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時期,蘇軍如何對待戰俘 ?

戰俘

◎作者:哈爾德根艇長

◎編輯:馬戲團長

聊聊二戰期間,蘇德雙方對待戰俘的問題。

卡廷慘案“是蘇聯針對波蘭精英階層的一場系統屠殺,在二戰剛結束時,蘇聯曾試圖將這桶髒水潑到納粹德國身上。1990年2月,在蘇聯行將就木之時,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才終於向世界公布真相。

1992年,訪問波蘭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親自到波蘭軍官俘虜墓地獻上花圈,綢帶上寫著”我們錯了,請你們原諒我們這些罪人。”

2010年4月7日,在波蘭卡廷慘案70周年紀念日悼念活動上,訪問波蘭的俄羅斯總統普京當著全球媒體的面下跪給受害者紀念碑敬獻花圈

◎圖為普京在受害者紀念碑前單膝下跪獻上花圈 

可以說,”卡廷慘案”是蘇聯以及俄羅斯官方都承認的事實,是一樁經得起檢驗的歷史公案

然而近20年來,總有人罔顧史實,不為波蘭受害者發聲,反為劊子手洗白

這些人主要分為兩類:第一類是試圖用”各種資料”否認此事;第二類是承認此事,但絞盡腦汁為劊子手的惡行尋找理由,試圖證明波蘭人罪有應得

關於第一類行為,已經有許多學者進行了詳細反駁,筆者不再多言。

第二類人的理由主要概括起來主要是兩條:1:蘇聯是為了報複蘇波戰爭波蘭人”虐待”蘇軍俘虜;2:蘇軍戰士軍紀良好,絕不會濫殺無辜之人。

◎諸如”沒有一個冤枉的,先挑的事,有仇必報”是這些人為蘇聯辯護的幾個理由 

關於第1條,從2002年起,波俄兩國國家檔案館花了兩年時間對波蘇戰爭中的紅軍戰俘問題進行了共同研究,並將研究結果結集成冊出版了一本《波蘭囚禁的紅軍俘虜,1919-1921年:檔案和材料匯編》。

其研究結果是,在蘇波戰爭中,蘇軍方面一共有16,000—20,000名俘虜在關押期間死亡,死亡率約為25%。這些人主要死於斑疹、傷寒等流行病,並非是波蘭人故意虐待。並且,蘇波戰爭爆發於一戰剛結束時,波蘭飽受戰火摧殘,全國糧食、藥品緊張,大批波蘭平民面臨饑餓、流行病危脅,在這種情況下,波蘭能把蘇軍戰俘死亡率控制在25%已經很好了。在同時期,波軍戰俘在蘇俄戰俘營死亡率高達40%。40%比25%,我想即使是小學生都明白哪邊”虐俘”嫌疑更大。

至於第2點,筆者認為可以用蘇軍在1941-1945年東線戰場的所作所為探討一番。

應該說,二戰時期蘇軍經常虐俘、殺俘是廣為人知的,但是很多人總是認為蘇軍軍紀嚴明。

◎某站網友 

甚至,還有人試圖將這些暴行合理化:

◎某站網友 

許多蘇粉都一口咬定殺俘是德軍先動手,油管上一位英國戰史up也舉出了蘇聯政府在1941年7月17日的表態,似乎德軍確實是理虧。

◎油管上英國戰史up主的內容 

那麼問題來了,東線殺俘當真是德軍開的頭?

在蘇德戰爭剛開打的1941年6月22日,波蘭家庭主婦瑪麗亞·莫羅克就親眼目睹了一名受傷的德軍飛行員在蘇霍沃拉附近被蘇聯士兵開槍打死。

除此之外,還有軍隊的戰場報告為證。例如:77轟炸機中隊報告,他們一名士官飛行員在傘降過程中被蘇軍射殺;56步兵師報告,該師188步兵團一名士兵受傷後被蘇軍殘殺;68步兵師192步兵團也有數名士兵被蘇軍俘殺。

JG-27聯隊長沃爾夫岡·謝裡曼少校應該是當天蘇軍戰爭罪行受害者中軍銜最高者,他跳傘後被蘇軍俘虜,隨後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會處快。

◎沃爾夫岡.謝裡曼,在西班牙內戰、西線有25個戰果。 

這些事例都發生在1941年6月22日,戰爭才剛剛開打,德軍的閃擊戰再厲害也不至於這麼快就把這些蘇軍的家人幹掉吧?

以上例子只是1941年6月22日蘇軍戰爭罪行一部分,他們的行為首先是在德國空軍中引起恐慌,德軍飛行員對落入、迫降在蘇占區十分懼怕,一些人在落入蘇占區後自殺

◎德國王牌飛行員漢斯·施特雷洛少校在跳傘落入蘇占區後開槍自殺。 

此外,在蘇德戰爭爆發的最初幾個小時中,發生了數十起蘇軍襲擊德軍傷員、醫院、救護車、醫務人員的事件,這些行為無疑是對《海牙公約》、《日內瓦公約》的嚴重踐踏,這些行為也很難被理解為是對侵略者暴行的報複

隨著德軍不斷深入蘇聯腹地,蘇軍殘殺戰俘事件發生的頻率也越來越高:

1941年6月24日,23工兵營12名傷員的屍體在蘇拉茲附近被發現,這些屍體殘缺不全,有一名傷員被釘在樹上,他的舌頭被割掉、眼睛被挖掉;27或28日,布格河畔索卡爾鎮附近,5名德軍傷員被蘇軍肢解,他們要麼失去左眼要麼失去右眼。經醫生鑒定,肢解發生在他們死前;28日,別洛斯托克東北方,至少18名德軍傷員被蘇軍士兵用槍托、刺刀殺死;30日,在羅夫涅鎮,35步兵團許多官兵被俘,克勒寧少尉發誓:”約六名士兵只剩一條胳膊和一條腿,他們的整個頭顱或半個頭顱被銳器砍掉,12~14名士兵的生殖器被割。”;30日,維爾紐斯西北,14名德軍反坦克炮兵被俘後被蘇軍用刺刀、鐵鍬殺死;30日,羅紮納-斯洛尼姆公路,14名德軍通訊兵被肢解,他們胳膊被砍掉、臉被砸碎。

1941年7月1日,255步兵師30名傷員被蘇軍屠殺;7月1日,295步兵師80名傷員被蘇軍屠殺;7月18日,14摩步師100多名官兵被俘後遭處決;7月20日,47裝甲軍軍屬通迅營18名士兵被蘇軍處決。

沃伊克少尉、施篷霍爾茨二級下士和二等兵塔梅1941年9月10日的宣誓證詞揭露了前所未聞的暴行,他們描述了8月中旬,24名德軍士兵在傑姆茨奇恰附近一片菜地裡遭到蘇軍士兵殘忍肢解的慘劇。這兩起案件中,蘇軍活生生的割掉了受害者的生殖器,而在其他案件中,他們剖開手無寸鐵傷員的肚子,挖出他們的眼睛,其他人則被割斷喉嚨,還有一名傷員被斬首

一名蘇軍軍醫交待,基輔蘇軍在投降前將手上所有德軍俘虜處決(筆者推測被處決的德軍官兵不會少於1000人)。

132步兵師戈特洛布·比德曼回憶,他的排長在夜戰受傷被俘後遭到處決,他們團另一個排裡也有兩名士兵成為受害者。

◎戈特洛布·比德曼,戰後寫有回憶錄《致命打擊》。 

這種恐怖故事我們可以一直講下去,在蘇德戰爭開始後,幾乎每天都能傳來德國士兵被肢解的報告。

連希特勒對此也難以置信,他在1941年8月收到南方集團軍群發來的急電後專門派遣他的空軍副官尼古勞斯·馮·貝洛去尼古拉耶夫了解情況,在尼古拉耶夫,貝洛見到了16裝甲師師長胡貝少將,該師一個連100多名官兵被俘後遭到蘇軍肢解,胡貝帶著貝洛察看了受害者屍體。

希特勒得知情況後表示:”總參謀部應該知道這些,這樣他們就會對正與我們戰鬥的敵人產生一種不同的看法。”

◎貝洛 

除了虐殺德軍俘虜和傷員以外,德軍的野戰醫院也常常被蘇軍”關照”,在1941年12月蘇軍奪回刻赤半島費奧多西亞港後,他們將市醫院中德軍未能撤走的傷員拖到室外澆上冷水,然後處決

這件事也許可以視為德軍野戰醫院悲劇的開始。

◎德劇《我們的父輩》中蘇軍處決德軍傷員片段 

1943年1月底,攻入斯大林格勒市區的蘇軍縱火焚燒第6集團軍用作醫院的建築,死者數字無法統計。

在1944年6月巴格拉季昂行動中,發生了幾起駭人聽聞的事件。

當年的6月27日,蘇軍在被包圍的第9集團軍部隊突圍後奪回博布魯伊斯克市,這裡有5000餘名第9集團軍各師傷員,這些手寸鐵的傷員遭到蘇軍屠殺,只有2人幸存。同一天,12步兵師留在莫吉廖夫的1000多名傷員也被處決

1945年2月蘇軍攻占布達佩斯後,城中野戰醫院被蘇軍縱火焚燒,一些傷員被澆滿汽油後燒死。

事實上,在二戰戰史中,一般提到攻擊醫務人員,大多數人第一反應會想到日軍。

◎電影《硫磺島家書》日軍軍官要求手下重點攻擊美軍醫務兵片段 

第6步兵師軍醫海因裡希·哈佩回憶,他在蘇德戰爭首日遇到這麼一件事:

“六具屍休倒在窪地裡。一名擔架員仰面朝天,雙臂張開,另外四名士兵靠在一起,就像他們倒下時那樣。一位軍醫面朝下倒在地上,衣袖上佩戴著紅十字袖章,身邊的旗幟標有鮮紅色十字標志,醫療包裡的物品散落在四周。仿佛怕被敵人聽見似的,擔架員低聲說道:”100碼外,看那裡,那些金雀花灌木叢後,俄國人就趴在那兒。這位軍醫已經把這些傷員帶入這片窪地,正給他們治療時,俄國人開火了。我當時在農舍裡看到這一幕,可我無能為力。軍醫站起身揮舞他的紅十字旗,可俄國佬繼續朝他開槍。他倒下了,他們不停地開火射擊,直到窪地裡沒人動彈為止。這太可怕了….冷血的謀殺…他的聲音哽咽了,淚水從眼中滾落。”

這一天,哈佩所在的18步兵團損失了2名軍醫、4名擔架員,哈佩本人也曾遇到蘇軍機槍襲擊,他在目睹上述暴行後找了一支MP-40沖鋒槍、兩枚手雷作為自衞武器,他的兩名手下也得到了步槍。

配齊武器後,哈佩發現一名士兵一直在盯著他:”一絲愉悅的笑意浮現在他的嘴角,我註意到他盯著我的紅十字袖章,”您是對的”,我回答了他沒說出口的問題,把袖章從衣袖上摘下來,曡好後放入口袋,它不能跟槍支同時出現。不管怎樣,這對俄國人來說毫無意義,這裡沒有甚麼《日內瓦公約》,我告訴您……我現在跟你們一樣,是一名戰士。”

◎哈佩醫生 

哈佩醫生在戰爭中幸存,他獲得了二級和一級鐵十字勛章、步兵突擊獎章、金質十字勛章、坦克擊毀臂章,曾一連14天沒有睡覺。1941年12月,他在加裡寧附近一天照料了160名傷員。1942年8月,他在勒熱夫照料了521名傷員。

當然,哈佩的經歷絕非個案,蘇軍攻擊德方醫務人員的行為貫穿整個戰爭

1941年6月28日,蘇軍在明斯克地區伏擊第127救護車排,摧毀許多有明顯紅十字標記的救護車。1941年7月17日,18裝甲師第2醫護連遭蘇軍伏擊,全軍覆沒。

一些德軍老兵回憶,蘇軍甚至侮辱、肢解過紅十字會女護士。

◎芬蘭電影《無名戰士》蘇軍伏擊芬軍救護車片段 

德國歷史學家弗朗茨·W·塞德勒指出:”戰爭爆發後,蘇聯指揮部門沒有理會紅十字標志。一群群德國傷員和前進主急教站都插有清晰可辨的紅十字旗幟,結果卻吸引了相當密集的炮火,直到這些旗幟最終被拋棄,因為它們無法提供任何保護。佩戴紅十字袖章、手無寸鐵的德國戰地醫務人員被俘後會和傷員一同被殺害,因此他們獲得了一支P-38手槍以保護傷員。德國人不得不禁止醫務人員佩戴紅十字袖章,因為它為蘇軍狙擊手提供了一個清晰可辨的目標。”

講到這裡,關於是誰先不顧《日內瓦公約》動手殺俘,甚至殺害戰地醫護人員,誰的軍紀惡劣應該一目了然了。

不過,這些人還有另一套為蘇軍辯解的說辭,他們認為素質高的蘇軍基本都死在了1941-1942年,所以,德軍應該為低素質蘇軍犯罪買單。

◎某站網友都開始認識二戰”軍紀嚴明”的蘇軍 

近衞第5坦克集團軍是無可置疑的蘇軍精銳部隊,該部獲得過”斯大林格勒衞士””基輔衞士”等榮譽,許多官兵都獲得過”蘇聯英雄”榮譽、高級勛章。

這支部隊應該不是甚麼”報仇心切的年輕人”吧?

就是這樣一支精英部隊,在1943年10月18日遇到了一列德軍傷兵列車,他們用機槍,手榴彈熱情款待列車上的德軍傷病員及醫護人員

除了精銳部隊的做派,我們再來看看”高素質”的朱可夫元帥是怎麼對德軍勸降的。

◎朱可夫1944年4月2日發給第1裝甲集團軍的勸降傳單 

這是1944年4月2日朱可夫發給德軍第1裝甲集團軍的勸降傳單,大概意思是:如果不投降,那麼就將德軍士兵抽三殺一。這就是蘇軍第一名將,一名在勸降傳單裡都能踐踏國際法的名將。

有時候即使是情報價值很高的德軍將領,也難逃被蘇軍處決的命運。例如下面三位。

◎24裝甲軍軍長馬丁·旺德爾上將 

1943年1月13日,24裝甲軍軍長馬丁·旺德爾上將被俘,蘇軍士兵認為俘虜影嚮進攻速度,將他處決。

◎約阿希姆·福凱特上校 

B軍級支隊指揮官約阿希姆·福凱特上校,在突出切爾卡瑟口袋時身負重傷,蘇軍士兵認為把他帶回去太麻煩,將其處決。

◎菲利普斯中將 

1944年9月21日,黨衞軍第5山地軍軍長菲利普斯中將被俘後立即被槍殺。

除了價值很高的軍官會被處決以外,大部分被俘的德軍官兵進了蘇聯戰俘營,還是有很大機率小命不保。

除了第6集團軍官兵廣為人知的悲慘遭遇,還有更極端的例子,如在大盧基被俘的4000多名德軍官兵只有11人走出蘇聯戰俘營

而德軍戰俘在蘇聯戰俘營的死亡率為35%,但這包括了大量1945年德國投降後的被俘人員。1941-1942年,德軍戰俘死亡率為90%-95%。1943年為60%-70%,1944年為30%-40%,1945年以後為20%-25。

講到這裡,那些人可能還是嘴硬,”德國人一家之言,孤證不立”。那麼,請看德國盟友的遭遇。

2006年,芬蘭國防軍公布了一組二戰時期的照片。

◎兩名被蘇軍游擊隊殺害的芬蘭兒童,難道他們也是納粹幫兇? 

芬蘭Savukoski市的Seitajrvi邨遭到了48名蘇軍游擊隊員的襲擊,14名平民被殺,一名8歲的女孩裝死僥幸逃生。

◎據來自中立國瑞典的醫生鑒定,致命傷集中在頭部、頸部。

另一起事件發生在1944年7月14日,21名平民在Sodankyl的Lokka邨被殺,最小的死者是1個月大的嬰兒。 

芬蘭曾經試圖對犯下這些罪行的蘇聯游擊隊員進行追究,但俄羅斯法院回應說按照俄羅斯法典的規定,謀殺只有10年訴訟期限,表示不會進行調查,並拒絕對芬蘭方公開進一步資料。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蘇聯戰俘營中芬軍戰俘死亡率高達40%

匈牙利可謂是德國最忠實的盟友,在1944年8月德軍在羅馬尼亞潰敗後,戰火開始燒到匈牙利本土,匈牙利平民開始遭殃。

在德布勒森戰役、尼賴吉哈佐反擊戰中,德軍在奪回的匈牙利邨莊中多次發現匈牙利平民屍體,其中甚至包括被刺刀剖開肚子的孕婦

◎截圖源於《東線狙擊手》 

第3山地師王牌狙擊手艾勒伯格就目睹了這樣一起慘劇(下圖中的文字可能引起不適,請謹慎觀看)。

◎截圖源於《東線狙擊手》 

◎艾勒伯格 

在布達佩斯圍城戰結束後,直面素質低下的蘇軍士兵成了市民生活一部分。搶劫、強姦,甚至是中立國使館、紅十字會機構也無法幸免,甚至有蘇軍士兵淹死在酒窘裡。

◎匈牙利歷史學家翁格瓦利·克裡斯蒂安的《布達佩斯之圍》對蘇軍在布達佩斯的作為有詳細描述

德國軍人或許以為他們只是在進行一場文明的戰爭,就像在波蘭、法國和北非發生的一樣。但是蘇聯人用實際行動告訴他們,無論他們是否文明,蘇聯人都會報以野蠻

看到這或許還有人認為,不管德國軍人有沒有先犯下罪行,他們都應該被懲罰,因為他們是侵略者。

那我們不妨妨看看南斯拉夫、捷克、波蘭三國人民遭遇。

南斯拉夫政治家吉拉斯記載,蘇軍在該國犯下了至少121起強姦、111起謀殺和1204起搶劫罪行。盡管這個數字並不算嚴重,南斯拉夫領導人鐵托還是召見伊萬·科涅夫元帥提出抗議,表示英軍解放南斯拉夫其餘地區時從未發生過這麼多類似事件

科涅夫回應:”您竟然把紅軍和資本主義的部隊相提並論,我對此提出最強烈的抗議。”

◎政委出身的科涅夫(1897年12月28日—1973年5月21日),覺悟確實不一樣 

當吉拉斯訪問蘇聯時,斯大林說:”而這樣的一支軍隊,除了吉拉斯,沒有人侮辱過!吉拉斯,我最不可能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一個受到如此好評的人!還有一支為你流血的軍隊!本身就是作家的吉拉斯難道不知道人類的苦難和人心是甚麼嗎?一個穿越千裡血與火與死神的士兵,與女人嬉戲玩鬧,小事一樁,他難道不明白嗎?

不論是慈父,科涅夫還是某些蘇軍官兵,從上到下,他們的基本邏輯就是:”我們來解放你們,你們不感恩戴德,簞食壺漿以迎王師,還嫌我們吃拿卡要,和廣大婦女打成一片,簡直就是對我們的侮辱!”這大概就是蘇式霸道總裁的究極形態了。

1945年1月,德軍在波蘭的防線崩潰,蘇軍進入波蘭。

很快波蘭人就發現,他們迎來的只不過是一群新的壓迫者。蘇軍大肆抓捕家鄉軍官兵及其支持者,2000-7000名波蘭人被捕,600人在勞改期間死亡。他們1956年才被赫魯曉夫釋放,坐牢時間超過大部分軸心軍俘虜,波蘭人稱之為”二次卡廷。”

蘇軍還在克拉科夫等波蘭城市大規糢搶劫、強姦,超過10萬名波蘭婦女因此染上性病。一些人甚至開始懷念德軍占領時光,有波共人員想給斯大林寫信抗議,最後想了想,還是選擇明哲保身。

捷克政府也曾向科涅夫抗議蘇軍軍紀敗壞,科涅夫回答:”這是逃兵所為。”

我們不難發現,對蘇軍來說,軍紀嚴明一詞就是個笑話。僅憑巴格拉季昂行動期間蘇軍在博布魯伊斯克、莫吉廖夫、明斯克幾次針對傷員的大規糢屠殺,他們就沒有任何資格去碰瓷美英軍隊軍紀,一次性屠殺幾千名傷員,也只有蘇軍能幹出來了。

偏蘇人士總喜歡說西方如何黑蘇聯,本世紀幾部熱度比較高的歐美二戰片,如《我們的父輩》《兄弟連》《太平洋戰爭》《拯救大兵瑞恩》《狂怒》《硫磺島家書》等都有歐美軍隊殺俘情節。

◎《我們的父輩》德軍槍決蘇軍政委片段 

◎《狂怒》美軍殺俘片段 

◎《兄弟連》斯皮爾斯殺俘片段 

 

◎《拯救大兵瑞恩》美軍殺俘片段

◎《硫磺島家書》美海軍陸戰隊殺俘片段 

 

◎《太平洋戰爭》陸戰1師殺俘片段

◎這段問候日內瓦公約可以說相當寫實 

而在偏蘇人士身上,我只看到兩個字——洗地,為了精蘇連”卡廷慘案”這種歷史公案都能洗。

我想問問你們,還記得死於饑荒的烏克蘭農民?被流放驅逐的波羅的海三國人民?作為中國人,你們可還記得被迫害的華人同胞?!

◎1938年中國報紙對蘇聯迫害華人報道 

來源:循跡曉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