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暴力真可怕,幸好我是施暴者」

網路暴力

文:文章格子

就在前幾天,互聯網上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網路暴力事件。

一位網紅在直播時手邊放了一瓶農藥,隨後直播間就出現了數條起哄的評論,他們在屏幕上催促「快喝吧」,嘲諷「瓶子裡不會是尿吧」。

在一些網友的慫恿下,主播拿起農藥一飲而盡,她把空瓶舉到攝像頭前回覆網友:「剛才我已經喝掉了。」

於是,有人滿意了。「哈哈哈真喝了。」

·有網友在主播喝下農藥後評論

之後,該主播搶救無效,不幸離世。

事件之後,有人探討她跟前男友的情感問題,有人堅持認為她喝的農藥摻了很多飲料,有人說她是為了走紅而宣傳自己有抑鬱癥。

她離世這件事情,並不重要。

1994年,中國全面接入互聯網。

2004年,網路暴力就開始在中文互聯網上抬頭。

這一年發生了被網友考據為最早的網路暴力事件 ——「川航張敏佳」事件。

中日球賽期間,一位用戶發表了媚日言論,比如日本人素質高、愛用日本貨、總去國外、不喜漢字……

氣不過的網友們搜集了他在討論版內的各種線索,查明此人是川航員工張敏佳,隨後在網路上披露其個人資訊。最終,川航的電話被打爆,張敏佳被公司除名。

·該事件成了當時小學生的作文題,稱之為「現代漢姦」

彼時的「網路暴力」還是「討個說法」,是公共情緒被傷害後的一種宣洩。

大家雖然群情激憤,但沒人想要張敏佳死。

所以,當時又把網路暴力叫「人肉搜尋」。

但在2006年,出現了以人肉搜尋為手段的轟動性網路暴力事件——「銅須門」。

一名魔獸世界玩家在貓撲游戲討論版上,發了一篇控訴妻子因游戲出軌男大學生「銅須」(游戲ID)的文章,並公開了妻子偷情的聊天記錄。

眾多網友瞬間被激怒了,幾萬人在網上組成了聲勢浩大的「捉姦隊」,口號是「以鍵盤為武器砍下姦夫的頭,獻給那位丈夫做祭品」。

他們迅速扒出並公布了男女主的真實資訊,瘋狂騷擾男主的所有社會關系人,呼籲用人單位永不錄用該大學生,女主的照片被打上「中國最壞女人」的標簽,

釘在互聯網恥辱柱上。

·新浪游戲整理的事件時間線,圖片取自[日談公園]

最終,「銅須門」以男主前途盡毀,女主名譽被毀收尾。

·關於「銅須門「事件的報道

隨後幾年,中文互聯網迎來了人肉搜尋的網路暴力高發期。

2012年,陳凱歌據社會現狀制作了電影《搜尋》。

都市女白領因癌癥確診心情不好未給老人讓座,被掛上「墨鏡姐」的標簽遭遇全民網暴。

她頂著「妓女」「小三」的罵名直至自殺。

·《搜尋》劇照

一語成讖,僅在一年後,人肉搜尋和網路暴力就鬧出了人命。

一名女高中生被服裝店店主懷疑偷竊,店主把女孩購物的監控截圖發到了網上,稱女孩是小偷,讓大家人肉搜尋她。

很快,女孩的所有詳細資訊被曝光,成了千夫所指的「小偷」。

一天後,女孩不堪重負,跳河自殺身亡。

而直到她死後,也沒有證據表明女孩曾有過偷竊行為。

再之後,通過網路暴力逼死一個人似乎不需要事實證據了。

2018年,一位女兒科醫生在車內吞下五百片安眠藥自殺,留下了8歲的女兒和愛她的老公。

一切的起因,是有人在網上控告他們夫妻因泳池「小磕碰」而出手毆打男童。

被打男孩的父母在網上放出了他們夫妻的家庭資訊,到其單位鬧事,煽動網友進行無底線的網路暴力,潮水般的謾罵最終淹沒了女醫生。

諷刺的是,事後網友們才發現,網上的大多數黑料都是男孩父母編的。

網路暴力逐漸成為網路恐怖主義,不把暴力對象毀滅絕不善罷甘休。

就在眼下網紅喝農藥事件的前兩個月,一位被詐騙後以自殺求取網路幫助的女子被網友質疑「假死」,隨後二次自殺身亡。

僅僅十幾年,網路暴力從「偵探」變成了「殺手」,從「黑色幽默」變成了「白色恐怖」。

曾經,人們希望用網路暴力讓人難受;現在,他們希望一個在直播間認識不超過三分鐘的主播立刻去死。

·網民就像《黑鏡》裡無孔不入的殺人蜂

當網路世界的大門向全民敞開,流量邏輯對所有人伸出手的時候,這個詛咒就已經埋下了。

現在,流量時代的報應來了。

腰樂隊在《世界呢分鐘》裡唱過:「網民當然是國民,無恥並熱鬧,是這世上最難唱的一曲悲歌。」

然而,網民並不是從一開始就「無恥並熱鬧」的。

曾幾何時,互聯網的岸上還閃燿著人性的光輝。

尤其面對人命關天的大事,多數網友都能保持應有的善良、熱心與克制。

2005年,一位女孩在BBS討論版上說自己想要服藥自殺,並留下遺言。

在依靠撥號上網的時代,帖子一出來,就有100多個網友立即跟帖,勸說她放棄自殺念頭。

報警後,網友們自發動用一切力量協助警方搜救,有人叫醒熟睡的家人打的尋找,有人在女孩的行動電話停機後跑去給她充話費。

他們沒懷疑過這是惡作劇麼?懷疑過,但當時他們想的是:「即使騙我們,也比明早一條人命沒了好。」

最終,網友們配合警察,從100多萬人口的街區成功找到並解救了已經服藥的女孩。

女孩在獲救後,每天仍能收到一二百條鼓勵簡訊。

這件事放到現在的互聯網上聽起來特別玄幻,但原來類似的事情,在天涯討論版之類的地方並不少見。

2010年,一位因網路賭博輸掉1000萬的網友在天涯社區直播自殺,天涯網友陸續加入勸說並自發展開拯救行動。

最後,網友通過其IP地址成功通知警方,拖延到他跳下陽臺的前一刻,消防官兵破門而入。

得知他「沒死成」,網友們湊在一起,一邊勸誡,一邊安慰。

但是,自打「炒作」一詞變成了「流量」之後,網路就開始變得惡臭。

當網速從3G沖到5G,流量就成了新時代的石油。

網路不相信真理,只相信流量,一切的不擇手段都可以因「流量」而道貌岸然。

流量明星、流量商品、流量網紅,流量可以直接換成名氣,名氣可以直接換成人民幣,在這個簡單又暴力的生存邏輯下,沒有甚麼是不可以拿來背叛、販賣和兜售的。

上層流量裝病賣慘、造話題、挑逗男女關系;下層流量裝瘋賣傻,吃奧利給,往褲襠裡扔鞭炮。

抑鬱癥、住院、自殺,變成了很多流量耍的把戲,作為旁觀者的網友,耐心和良心逐漸被消耗殆盡,大家的心態從「拔刀相助」變成了「看看猴戲」。

·整活主播FW刀表演喝「農藥」,「你一拳能打死我媽,你比泰森還牛逼。」

「自殺」成為一種表演,「圍觀」別人自殺就成為一種獵奇。大家的眼睛無時無刻不盯著行動電話和數據,像一只只被流量提著脖子的雞,一旦看見有人出血,就拿著饅頭一擁而上。

·流量越高,底線越低

有人說流量無非是博人眼球,只是浪費你的時間和註意力。

但流量的目的是要持續浪費你的註意力,所以流量會把高貴的說成低賤的,把卑劣的裝成高大的,把好的說成壞的,把黑的說成白的。

安迪·沃霍爾真的大意了,他說這個時代每個老百姓都能成名15分鐘,但現在只要錢到位了,你便祕都能上微博熱搜。

流量時代造就了各種極端的愛與極端的恨,催生了沒道理的喜歡和沒來由的憎惡。

他們能一夜之間把一個素人捧上天堂,也能動不動就讓一個陌生人社會性死亡。

·「清華學姐鹹豬手」事件,因為一個錯覺讓學弟社死

病態的誘導循環中,我們被流量磨損了善良,網路上只存在兩種原罪,一種是虛偽,一種是憤怒。

·《黑鏡》

網路暴力,就是流量時代的石刑。

贊美你的時候,他們用石頭築起樓宇;踐踏你的時候,他們丟出石頭狠狠砸向你。

只須一句口號和一個目標,他們就會機械地撿起賽博網路的石頭,加入一場又一場暴力狂歡。

·《被投石處死的索拉雅·M》

每個參與過互害游戲的網民,無疑都是幫兇。

《讓子彈飛》裡,沒人關心六子吃了一碗粉還是兩碗粉,他們只想看刀劃破肚子,鮮血噴濺淋灕,內髒冒著熱氣,真刺激。

《黑鏡》裡,沒人關心被綁架的公主是死是活,他們只想看綁匪讓總統直播日豬,真有趣。

現實裡,我們不在乎直播網紅的瓶子裡到底是不是農藥,我們只是催促她快喝下去。

「網路暴力真可怕,幸好我們都是施暴者。」

設計/視覺Elaine

來源:X博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