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被導師給「 不正當」後,竟遭遇如此神判決

文:余少鐳

前幾天,教育部下發《研究生導師指導行為準則》,提出規範研究生導師行為的「 八條紅線」,包括「 不得侮辱研究生人格,不得與研究生髮生不正當關係」等。

仔細研究該準則,發現了一個亮點,「 不得與研究生髮生不正當關係」這一句,並沒有註明性別,以及,什麼樣的「 不正當關係」。

當然很多人的理解都是,「 不得與異性研究生髮生不正當性關係」。

想想區別在哪裡:沒註明「 異性」,則包含同性;沒註明「 性關係」,則可以是別的關係,比如主子與奴才、老闆和員工、大哥和小弟、大爺和孫子……當過研究生的朋友不妨想想,這些關係,是不是也發生過,以及,正不正當。

意料之中,準則引來圍觀、調侃無數,今天看到神評論是:「 寫著‘不得隨地大小便’的地方,肯定有一堆人在那里大小便了。」

其實這種事,也是「 自古以來」就有的,完全不用友邦驚詫。

袁枚的《子不語》中有一案例,就發生在同性導師和研究生之間,我曾在老號扒過,現在再掰扯一下。

乾隆甲子年間(1744),江南鄉試,江蘇常熟有一位姓程的考生,四十歲左右,進試室第一夜(當時要考三場,每場三天二夜,封閉式的),突然狂喊大叫,像瘋了一樣。同室的考生被嚇到,關心他,你腫麼了,他只是低頭無語。

第二天上午,程生就交白卷申請放棄考試。同室考生實在不解,揪住他衣衫不讓他走,說我們懸樑刺股就為了今天,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放棄。

程生無奈,才說出真相,我是刺股害得人懸樑,遭報應了。

原來,十年前,程生在某富豪家里當私塾老師,有四位學生,都是主人家的子侄輩。其中有一個姓柳的,十九歲,小鮮肉一枚,面如傅粉,妥妥的流量男生,程老師也好這一口,暗暗就惦記上了,只是一直沒機會。

那年清明,其他三位學生都回家掃墓去了,只剩下程老師和柳同學。程老師見機會來了,先是詩興大發,揮毫寫了一首詩送給他:「 繡被憑誰寢,相逢自有因。亭亭臨玉樹,可許鳳棲身?」

你的被窩還有沒有空位啊,你不覺得我們相逢相識都是緣分嗎?玉樹臨風的你,可不可以讓我這隻鳥在你身上歇一歇,我保證歇一歇就好,歇一歇就好……瞧,有文化的導師就是不一樣。

柳同學什麼反應呢,可能沒想到老師會來這麼一出,「 見之臉紅,團而嚼之」。就是臉上一紅,然後把詩箋揉成一團,嚼了嚼吞了下去。

吞老師的詩……不知道這舉動是否讓程老師誤解了,接下來就猛灌他酒。沒多久柳同學就醉倒了,於是,平時總罵後進生的程老師,趁機做了一次後進生。

五更時分,柳同學醒來,好像覺得哪裡不對勁,就問:「 老師,我們昨晚喝的什麼酒,怎麼我後庭略感不適。」

程老師想,都花開富貴了,就跟他說了實話……柳同學一聽,咬著被角哭得梨花帶淚:「 你是我老師,怎麼可以這樣?!」

程老師又安慰說:「 Sorry啊,老師也是因為太喜歡你了,以後我會更加照顧你的,學分、考試什麼的,包在老師身上。」說完,也許是太累了,自顧睡了過去。

沒想到,第二天早晨,程老師一覺醒過來,柳同學已在床上懸樑死了。

出了人命,柳同學的家長聞訊趕來,怎麼都想不通他為什麼要自殺,但也絕對沒往老師身上想,只是痛哭一番,將他安葬了事,連官都沒報。

可是,陽間沒管的事,陰間也會管。事過十年,昨晚程老師一進試室,就看到柳同學坐在那裡,對他怒目而視,旁邊還站著一差役,凶神惡煞般,一見他進來,一言不發就將他扭送下陰曹地府。

到了一個公堂模樣的地方,一尊神在那兒開堂審案。舉頭三尺,程老師不敢隱瞞,全招了。神判決說:「 按律法,雞J者杖一百。你為人師表,Double(罪加一等),剝奪從政權利終身,杖完你也甭去考了。」

這時候,站在一旁柳同學不樂意了,「 大神,這也判得太輕了吧,難道不應該判抵命嗎」?

神笑了,說:「 你是因他而死,但畢竟不是他殺的。這樣就得判死罪的話,那如果他當時因為你不從而殺了你,又該怎麼判?不是我要說你,你一堂堂男子漢,被禽獸老師姦污,竟然跟娘們儿一樣輕生,置家中老母於不顧,像話嗎?自古以來,朝廷都會表彰節婦烈女,從沒宣傳歌頌過哪一個貞男,這是為什麼,你就不能好好想想?」

柳同學一聽,腸子都悔青了,邊哭邊扇自己耳光。神又笑了,說:「 看你這麼可愛,就讓你轉生到京城胡家,將來入仕負責宣教,一輩子為人立牌坊,朝廷也會表彰你的。」

宣判完畢,神對程老師說:「 好了,你讓學生開花,我也讓你開花。小的們,脫他褲子,打兩百再放他回去。」

最後,程生對同室考生說:「 就這樣,我現在屁股巨痛,坐都坐不了,還怎麼寫文章。就算能寫,注定也不會中,還留在這幹嘛。」說完,呻吟著走了。

故事講完,我們來看看,這神判決有沒有問題。

別說按今天法律,就是真放在清朝,發生這樣的事,如此判決,也是太輕了。

《清律·刑律‧犯姦》規定:「 惡徒夥眾將良人子弟搶去,強行雞姦者,無論曾否殺人,仍照光棍例,為首者,擬斬立決……其雖未夥眾,因姦將良人子弟殺死及將未至十歲之幼童誘去強行雞姦者,亦照光棍為首例斬決。」

兩種情況,一種是團伙犯罪,將良家少年搶去強行雞J,無論是否殺人,按「 光棍例」,團伙首惡斬立決。第二種,個人行為,因為雞J將良家少年殺死,或者將10歲以下幼童什麼者,也按「 光棍為首例」斬立決。

這裡有個關鍵詞:光棍例。別誤會了,並不是「 單身必須死」,這「 光棍」非今天的「 光棍」,在明清時期,「 光棍」指專門以詐騙為生的匪徒,也稱「 地棍」、「 棍徒」、「 刁棍」等。清代再怎麼需要發展人口增加勞力,也不會變態到立法處罰單身者,放心。

袁枚編這故事,時代背景是乾隆年間,從當時的法律看,程老師對學生幹出這樣的事,雖然沒殺人,但也是客觀上導致了學生的死亡,就算不判斬立決,斬監候總應該吧,為什麼只是杖兩百及剝奪從政權利終身?難怪受害者不服了。

那是不是陰間的法律比陽間的寬?不是,陰間的神判官,其判決所依據「 雞姦者照以穢物入人口例,決杖一百」,其實也是陽間律例,只是,不是清朝的,而是明朝的。

明朝法律明文規定:「 將腎莖入人糞門內淫戲,比依穢物灌入人口律,杖一百。」這實在不便翻譯,相信大家都能看懂,但裡面暴露的問題很明顯:第一,如果雙方願意的,也杖責一百,那實在太重了;第二,如果是強迫進行的,這麼判實在太輕了。

都到了乾隆年間,陰間還在使用大明朝的法律,袁枚是有意這麼寫,還是無心之失,不便揣測。但那陰間的神,有一句話倒是可堪玩味:「 且汝身為男子,上有老母,此身關係甚大,何得學婦女之見羞忿輕生……從古朝廷旌烈女不旌貞童,聖人立法之意,汝獨不三思耶?」(《子不語·卷六·常熟程生》)

當然這句話首先就預設了立場:男子必須比女子堅強,男子漢大丈夫,受了後庭之辱,竟置父母於不顧選擇輕生,這是對自己也是對家庭的不負責,也是應該批評的。

那麼,不自殺又該怎樣?神沒說,但我們可以設想,不外以下反應:要不報官,走法律程序;要不手刃加害者,那才是男子漢該有的反應。

當然還有第三種:為了學業,忍辱偷生,等功成名就再報仇。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 男性朋友被同性導師性騷擾,怎麼幫他?」全文如下:受害者為我一男性朋友,還有一年就研究生畢業了,知道這件事後很震驚,建議他報案舉報他導師,可是他覺得不一定能成功,還可能會影響畢業,作為朋友,我不知道怎麼勸他。最後他決定拿到畢業證後再去舉報他導師。

底下只有一個回答:「 他和導師的事情他會處理,你要相信他的能力,不要越俎代庖,你可以關心他,我相信替他分擔這個秘密還是好的。」

假設此事為真,那麼,受害者選擇的,就是我上面說的第三條道路,「 最後他決定拿到畢業證後再去舉報他導師」,說白了,也是利益權衡,外人也難以說三道四,既然這樣,這位替他發問的朋友,也確實是「 越俎代庖」了。

前年鬧得沸沸揚揚的某富豪涉嫌強奸案,有一種說法,也是當事人準備選擇息事寧人,然後被朋友捅出去了,搞得ta很被動,只好順著新的故事線往下走。

不知真假,只能以常理去推斷,打住。

回到教育部發的「 行為準則」,只是準則,不具備法律效力,對導師有多大約束力,實在不容樂觀。只要想想,有多少寫著「 不准亂扔垃圾」的地方垃圾成堆,有多少寫著「 嚴禁隨地大小便」的地方尿臊味沖天,你就知道,這樣的條文,是多麼的可愛。

來源        現代聊齋余少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