的信息是,窮人既純潔無瑕,又永遠無助。窮人是一個殘酷腐朽制度下難逃一劫的受苦受難者,這個制度永遠陷其於悲慘的境地,只有賢人(你最喜歡的政治家的名字)才能拯救其脫離這種水深火熱的命運。

當然,你可以把這種敘事解釋為純粹的選舉實用主義。對政客來說,不幸而高貴的受害者遭受邪惡的資本家壓迫的故事,有著不可否認的好處。他把自己偽裝成穿著閃亮盔甲登場的勇敢騎士,向邪惡的為富不仁者發起挑戰,以拯救落難的少女並減輕她的痛苦。

然而,如果這整個敘事都只是擺擺姿態,那麼貫穿他政治生涯的漫長歲月,這位政客就要成天戴著這樣一個相當沉重的人格面具。在這份職業中,從公開的政治對手到本黨黨內所謂的同盟人物,人人都隨時準備在你表現出軟弱的第一個跡象時,對你毫不客氣地發起猛攻。

所以,必須有更多的東西。也許他們只是擔心窮人。可光有這些,還不足以讓窮人真正得到改善和擺脫貧困。想想像桑德斯和查韋斯這樣的人;從表面上,他們對不幸的人展現出了同理心,這種關心是誠心誠意的。他們聽起來不像那些照本宣科的虛偽官僚。當喬·拜登說他關心窮人時,你知道那是假的。當桑德斯這麼說的時候,嗯,簡單地把這個傢伙拋到一邊可並不容易。

類似的事情正在墨西哥發生。我們的現任總統洛佩斯·奧夫拉多爾(Lopez Obrador)就是這種類型的政治家。當他說自己關心窮人時,他確實能做到心靈相通,他能夠以1982年以來最高的得票率(53%)贏得2018年大選,不是無緣無故的。他乘坐客機時從不坐頭等艙,在路邊找便宜餐車吃飯,幾乎每天都和「 菲菲斯」(”fifís”,俚語,指富裕和文雅的人)進行舌戰,他認定這些人是他政權的主要敵人。

然而,同理心並不保證什麼,因為感受別人的痛苦,和幫助他們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你可以寫一千篇演講,發一千遍誓言,但如果你的計劃是基於中央集權和政府乾預,這種同理心就會變得空洞。

在大約19個月的時間裡,奧夫拉多爾極大地擴張了總統的權力,幾乎完全控制了立法和司法部門;癱瘓了能源工業的現代化;在幾乎沒有技術支持的情況下,啟動了三個主要的基礎設施項目(一個機場、一家精煉廠和一列將穿越叢林的火車);取消了已施工過半的墨西哥城新機場;實現了公共醫療保健的集權化,同時削弱了各州以及聯邦政府內部的製衡體系。

他還計劃解散數十個自治實體,不是因為他討厭官僚主義,而是因為他不喜歡分享權力。與此同時,該國自2019年以來一直處於衰退之中,而世界其他地區的經濟仍然保持著增長。通過滋長不確定性和侵蝕國家的應急基金,奧夫拉多爾基本上把墨西哥經濟推上了幾十年來最深重危機的絕路,而這還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病之前。窮人將受到最大的傷害。

但他關心窮人,對吧?

唉,就像我之前所說的那樣,關心和改善是兩回事。奧夫拉多爾說要讓人們擺脫貧困,主要是嘴皮子功夫,但有時他內心真正的盤算也會顯露崢嶸。例如,在5月11日的每日新聞發布會上,他表示:

「 我們需要尋求節衣縮食(…)如果我們已經有了鞋子,為什麼還要更多的鞋子呢?如果你已經有了必需的衣服,那就保留那幾件蔽體。如果你可以在上下班時擁有一輛普通的車子代步,那為什麼你還要再去購買奢侈品呢?」

「 如果我們已經有了鞋子,為什麼還要更多的鞋子呢?」這句話也許適合一個牧師的周日禮拜,但當你把它放在墨西哥當今事態的背景下分析時,你會得到一個更黑暗的認識:貧窮不是一家失敗政府的副產品,而是其志向,是一個特色,而非缺陷。為什麼呢?因為奧夫拉多爾的終局目標是完全控制墨西哥社會,而要實現這一目標,窮人就將不得不繼續貧窮下去。

幾年前,他最親密的助手之一葉德科爾·波爾文斯基(Yeidckol Polvensky)在一次全國性電視採訪中確實表達過類似的意思(我引用一下他的原話):

「 我們必須理解的問題是(…)當你讓人們擺脫貧困,使之成為中產階級時(…)他們就會忘掉自己從哪裡來,是誰讓他們離開那裡的。」

就是這樣。

他們關心窮人。他們感受到了窮人的痛苦。但在內心深處,他們並不真的希望那些低收入家庭擺脫貧困。即使他們可能看起來懷有深切的同情心,能充分理解窮人的處境,但這並不足以讓他們放棄手中的控制權。也就是說,這個窮人的拯救者要想繼續掌權,窮人就必須繼續維持貧窮,而他會從應歸咎於他的責任中脫身,因為他對窮人的關心似乎是不摻半分虛假的,足以讓人們給他無限支持。

76年前,哈耶克談論了社會一旦走上奴役之路,(我們當中)最壞的人就將如何登上權力頂端。他是對的。左派的理念和政黨之所以綿延不絕,是因為它們孕育了一類特殊的政治家,比如洛佩斯·奧夫拉多爾,他會由衷地關心民眾,但同樣也會親手斷送民眾更多的福祉。

來源:米塞斯學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