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5 日

《三十而已》,顧佳28萬的愛馬仕怕是白買了

文:艾小羊

從上週開始追爆款劇《三十而已》,女性30+的生存狀態加上魔都貴婦圈生活,有很多東西值得寫。

今天先寫寫劇中最出圈的一個梗:貴婦標配愛馬仕。這張劇照已經被​​朋友圈代購用爛了。


劇情是童瑤飾演的顧佳背香奈兒限量款Lucky Charm,價格5萬+,參加貴婦聚會,發現大家人手一隻愛馬仕


貴婦發朋友圈,把顧佳裁掉了,真是我香奶奶被黑得最慘的一次了〜


顧佳一咬牙,花28萬買了一隻愛馬仕kelly包,一群貴婦輪流捧著這只kelly包看。


一個正在家裝修游泳池的貴婦朋友特意跟我cue這個細節,說編劇充滿了幼稚的天真可愛。

在她看來,裁掉童瑤的聚會照片,像一群微商總代喜提愛馬仕——其他小伙伴加油哦,奧利給!大家傳閱kelly包,是皮具城老闆的聚會——終於可以一比一打版了,哦耶!

編劇寫這個情節,應該是受了《我是個媽媽,我需要鉑金包》一書的影響。這本書的作者打著人類學博士的幌子,寫出了中年版小時代的味道。


書裡寫到:「 我相信一個漂亮的包包可以像圖騰一樣保護我,讓我不受其他女人傷害」。

編劇筆下的顧佳,顯然也信奉這種圖騰的保護。買一隻好包防身,算是女人的儀式感吧,但貴婦圈裡,是不是喜歡批量曬愛馬仕?不會。這是貴婦所嚴格恪守的自己與網紅、微商、小保姆上位的太太們的邊界。

貴婦當然也買愛馬仕鉑金包,但聚會一般不拼包,網紅、微商、小保姆上位,才喜歡拼愛馬仕。當然,你要壕到把愛馬仕用成地攤貨另當別論,不過這種真土壕,在家長群也活不過三天。

無論多有錢,只要開始瘋狂曬愛馬仕,在貴婦圈的鄙視鏈裡,立刻被打入網紅級別,比如新加坡貴婦第一網紅Jamie Chua蔡欣穎。


▲ 離婚分得2億財產的蔡欣穎有一屋子的愛馬仕。


▲ 網友調侃蔡欣穎是愛馬仕品牌最大的高級黑,她這種搞法,一眼讓人彷彿走進了皮具批發市場,對鉑金包的華美貴氣沒了慾望。

還有泰國網紅Peppy母子,也是愛馬仕的「 高瑞黑粉」,時刻表現視愛馬仕為糞土的豪邁氣慨。


▲ 在樓梯上排隊的愛馬仕,像極了吃瓜群眾。


▲ 站在愛馬仕「 垃圾堆」裡的貴婦,有錢的盡頭是荼靡。


▲ 我有很多愛馬仕,但我還是想哭+沒臉見人。

總之,現實生活裡,靠一隻包躋身上流社會貴婦圈是絕無可能的。

論貴,比包貴的東西多了去了,真要拼,貴婦們拼的也是珠寶、手錶、品牌還沒公開發售的最新一季的衣服誰先上身。

有心拼的貴婦,營造出的氣氛是表面風輕雲淡,內裡激流暗湧;無心拼的貴婦,像郭晶晶、蓋茨夫人梅琳達,全球第三女富豪貝索斯前妻麥肯齊、小扎太太普莉希拉·陳,常年T卹加平價CK、longchamp包。


▲ 郭晶晶身上出鏡率最高的法國longchamp尼龍餃子包,價格千元以內,無敵能裝、輕便,除了用久了,包角有點容易磨,沒有任何缺點,也是我上班、旅行最喜歡用的包包。

那麼,貴婦不拼包,到底拼什麼?

老公有錢有閒,夫妻感情好,這是貴婦圈的金牌;娃爭氣,學習好、情商高,努力上進;自己保養得當,身材無敵、年齡成迷;貴婦本人積極上進,最好有自己的事業。
隨便打開兩位不同級別貴婦的朋友圈,大家感受一下。

兜兜轉轉終於上位船王家孫媳婦的李嘉欣,當然也有鉑金包,出鏡率最高的是這只市價260萬元的「 喜馬拉雅」。


這只鱷魚皮鉑金包因為色調像喜瑪拉雅山雪頂而得名。

《三十而已》裡,站C位的李太太用的就是這款。

貝嫂、金·卡戴珊都有同款。


但貴婦們朋友聚會合影,珠寶、名表、身材、保養激流暗湧,絕不會把鉑金包擺在桌上。一來刻意,二來土。很多貴婦買鉑金包是鎮宅用的,身份到了,總得有幾隻,特殊場合拿來用用。

日常朋友聚會,人家會想,誰還不知道誰幾斤幾兩,又重又老氣,拿它幹嘛。


自己的事業,哪怕已經是玩票性質,也一定要經常曬曬。


健身必須要曬,醫美就算了。對於貴婦來說,能靠錢解決的都不是問題,要把寶貴的版面留著拼實力。


李嘉欣社交媒體上最閃耀的兩樣,一是自己的保養,二是老公有錢、有閒、有愛,足以碾壓許多「 貴友」。

以下為貴婦生活範本。

陽光正好,空氣質量優,一家人悠閒地坐在大宅子門口的空地上,父慈子孝,女主人皮膚白晰、身材不胖不瘦,拿著一杯名酒莊的干白葡萄酒,臉上露出寧靜、幸福、欣慰的笑容——啊,人生贏家……


「 天氣不好,但三個人一起就好」,至於私人遊艇,灑灑水啦。


逛街、旅遊、慶生……對視、依偎、十指相扣……我對你愛愛愛,愛不完。

像蔡欣穎那種搞法,在李貴婦看來,曬的就是個寂寞吧。


看了以上貴婦的社交媒體,相信大家再回頭看看這張劇照,能夠更深地感受到顧佳28萬的kelly包怕是白買了。

闊太太發朋友圈裁掉她,根本不是因為她背了香奈兒,而是因為她身材苗條、保養得當,是個沒有感情的合影殺手。

躋身貴婦圈,最需要的是愛馬仕嗎?不是。

貴婦最怕的是沒有一個愛馬仕鉑金包嗎?也不是。

貴婦第一需要保全的門面是老公與孩子,這一點上,她們比普通女人壓力更大。

有錢有閒還愛自己的老公,對於貴婦來說,是比愛馬仕貴一萬倍的資產。

貴婦圈可能是中國婚姻最穩定的階層了,即使有個風吹草動,也絕不會輕易離婚。很多服務於高端用戶的情感諮詢專家,最賺錢的業務名叫「 挽回」。

主要大客戶來自於貴婦圈,這裡面還有兩個分支,一個叫狙三,一個叫旺夫。前者顧名思議,狙擊小三;後者聽上去像心理學,其實跟女德班差不多,就是元配怎麼當好大婆,讓男人覺得無論外面有多少美女,坐鎮的必須是元配夫人。


第二是自律與自我成長,如果能有自己的事業,在貴婦圈更是自帶光環。

千萬不要低估了貴婦的事業心,貴婦最怕自己跟全媽劃上等號。

你老公穿100塊的衣服,是窮;馬雲穿,是特立獨行、自信、節儉、不care,總之衣服還是那件衣服,關鍵要看穿誰身上。

事業也一樣。我們拼事業,是苦逼的社畜,為稻梁謀、賺奶粉錢,貴婦吃穿不愁,老公孩子管得妥妥的,還能有一份自己的事業,才叫錦上添花。

貴婦為什麼特別熱衷於學習珠寶設計?因為貴價珠寶大多是小圈子消費,一擲上百萬元是灑灑水,一般人玩不起,就算玩得起,你也不知道賣給誰。


一個大品牌珠寶設計師的設計,跟一個住在豪華別墅裡的貴婦,搞定老公孩子以後,坐在擺滿水晶杯、名畫的書房裡,設計出來的珠寶相比,後者更有議價能力。

因為珠寶的議價能力,不僅僅是寶石的國際證書,更是故事。

普通人買品質,有錢人買故事,好聽點叫文化。如果香奈兒女士沒有孤女逆襲和灰姑娘成功打入上流社會的故事,恐怕也沒有把假珍珠賣出天價的能力。


對於貴婦來說,東西常換常新,品質的意義,已經不是我們所理解的精緻、耐用、性價比,而是稀有(象徵權力)、故事(好吹牛,有談資)、貴(只要前兩項達標,只買貴的、不買對的就完了)。

除了珠寶鑑定證書,名校畢業的學霸級貴婦們還熱衷於考CFA(註冊金融分析師)。 CFA是被全球投資業廣泛認可的高含金量證書,貴婦拿了這個證書,不必入職大公司,自家財富就夠忙活的了。


第三,貴婦們在教育子女方面,壓力比普通女性更大。

一般人想像有錢人的生活,財富夠幾輩子花了,幹嘛還要「 雞娃」。持這種想法的,肯定不叫有錢人,最多算小富即安。

當一個家庭站上財富金字塔的上層,就成了家族。家族是什麼概念?一定要永遠佔據社會的頂層資源、不允許下滑、不允許倒退,家族的王位不僅要世代沿襲,而且必須不斷up。

賭王之子何猷君出道為什麼選知識競技類《最強大腦》,並且通稿都在cue何猷君麻省理工學霸身份;向太家吃穿不愁,光珠寶賣了就夠幾代人生活了,為什麼還要砸錢捧向佐……


▲ 向太在佳士得拍賣行,花8611萬港幣拍下了這枚水滴形巨鑽。 75.36克拉,向太將它命名為「 中國之星」,還說「 買便宜了」。

真正的有錢人,想要曬的已經不是錢了。錢只是數字,他們熱衷的是錢所能代表的無所不及、無所不能。

可憐死捧不紅的向佐,向太現在是憋足了一口氣,要讓向家第三代鼠寶寶贏在起跑線上。

親密關係、溫柔友情、子女教育、家風傳承,是貴婦圈真正拼的東西;如果只拼愛馬仕就夠了,很多貴婦恐怕得從夢中笑醒。

《我是媽媽,我需要鉑金包》一書的作者描寫紐約上東區的貴婦們:

這些野心勃勃的貴婦們的另一面,是極端的焦慮。她們承受著不能踏錯一步的巨大壓力,必須當完美的母親,完美的社交對象,完美的衣服架子,還得當完美的性感女人。

無論是拼愛馬仕,還是拼其它,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只要開始戰鬥,戰況一定比普通人慘烈,她們需要付出更多的代價才能出奇至勝;她們的虛榮心像一個深淵,普通的幸福已經遠遠無法填滿其中的溝壑。

人為什麼需要財富?為了幸福、寧靜與自由。而事實上,擁有了巨大財富的家庭,往往並沒有得到財富所帶來的幸福、和諧、寧靜與自由。

錢不是萬能的,鉑金包更不是。

這個世界上最讓人羨慕的不是貴婦,而是那些貴婦圈的普通人。她們主動退出了屬於這個圈層的炫耀與比拼,擁有富人的家產,卻過著平淡的生活。像郭晶晶和普里西斯·陳,她們的狀態,才真正體現了財富所能買到的幸福、和諧、寧靜與自由。


▲ 郭晶晶不混貴婦圈,夫妻兩人經常逛超市、吃百元館子,她在綜藝裡說,霍啟剛平時很忙,但哪怕有半個小時空閒,也一定要回家看看孩子。


▲ 普莉希拉·陳對自己的外型要求很不貴婦,她甚至不怎麼健身,熱衷於健身的是小扎,主動休產假帶娃的也是小扎。

可惜,這樣的貴婦很少。大多數貴婦,的確如《我是個媽媽,我需要鉑金包》裡所寫,比我們更完美,也比我們更焦慮。能力越強責任越大,好像也公平。

但如果貴婦們拼來拼去的,只是高配版的普通人的生活而已,又覺得做個小富即安的普通女性,性價比真的還挺高…

  來源  我是艾小羊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