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 鬼宅」1000萬一套:開發商是黑社會,愛給奧運冠軍送房子

文: 金一邊  

你絕對想不到,這世上還有買了別墅不住,讓它直接荒廢17年的人。

長沙雨花區同升湖山莊,就被傳有78棟別墅無人認領,裡面雜草叢生,陰森恐怖。

奇怪的是,這些房子中,除了部分是查不到業主信息之外,大部分是有業主姓名或者電話的,只不過打了電話之後,都沒人承認。

「 為什麼這麼多房子無人認領,這是有問題的。」

一、湖南最好小區變鬼城

同升湖別墅在長沙雨花區洞井鎮,距離市中心五一廣場有20多公里。

整個山莊佔地有600畝,緊挨著同升湖,邊上就是湖景。從區位來說,算得上是一塊好地方。小區的開發商是長沙亞興置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立於1999年,當前註冊資本8300萬元,主要從事叁級房地產開發、經營,以及高效農業開發等業務。

小區2000年開盤,那個年代樓市都還遠沒有到起飛的時候,關於房子的好與壞,還停留在樸素認知的階段。

但這並不妨礙同升湖山莊成為長沙人眼中的富人區。湖南知名的相聲演員大兵也是小區業主。

在樓市還停留在樓房+小區的概念時,同升湖山莊已經有了學區房的概念。在小區裡,開發商建設了同升湖實驗學校,直到現在都還是整個湖南省最好的民辦學校之一。

同升湖山莊也號稱是長沙乃至湖南最好的別墅樓盤。 2004年,同升湖山莊與上海世貿濱江、深圳觀瀾高爾夫等10個樓盤獲得國際花園社區金獎。

然而,在這個富人豪宅區裡,如今卻有許多別墅和洋房沒有業主信息或是信息不准確。

小區物業表示,「 78棟無人認領的別墅中,有25套是完全沒有業主任何信息的,剩下的部分有業主信息的,只有業主的姓名或電話,但多是錯號、空號。 」

有業主說,「 物業也聯繫不上房主,我們晚上經過這些無人別墅,多少都覺得有點陰森恐怖。」

長沙「 鬼宅」1000萬一套:開發商是黑社會,愛給奧運冠軍送房子

這些別墅門口很多都雜草叢生,怎樣也無法讓人相信,這是豪宅,更像是所謂「 鬼宅」。

長沙「 鬼宅」1000萬一套:開發商是黑社會,愛給奧運冠軍送房子

直到20日,通過社區協助物業,目前已聯繫到66套別墅業主,而無人認領的別墅數量也確定為77棟。

然而,即便聯繫上了也不一定就解決了問題。 「 能打通的電話,對方也紛紛表明不是自己的房產。」物業如此說。

大兵在接受采訪時說,「 我們嗓子都喊破了,這房子是誰的?沒有人來」,「 為什麼這麼多房子無人認領,這是有問題的」,「 躲在後面不願見人的業主是誰,他為什麼不願見人」。

「 1000萬一套的別墅都無人認領,不奇怪嗎?」

房子找不到主人,找得到主人的,卻又不承認。這背後究竟是怎麼回事?

二、不少別墅獎給了運動員

這個小區很特別的一點,就是其中不少房子,不是賣出去的,而是送出去的。

2000年「 悉尼奧運會」,湖南籍運動員獲七枚金牌,剛剛在房地產界起步的王忠和,向熊倪、李小鵬、劉璇、楊霞、龔智超等奧運會冠軍各贈送了一套「 同升湖山莊」別墅。

長沙「 鬼宅」1000萬一套:開發商是黑社會,愛給奧運冠軍送房子

彼時,同升湖山莊剛剛開盤,這些別墅時值100萬元。

20年前,100萬元已經不是一筆小錢,王忠和一次性送出500萬的別墅的豪氣,讓很多人知道了他。

靠著大張旗鼓地宣布要給奧運冠軍送別墅,同升湖山莊也獲得了一次絕佳的宣傳機會。

王忠和對《長沙晚報》直率地說出自己對商業回報的看重,以及傲視同行的心態:「 一獎就是5套,一鳴驚人!通過這一舉動告訴大家,同升湖山莊是什麼樣的房子?是世界冠軍住的房子!這比在電視上打幾個廣告都管用。

這種操作後來又故技重施過多次。

2003年,王忠和給城運會部分運動員提供了同升湖山莊別墅

2004年雅典奧運會,送別墅的機會又來了。

長沙「 鬼宅」1000萬一套:開發商是黑社會,愛給奧運冠軍送房子

當時,在湖南做了一次「 最具湖湘精神運動員」評選活動,評選對象為出征本屆雅典奧運會的湘籍運動員,但這次,王忠和只提供一套同升湖山莊百萬別墅。

儘管別墅數量縮水了,但是營銷的聲勢更加浩大。這個活動的參與方式為手機短信,累計票數最高者即當選「 最具湖湘精神運動員」。

用手機短信投票,撬動公眾號關注度,正是當時流行的營銷方式。

而通過送房子來給自己造勢,進而給生意提供便利,似乎已經成了王忠和的錦囊妙計。

至於還有沒有把這些房子送給其他人,外界則不得而知。

三、嗜賭老闆曾是黑社會

某種程度上,當年事業上的成功,與王忠和「 敢於下注」的性格不無關係,而這種冒險精神又和他生活中的「 嗜賭」應該是一體兩面的。

王忠和的出身、性格,具有上世紀80、90年代「 先富起來」那批人的典型特徵:出生於長沙郊區的農家,14歲失學,學歷頂格也就是小學,沒有背景,但藝高人膽大。

1998年左右,王忠和和家人、朋友第一次去澳大利亞。當地朋友熱情款待、相談甚歡,但等到晚飯時分,王忠和突然不見了。

大家頓時懵了,王忠和既不會英語,也不認識路,關鍵是還沒帶手機,初來乍到,能去哪裡?幸虧一個朋友心細,想起來時路上曾經過一個賭場。等大家匆匆趕去,王忠和果然正在鏖戰。

普通話都講不順溜的王忠和怎麼去的呢? 「 他叫了一部出租車,上車後直接對老外司機做了一個發牌的動作,然後又掏出兜里的錢揚了揚。老外就懂了。

這種「 敢於下注」的冒險性格,無形中也影響了王忠和事業發展中的每一步決策。

也帶來了他財富軌蹟的轉折點。

2012年,一段「 地產老闆鏟飛校門」的視頻在網上流傳一時:

當年6月28日上午10點左右,一名疑似老闆的男子駕駛的深藍色保時捷卡宴被攔在了長沙同升湖實驗學校的門口。

不一會,一台鏟車出現了,直接衝著卡宴右側的校門開過來,舉起鏟斗,做勢向伸縮門砸去。隨後,鏟車退了三四米,降低鏟斗沖向伸縮門,將半幅門推到幾米外。

這個疑似老闆的男子,就是王忠和。而他之所以在自己創立的學校門口上演鏟車推大門的戲,也是因為財富夢想落了空。

2006年9月7日,新東方在美國上市,董事長俞敏洪的身家瞬間超過18億元。這個暴富神話,令當時國內的眾多民營教育機構創辦者們深受刺激。

因此,當「 機會」終於來臨時,王忠和馬上就一把攥住了。

2009年,王忠和將自己一手創立的長沙同升湖實驗學校,作價1.68億,轉讓給了安博教育旗下的北京師大安博教育科技公司。

因為安博教育彼時正籌劃赴美上市、重演新東方的神話;按照時髦的說法,王忠和迫切希望「 搭上資本運作的時代快車」,只可惜這次王忠和「 搭錯車」。

雙方約定,安博教育「 1.68億」的支付方式為「 一半現金+一半股票」,也就是8391萬元現金和8388萬元等值待上市股票,收購同升湖實驗學校70%權益。

王忠和當時對未來的設想很美好:一旦上市,只要把股票一拋就能一夜暴富。可最後,就是這「 一半股票」出了問題。

安博教育上市當天股價即跌破10美元發行價。

更關鍵的是,在過了180天的美國股市的「 限售期」後,安博教育卻拒絕為王忠和那「 一半股票」解鎖轉股,除非他再簽署一系列限制性補充協議。

王忠和不願意,於是想要靠自己的方式奪回學校控制權,這才有了開鏟車推校門的場景。

王忠和的急切除了失去上市暴富機會和學校所有權之外,還有一層原因。

2009年,王忠和,以獎勵優秀員工的名義,讓不少在校老師每人出資7萬餘元,聲稱購買股票,實際買的則是所謂股票憑證,其實就是一張復印件。

長沙「 鬼宅」1000萬一套:開發商是黑社會,愛給奧運冠軍送房子

老師們共買了400多萬的股票,大夥出資的錢卻打了水漂。

老師們感覺被騙了,紛紛找王忠和的麻煩。而他們還有隊友——同升湖山莊業主、相聲演員大兵。

2012年,相聲演員大兵擔任「 同升湖業委會」主任,業委會炒掉了物業公司,但「 同升湖物業」拒絕交接,剛進場的新物業公司只乾了三個月就撤出了,這是長沙第一起業主炒物業事件,大兵因此與王忠和結下了「 梁子」。

2019年1月5日,大兵家中電線被人為剪斷,家門口也被人噴字、掛橫幅。

有業主還稱,早在2009年,王忠和在小區C區違建一棟別墅時,多數參與維權的業主遭到打擊報復,輕則被人堵了幾天門,重則被打傷入院。此事曾被媒體報導。

大兵實名舉報王忠和等人,提交了很多證據給公安機關。

到了2019年4月,湖南都市頻道報導,長沙警方摧毀了一個長期盤踞在長沙雨花區同升湖一帶的涉黑犯罪團伙,抓獲王忠和等犯罪嫌疑人16名。

而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亞興公司在今年4月已成為失信被執行人,執行標的95萬元。

但圍繞著他的謎團還有很多沒有揭開,比如,那些無人認領的別墅,在王忠和的財富歷史中,究竟曾扮演過什麼角色?

來源       金角財經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