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瘟疫有前鑑 躲過劫難藏祕訣

瘟疫戰爭

文:李正寬

古往今來,人類遭遇的大瘟疫一次又一次:從公元前五世紀的雅典鼠疫,到公元初幾個世紀古羅馬的四次大瘟疫,從中世紀的歐洲黑死病,到十七世紀的米蘭瘟疫,從上個世紀的西班牙大流感,再到今天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病毒(COVID-19,武漢肺炎)。

一次次看似偶然爆發的背後,竟是一次次驚人的相似:從瘟疫的起因,到瘟疫爆發前的預警;從防控措施的徒勞無功,到瘟疫的選擇性感染……如果歷史真的在重演,那麼今天的我們一定可以從歷史劇本中,去吸取人們防疫失敗的慘痛教訓,也可以借鑑劫後餘生者得以倖存的寶貴經驗。

一、瘟疫降臨前 社會道德普遍坍塌

在盤點古今瘟疫降臨前的社會狀態之前,我們首先來重溫一下人類文化對於瘟疫由來的描述。東方文化中,人們知道瘟疫不是普通的疾病,而是瘟神奉天命,行瘟布疫,役使疫鬼在淘汰背離天良的惡人;而西方文化中,人們直接將瘟疫描繪成是上帝對「人背棄神」的懲罰。可見,東西方文化不約而同,都將瘟疫的起因指向了敗壞的人心。

公元前五世紀的下半葉(公元前430年前後),雅典鼠疫來臨之前,古希臘人早已不再純潔高尚,富裕的雅典人揮霍成風,縱慾無度,亂性、亂倫與同性戀被視為正常的時尚,社會上的暴戾與殺戮盛行,人們的道德普遍敗壞。

公元64、65年間,古羅馬君主尼祿發起了對基督徒的迫害,縱火嫁禍、酷刑折磨、猛獸撕咬、人體火炬……面對慘絕人寰的對基督徒的迫害,古羅馬民眾大多拍手稱快。公元65年,瘟疫悄然而至。幾個世紀中,羅馬帝國先後有10位君主參與了對基督徒的慘烈迫害。古羅馬在徹底滅亡前,遭天降四次大瘟疫。

黑死病來襲前的中世紀,雖然歐洲多數國家幾乎是全民信教,但當時的宗教已走入了末法。眾多神職人員的墮落,是整個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的最直接催化劑。主教、神父違背誓言,公然蓄養起了情人;修女們生養私生子也司空見慣;神職人員明爭暗鬥,為名為財,腐敗墮落。平民百姓大多人情冷漠,揮霍、縱慾……

十七世紀,米蘭瘟疫到來前,經歷過文藝復興的意大利人生活富裕,安逸享樂,追求個性自由。那時的意大利同性戀大行其道,當紅妓女成為藝術家和富人子弟的座上賓,整個社會上上下下都充斥著背信棄義、高利貸、亂倫、淫亂、偷搶、謀殺等罪惡。

二十世紀最大瘟疫西班牙大流感降臨前,切斷人與神聯繫的達爾文進化論開始大流行,歐洲版圖上處處是共產主義點燃的所謂「革命火種」,反神的共產主義幽靈開始全面入侵人類,假「革命」之名,開始對人類的傳統文化與信仰進行全面的破壞。

2020年庚子年,新冠病毒在大陸最早爆發前,中共對法輪大法已經持續了逾二十年的迫害,除了實施各種酷刑與非法監禁,還涉及了大規模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罪惡。不僅如此,全球多數國家已經被共產主義高度滲透。特別是,通過這場美國大選,全世界都看到美國的三權之立法、司法、行政,外加第四權媒體已是全面淪陷,自由燈塔幾近熄滅。共產主義紅魔正在吞噬著美國乃至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大範圍人群在這場大選面前所表現出來的欺詐、虛偽、背信棄義、出賣背叛等墮落行為令人瞠目;今天人類在道德上的淪喪,重利輕義、言而無信、冷漠、自私、在兩性關係上的墮落、同性之亂、亂倫、孌童、變性……,可能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果說,西班牙大流感是上天對共產主義入侵人類的預警,那麼一個世紀後的今天,新冠病毒的全面爆發,是否就是對共產邪靈百年紅禍的終極大清洗呢?

二、大疫來襲前 往往都有天象或預言示警

瘟疫不僅是神的懲罰,也是墮落的人在選擇自我淘汰,都是人敗壞到一定的份上了,不夠神規定的做人的標準了。儘管如此,神佛是慈悲的,在淘汰之前一定有挽救,有提醒。

雅典鼠疫來襲之前,一位雅典先知曾警告過雅典人:「跟斯巴達人的戰爭將會到來,並帶來一場大瘟疫。」然而,忙著縱情聲色的雅典人根本不相信。

同樣地,在黑死病爆發前,傳教士希利亞克曾對人們發出警示:「天空中的怪異影像是瘟疫暴發的徵兆。1345年3月20日午後一小時,三顆行星在寶瓶座實現會合,這是死亡的象徵……」而占星學家傑弗里,根據彗星和「土木合相」預言出黑死病將流行。此外,當時還出現了洪水、地震、日食等現象,這都被認為是大災難前的不祥之兆。可是,忙著及時行樂的歐洲人又有幾人把這些預言和警告當回事?

十七世紀米蘭瘟疫爆發前一年,米蘭的上空劃過一顆巨大又蒼白的彗星,占星學家指出,這預示著瘟疫會傳播。而之前的幾百年中,意大利民間也一直流傳著一個預言,說的是1630年米蘭人將會被魔鬼撒旦放毒殺死。可惜的是,醉生夢死的米蘭人無法相信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預言。

1664年冬天,一顆拖著長尾巴的彗星從倫敦上空劃過,占星家認為這是惡魔要降臨的預兆,戰爭、饑荒或者瘟疫可能會降臨。1665年,倫敦瘟疫爆發,奪走了全市五分之一的人口。

2019年8月和10月,網絡上流傳2020年庚子年肺炎瘟疫的預言。在新冠病毒爆發後,2020年又接連發生了多種天災人禍,洪水、地震、多地天降病毒形狀的冰雹、火災……2020年歲末,中、日、俄、加、美多個國家相繼出現了火流星的天象,北半球的冬至日晚間還出現了八百年一遇的「木星土星超級大合相」,這些都被視為「大凶」之兆,預示著世界性的更大劫難即將來臨。

三、瘟疫的選擇性感染、行蹤不定

當年鼠疫肆虐雅典時,其傳染過程明顯具有選擇性,彷彿只衝著雅典人而來。比如,雅典人曾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俘獲了很多伯羅奔尼撒人,並將他們押到雅典城中。然而,在已有的史料記載中,卻沒有伯羅奔尼撒人被鼠疫感染的記錄。更特別的是,在肆虐了幾年後,大瘟疫彷彿接到了無聲指令,猝然在雅典城中自動消失了。

古羅馬大瘟疫降臨時,迫害基督徒的多位君主和大量的士兵都被瘟疫奪走了生命,而基督徒卻普遍對瘟疫具有較高免疫力。很顯然,古羅馬大瘟疫直奔迫害基督徒的惡人而來。反覆爆發的大瘟疫肆虐了幾個世紀,在將羅馬帝國徹底摧毀後,便自行離開了。

當年歐洲的黑死病對人的感染也同樣有選擇性,有的人只要跟染疫的人短暫接觸就會死亡,而有的人跟患者密切接觸卻完全不被感染。而且,黑死病也並非是被人類「打敗」的,而是在肆虐過後便突然銷聲匿跡了。

2020年爆發的新冠病毒依然是有選擇性的,而這種選擇性在當今科學研究的協助下,顯得格外的清晰可見。全球疫情大數據的統計分析顯示,新冠病毒如同長了眼睛,沿著與中共走得近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傳播。從疫情大數據可以看出,「一帶一路」儼然成為了「一帶疫路」。與擁抱中共從而受重創的歐美國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反共的台灣受疫情的影響非常輕微。

如果我們看看新冠病毒在世界前兩大經濟體美國和中國的肆虐情況,會發現病毒直接可以識別人的「政治面貌」。疫情數據顯示,美國那些親共、熱衷於搞社會主義的藍州,其病毒致死率長期高出反共、重視信仰的紅州的1~2倍。在大陸,網上流露出的某單位內部死亡名單,以及網上廣傳的另一份死亡名單,都顯示出中共黨員在染疫死者中的比率遠高於普通民眾,高達64%~88%(儘管大陸十幾億人中,黨員只占大約6.4%)。

由於新冠病毒直奔中共黨員和親共者而來的特性,因而也被稱為「中共病毒」。

四、那些事與願違的「隔離防疫措施」

既然瘟疫是瘟神奉天命在行瘟布疫,古今瘟疫的傳播路徑又都有跡可循,那麼人們在表面上採取的隔離措施能否真正擋住瘟疫呢?

事實上,今天在世界上流傳的防疫隔離措施,其英語單詞quarantine最早是由意大利語quarantino演變而來。

十四世紀,當黑死病攻陷了意大利的威尼斯和比薩後,佛羅倫薩採取了嚴格的防疫措施,包括廣泛宣傳「衛生條例」、禁止有疫情船隻的船員上岸、強制船員必須在船上隔離40天,稱之為quarantino(四十)。這個quarantino被認為是歐洲最早、最完善的隔離制度。

然而,它的效果又是怎樣的呢?佛羅倫薩仍然沒有躲過劫難,該市80%的人被黑死病奪去生命,使得佛羅倫薩成為意大利受災最重的城市。可見, quarantino從誕生起,就沒能展示出真正的實效。

十七世紀,當瘟疫攻入意大利商業大城米蘭時,該城快速啟動了疾病防治措施,限制德意志的士兵以及外來商品入境,並且籌集醫護資源,進行嚴格的隔離檢疫。這次的隔離同樣是徒勞無功的,擁有13萬人的米蘭被瘟疫奪走了幾乎一半的人口,死亡人數達6萬4千人。

中共病毒爆發後,崇尚大政府思想的多個國家和城市,將quarantine奉為防疫的圭臬。意大利在去年3月份率先宣布封城,並實施隔離措施,卻仍遭受了中共病毒的重襲;英國在去年12月份發現病毒變種後,立即宣布採取嚴格的隔離措施,幾個星期過去了,瘟疫在英國並沒有減緩蔓延,反而在2021年1月份創下了單日感染人數與死亡人數的新高;在美國,祭出最嚴厲隔離措施的深藍州——加州,成為全美國受疫情襲擊最為嚴重的州,截至2020年12月24日,加州成為美國第一個染疫人數超過200萬的州。

由此可以看出,防疫的關鍵彷彿並不在於表面的功課做得如何。

五、劫後餘生者留下的寶貴經驗

既然瘟疫的起因是針對敗壞的人心來的,是不是應該對症下藥,方可藥到病除呢?

當年古羅馬大瘟疫爆發後,有不少民眾看到基督徒並不染疫,在事實面前他們開始反思,並聆聽基督徒的教誨,開始向神祈禱,結果這些民眾中的很多人都出現了治癒的奇蹟。

1633年,橫掃歐洲的黑死病也肆虐了德國巴伐利亞的村莊歐泊阿梅高,導致每兩家至少一人死亡,當地居民萬分恐懼。情急之下,村民們想起了神,於是他們開始向神祈禱,並對神發誓,若能在黑死病中倖免於難,他們就會以上演舞劇的形式予以回報和感恩。神奇的是,從村民們發誓的那一刻起,黑死病就再也沒有奪走過一個人。第二年,村民們就開始履行諾言,首度上演了《耶穌受難劇》,並將這一傳統保持至今。

這次中共病毒爆發後,很多大陸民眾在明白瘟疫針對中共而來的真相後,紛紛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至今,已有超過三億七千萬的中國人都做了「三退」。此外,也有不少民眾在感染中共病毒後,誠心念誦佛家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得到康復、或病情出現緩解。

家住紐約長島的美籍猶太人蓋德(Osnot Gad)女士是一個珠寶商,今年74歲,她在2020年3月份感染中共病毒後失去了味覺,隨後呼吸困難、無法動彈,她感到了死亡的恐懼。4月份,眼看蓋德將要撒手人寰之際,她的好友安娜在電話中告訴她誠念九字真言,她採納了安娜的建議並誠心念誦。奇蹟出現了!很快她就能喘過氣來了,三天後她就像正常人一樣呼吸順暢了。康復後的她感恩地說:「我要感謝法輪大法,真的,我必須感謝法輪大法,感謝安娜,是神把她和法輪大法送到我身邊的。」「 這對我來說太神奇了。這是如此珍貴的一份禮物!」

據瑞士醫學專家的不完全統計,像蓋德女士一樣幸運而出現治癒的例子比比皆是,其他的幸運兒分別來自中國、法國、加拿大、丹麥和日本等地,而且康復的患者遍布在不同的年齡段。修煉界認為,法輪大法屬於佛家大法,而「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具有宇宙的正能量。誠心念誦就會得到神佛的保護和加持。而科研界則認為,當念誦者在誠心念誦「九字真言」時,就與整個宇宙的正能量產生共振了。長期誠心念誦可增強正氣和增加正念,正如古人所云「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念誦者就會對瘟疫產生免疫力,而染疫的患者就會出現治癒的奇蹟。

結語

自從2020年歲末英國發現變異的中共病毒毒株以來,瘟疫明顯地加快了肆虐的步伐,在多個國家的感染率和致死率都大幅提升。儘管今天人類的科技水平比起古人有了很大的進步,不僅可以大批量生產高阻隔的口罩,還有更好的醫療條件,然而人們仍然無法有效遏制疫情肆虐的凶猛勢頭。

在恐懼不安中,不少依賴現代科學的人還在將希望寄託在疫苗上。然而,疫苗對人體長期的毒副作用並不清楚,其能否跟上病毒變異的步伐也尚未可知。1月14日,紐約民主黨籍國會眾議員埃斯波拉特(Adriano Espaillat)確診感染中共病毒,而他之前已經接種過兩劑中共病毒疫苗;同日,挪威政府和國家公共衛生機構指出,該國有13人的死亡或與疫苗的副作用有關;而中共研發的疫苗更不靠譜,不但其研發過程缺乏公開、透明,極低的有效率也被多個國家質疑和詬病。

縱觀古今瘟疫的相似之處,可以看出,人類面臨大規模瘟疫時,僅靠表面的隔離措施或醫療手段是無法治本的。而今天中共病毒又直接針對中共成員和親共者而來,要想避疫,作為中國人就是儘快「三退」,而作為西方民眾則可以喊出「打倒中共惡魔」。同時,虔誠地向神佛懺悔以前的過錯並痛改前非,對神佛保持正信,是平安度過劫難的關鍵。

來源:大紀元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