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誼兄弟的「大敗局」!

華誼兄弟
文:江湖大大

1989年,29歲的王中軍登上了飛往美國的飛機。在決定留學美國之前,他給自己定下了兩個小目標:一是要拿到學位;二是要湊夠10萬美元。

王中軍是個狠人,他說在美國學習的時候,每天打工十五六個小時。可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個小時,除了睡覺,我就不知道他還有幾個小時用來學習了。

反正4年之後,他學成歸來,帶著10萬美金。

1994年,王中軍拉著小他10歲的弟弟王中磊,一起創辦了華誼兄弟廣告公司。24歲的王中磊當時在物資部做文員,哥哥讓幹啥就幹啥,從體制內辭職跟著哥哥幹。

王中軍在美國喝過洋墨水,見過世面,有著天然的經商基因。他把目標客戶鎖定在中國銀行這個最有錢的客戶,對中國銀行金主爸爸說:咱們中行是中國最大的銀行,以後肯定要走出國門,必須要有統一的形象標識、統一的Logo、統一的裝修,才能與國際接軌

憑著王中軍的三寸不爛之舌,還有他部隊大院的關係,順利拿到了中國銀行15000家網點的設計工程,一單賺了4.5億元!

華誼兄弟廣告公司一戰成名,王中軍乘勝追擊,又接下了國家電力、中石化、農業銀行等優質客戶的大單。

3年時間,王中軍哥倆賺了6個億,平均一年賺兩個小目標。

暴富後的王中軍,很快就給自己配上了寶馬。

王中軍很喜歡開著寶馬找朋友嘚瑟,不想遇到一個前同事,這個前同事去年投資電視劇,賺了10個億。王中軍認為自己做廣告很牛很賺錢,沒想到別人做影視更牛更賺錢。

那真是一個賺大錢的好時代啊!

1998年,完成原始積累的王中軍,開始轉行投資影視。

那一年,王中軍投了500萬元給英達,拍了《心理診所》。雖然他是影視外行,卻是廣告內行,他在電視劇中植入了120秒中國銀行的廣告,保底收入300萬元。

這一戰,王中軍輕鬆實現了盈利。

同一年,王中軍又投了三個導演的電影,一部是薑文的《鬼子來了》,這部片子沒能在國內上映;第二部是陳凱歌的《荊軻刺秦王》,票房只有200萬。

兩部電影的票房都撲了街,但第三部投資馮小剛的《沒完沒了》卻一炮走紅,票房收入3300萬元。

這部片子的盈利,吸引了王中軍的興趣,也讓他找到了生命中的一個男人——馮小剛。

接下來的這幾年,這兩個男人相互成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2001年,《大腕》票房4300萬元;2003年,《手機》票房5600萬元;2004年,《天下無賊》票房收入1.2億元;2006年,《夜宴》票房收入1.3億元;2007年,《集結號》票房2.6億元;2009年,《非誠勿擾》票房收入3.25億元。

華誼兄弟和馮小剛基本上每拍一部片,就火一部片,單片票房節節高升,真是他們運氣爆棚的時候。

2009年,創業板開板,王中軍一頓操作猛如虎,把華誼兄弟運作成為第一批創業板上市的企業,也是第一個上市的影視公司。

2009年10月30日,華誼兄弟掛牌上市,當天上漲147%,達到70元每股。馮小剛身家暴漲到2億元,馮小剛的妻子徐帆還抱怨交稅交太多,真是有錢人的煩惱。

華誼兄弟上市融了6.2億元,手中有錢的王中軍,開始大水漫灌。以前馮小剛拍電影都是低成本,拉幾個人,談個情說個愛,就是一部電影。上市融資後的電影投資,成本都很高。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上市後第二年的作品《唐山大地震》,投資成本2億元,5億元票房才能收回成本,最終票房6.8億元;

2012年的電影《一九四二》,投資成本2.5億元,最終票房3.42億元,成了馮小剛的近幾年最差的票房收入,這部片子沒有賺到錢。

王中軍除了在電影投資方面不計血本,隨著華誼兄弟股價一路高歌猛進地上漲,王中軍花錢也開始大手大腳。

2014年,王中軍定下了「去電影化」的戰略,並徹底退出了華誼兄弟的管理。弟弟王中磊理解的「去電影化」不是不投資拍電影了,而是要發展更多電影以外的業務。

華誼兄弟想學迪士尼,利用之前的電影IP來打造遊樂園和旅遊小鎮,這就是他們的品牌授權與實景娛樂業務板塊,他們計劃投入30億元。

要投入這麼多資金,又必須通過資本市場來融資。

2014年11月18日,華誼兄弟以24.83元每股的價格,向騰訊、阿裡、平安定向增發1.45億股,融資36億元。這一次,王中軍把馬化騰、馬雲、馬明哲「三馬」齊聚一堂,向他的「迪士尼夢」進發。

手裡有大量現金的王中軍,開始了「買買買」的節奏。

王中軍底子裡是個藝術家,愛好畫畫,也喜歡收藏名畫。

2014年11月,王中軍在美國富蘇比拍賣會上,以3.77億元拍下梵高的《雛菊與罌粟花》;2015年5月,還是在富蘇比,王中軍以1.85億元拍下梵高的《盤髮髻女子坐像》;2016年5月,王中軍又以2.07億元將曾鞏的手跡《局事貼》收入囊中。

光是買畫,王中軍花了不下7.6億元,王中軍香港豪宅裡面的名畫之多,連馬雲都流連忘返!

為了綁住一些大牌明星,華誼兄弟也開啟了大手筆的高溢價收購,讓人眼花繚亂,也讓人看不懂。

2015年10月,華誼兄弟收購了東陽浩瀚70%的股份,花了7.56億元。收購時,東陽浩瀚僅僅成立了一天,帳面金額只有1000萬元。東陽浩瀚的股東,是一水的大明星,包括李晨、AngelaBaby、馮紹峰等。

2015年11月,華誼兄弟又花10億元收購馮小剛的東陽美拉70%的股份。當時,東陽美拉僅僅成立了2個月,總資產1.36萬元,負債1.91萬元。

當然,馮小剛和華誼兄弟簽下了業績對賭,最終馮小剛業績對賭不成功,掏了6821萬作為業績補償。收10個億現金,最終掏出不到1個億,真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這幾年,華誼兄弟買了很多公司,動用了近40個億的現金,這為日後現金流緊張埋下了後患。

也是在這一年,華誼兄弟的市值達到了頂峰,最高到達了900億元。股價最高達到了90元,24.83元入股的「三馬」,也是賺得盆滿缽滿。

萬物興衰皆有痕跡,但真正的洞察者寥寥,在華誼兄弟最為輝煌和風光的時候,其實上帝已經暗暗布好了籌碼。

2018年,業績已經出現疲態的華誼兄弟,準備炒炒冷飯,拍《手機2》。

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由於範爺的「神操作」,被崔永元舉報偷稅漏稅。最後範爺花了8個億了事,但這卻給華誼兄弟帶來了第一隻黑天鵝。

整個電影行業開始衰退,華誼兄弟的股價掉頭直下,一路下跌。

曾經有多輝煌,後面就會有多落魄。

2018年,華誼兄弟上市以來第一次虧損,一下就虧掉了10.93億元。

虧損驚醒了夢中人,王中軍不得不重回華誼,收回「去電影化」的戰略,重回電影主業。

但是,錯失了幾年機會的華誼,早已不是原來那個華誼,觀眾也不再原來的觀眾。

2019年華誼依然水逆,股價暴跌,使其質押的股權越來越不值錢,華誼兄弟的債務危機立現,資金鍊非常緊張。

王中軍不得不拉下老臉,找馬雲借錢,兄弟倆還簽了擔保。

這一年,華誼主打的《八佰》沒有獲得審批,主控電影缺失。再加上馮小剛的《只有蕓知道》票房只獲得1.56億票房,導致華誼兄弟2019年虧損了39.63億元。

馮小剛也服老了,失去了票房號召力,華誼兄弟辛辛苦苦二十年,兩年回到解放前。

2020年是華誼兄弟的關鍵之年,如果今年華誼兄弟再虧損,連續三年虧損就要被退市。

但是,華誼兄弟又遇到了第二隻黑天鵝——疫情。

華誼兄弟的資金更加緊張了,為了緩解資金壓力,王中軍的手中的名畫盡數賣出。

王中軍和王中磊兄弟倆,還把香港的豪宅也賣了。

同時,華誼兄弟又進行了一次流血融資。2020年4月,華誼兄弟以2.78元每股,向阿裡、騰訊等公司定向增發8.23億股,募集資金22.9億元。

華誼兄弟現在的股價大約為3.9元,相當於打了個7折,估值大幅下跌。

這次是阿裡和騰訊的一次豪賭,也是一次無奈的自救。2014年那次定增到現在,他們已經浮虧了接近83%。2015年最高峰時,還是浮贏190%,人生的大起大落實在是太刺激了!

華誼兄弟也從最高的900億市值,跌到了現在的109億市值,距離王中軍的千億夢差了900億,距離100億一步之遙。

華誼兄弟的市值跌去了將近90%,連續兩年總共虧損50億元,經歷了市值和業績的「大敗局」。

看到如此殘局,不知道王中軍和華誼兄弟最膨脹那幾年,有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王中軍前幾年憑運氣賺的錢,這幾年憑本事又虧回去了。

現在的華誼兄弟一地雞毛,華誼兄弟的投資者也是血虧,或許只有東陽浩瀚和東陽美拉的原始股東,才是笑到最後的主吧。

2020年,華誼兄弟還能翻身嗎?讓我們拭目以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