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人回流傳統行業:收入不差,踏實安穩,不掉面子

文:陳橋輝

網上流傳一句話:80 後忙著結婚離婚,00 後忙著談戀愛分手,只有 90 後,只想賺錢,看似調侃居多,但是賺錢卻是活在當下的硬道理。

隨著互聯網業務收縮、行業裁員的持續,誕生了 「降本增效」、「去肥增瘦」 和 「畢業」 等新型詞語。但孰不知,每一個詞語就是被美化後的 「降薪」、「裁員」 的含義,包含著互聯網人對生活的心酸和無奈。

逃離互聯網成為一部分人的選擇。有人選擇 「穩」 字當頭,希望通過考編制、考公務員進入體制內單位,得到一份穩定的工作;也有人認為自身的學歷能力不夠,通過考研究生考博士提升自身的 「硬件」;還有人則是選擇新的行業,謀求新的機遇和高薪。

如今,這種趨勢越來越明顯,特別是傳統行業,更是成為不少互聯網人的新歸宿,他們中有部分重新找到薪資還不錯的新崗位。

是甚麼讓互聯網人,回到以前並不願意去的傳統行業?Tech 星球訪談了多位回到傳統行業的互聯網人,以期進一步了解他們的想法,挖掘對傳統行業的新認知。

回到傳統銷售業,月銷 40 萬成為服裝銷售冠軍

胡娜,原位元組跳動旗下巨量引擎銷售人員

疫情之下,廣告業沒有原來那麼好做,勸退、降薪已成常態,所以我從去年年初就已離職,計劃從事新的行業。當時的心態是擔心在傳統行業中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後來通過朋友介紹去了一家線下店鋪當銷售員。也正是這次轉行,使我重新認識到傳統的銷售工作。

銷售說白了,就是一個需要放下所有事情、放下所有心事,去努力打拼的一門工作。相比於線上,線下的銷售有著無形的難度。

線下店的同事告訴我,如果自身平常雜事很多,心裡想的事情很多,那麼就不要去嘗試銷售,否則會感覺壓力在倍增。

起初我還不信,後來嘗試了一段時間後,的確感受到不亞於在互聯網做銷售的壓力,一方面是線下接觸的客戶形形色色,想說服他們買衣服,並不容易,另外一方面則是會受到相比於線上,更多的不友好的語言攻擊。

在起初階段,壓力會非常大,一個月可能就賣個幾百錢元的商品,排在所有員工的末尾,拿個基本工資,曾想過放棄,但我還是選擇堅持下去。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後,也慢慢總結了線下銷售的經驗,銷售就是當自己熬出來,地位越來越高,反之壓力就會越來越小。銷售的本身賣的不是產品,而是賣的自己。當你自己提升到一定的高度,那麼你就是值錢的,當你值錢了,你就會掙錢。線下銷售培養的就是你這種獨立去掙錢的能力,真真正正學會了銷售,你會吃喝不愁。

經過半年多時間,我的銷售開始慢慢變好,甚至在 10 月時賣出 40 萬的貨,拿到了月銷售冠軍。工資也慢慢變高,目前我已成為了門店的店長,一個月工資差的不多在 1 萬多元,相比於在互聯網的工資,雖然少了點,但心裡卻更加的踏實。

最後,我想說的是,銷售這種行業很好,很掙錢,但是它也非常現實,傳統的銷售依然要靠自己的能力去維持業績增長,當然專註、自信才是做好工作的根本。

硬件工程師回家鄉修行動電話,年賺五六十萬

陳熙,原小米硬件工程師

我大學讀的電子通信專業,後來去小米當硬件工程師,有著一份薪水不錯的工作,可能是厭倦了互聯網的快節奏,以及對家鄉的思念,後來從北京回到家鄉縣城開了一家維修行動電話鋪創業。

我所在的鎮,流動人口和常住人口加起來差不多有六十多萬,還能輻射周圍的幾個鎮,所以我當時辭職後就選擇了去鎮裡的鬧市區開了一家行動電話維修店,店是掛靠在賣行動電話的店鋪內,租了他的一個櫃臺,一個月三千塊錢,這租金並不算貴。

因為我爸就是修行動電話的,所以我跟著他學習過一段時間,由於專業對口,所以學習的很快。維修行動電話主要是靠技術,碰到懂行的人,一般不跟我談價格,我說多少他能接受就給他修了,不會出現討價還價的情況,不會修的就按他的價格再加個幾十報價,賺點資源費。

其次是靠服務,有好的口碑才能維持生意、積累生意,現在一年就靠修行動電話能賺五六十萬,手下還帶著三四個徒弟。

實際上,修行動電話是門技術活,簡單的修修,學個半年也基本都會一點,現在修行動電話基本也就是直接換零件,比如換個電池,換個屏幕,換聽筒送話器,但是這些東西都需要成本,也就賺個手工費。

學藝精通的,如果會修這些壞掉零部件,在我這種小地方那就吃香了,那賺的就不是手工費了,而是技術錢。另外,還可以做一些高端的項目,比如換屏幕,這塊服務需求量很大而且利潤很高,但需要一定的技術門檻。

而隨著如今行動電話更新換代頻繁,又有甚麼碎屏寶等保險的加持,維修的利潤正在減少,普通門店維修也就賣點配件之類,單靠維修很難賺錢,只是修行動電話的話,賺的錢比較有限。修行動電話看上去很貴,實際除去成本能賺的也就那點差價和人工費。一臺行動電話人工費一般 50 到 80 左右,零部件差價則看進價的成本,再定賺取的幅度。

所以,現在的我在修行動電話的基礎上,還在做回收二行動電話的業務,這個還是要看自己售後的技術和服務,讓修行動電話的人信任你,願意把這個要修或者要賣的舊機賣給自己,並且我也需要非常清楚二行動電話市場的行情,跟著行情走,總不會吃虧。總體而言,這塊是可以賺錢,而且比修行動電話更能賺錢。

進工廠打螺絲,並沒有外界說的那麼不堪

薑瀾,原位元組跳動旗下大力教育員工

大學一畢業後,由於對未來的職業計劃不清晰,於是進入了火熱的教培行業,參與到互聯網教育生態的建設中。

但由於 「雙減」 政策的出臺,我在去年 9 月份被裁掉,後來找了一個月的工作,始終沒能找到稱心如意的工作,後有親戚介紹我去杭州的工廠做事,但我心裡是非常抵觸的,因為感覺這份工作有些 「掉面子」,甚至在抖音上出現過一些調侃的語句,比如 「沒事做就進廠打螺絲」。

但後來還是在家人的勸說下來到了工廠,開啓一段真正的打工生涯。這家工廠主要做塑料相關的業務,位於杭州蕭山的鄉下,遠離鄉鎮,周邊沒有娛樂,可以說是一個與世隔絕之地。進入工廠,映入眼簾的就是嘈雜的機器。由於我是重點本科畢業,所以安排我到辦公室裡做事,並不是親自去做流水線的工人,算是一個管理崗。

起初的幾天還是非常不適應,首先是環境嘈雜,一天 8 個小時都要獃在這個地方,時不時還要監工,其次,因為疫情原因,工廠對外的銷量增加,所以會遇到夜班的情況。

當然,雖然環境和強度高於互聯網的職位,但福利和薪資確實不錯。因為我這的工廠非常偏,招人比較難,所以給的福利和工資都還好。我這裡一般都是包吃住的,不包吃也會有餐補,五險一金是所有工作的標配、還有高溫補貼、夜班補貼甚麼的。而且一般都會給予老員工很好的待遇,會提供夫妻房,如果幹滿 5 年,工廠還會送一個純金的手鐲,以示紀念。

此外,在工廠中加班所獲得的錢是真的多,是普通工時的 3-4 倍,所以我們都盼望著加班,我這個崗位一個月下來能拿到近 1.3 萬元,何況我現在還只是一個學徒,如果得到晉升,還能再漲漲。此外,杭州這邊有許多家族式企業,所以能認識很多人,積累人脈,甚至為自己以後開工廠打下基礎。

說實在的,進了工廠後,我也慢慢釋然了,並不像以前那麼抵觸這份工作,雖然勞動強度增大了,但獲得的回報也多了不少,而且少了一些爾虞我詐。再加上最近,國家對實體行業的扶持,傳統制造業應該會有著更好的前景,所以現在的我爭取能搭上這個快車道,為這個行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從互聯網新媒體回到傳統紙媒,只為尋求一份安穩工作

李穎慧,原互聯網大廠新聞運營

畢業之後聽了一些師兄的建議,去了一家互聯網大廠當新聞編輯。來到大廠,給我最直觀的感受是可以利用這個身份,接觸到很多互聯網行業的大佬,久而久之積累了一定的行業經驗和人脈。

工資方面一般,這也是行業普遍的一個現象。眾所周知,新媒體一般是給一個固定薪酬,一個月要求寫多少篇稿子,比如 1 萬,2 萬是績效工資,每月需要完成 10 篇稿子,完不成就扣績效,超出的話就一篇給多少稿費,綜合下來能拿 2 萬元左右。

本想著能夠就這樣幹幾年然後做其他事,但沒想到公司優化到自個兒頭上,於是我也成為了被裁的對象。因為我身上還有房貸要還,所以要盡快找到工作,避免斷供帶來的一系列惡性影嚮。

當時考慮的方向有公關、分析師等,但想了想互聯網如今的狀況,最終還是選擇一份工資相對較少,但卻穩定的事,於是經過考試,進入了當地的一家紙媒工作。

傳統紙媒一般是底薪 + 稿費的薪酬結構,一線城市底薪一般在 4000—5000 元之間,稿費根據文章字數和質量來評分,一篇從幾百到上千不等,另外會有交通補助 500 元左右,算下來可以拿到 7000—12000 元左右,看寫稿速度了,寫的又好又快,那就掙得比較多。

紙媒記者也分普通記者、高級記者、資深記者、首席記者等,每檔底薪不同,一般每升一檔底薪增加 1000 元左右。由此可見,記者想掙更多的錢就需要多寫稿,但是畢竟時間精力有限,想要大幅度提高工資收入還是比較困難。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現在也慶幸自己找到了一份穩定的工作,我身邊被裁的同事,目前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也有點令人噓唏。

轉行網約車司機,總得來說比在互聯網打工強

王斯林,原互聯網銷售

厭倦了職場生活,就是想體驗人間煙火。

自從轉行當專職司機後,感覺生活節奏不像以前那麼快,可以隨心所欲的去接單幹活,當然就是有一點不好,時間比較長,一天可能 10-12 個小時要在車上獃著,辛苦是肯定的,想多賺點肯定要多跑,少跑點那就少賺點。

由於我家就住在北京,沒有房貸甚麼的,而且由於自己有車,所以跑車的成本來自於平臺抽成和油費,而我專職做網約車司機沒有甚麼壓力。

我的工作很簡單,早上六點起牀洗漱完畢,做早飯,聽聽新聞,飯好喊老婆孩子起牀吃飯,7:25 送孩子上學,7:50 啓動車子開始網約車軟體接單。

正常情況在一分鐘之內就有訂單進來,聯繫乘客快速到達乘客上車點,送乘客到目的地。此時正值上班高峰期,路上人多車多,會經過乘客同意,根據平時的行車經驗繞過易堵路點,盡量快速的將乘客送到,然後等待下一定單,目前情況在市區生活區能幹到 9 點左右就沒活了。

10 點以後將車開到熱點區碰運氣,或許能接到單或許只能玩行動電話打發時間,直到中午 12 點到下午 2 點迎來一波定單,14 點一過又恢複上午 10 點以後的樣子,啓動車子回家或就近吃飯。休息到下午 5 點後再出車,迎接晚高峰的到來,晚高峰正常情況會持續到 7 點 30 分左右就結束了。

晚高峰結束回家吃飯或就近吃飯休息,到晚上 9 點半以後到寫字樓、飯店附近等活,一直幹到晚上 11 點左右回家。此時再打開行動電話看看一天的成績,大約 30 單近 600 元,扣除成本,也能有 400 多元。一個月到手一萬多元,總得來說比在互聯網打工強。

(備註:文中出現的人名皆為化名)

來源:Tech 星球(ID:tech618)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