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不死!哈佛高材生威脅「捅死所有川普粉絲」!然後……

文:鄭好    星系花園祕境

以下消息可以證明美國「黑命貴」運動的女粉絲們有多麼瘋狂…而且,在美國的名牌大學裡,黑命貴有多麼吃香。昨天各英語媒體採訪了一位哈佛大學高材生,她叫賈諾威,是一位抖音網紅,因揚言捅死所有川普粉絲以及不支持黑命貴的人,而導致被開:

黑命貴及其同盟組織美國女權

一直聲稱她們是為了愛與和平才鬧事

然而從她們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台詞來看

這真的是一群恐怖分子

賈諾威同學作為哈佛大學的高材生

竟然會上抖音揚言捅死所有總統的支持者

這樣的暴力威脅自然受到了處罰

因為網絡不是法外之地

紐約郵報7月1日報道截圖

福克斯傳媒7月1日報道截圖

賈諾威同學是抖音上的反川鬥士

也是黑命貴文化的主要鼓吹手

福布斯雜誌報道賈諾威視頻

1

哈佛牌高材生都說了啥?

在最近爆發的美國黑命貴大叛亂中,哈佛大學貢獻了不少熱衷暴力的腦殘,賈諾威同學就是其中之一。她的言行很好滴證明了高等學府這類腦殘製造機是如何運作的……

賈諾威同學總是在抖音上討伐川普的罪行

她情緒化的演繹贏得了海量粉絲

就在昨天,美國各大媒體採訪了賈諾威同學,因為她的一句「捅死所有川普粉/全命貴」的台詞震驚了美國網絡,她是個抖音網紅,在她精心製作的一段視頻中,她威脅要用刀刺殺所有跟她說「所有生命都很重要」的人(所有生命都重要,是一個「反黑命貴運動組織」,他們把黑命貴視為歧視與仇恨的象徵並幾乎全部支持美國總統…譯註)

美國一些媒體已經挖出她之前對川普和他的粉絲們的攻擊性言論。很顯然,她的威脅性語言不是針對「所有生命都重要」運動,而是針對川普

賈諾威同學在哈佛大學學習政府和心理學專業,今年5月剛剛拿到了學位,她在抖音熱帖中宣讀了一段檄文,狠狠抨擊那些「膽兒肥敢說出『所有生命都很重要』」的人……(在她眼裡「所有生命都重要」這句短語竟然是該殺的罪孽)

我要捅你一刀,」賈諾威同學說這句話時,特意放大了她的臉。

我會捅你一刀,當你掙扎著流血的時候,我會給你看我的印痕,然後說,『哦,我的傷口也很重要,』」她繼續在視頻中吼道。

然而,在網絡上太火終究會遭災,賈諾威同學的視頻被紐約出生的著名共和黨大V安·庫爾特分享到推特上了,然後更多的共和黨支持者都在分享這段視頻;安女士甚至稱賈諾威同學是「來自東亞的卡倫」,而其他推特大V則呼籲立即逮捕這名學生

「這個女人正在暴力威脅別人,誰知道她會作出什麼事來,」一個美國網友在回覆中寫道。

「這不算煽動暴力的言論嗎?另一位關注者在Twitter上質問:「我想只有符合政治正確時,語言暴力才被賦予意義。」

不過呢,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本週二,賈諾威同學已經刪除了原始視頻,但發布了更新的視頻,以回應「瘋狂的質疑者」對她的反應,其中,據她說,還包括許多死亡威脅。

替換視頻把自己打造成了可愛小白兔

她開始上推特扮演受害者,說因為自己支持黑命貴,川普的粉絲們現在對她發出了死亡威脅……可是她不知道,許多人已經把她的暴力視頻給錄像了

昨天,她開始更新其中一條消息,說:「天呢,美國國土安全部為什么正在監視我的名字啊。」

她這招非常管用,立即贏得了海量的同情和聲援。然後她通過推特告訴大家,她其實開了個GoFundMe帳號,作為一位深受美國政府迫害的人士,需要大家的捐贈,截止昨天早上,她已經收到了4000美元的募捐款……

 

2

哈佛高材生的自我辯護?

賈諾威在更新視頻中稱:我之前放出的那段視頻「顯然」只是一個「類似的笑話」,並指出,她甚至在視頻後邊留言,明確表示:「出於法律原因,這真的是一個笑話。」

她說:「人們就像舉報咱美國境內的恐怖主義一樣,竟然在推特上@了聯邦調查局、哈佛、劍橋的警方……粗暴地對待我。

她說:「很明顯,我只是調侃了威脅性語言,但顯然不會像美國警察那樣真的奪走無辜者的生命。」

不管怎樣,如果,我收到國土安全部的郵件,或者我被哈佛大學開除,或者我被逮捕,或者我被謀殺,根據我現在收到的許多死亡威脅,要知道,我感謝你們為我挺身而出,」她在發布一系列網絡求助信息時說。

在早些時候的一篇回應文章中,她對自己的抖音視頻收到許多憤怒的回應都是一笑置之,其中一條憤怒的回帖暗示她可能是一名來自China的間諜,用一個聽起來很西方的名字,來幫助滲透美國。賈諾威對回帖者進行了嘲諷……

她今天寫道:「我絕不會被那些不懂類比的偏執的川普粉絲壓制、羞辱或威脅!我絕不會保持沉默…

事實上,她的言論也得到了很多美國人的支持,同時,也收到了很多「生命都很重要」的回覆,也有些人告訴她,「播種什麼收穫什麼……」

3

媒體的辯護以及受到的處分

互聯網上的「仇恨言論」一直備受關注,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對「仇恨言論」並無額外的定義規範。這就成了爭議的焦點。許多主流媒體的新聞工作者都在為這位哈佛妹子辯護:

比如,福布斯雜誌的編輯評價道:「憲法第一修正案對暴力威脅是有定義的。這是社會應該關注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相關的問題不是「高加索主義」是否是一種種族仇恨。這不是一個可以回答的問題,即使她對白人很生氣,也不應該受到懲罰。

問題是,是否有人真的會因為她的視頻而感受到威脅?而不僅僅是被語言冒犯?答案顯然是否定的。這段視頻既憤怒又過度勞累,哈佛應該為他們沒有教她更好地表達而感到尷尬

但是沒有一個理智的人會想到她會拿著致命的武器來追殺我們。很明顯,她的意圖是提出一個政治觀點,而不是讓任何人感到真正的恐懼。

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來記住最高法院關於強烈保護言論自由,包括攻擊性言論的理由所說的話……

然而,哪怕是美國媒體界的諸多大V幫她說話,但保守派的勢力也是不容忽視的。賈諾威的簽約方正式解除了協議,也就是說,她被資方開掉了,失去了好不容易在疫情之後找到的一份好工作……

原本,22歲的賈諾威同學剛剛被國際專業服務公司德勤(Deloitte)僱傭,她準備利用這個暑期賺點錢,現在,一切計劃都因為那句「捅死你」而化作了泡影。熱進一步的追究很可能還在路上……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