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頓聽從良心呼喚 若孫楊參賽東京奧運 將再度抗議

霍頓孫楊

文:董九旺

澳洲泳壇名將麥克-霍頓(Mack Horton)近日表示,如果孫楊出戰東京奧運,他將繼續自己的抗議活動來保護體育運動的清白。

霍頓聽從良心呼喚 若孫楊參賽東京奧運 將再度抗議

2019年韓國世界游泳錦標賽頒獎禮上,澳洲游泳名將霍頓(左)拒絕與孫楊(中)同台合照,轟動世界。

孫楊2014年曾因服用興奮劑遭禁賽三個月,2019年再爆出破壞尿檢樣本事件。在中共面前,軟骨頭的國際聯泳竟然判決孫楊沒有過錯。這讓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提出了上訴,聽證會定在2019年的9月舉行,倘若孫楊被裁定違反禁藥規定,可能將面臨終生禁賽。但在這之前孫楊竟然被允許參加7月的韓國游泳世錦賽。

霍頓認為國際聯泳在聽證會結果出爐前就允許興奮劑選手孫楊參賽是對體壇制度的破壞,因此2019年7月21日的韓國游泳世錦賽上, 霍頓拒絕與金牌得主、中共國選手孫楊同台領獎拍照,儘管霍頓在中共控制的大陸網上遭到攻擊,但卻獲得游泳選手的絕對支持,其抗議動作在運動員當中受到了「起立鼓掌」的待遇。

兩天后,英國選手斯科特-鄧肯效仿霍頓的做法,也在賽后拒絕上台與獲得金牌的孫楊握手、合影。再次成為各大媒體的頭條新聞。

 霍頓聽從良心的呼喚

儘管有99%的運動員支持霍頓,但他確實是少數願意公開發聲的有膽氣的運動員。霍頓一直明確表示,他保護體育運動清白的行動是針對這個有缺陷的製度,因為這個制度允許一些國家的運動員在涉嫌服用興奮劑並正在接受調查的時候參加重大賽事。

霍頓聽從良心呼喚 若孫楊參賽東京奧運 將再度抗議

2016年里約奧運會,男子400米自由泳比賽,澳洲自由泳名將霍頓(中)憑真本事獲金牌。

「當時那件事情是下意識做出來的,並不是預先策劃好的。在頒獎儀式開始之前的幾分鐘內,我做出了那個其實讓我自己都感覺很矛盾的決定。」霍頓說,「那個決定無關於孫楊本人也無關於中國,那是對這項運動表示出一種無奈,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平等地尊重規則。」

下意識做出來的?

我們得知,人有主元神(主意識),還有副元神(副意識)。下意識就是自己的主元神(人稱其為靈魂)放鬆的時候,不進入世間的副元神在另外空間看到我們空間裡發生了什麼,做出了正確決定,披上肉身的主元神就做了。

這位24歲的泳壇名將因而受到了孫楊粉絲的死亡威脅和辱罵,同時也失去了許多商業贊助,特別是那些想要在中共國市場上撈金的商家的讚助。

所以,說白了,大家都心知肚明,服用興奮劑這個事是中共政府決定的、安排的,是個純粹的政治問題,誰不支持孫楊拿金牌就別想在中共國撈金。

霍頓聽從良心呼喚 若孫楊參賽東京奧運 將再度抗議

澳洲游泳運動員查默斯主動討好孫楊。

霍頓聽從良心呼喚 若孫楊參賽東京奧運 將再度抗議

澳洲游泳運動員查默斯越過泳道繩索,主動與孫楊握手,向其示好。

當地時間2019年7月21日,霍頓拒絕與金牌得主、中共國選手孫楊同台領獎拍照,第二天,22日(週一),霍頓的澳大利亞隊友凱爾-查默斯(Kyle Chalmers)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在男子200米自由泳半決賽中與孫楊等人比賽后,越過泳道繩索,主動與孫楊握手,向其示好。

查默斯之後接受采訪時表示,「霍頓的行為是他自己的決定,做那種事。」做哪種事?

照查默斯的話,他的諂媚舉動不是他自己的決定,而是代表國家的意思?如果不是,那查默斯的行為不也是他自己的決定?無論是誰決定的,這個把屁股坐到中共那一邊去的舉動,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 中共領事館組織留學生及小粉紅恐嚇威脅霍頓一家已有4年

2014年,孫楊獲得全國游泳冠軍賽1500米冠軍,同年5月17日,賽后尿檢中被查出使用了違禁藥,冠軍銜被取消,併罰款5000元,遭禁賽三個月。這個消息被世界各大媒體刊登。

大家注意,孫楊確認服用禁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自己家裡的事,是自己的國家機構查出的,孫楊也接受了罰款。

2016年里約奧運會,男子400米自由泳比賽,澳洲自由泳名將霍頓的金牌競爭對手竟然是中共國自己確認使用禁藥的孫楊。這讓人如何接受?

據中共國記者報導,在賽前訓練時,孫楊(沒事兒人似的)主動與霍頓打招呼,遭到霍頓冷眼相對。

澳媒報導說,賽前訓練時,兩人同時停在泳道的盡頭,孫楊一邊向其濺水,一邊謾罵他,試圖打擾霍頓訓練,這是一種挑釁行為。霍頓的教練說孫楊試圖干擾霍頓,但霍頓不為所動。事後有記者問起這些爭議,霍頓淡淡的回答說:「孫楊濺了我一身水,我沒有回應,因為我沒有時間嗑藥作弊。」

這次比賽,北京時間8月7日,2016年里約奧運會游泳賽場400米自由泳產生金牌,澳大利亞的霍頓以3分41秒55奪得金牌。孫楊以0.13秒之差拿到亞軍。

在賽后採訪中,霍頓說道:「我不知道這究竟算不算是一場真正的體育競賽,尤其是比賽中有運動員曾經有禁藥服用的歷史。」

中共把拿金牌當成給自己貼金的資本,怎麼能忍受的了霍頓獲勝呢?誰拿了中共心目中的金牌,誰就是中共的敵人!

據報導,在里約觀賽期間,麥克-霍頓的父母因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脅,需要安保人員陪同。自這次獲得金牌以後,霍頓一家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霍頓的計算機系統被入侵,收到了很多死亡威脅!

澳洲游泳名將馬克-霍頓與父親的合影。

麥克-霍頓的父親安德魯說:「那是我們一家人生活開始發生改變的時刻,一切就是從那時開始的。我們收到了太多的死亡威脅,我們現在都已經不當回事了。」

事後,澳洲領事告訴安德魯,他們在24小時內收到了900萬條信息──「沒有一條是令人愉快的」。他說:「45分鐘內,約68萬誹謗、侮辱和死亡威脅的言論,攻擊霍頓的各大社交平台以及其在中國的微博,說霍頓是狗屎、種族主義者、注定要參加殘奧會(意思是把他弄殘)……要他必須道歉,否則就怎麼怎麼樣…….。」

2020年,麥克-霍頓的父親安德魯-霍頓(Andrew Horton)告訴《週末》雜誌,近四年來,自己的家庭一直處於被包圍之中。孫楊的追隨者──大多數應該是(被中共使領館監控的)持有學生簽證的留學生,他們經常(被組織)深夜在他家籬笆後面的小巷裡,敲打鍋碗瓢盆,還在車道上辱罵其家人。

他家的植物被毒害;籬笆上被扔狗屎;一個說蹩腳英語的男人經常打電話給麥克的父親安德魯,威脅要傷害他的女兒,而其實他沒有女兒。

2019年,在世錦賽風波之後,麥克的母親謝麗爾-霍頓(Cheryl Horton)在打掃自家室外游泳池時,發現游泳池底部的地面有一桶之多的碎玻璃碴。

《週末》雜誌援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國家安全分析師的話:「這個家庭受到的折磨是中共國批評者有組織的、有系統的騷擾和恐嚇模式的一部份。這不是業餘行動。霍頓一家的故事令人非常不安。」

一針見血,這不是業餘行動,這是中共導演的專業大片!

◎ 霍頓不想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2020年2月,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判定孫楊「干預興奮劑管控」,對其進行禁賽8年的處罰。孫楊(實則是中共官方)隨後向瑞士聯邦最高法庭提起上訴,同年12月,瑞士法庭屈從中共,接受了孫楊的上訴,撤銷了禁賽8年的裁決,並將此案發回重審。

重審結果如何,看起來只是讓不讓孫楊參加國際比賽的問題,但實質的意義卻遠非如此簡單。目前,全世界的國家、組織、機構與個人都面臨著在正義與邪惡之間選擇站隊的問題,這個選擇關乎著自己有沒有未來的問題。

有報導說,霍頓和孫楊是否能在東京奧運賽場同場競技還是未知數,因為孫楊下月需要面對體育仲裁法庭對興奮劑案的下階段的訴訟程序。

據《每日電訊報》報導,霍頓表示,雖然他仍受到(被中共洗腦的)孫楊粉絲的謾罵和攻擊,但他致力於維護體育運動清白的立場沒有任何改變。他說:「我這樣做的原因是我不想因為自己的不作為或不出聲而後悔。」

霍頓還表示,如果孫楊出戰東京奧運,他將再度抗議。

好樣的,霍頓。 

 

來源 人民報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