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學家往返天堂地獄 完成神旨意(8) ——史威登堡:沒有人單憑神的憐憫就能進入天國

文:于星成

接前文:大科學家往返天堂地獄 完成神旨意(7) ——史威登堡:人做的任何事情死後絲毫不可能被抹除

史威登堡講的兩個非常有意思的故事,讓我們大開眼界。一個是,學者並不比普通老百姓知道的更多。另一個是,神答應惡人進入天堂,惡人們樂的蹦進去後馬上有不可思議的舉動。這個舉動是什麼?我們放到後面講。

◎ 學者並不比普通老百姓知道更多

在世間,沒有人認為普通老百姓會比學者知道的更多,否則學者就不叫學者了。

但是,與牛頓齊名的大科學家史威登堡去到沒有肉身束縛的另外物質空間,發現了一個與人世間完全相反的現象:學者並不比普通老百姓知道的更多。

史威登堡在那裏遇到一個脫掉肉身、離世的主元神、主意識(人稱其為靈魂),這個主元神為不能記起在肉身時所學到的多數知識而向他抱怨,也為失去那份高高在上的快樂、榮耀而傷感,因為那曾是他受人尊重的最大炫耀資本和最大的心理滿足。

原來,專家學者在世間學到的那些知識學問,無論多少,都是繫在肉身上。一扔掉肉身,那些知識學問也一起扔掉了。

史威登堡說,那個離世的主元神、主意識被告知「他根本未曾失去任何東西,一切都在,只是在當前的世界(另外空間),他不允許回想那些(繫在肉身上的)東西。相反,他該為現在能更好更完美的思索和談論、理性已不像從前那樣陷於粗糙模糊的物質和肉體之中而感到滿足。那些繫在肉身上的東西在他現在已進入的國度(另外空間)毫無用處,而且他已擁有永生所需的一切。除此途徑,人不能獲得幸福和快樂。」

在人世間,人都很崇拜那些有名望的這個專家、那個學者。史威登堡到了脫離肉身的另外空間才發現,那些學問不但什麼用都沒有,而且對於一個生命來說,是絆腳石。在世間的人,心智越遠離外在肉身的感官,就越能靠近神,因而更能溶在神賦予的智慧之中。這就是為什麼後人驚訝發現大科學家牛頓不是把一生絕大部份的時間用在研究科學上,而是研究與神接近上。

史威登堡寫道:對於在肉身時只知博聞強識卻不求發展理性的人,其記憶看似一塊堅硬的老繭,裡面布滿腱狀的紋理。對於記憶中充斥著錯誤觀念的人,其記憶因缺乏條理而看似一團淩亂。對於為滿足私欲和物欲而博聞強識的人,其記憶看似一塊粘固的骨頭。對於試圖以知識(特別是哲學)參透神的奧秘的人,其記憶看似一團吞沒光線的幽暗。對於狡詐偽善的人,其記憶看似一塊反射光線的堅硬的烏木。

從2020年的美國大選舞臺上,很多人的表現就非常突出的體現了這一點。

◎ 思維是看的見的物質

在塵世,比如「思維」,就是一個人在想什麼,誰知道呢?對世人來說,「思想」純粹是概念性的存在,根本沒有形,別人看不見。但是史威登堡說,在靈界(另外的空間),「思維」也好,「記憶」也好,都會以可見的形狀顯現出來,到人離世後,會展示出來給這個主元神、主意識看,在那個空間中,沒有生命能夠狡辯或抵賴的了,因為那個物質就明明白白的擺在那裏。

所以,人在世間的一思一念都非常重要,一個好的、善的念頭就會得到白色物質「德」,一個壞的、惡的念頭就會得到黑色物質「業力」。我們得知,人脫掉肉身後,一切人間的物質財富都不可能帶入另外空間,因為這些、包括肉身,都是分子粒子組成的,不可能進入到小於分子粒子的空間去。唯有「德」和「業力」生生世世跟著主元神、主意識走,人在輪回轉世中的一切幸福和苦難都是由這兩種物質決定的。

有人遇到苦難了,說是老天不長眼。老天不長眼誰長眼?那苦難不是你自己造下的嗎?那你就得償還!

史威登堡把肉身的博聞強識稱作「外部的記憶」;把理性的記憶,就是人站在神身邊思維一切事物稱作「內部的記憶」。他說「外部的記憶看似一塊老繭,而內部的記憶看似一片腦髓。」

史威登堡還說,「對於注重愛之良善與信之真理的人,並無繭狀的形像可見。因為光線透過其內部的記憶傳入外部的記憶,以其中的對象或觀念為合適的載體,彷彿找到了根基或土壤。外部的記憶處於次序的最外層,若有良善和真理在其中,屬靈和屬天的事物便輕柔地降臨,找到它的居所。」

他的書裡揭示了很多「人」永遠都不會知道的秘密,例如他說,「在塵世,人若專注於愛主與愛鄰,其心裡便有天使般的聰明和智慧,藏於其內部記憶的深處。該聰明智慧(可能)暫時無法顯現出來,直到他脫掉肉身。這個時候,其在世間的記憶將歸於沉寂,人就覺悟到其內部的記憶,最終進入天使般的記憶。」

◎ 沒有人單憑神的憐憫進入天國世界

很多基督徒認為,只要他信主,就能在脫掉肉身之後進入天國。但是史威登堡否定了這種說法,他講出來的事實非常令人震驚。

他說:對天國、上天國之路、天國的生活不了解的人,以為上天國純粹在於神的憐憫,所有信的人,主為之代求的人,都能單憑神的恩典進入天國。所以,這些人認為,只要神願意,任何人都能得救,有的甚至相信地獄的人也能得救。

史威登堡說:此等人對人性可謂一無所知,不知人的品性取決於他的生活,而他的生活又取決於他的品德。

他說,他們也未曾意識到,身體不是憑自己而活,而是靠靈魂(主元神、主意識)而活。人的靈魂做的事情決定了他們的未來。因為人不知道以上事實,他們也就以為得救完全在於神的憐憫和恩典。

史威登堡說:首先,讓我解釋何為神的憐憫。神的憐憫是純粹的憐憫,施向整個人類,意欲給予拯救。它永遠施向每一個人,從不收回。這意味著凡能得救的人皆已獲得拯救。

「凡能得救的人皆已獲得拯救」這句話說明,獲得拯救的人必須符合「能得救的」這個標準。

此時我想起了一個真實的故事和一個現場拍攝的視頻,故事眾所周知,那就是《「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而視頻呢,就是最近發生在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的幾個片段。

1992年2月柏林圍牆倒塌兩年後,當年守墻的東德士兵因格·亨裡奇被告上法庭。

在法庭上,隨著控辯雙方激烈的辯論,當年東德士兵亨裡奇射殺東德青年格夫洛伊的一幕,又在人們眼前浮現。

1989年2月的一天傍晚,瀝瀝地下著雨,東德士兵亨裡奇守衛在柏林圍牆東德的一邊。

因為常有東德人嚮往自由的世界而翻越柏林圍牆偷越到西德去,值班的亨裡奇很警惕。 突然,他發現有一個人乘著雨霧攀爬到柏林圍牆上,毫無疑義是想逃到西德去。亨裡奇毫不猶豫地舉起手中的AK-47突擊步槍,瞄準那個人扣動了扳機。 「砰」的一聲槍響,22歲的東德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被擊斃。為此,亨裡奇受到了上司的嘉獎。

過了幾個月,1989年底,柏林圍牆被推翻,東西德回歸統一,亨裡奇遭到格夫洛伊家人的起訴,要求追究他的法律責任。

在法庭上,亨裡奇的辯護律師稱,作為一名守墻士兵,他是在執行命令,作為一名軍人,執行命令是天職,他別無選擇。

當旁聽席上的人們竊竊私語、微微頷首,認同他別無選擇時,面色嚴峻的法官西奧多·賽德爾義正詞嚴的反駁道:「作為軍人,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這一點毋庸置疑。但在這裏,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請不要忽視這樣一個細節:作為一名軍人,打不准是無罪的!」

「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當你發現有人翻牆越境時,此時此刻,你在舉槍瞄準射擊時,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賽德爾語重心長的說,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衝突之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

這個31年前的歷史故事被重覆了一遍又一遍,有良知的人從來沒有聽膩,並從中受到啟發。

最近,川普律師團隊得到上千份宣誓書,證明2020年的大選,拜登方面存在顛覆合法政權的陰謀計劃和事先預謀的一系列舞弊行為。這些宣誓人冒著生命危險,承擔著良心的義務。

而那個手機拍攝的視頻發生在今年11月14日(週六)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白天近百萬人自發遊行,支持川普連任,當眾人散去後,支持拜登的雇傭者開始猖獗。一位手裡拿著支持川普橫幅的外地人與他的朋友準備步行回旅館,那個旅館距離他不到半個街口,但被警察們擋住了,讓他回到暴徒們的圈子裡,也就是讓他兜個危險的大圈子,憑運氣逃生。他倆無奈的轉身進入暴徒圈,警察看著他一路被推被打而遠去。這是警察嗎?連畜生都不如。

另一個畫面顯示,多名總統川普(特朗普)的支持者在華盛頓特區被民主黨的支持者毆打,其中一名川普支持者被襲擊後猛然倒地,滿臉是血,被殘忍打暈後,還有人趕快上前踩了他的頭好幾腳。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之間沒有個人恩怨,甚至從來沒有見過面。如此仇恨源自哪裏?他們豈不是在正邪大戰中擺放各自的位置?!

史威登堡告訴了我們得救的路,他說:人只有遵循神的道才能得救。主如此恩待每一個人。只是對於一切不肯離棄罪惡的人,主無法將天國的生命注入其中,因為罪惡阻塞了道路。反之,我們若離棄罪惡,主就以神聖的憐憫,照神的道引導我們,從出生到死亡再到永生。這就是我所說的神的憐憫。由此可見,主的憐憫的確是純粹的,但並非直接施予的,就是說,他並非不論人的行為如何而隨意施行拯救。

史威登堡說,單憑憐憫直接施予拯救,這有違神的次序,有違神的次序也就有違神的本質。那麼神的次序是怎樣的呢?神的次序就是用他所發的神聖真理讓我們回歸,讓我們將天國接入心中,「凡將天國接入心中的人,都能進入天國」。

他說,這同樣說明,主的憐憫的確是純粹的,但並非直接施予的,而是通過合乎次序的法則。主從不違背次序而行,首先人必須接受神聖的真理才能得救,否則就扭曲了神的次序。

◎ 一個讓世人絕對震驚的事實

史威登堡說:很多死後進入另外空間的基督徒以為他們能單憑神的憐憫得救,因為這正是他們的所求。當他們受到審視時,結果證明他們相信上天國純粹在於神的允許,誰能獲得允許,誰就能享受天國的快樂。他們對於何為天國,何為天國之樂,一無所知。

他們被告知,主不拒絕任何人上天國。只要他們願意,就可以進入,甚至住在那裏。

接下去,史威登堡講出一個世人絕對震驚的現象,他說:事實上,有的人被允許進入其中,可就在他們樂顛顛跨入天國之門時,感受到天國之熱(即天使所專注之愛),接觸到天國之光(即神聖的真理)時,立時心如刀絞,彷彿是在地獄受苦,而非在天國享樂。震驚之余,他們趕緊跳入地獄。

為什麼神允許這些人進入天堂,他們自己卻立即跳入地獄呢?因為每個人去哪裏,必須得達到那裏的標準。在與他們的德行相配的地方才是他們的天堂。

通過這種方式,他們親身體驗到,沒有人能單憑神的憐憫就能上天國這一事實。(未完待續)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