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後一個天后,不需要金像獎

文: 魚叔 

前不久,第39屆金像獎頒獎典禮線上直播

僅僅用了13分鐘便草草結束。

成為了自1982年創辦以來,最落寞的一屆。

《少年的你》不出意料地成為了全場最大贏家。

易烊千璽拿下了最佳新演員;

周冬雨則繼金馬影后之後,再奪金像影后。

無可否認,在青年一代演員中,周冬雨靈氣十足。

對於角色的呈現,無論是情緒的拿捏還是爆發力的掌控,都恰到好處,令人驚艷。

魚叔個人也是非常喜歡她的表演。

不過今天我不是來誇周冬雨的。

而是想聊一聊「落選的人」。

事實上,在入圍名單出來之後,頒獎禮之前,各大媒體對這一屆影后預測獲獎可能性最高的,其實是她——

鄭秀文

Sammi

或許很多人並沒有註意到。

今年已經是鄭秀文在金像獎上的第六次陪跑。

如果要按作品次數算的話,已經是第九次

2002年,她曾一口氣憑藉《瘦身男女》《同居密友》《鐘無艷》三部影片同時提名影后。

(且三部均位列當年十大港片票房榜)

一項提名里一共就五個候選,她一個人佔去了60%。

這項記錄至今無人打破。

今年,她再次「自己PK自己」。

以《花椒之味》與《聖荷西謀殺案》雙提影后。

而且兩部片子的角色反差極大。

前者,是一個剛剛經歷喪父之痛的女兒。

但因為父親多情,在外同時還擁有兩個家庭,因此女兒對父親的情感也是愛恨交織,特別複雜。

父親在台灣、香港、重慶分別組建過三個家庭

生了三個女兒

父親之死,讓她們得以相遇

後者,則是一個神秘陰暗的蛇蠍美人。

捲入兇殺案件,內心深藏著秘密,陰晴不定。

原本,兩個極端角色的「雙保險」讓很多影迷以為這回終於穩了。

加之多年來一次次的錯過,估摸著也是「到時候」了。

但實際上,按照金像獎的投票機制,雙提並非好事。

「自己打自己」會造成票數分流,反而成為劣勢。

加之兩部影片本身質量有限,也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演員的好感度。

至此,從2001年第一次提名金像獎最佳女主至今,鄭秀文已經足足陪跑了19年。

當然,很多人都為此抱不平。

2013年的時候,杜琪峰導演就曾炮轟:

「我氣了10年!」

「他媽的這個金像獎」

杜sir,又過去七年了

作為金像獎歷史上提名最多的導演,杜琪峰其實早在2000年之後,就已經不給金像獎好臉色看了。

哪怕幾乎年年提名(且多次獲獎),也「死也不去」。

火爆脾氣把組委會和頒獎嘉賓們給得罪了個遍。

而眾所周知,鄭秀文是杜琪峰的「御用女主角」。

2000年時,鄭秀文第一次提名金像獎最佳女主,就是憑藉杜琪峰導演的《孤男寡女》。

包括之後合作的《瘦身男女》《鐘無艷》《無間道》《百年好合》《龍鳳鬥》《高海拔之戀2》《盲探》……

其中一半都提名了最佳女主(字體加粗的四個)。

同時,也促成了「鄭秀文 X 劉德華」這組港片經典銀幕情侶。

今年的《花椒之味》,劉德華友情出演鄭秀文的丈夫,銀幕CP再續前緣。

其實「獎運」本身就是門玄學。

有些人一生追逐卻總兩手空空,有些人輕而易舉就能拿到手軟。

獲獎與否,一方面與天資能力的確有關;

但另一方面,與題材本身也有很大關係。

鄭秀文比較吃虧的一點就在於,她主打的路線是都市愛情喜劇。

在獎項方面,喜劇從來都是不佔優的。

《夏日麼麼茶》

星爺的演技想必是有目共睹了吧。

但在金像獎上,也是十多年裡陪跑了6次,才憑藉《少林足球》拿到第一個影帝桂冠。

而且之後也就再沒拿到過了。

鄭秀文其實也是同樣。

她的戲路多以個性獨特的港女形像出位,影片類型也大多以都市男女間的小情小愛的輕喜劇為主。

無形之中就被壓了一截。

大家可以對比一下打敗她的幾個角色:

《地久天長》裡張艾嘉飾演的單親媽媽;

《花樣年華》中的演技之神張曼玉;

《一代宗師》開啟殺神模式的宮二;

當然,得獎者都是絕對的實力一流,這無可辯駁;

但也沒有人能說落選的鄭秀文不努力,不優秀。

因為喜劇並不好演。

鞏俐都曾坦言:「喜劇比悲劇更難演,能把觀眾逗笑是真本事。」

哪怕理解了人物,也很少能將喜劇效果有的放矢地演繹出來。

這其中需要拿捏非常微妙的平衡感。

少一分,不好笑;

多一分,尷尬了。

而鄭秀文卻恰恰具備了非常自然的港式無厘頭喜劇感的特質。

這也是杜琪峰導演所看中她的地方。

演得多了,鄭秀文久而久之成為了神經大條又癡情脆弱的時尚「港女」形象標杆。

後來這樣的「人設」被楊千嬅所繼承。

無論是發展路線還是外形方面,都與鄭秀文頗為接近。

甚至一開始很多人稱楊為「小鄭秀文」

 左:楊千嬅 右:鄭秀文

但其實鄭只比楊大了兩歲。

兩人風格對撞的尷尬在13年的金像獎典禮上演得最為濃烈。

那年鄭秀文憑藉《高海拔之戀2》與楊千嬅的《春嬌與志明》同時入圍最佳女主,展開正面較量。

其實就表演而言,兩者的優異程度不相上下。

但再次,《春嬌與志明》整體水平表現較高,至今仍是很多人心目中的都市愛情經典;

而《高海拔之戀2》,大家看看豆瓣評分基本也能感覺出來。

最終影后之位被楊千嬅收進囊中。

而鄭秀文的失落大家都看在眼裡。

其實,Sammi也不是沒想過轉型。

只是,當時遭遇了轉型失敗。

05年時,為了突破自身標籤,她曾接演關錦鵬導演的《長恨歌》。

影片講述了上海女人王琦瑤的坎坷一生。

片中,角色年齡跨越少女到中年、情緒和造型也都是多番轉換,隨著時代大潮跌宕起伏,幾乎耗費了她所有精力。

為了貼近角色,鄭秀文努力學習上海話。

然而突然要從粵語轉換到滬語,儘管非常努力,效果終究是不盡如人意。

也正因為她太過用力求好,顯得不夠輕盈,反而被詬病氣質始終游離於角色。

儘管憑此角色她再度拿下金像影后提名,但同年又遇到了攜《如果愛》入圍的周公子。

結果不用多說。

杜琪峰曾說,她是「完美主義的擁戴者,同時亦成為完美主義之下的受害者」。

也因此,當面《長恨歌》帶來口碑票房雙面滑鐵盧,加上與許志安13年長跑感情受挫,鄭秀文陷入了嚴重的抑鬱症。

鄭秀文與許志安

此後幾年,她幾乎在演藝圈銷聲匿跡。

自閉,暴肥,港媒又毫不留情地嘲諷。

她說:

「我每天有10000種自殺的理由。」

那段時間,她只能通過運動和旅行來解壓。

也是在這個時候,每天跑步八公里成為她的標配,並成為堅持至今的習慣。

16年時,Sammi曾發布過一首新歌,名字就叫《八公里》。

「持續跑每日八公里,又曾迷途數十里,你我亦挽著對方,挺過了悲喜。」
                       

運動分泌的多巴胺治癒了曾經脆弱敏感的心臟,鄭秀文又一次活了過來。

自愈成功後,她一口氣連開了8場演唱會。

並在最後一場演唱會上念了封寫給自己的信:

「我清楚知道,你回來了。更重要的是,你的勇氣回來了。」

她學會了接納與肯定自己,並對未來充滿期待。

如今鄭秀文已年近五十,卻依然活得謙遜努力。

骨子裡不服輸的精神,讓她依然保持著良好體態。
 恰恰應了那句「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

其實,鄭秀文的成就早已經不需要影后來做定奪。

票房足夠直觀說明問題。

在1996年-2004年間,她所主演的15部電影一共創下了超過3億5千萬港幣的票房紀錄。

並且全部都位列各年度的票房TOP 10。

這使得她成為了世紀之交十年間個人累計票房最高的女演員,絕對的「票房號召力女王」。

這足以說明大眾對她表演能力的認可。

並且,她能夠一直憑藉喜劇角色屢屢入圍,與張曼玉、章子怡、周迅等優秀女演員同台競技,也不失為華語影壇的另一道風景。

更加別忘了。

鄭秀文在音樂上的成就幾乎無人能敵。

在香港樂壇巔峰時期,數年蟬聯年度最高銷量女歌手;

7次成為台灣年度唱片銷量最高的香港女歌手。

光是拿過的音樂獎項在維基百科上五大頁都不夠放的。

「梅艷芳接班人」「香港樂壇最後一位天后」絕不是說說而已。」

她目前也仍然是香港最有號召力的歌手之一。

只要開演唱會,必然一票難求。

她已經是許多人心中不可替代的女王了。

「任她們多漂亮,未及你矜貴。」

又哪裡差區區一個王冠呢。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