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鐵鏈女案牽出中共權貴姦淫幼女黑幕

豐縣女案,我們為何不認可江蘇調查組通報

中國黃曆虎年期間,「鐵鏈女」事件(徐州八孩母親事件)突然在網路引爆,海內外關注,熱度蓋過中共耗巨資大辦的冬奧會。事件的核心爭議是:中共拒認受害人是四川12歲失蹤的女孩李瑩。官方為此連發五次通報也難以服眾。

2月27日,署名「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的一群中國律師發表公開聲明,質疑官方報告中的DNA檢驗結果及施虐者董志民的刑責,並要求公開所有調查及偵查資訊。聲明並要求官方應允許「鐵鏈女」本人及其親屬,以及失蹤女子李瑩的親屬公開發聲。

對於在全世界的關注下,中共當局堅決排除四川李瑩,老家在徐州豐縣的製片人兼導演王聖強曾發微博稱,老家人「都知道是李瑩,但是有人不能讓她是李瑩」,就因為李瑩的父親是軍人,當局怕影響軍心。

但筆者認為,可能另有危及中共政權根基的原因,令當局有所忌憚。很多分析認為,鐵鏈女就是當年12歲失蹤的李瑩,那就涉及拐賣幼女。而拐賣幼女,很可能牽涉一個被稱為「賣處一條龍」的黑幕。

內幕:從拐賣婦女產業化、官黑利益鏈到「賣處一條龍」

中國大陸的拐騙人口犯罪,近四十年來已形成一種「產業化」。

1988年在江蘇《雨花》雜誌發表的調查報告文學《黑色漩渦》,記述了早年在徐州發生的一起特大劫持拐賣婦女案:「被這夥犯罪集團劫持、拐賣的婦女多達101人,其中有11人被強姦、輪姦,年齡最小的只有13歲。受害者絕大多數是未婚女青年,有農民、幹部、待業青年,精神病患者……」

「一份有關外地婦女被哄騙、劫持、拐賣到江蘇省徐州市的調查報告中,赫然羅列著這樣幾組數字(這僅僅是一個最保守的數字)。自1986年以來:銅山縣12,000人,睢寧縣8700人,邳縣9400人,豐縣8100人,沛縣5300人,新沂縣4600人。這是一組駭人聽聞的數字,這是一組充滿血和淚的數字。」

作者唐冬梅當年被時任徐州市委書記逼迫辭職。

1989年公開出版的書籍《古老的罪惡——全國婦女大拐賣紀實》中曾載,徐州所屬6個縣,自1986年到1989年,被官方統計的被拐賣婦女就有48,100名,大多拐自雲南、貴州、四川,最小的13歲。

這本書在近期引起注意後,很快就在網上書店被下架。

一般的人口拐賣是買賣媳婦,但黑社會和有錢有權有勢,又有變態癖好的權貴互相利用,就有了另一種買賣,按需下單輸送性奴,這是近三十年興起的官黑利益鏈。

特別是那些被拐騙去賣淫的幼女,成為最大的受害者,有一個所謂的「賣處一條龍」模式。

她們先是被作為獵物誘騙、綁架、拐賣,或是供商人姦淫,或由不法商人付費後輸送給官員權貴,從此人生進入悲慘世界。

這是筆者在大陸的時候,從一位了解黑白兩道的朋友處聽來的。

朋友說,當地幾乎每間初中、高中,特別是職業中學這類管理不太嚴格的學校的女學生,都有黑社會性質的勢力虎視眈眈,後來更盯上了小學生。

這些黑社會人員,本身也屬於賣淫集團或人販子集團。他們一般在本地會專門挑單親家庭、孤單老人家庭、留守兒童家庭的幼女下手,但如果跨省、跨市犯事,就不會理會受害人是什麼身分。

這些可憐的幼女,第一手供給的是兩類人:官員、商人或其它領域的在社會上有頭有面的人物。通常也被商人用來行賄官員。

他們有一個隱祕的圈子,互相以大量蒐集處女幼女強姦為樂。

朋友說,這些幼女有一些只是短時間失蹤,有些疏於照顧子女的家庭甚至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更多的幼女是被直接拐走,永遠回不來了。

幼女被拐走後的第一手,是輸送給前邊講到的官商權貴,收費高昂。之後便被強迫賣淫,或者賣給下家,幾經轉賣,每到一處都會被強暴,而且轉賣的價錢越來越便宜,而不是越來越值錢。到了那些農村貧窮的光棍那裡,已經是最後一站,成為三幾千元人民幣就能買來的廉價「商品」。其時受害人幾乎都已被摧殘得精神有些異常,有時是黑社會的經手人(也可以說是人販子)灌藥,故意將人弄傻,才賣到農村去。

對於朋友講的這些黑幕,筆者因為也無法求證,所以一直沒有專門寫文章揭露。直到最近徐州鐵鏈女事件,當局如此強力對鐵鏈女非李瑩做「蓋棺論定」,令人不吐不快。

其實從近年中共官方通報的一些案件信息,也可以看到一些類似的情況,儘管官方可能還有所掩蓋。

比如,2019年7月,總部在上海的上市公司新城發展控股實際控制人王振華,涉猥褻9歲女童被抓。王振華既是江蘇的人大代表,也是上海市的政協委員,算是半個官,紅頂商人。

按照官方公布的案情,拐騙女童的女子周某正是鐵鏈女事件發生地江蘇徐州本地人。她從江蘇帶兩個女孩到上海,一個9歲,一個12歲。當天王振華在酒店對9歲女童實施性侵,事後付周某現金1萬元。

這事件不是單一的,背後就涉及有組織輸送幼女,專供富豪權貴們淫樂的犯罪鏈條。

另據大陸《法制晚報》2017年3月31日報導,河南開封市尉氏縣至少30多名未成年中學生被強迫與人發生性關係,包括多名不滿14歲的幼童。據說類似行為已持續多年,涉及當地某知名企業家趙某和人大代表周某。

2015年,青海警方破獲了一個非法組織未成年少女賣淫的犯罪團夥,發現10名少女被從江西宜春騙到青海西寧強迫賣淫,已逾半年之久。犯罪團夥以「少女第一夜」在網上發信息,獲得高額的回報,最高達到一萬元。受害人中,最小的12歲,最大的也只有17歲,她們受性侵害極其嚴重。

香港《蘋果日報》曾報,2006年,前遼寧省政府副祕書長魏俊星控制的黑社會人員,在前往雲南避難時,還在當地找處女空運到北京、瀋陽,「進貢」給包括周永康、余剛、談紅在內的多名高官和遼寧省一些官員。

更早的是《海峽都市報》2002年報導,福建官場涉及六七十億的閩發證券大案主謀人吳永紅,是一個姦淫39名幼女(坊間指350餘名)的變態色情狂,事發後始終沒有被捉拿歸案。港媒《前哨》披露,吳是因為有曾主政福建的賈慶林作後台,吳永紅除了向賈慶林輸送金錢外,還獻上不少女子。

大陸作家慕容雪村2015年在北京舉行新書《原諒我紅塵顛倒》英文版發布會時,也曾披露,被關在牢中的廣東大律師陳卓倫,曾投最高法院大法官所好,定期輸送處女。這個大法官是誰仍不得而知。

那些幼女被權貴姦淫後,最後的去向,如果不是死亡,或者僥倖逃生,最後多會幾經轉賣後流向農村。

知情人:十幾個縣級以上政法委書記竟稱要給江澤民獻處女

中國人口販賣從來沒有像中共統治以後這麼嚴重過,不少專家認為原因之一是由於中共計劃生育一胎化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衡的惡果。但根本原因是,經歷中共數十年無神論洗腦,特別是「文革」深度毀掉了中國人存留的道德根基,使古今中外都有的人口販賣問題,在當下的中國變得更加邪惡和暗黑。

人性的惡化有一個明顯的發展脈絡:

毛時代摧毀人的傳統道德準則;鄧小平開放國門「一切看錢看」,1989年鎮壓「六四」運動滅掉中國走向政治清明的可能,人們全面投向物慾的追逐;江澤民以腐敗淫亂治國,悶聲發大財,又打壓讓社會道德復甦的法輪功信仰。一直發展到今天,中共進一步打壓全民,抓捕維權律師,公民思考和發聲的空間消失殆盡。整個社會道德淪喪已無以復加,中國進入嚴重的人人互害狀態。

2016年12月,香港《動向》雜誌刊發時評家王德邦的文章,披露一些鮮為人知的權貴集團魁首江澤民窮奢極欲糜爛生活祕聞。

2003年秋的一天,作者前往看望一個擔任地方某縣政法委書記到北京開會的老鄉,(那批參會的都是全國各縣市政法委書記以上的政法系統的官僚),聽到十幾個縣級以上政法委書記在一塊津津有味聊著前退休黨魁喜好年輕美女,其中一官僚竟說像某某某老人家對國家貢獻那麼大,應該每天給他找個處女玩玩,以益於他強身健體、延年益壽,而旁邊眾官僚居然紛紛群起認同。

作者稱,當時他聽得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深味到何謂衣冠禽獸。

這些政法委官員掌握著中共政權所謂維穩的核心部分,他們都是這樣的狀態。對這個政權,中國人民還要抱有幻想嗎?

誰是索多瑪城的義人

西方傳說中的「罪惡之城」索多瑪,就是因為淫亂等惡行被神毀滅。神說,只要城中有10個義人,都不會被毀滅。但結果沒有這麼多。

東方的哲語「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也是說明一樣的因果之理。

當不公不義發生時,即使離我們很遠,也都在拷問我們的良知。沒有無妄之災,無論貧富,遠離了神,人就失去善惡是非的判斷,災難來臨也不自知。

我們該為那些在中國嚴酷的政治環境下,仍敢於為中共暴政的受害者(包括人口拐賣的受害者)發聲的人,還有默默在背後支持的人祝福。他們是義人。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