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內幕大泄 中共紅樓將傾

測試
進入2022年,中共內幕外泄掀起了一個小高潮。最顯著的是,2月,在網路上流出一段疑似哈佛學者黃萬盛在私人聚會上的談話錄音,從科技政策角度披露了中共的腐敗、無知、無能。

測試

據談話錄音,2020年7月疫情爆發半年後,中共最高層花17萬元為黃購買單程機票緊急召其回國,領導一個由「習近平親自指揮的」科技防疫項目。談話錄音中的如下兩點最為震撼。

其一,中共的清零防疫現狀為何如此糟糕?其原因是中國核酸檢測和疫苗研發接種,都被中共權貴利益集團利用來大肆斂財。講者舉例說,據他最近得到的資料,中國某集團公司,僅靠核酸檢測一項就賺了6,700億元。按北京大學教授李玲給出的2020年中國抗疫產生的約67萬億元的經濟收益數字,這個集團公司難以想像的收益數字才只占總抗疫收益的1%。全世界沒一個國家用這種方式進行免疫。

由此可見,權貴利益集團劫持國家政策,中共政權的腐爛程度無以復加。

其二,中國在5G、量子電腦和基因工程等高尖端技術方面大大落後於美國。科學家認為,真正主導世界的兩大科技領域,一個是IT,一個是基於分子生物學的基因工程。就IT而言,在互聯網至今為止的基礎算法,90%來自美國,10%來自歐盟和日本,而中國只是拿著這些算法寫程序,沒有任何貢獻;中共還把華為5G搞成政治問題、卡脖子問題,其實5G真正用途並非民用通訊而在於遠程自動化控制,美國反對華為5G,是因它使用的微短波波長沒達到5G技術要求,這就導致其明顯的延時效應,如是自動駕駛就可能發生危險。就生物工程而言,不僅其技術含量比IT行業高得多,而且與IT技術基本在應用數學領域不同,生物工程如果沒有在生命領域的基礎研究,就不可能有任何突破,就中國目前狀況來說,無法趕上美國。

由此可見,中美之間的科技差距之大。而造成差距如此之大的主因之一,卻是中共的科技政策。不僅造假(例如中國搞的量子通訊頗受質疑),而且迎合之風大行(例如華為5G自稱全球第一),而專門搞馬克思、列寧和共產主義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又不懂現代科技,卻在一旁給習近平加強稱霸世界的情結,這些都導致中共科技政策存在重大問題。

作為美國哈佛大學燕京學社研究員的黃萬盛,相當了解美國科技界動向,上述所言大抵屬實,恰好也能與1月31日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發表的一份報告相印證。

北大這份由中國國內學者撰寫的報告(非是報喜不報憂的大外宣材料),對信息技術、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等領域中美科技力量對比、財力投入、人才爭奪、技術標準與規範競爭、以及「技術脫鉤」的現狀與挑戰進行了較為系統的研究,坦言:中美科技脫鉤雖然令兩國都遭受損失,但中國的損失明顯遠大於美國,而且中國一些關鍵的科技發展還有可能陷入瓶頸。

黃萬盛是能接觸到中共最高層的學者。這份疑似黃萬盛談話錄音,是繼去年9月,在英中國商人沈棟出版回憶錄揭示中共權貴與富豪互為棋子的層層內幕之後,對中共體制內情的又一次大曝光,同時使外界對中國科技現狀有了更深了解。

在黃萬盛談話錄音事件之外,英媒披露的兩起投誠事件,涉及到中共內幕和絕滅軍事科技情報,引人注目。

其一,1月23日,英國《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爆料,去年底,一名從事超高音速導彈研製的科技專家,在英國軍情六處(MI6)協助下從北京輾轉逃到美國,此事將有助美英發展針對超高音速導彈的防禦計劃,而中共則可能需要2年的時間才能消化此事所帶來的影響。

其二,2月16日,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英國軍情六處的一名中國線人向國會情報和安全委員會提供有關華為的情報(包括其對華為背景與意圖的了解,以及英國允許華為參與其5G建設等計畫所構成的潛在風險),國會知悉後認為相當具有價值。 據報道,此人祖父是中共建政元老(或為任弼時),曾任中國核武研究機構的研究助理,1992年經香港逃離中國,以難民身分落腳英國,並成為MI6線人 ,目前因殺人罪在英國監獄終身監禁。

這兩起事件都涉及到大名鼎鼎的英國軍情六處。歷史上,軍情六處針對中共的情報工作成績顯赫。去年11月,其負責人理查德‧摩爾(Richard Moore)公開表示,在英國情治史上,崛起的中(共)國首次成為英國祕密情報局的首要任務與最大威脅。 為此,中共喉舌新華社製作了4分鐘的英語諷刺影片,嘲諷英國與美國情治單位誇大了中共威脅,目的只為了向國會爭取增加預算。 影片推出後,摩爾竟也公開回應說,謝謝新華社關注,也謝謝意外的免費宣傳。

本文倒不是強調英國軍情六處的情報能力,而是認為,這兩起投誠事件的主角,一位是「紅三代」,一位是科技專家,雖然身分背景、社會閱歷迥異,但都從各自特定的人生經歷中感受到了中共體制的不公、不可接受,從而邁出了這決定性的一步。

事實上,從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這類事件多有發生。例如,2020年4月28日,香港大學女病毒學者閆麗夢因憤怒於中共隱瞞疫情、擔心會「被消失以及被殺」,而逃到美國,向世界公布疫情真相。又如,2021年美媒爆料,一個迄今為止最高級別的中共官員逃亡到了美國,並提供了有關武漢病毒所的大量信息,以及中共研發生物武器的很多證據;雖然這個中共官員是否是中共國安副部長董經緯沒得到確認,但拜登政府和左媒2021年3、4月間,在病毒來源問題上幾乎集體轉向,當年6月的G7聯合公報中也出現了包括支持病毒溯源調查追責在內的諸多突破性內容,間接證明了美媒爆料的真實性。

逃離中共,閆麗夢是為了正義,那位「迄今為止最高級別的中共官員」可能是因為中共內鬥(比如捲入了「孫立軍事件」),科技專家是因為工作單位不公、那位「紅三代」可能是看穿中共或有特色目的。動機不一,卻殊途同歸,說明中共的統治產生了巨大的問題,使各界人士都感受到了危機。中共恐怕是到了大廈將傾、眾叛親離的地步了吧?

而中共內情的外泄,無論是無意的(如疑似哈佛學者黃萬盛在私人聚會上的談話錄音),還有有意的(如投誠西方者),都使外界更加看清了中共的謊言、腐敗與無可救藥,拋棄中共勢必成為越來越多人的選擇。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