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爺爺整理日記,我發現了他對奶奶長達幾十年的「吐槽」

文:阿踢踢

「做一個好丈夫可真難啊!」這是2016年爺爺和奶奶爭吵過後,爺爺寫在日記中的感嘆,那年爺爺78歲,奶奶74歲。

做一個好丈夫有多難呢?爺爺在日記中卑微傾訴,他這一輩子都是在奶奶的苛責訓斥之下伏低做小逆來順受的。而我印象之中關於他們兩人的真實相處,也大體如此,爺爺沒有誇張沒有詆毀。

「太蠻橫了!」「太霸道了!」「過不下去了!」這是爺爺日記中經常出現的三句哀怨。

奶奶訓斥爺爺,向來都是有理有據的。

八十年代的某一天,爺爺從學校開完會回家,連續被奶奶罵了兩場,第一場是因為小兒子沉迷電視,第二場是因為大兒子不肯吃晚飯,爺爺說整個院子的人都能聽到奶奶在家裡罵他是「老劉家王八蛋」。

剛下樓,就遇上老王大罵「老劉家王八蛋」,並質問我為什麼開完了會才下來。                                                                                       (所以奶奶的意思是,爺爺應該中途偷偷溜出來??)

2006年暑假的某一天,爺爺又因為受我「連累」,被奶奶狠狠訓斥了一通,故事說起來很簡單,奶奶外出有事,叮囑爺爺送堂弟去上乒乓球課,而我自告奮勇,搶了爺爺的差事,奶奶回到家裡,發現爺爺自己在家玩電腦下象棋,臉色非常難看,埋怨爺爺對孩子不上心。

老兩口到乒乓球教室一看,堂弟倒是如常在上課,我卻不見了,奶奶一看這種情況,氣血上湧怒髮衝冠,儘管堂弟一直在解釋:「姐姐逛街去了,我下課之前她就回來接我。」奶奶卻完全聽不進去,一邊指責爺爺弄丟了孩子,一邊勒令爺爺在附近大街小巷四處尋找。

那天下午爺爺奶奶不知道頂著烈日走了多少冤枉路,最後終於在堂弟乒乓球課結束時回到教室見到了我。最神奇的是,這件事情我竟然是在十四年後讀爺爺日記時才知道的,當時爺爺並未向我們透漏隻字片言,他把委屈吞進肚子裡,寫進日記裡。

孩子的事總是要遷怒於我,歷來如此,沒一次例外。德蘭也睡不著,倒是我又講了許多道理開導她,才罷。

「我該怎麼辦?」「我可太為難了!」「我還能怎麼做?」這是爺爺日記中經常出現的三句疑惑。

其實爺爺疑惑的從來都是些芝麻綠豆的小事,但在當時的他看來,卻都是些天大的事。比如說,爺爺會因為忘記了奶奶叮囑他煮的是大米稀飯還是玉米粥而焦慮,爺爺心裡想:「明明早上吃了粥,為何她要我中午繼續煮粥,莫非她想吃的是稀飯,卻口誤講錯了。我到底應該按照她說的做,還是應該按照我對她的了解做?」爺爺最終決定,按照奶奶交代的字面內容完成任務,卻沒能換來奶奶的絲毫諒解,奶奶說:「早上吃粥,中午又吃粥,就算我說錯了,你就不會動動腦子?」

另外一次,奶奶外出做客,中途打電話回家,叮囑爺爺煮地瓜粥。爺爺掛了電話就開始為難,他實在找不到地瓜,又不敢把電話打回去詢問,只好冒險找了胡蘿蔔代替,一邊洗胡蘿蔔一邊心中默默祈禱奶奶不要因此而罵他,接下去,爺爺在日記中寫道:「我正在洗胡蘿蔔,德蘭回來了,見到我手中的胡蘿蔔,臉色非常難看,埋怨我連個地瓜都找不到,我解釋兩句,她反而更加不悅。唉,我又做錯了。」

爺爺也不只是一味忍耐,有時他也會在日記中對奶奶進行惡狠狠的吐槽。

2016年的夏天,爺爺和奶奶因為居住地點問題發生了一系列爭執。具體說來,A房遠離城市,自然風景好,居住環境寬敞,有院子可以用來種菜,但是人煙稀少;B房地處市中心,熱鬧繁榮,有爺爺奶奶的老朋友們住在附近。奶奶喜歡A房,爺爺喜歡B房,最後在奶奶的提議之下,兩位老人回了B房,沒兩天,奶奶又開始抱怨爺爺。

爺爺忍無可忍,在日記中這樣吐槽:「德蘭情緒很低,怨我鬧著回XX,影響了她的菜的生長。記得她睡覺時聽到響聲,心裡害怕,她提出要回去,我說到9月回去,她非要馬上回,這才回來了。怎麼現在怨上我了,一切聽她的反而錯了,我還能怎麼做?也是,替德蘭想想,沒有愛好,沒有追求,不讀書,不學習,唯有她親手種的幾棵菜,才是她的精神寄託,離開她所愛,圈在狹窄的鬧市囚籠裡,又悶又乏味,心情煩躁,唯有發洩,向誰發洩,唯有我。」

接下去,爺爺又詳細寫了一下,為什麼他不喜歡住在A房,最後總結了一下:「但是,我只能犧牲自己,服從她,別讓她憋出毛病來。我實在離不開她,我太疼她了,就當做閉關修煉吧。」

回來很晚,德蘭大發脾氣,我表現出了較高的涵養。

爺爺對奶奶的所有決定也不是自始至終完全服從,我仔細翻閱了爺爺幾十年來的日記,發現其中某一日赫然出現一句:「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啞巴開口了!」

這件事情沒有後續,但是爺爺在兩天之後的日記裡又換了一副口吻寫道:「還是要多多體諒老婆,老婆也不容易,我要少說話,多做事,沒有辦法改變她,那我就學著適應她。」

我第一次聽說,兩個人在婚姻關係中相處了五十幾年,依然在學著如何適應對方,依然在為瞭如何做一位好丈夫而苦惱。

剛出來,被德蘭瞧見,大吵一頓,嫌我不干活,嫌我不在家接水。當別人面,真有點下不來台,可我克制住了,                                       為了健康,我還要繼續發揚這種沒臉沒皮的精神。 (爺爺!加油!把沒臉沒皮發揚到底!)

看到這裡,或許會有人認為,我的奶奶是個霸道蠻橫無理取鬧的人,爺爺則是個毫無主見軟弱無能的人。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的。我的奶奶,性格潑辣野蠻,時常口不擇言,但她對周圍人熱情善良,對爺爺也是關心照顧,一生相伴。

奶奶只是「輸」在了沒有寫過日記,我相信,如果奶奶也寫日記,事情會從兩個完全不同的角度呈現在我面前,或許奶奶筆下的爺爺遲鈍、矯情、優柔寡斷,但卻是那個讓她不得不掛念不得不操心的小老頭。畢竟,從爺爺筆下已經可以看出,如果不是因為奶奶性格強勢,一直在家庭話語權上壓爺爺一頭,他已經無數次墮入騙子的魔爪了。

關於這一點,爺爺比誰都清楚,他時常會在日記中反思自己,也會把奶奶為他所做的各種小事如實記錄,包括那些他理解中為他做的小事,奶奶嘲笑爺爺沒有文章發表在雜誌,爺爺便發誓要「好好寫給她看看」,聲稱奶奶只是在激勵他,對他並沒有惡意。爺爺會經常在日記中提到各位家人的名字,對每一個人,他都非常關心,當然,出現頻率最高的名字,還是德蘭。

我印像中,爺爺只有一次對奶奶大聲講話,不是他日記中寫的啞巴開口那一次,而是我四五歲時,奶奶帶我出去玩,回家途中下了大暴雨,奶奶冒雨帶我回家。爺爺對此非常不滿,指責她淋濕了孩子和自己,明明可以找個地方暫時避避。

可是爺爺和奶奶就是性格如此不同啊,爺爺是那種爬山時磕破一點點皮都會哀嚎半天的人,奶奶則是那種喜歡在雨地裡撒歡打滾的人,古稀之年仍然掌握爬樹技能。

前日德蘭赴XXX學習,剩我一個在家,心理有些失衡,生活也打亂了節奏,身體也隨之不適。
2018年4月19日清晨,奶奶突發心梗,與世長辭。

爺爺在日記中寫道:「親愛的夫人德蘭永遠離開了我,去了天國,心中萬分哀痛……曉彤從濟南迴來了,丹丹也從南京趕回來了,她非常難過,對奶奶很有感情……德蘭,你去了那邊,大概不會再受失眠困擾了,只是如果你依然失眠,請回來看看失眠的我,陪我再講講話。」


我想,我可以替爺爺補充一句,別說是講講話了,哪怕是再罵他一句「老劉家王八蛋」,爺爺也是甘之如飴的。

 

來源     阿踢的二十世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