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皇帝如何消磨他們的私人時間?

文:橘玄雅

相信不少人想象中的清代皇帝的生活都是這樣的吧:每天處理完那一點點的公務,就可以享受各種榮華富貴,吃穿用度都是「天字一號」,在後宮翻翻牌子。沒事還可以下下江南,微服私訪一番。以清代皇權之盛,也沒甚麼人能管得了皇帝,生活自在樂無邊。

實際上,真實的清代皇帝的生活是比較枯燥乏味的。

你可能聽說過「朝幹夕惕」這個詞,它出自《易經》,指的是每天都勤奮謹慎,不敢有絲毫松懈。不過更多的人了解這個詞,恐怕還是因為年羹堯在折子裡錯把這個詞寫成了「夕惕朝幹」而被雍正帝借口降罪的典故。其實用「朝幹夕惕」來形容清代皇帝的日常生活,是相當恰當的。清代皇帝以「勤政」聞名,這個「勤政」是需要犧牲大量「業餘時間」來達成的。

雍正朝服像

曾經有學者通過《穿戴檔》《膳底檔》《實錄》《軍機處檔》《宮中檔》《起居註》等宮廷檔案複原了乾隆帝在乾隆三十年(1765年)正月初八日這一天的完整生活作息。稍加整理如下:

4:00,起牀,更衣,參加坤寧宮朝祭。
5:00,祭祀完畢,回到宮內飲冰糖燉燕窩。
6:00,在中南海同豫軒進早膳。之後前往幹清宮西暖閣閱讀先帝《聖訓》。
7:00,更衣,在建福宮稍坐,前往重華宮參加茶宴,持續到9:00之後。
10:00,在養心殿勤政親賢殿批閱奏折,持續到12:00之後。
13:00,在養心殿前殿召見臣子,持續到14:00之後。
14:30,在養心殿進晚膳。
15:00,略微休息。之後繼續批閱本章。
16:00,召見傅恆談事。
17:00,前往三希堂等處鑒賞文物,持續到18:00之後。
19:00,略微休息。
20:00,在養心殿後殿東暖閣就寢。

這一天的乾隆帝淩晨四點起牀,晚上八點就寢,只能勉強達到八小時睡眠而已。在十六小時之中,餐飲和休息不足四個小時,私人娛樂活動不到兩個小時,剩下的十個小時基本都是在處理內外公務。而這一天是正月初八,屬於「封印期」,也就是還在「假期」裡。要是在普通日子裡,就要更忙碌了。

乾隆帝妃古裝像,圖片引自故宮博物院官網

對於清代皇帝的日常生活,如果我們對之進行歸類的話,大致有五個方面:

第一,祭祀。清代作為封建朝代,標準的「家國不分」。國家級祭祀有不少,清宮之內大大小小的祭祀更是多如牛毛,清代皇帝每年裡幾乎有一半以上的日子都要參加祭祀典禮。

第二,軍事、軍禮。清代皇帝參與的軍事事務除了行圍之外,還有閱兵等重要軍禮,在清代中後期,這些活動一年之中次數並不會太多。

第三,政務。這是清代皇帝最重要的工作,召開會議,批閱奏本,召見臣子,下達命令,等等。國家的事務也是以其為中心開展的。

第四,典禮儀式。清宮每個月,甚至每一天,都會有不同的典禮、儀式,就算只是走過場,也需要耗費不少時間。

第五,學習。清代皇帝就算已經成年,不需要每天在書房念書,但是依然註重知識學習。比較典型的就是經筵,也就是皇帝定期進行經史知識學習,或者閱讀先朝的《實錄》《聖訓》等書籍。 (相關閱讀:《光緒皇帝學英語,讓許多人痛心疾首》)

對於這五個方面,從乾隆朝之後,清代皇帝的處理方法,或者說作息方式,基本上是固定的,大致為:

每天天明前即起。起身穿戴完畢後,如果有朝祭的需求,就先前往朝祭,如果沒有,就先飲用一碗冰糖燉燕窩。這個習慣據說是乾隆帝的養生祕方,後來被延續了下來。飲畢這個冰糖燉燕窩,走出寢宮開始處理日常事務。

燕窩。乾隆皇帝是清代燕窩的最大消費者,有說法稱福建所產燕窩的約半數進了乾隆肚子。

因為前一天已經下令將次日的早膳擺在哪裡,所以可以先理事再用膳,也可以先用膳再理事,看具體情況而定。用晚膳之前的主要生活就是請安、祭祀、用早膳以及召見大臣、處理奏章,還要抽時間學習。學習一般是在處理奏章和召見大臣的間歇,閱讀一刻鐘以上的先朝《實錄》或者《聖訓》或者其他經史書籍。

中午或者下午用過晚膳之後,可以稍微休息一會兒,接著處理剩餘的公務。基本都處理完畢了,才輪到皇帝自己的私人事務。皇帝可以做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過大多快傍晚了。

傍晚過後,可以稍微用一下消夜,之後安排明日的早膳何時擺在哪裡,都要處理甚麼政務,等等。有精力的話,才在後宮休閑一下。天黑了也就休息了。

到了光緒朝之後,皇宮裡有了電燈,雖然對之前「天未明即起,天黑則就寢」的作息有影嚮,但是說到底還是基本因循成例的。光緒三十年(1904年)慈禧太後七十正壽時,溥雪齋曾經入宮「會親」一個月,後來他回憶慈禧太後的日常作息時寫道:

每晨按定時起牀(宮中叫作「請駕」),起牀後為梳洗時間,這時各處的供差太監等,皆鵠候著太後的梳洗。梳洗完畢後,室內太監喊「打簾子」,專供開簾的「殿上太監」便應聲將簾子打開……太後走出外屋,先披閱各處的奏折,看完即到仁壽殿傳見臣工,當時叫作「見起」,又稱為「叫軍機」。接見之後回到樂壽堂住處「傳膳」(吃飯),吃飯後照例要「進果盒」,即吃幹鮮水果、點心之類。吃完果盒照例出去散步一次……散步後「回寢宮歇午覺」,睡醒有時到聽鸝館繪畫消遣。這時,由「如意館」(宮中畫苑)人跪地手托顏料碟等伺候著……有時不畫畫,命把「太醫院」的大夫叫來,但這並非為看病,而是喚他們來跪在地上朗讀「四書」,太後在旁聽著。還有時一高興,命把「咱們本家兒的叫來」(當時呼宮中太監戲班之語),於是太監便開始「髦兒排」,即不上裝地清唱。照例還有「內廷供奉」(即當時有名演員,皆經常召入宮中供差)當場指導。觀劇後「進晚膳」,用飯畢還要擺上果桌、果盒……晚飯後到仁壽殿寫大字,如四尺的福壽字等。寫完幾幅之後,照例還有一頓夜宵(宮中叫作「燈果」),如醬肉、小肚、燒餅、粥之類。有時還令太醫院作燈謎。 (相關閱讀:《太後一頓飯,小民六年糧》)

這時候是慈禧太後「聽政」的時期,太後畢竟不是皇帝,所以對於國政,她要參與的內容比正式的皇帝要少了不少,這也是她有大量「私人時間」的保證。這時候宮內已經有了電燈,作息時間被延長了不少,傳統的兩餐制逐漸在向三餐制轉變,但是我們可以看出,其基本作息架構依然是按照之前的成例,上午處理政務、召見大臣,午餐(光緒朝之前的「晚膳」)之後才能有時間過私人生活。

光緒二十年《月戲檔》,慈禧在每月的初一與十五必要看戲。圖片引自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再來說說皇帝的私人生活。

應該說,從時間分配來講,清代皇帝每天都是先勤奮公事,剩餘的時間才能歸入私人生活範疇。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的私人時間著實是不多的。但皇帝又是「天字一號」的人物,在人力和物力上都擁有極高的權限,所以他們的私人生活雖然時間很有限,卻在質量上可以略作彌補。

在清代宮廷留下來的檔案中,我們也能多少瞥見清代的皇帝是如何消磨私人時間的,其中不同種類的休閑也凸顯了不同皇帝的性格。

第一類是文事

文事主要指的是書畫、詩詞等。入關伊始的世祖順治帝,以愛好文事知名,特別是擅長繪畫。清人記載:「章皇勤政之暇,尤善繪事。曾賜宋商邱《冢宰牧牛圖》,筆意生動,雖戴嵩莫過焉。」還有人提到順治帝擅長「指畫」,可見其繪畫技巧相當純熟。後來的皇帝們也多有書畫傳世,康雍二帝書畫、詩文多有流傳,乾隆帝更是此中名人,尤其以作詩的數量橫絕一時,同時也善畫山水、花草。到了清中後期,嘉慶帝擅長畫梅,道光帝擅長畫蘭,鹹豐帝擅長畫馬,均有一定的水準。 (相關閱讀:《是甚麼支撐著乾隆,寫出了幾萬首破詩?》)

不過現代人有可能是無法理解皇帝為何會把書畫作為一種私人消遣的,畢竟這種消遣太「雅」了。

《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圖軸》。該圖是乾隆命畫師將自己的頭像移植到古畫之中,這種「換臉畫」頗類似於今天的「換臉視頻」。

第二類是文事周邊

這一類與文事相關,但是又有所區別,主要是學習和鑒賞。

把學習知識作為休閑的,最知名的即是康熙帝。一方面,康熙帝對於傳統的儒家知識頗為重視,他將原本形式化的「經筵大典」改為「經筵日講」,並堅持了十五年之久,是清代最重視「經筵」的皇帝。另一方面,他對於新學科有著強烈的好奇,無論是和民生相關的治河、工程知識,還是用於修身養性的音律知識,甚至是傳教士們帶來的幾何學知識等,他都有所涉及。他曾經讓傳教士白晉、張誠等翻譯並講解法國數學家巴蒂版的《幾何原本》,其親自做過批註和筆記的《幾何原本》一書現在還保存在故宮中。

康熙時代來華的法國傳教士白晉(Joachim Bouvet)

至於鑒賞,主要指的是對於古代字畫以及金石的鑒賞和研究。清初,康雍二帝就已經有鑒賞古物的愛好,但是集大成者顯然是乾隆帝。眾所周知,除了喜歡作詩外,乾隆帝的最大愛好就是鑒賞古玩,並且蓋上自己的章。清代官方所制的《寶藪》裡收有乾隆帝前後用過的印章千餘方,其中文物愛好者最為熟知的,就是「乾隆禦覽之寶」「太上皇帝之寶」「乾隆禦玩」「石渠寶笈」等幾方了吧。也正是從他開始,之後的清代皇帝基本都備有「××禦覽」的私章,偶爾鑒賞了書畫之後,一定得蓋那麼一下才能證明自己賞玩過了。

對現代人來說,這個也還是太「雅」。

「蓋章狂魔」乾隆的「傑作」

第三類是宗教周邊

這一類比如說道教的修道煉丹啊,佛教的參禪論法啊,都是與宗教相關的活動。清代皇帝在信仰方面多數是比較「功利」的,如康熙帝就曾經分別點評過各個宗教,認為它們都「於政治無益」,由此可以看出他對於宗教的態度;其後乾隆帝雖然也參與過不少藏傳佛教的儀式,但是究其本質,多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比較特殊的,就是順治帝和雍正帝,前者信奉漢傳佛教極深,後者信奉佛教、道教,並且有一種「三教混一」的風格。 (相關閱讀:《雍正皇帝是如何成功將自己毒死的?》)

這個算是封建迷信。

雍正道裝雙圓一氣圖。雍正選擇圓明園作為煉丹的主要場所,原因之一便是這裡的環境比較私密。

第四類是武事周邊

這一類偏指圍獵和習武,清初的皇帝比較熱衷此道。比如說康熙帝尤其喜歡圍獵,經常借故前往北部,順便體察各地的風土人情。每到一地,見到生物繁茂,便多要進行圍獵。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康熙帝到達鄂爾多斯,他在給嫡母仁憲皇太後(孝惠章皇後)的信中說:「這鄂爾多斯之地,擠滿了雉雞和兔子,真是太豐裕了。」之後便進行了圍獵。在給太子的信中,他描述道:「兔子和雉雞真是太豐裕了。想要射雉雞,就把兔子耽誤了。想要射兔子,就把雉雞耽誤了。」對於圍獵的喜愛躍然紙上。

除了這四類之外,在檔案中可以見到的皇帝的私人生活,還有觀魚、釣魚、聽戲、養寵物等,另外還有重要的一個項目,即是游園。

從康熙朝開始,便形成了所謂三山五園的宮苑系統,其實不僅於此,皇城內的中南海、北海,熱河的避暑山莊等,都可以歸入宮苑系統。當皇帝在紫禁城內生活的時候,迫於先代成例,生活中的很多方面都有一定之規,很難按照皇帝的想法來逾越。而且紫禁城內人員複雜,隱私度低下,這使得清中後期的皇帝大多喜歡長期居住在宮苑內。這樣一來,同樣是辦公,但環境更優美,私密程度更高,自由度也更高,是清代皇帝特有的生活享受。

至於出宮去玩,這個就太困難了。民間所津津樂道的甚麼「微服私訪」之類的,雖然野史裡描述得煞有介事,但是其實早在清初,康熙帝就明確表示過不贊成這種行為,他說:「宋太祖、明太祖皆有易服微行之事,此開創帝王恐人作弊,昌言於外耳。此等事,朕斷不行。舉國臣民以及僕隸未有不識朕者,非徒無益,亦且有妨大體。況欲知天下事,亦不系於此也。」也就是說,康熙帝認為,傳說中宋太祖和明太祖都有微服私訪的行為,實際上是他們有意說給人聽的一種假象,為的就是告訴臣子們自己深知下情,讓臣子們不要妄圖欺騙自己,而康熙帝自己則覺得這種行為不僅有傷大體,而且是否「知下情」,其實和「微服私訪」未必就有必然的聯繫。而康熙朝之後的皇帝們,都有每日辦公前恭讀先朝《聖訓》《實錄》的習慣,相信不會不知康熙帝的這種態度。

當然,如果皇帝覺得上面這些娛樂全都很無聊,也還有玩物喪志、沉迷後宮這條路可以走。

 

本文節選自橘玄雅著《清朝穿越指南2》,重慶出版集團·重慶出版社2021年出版

 

来源   短史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