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舞弊 每個美國人應問四問題

美國大選

文:王赫

在計票尚未全部結束、可能影響選舉結果的法律行動正在展開之際,拜登自行宣布當選,並且籌備權力交接。這實際上是對美國憲法的挑戰,是對人民的侵犯,超出了每個美國人容忍的限度,無論其政治立場如何。

面對史無前例的2020年大選舞弊,每個美國人應問自己四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我是直面大選舞弊,還是無視它?

大選舞弊,是真的嗎?還是編造出來的謊言?解決這個疑問,不是用言辭或辯論,而是事實,是可以承受質詢的證據。不同的政治觀點,不是人們對事實進行選擇性接受的理由,相反,應是從不同角度對事實的接近。關鍵的是,我們去面對現實,還是逃避現實?

如果我們相信誠實和正直,並非為某一些人所獨有,就應該認真對待如下事情:11月5日,川普競選團隊開通了選票欺詐舉報網站和熱線,不到10小時已經接到22萬個舉報。而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主席特雷‧特瑞納(Trey Trainor)認為,在仍在計票的各州中,正在發生選舉欺詐行為。

第二個問題:我是否願意讓非法選票決定大選結果?

2016年,幾乎所有主流媒體告訴我們,川普不會勝選,但是結果相反。2020年,我們又被告知拜登大幅領先,但是事情並非如此,迄今川普已獲得7,100萬張合法選票,是「現任總統中有史以來贏得最多的一位」。

現在的大選爭端在於,拜登要求「計算每一張選票」,川普要求「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川普所說——指決定勝利者是「合法選票」,而不是新聞媒體——是正確的。川普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11月7日表示,本次美國總統大選至少有60萬張選票有問題,川普總統顯然不會讓步。如果是我,我會讓步嗎?

全社會對民主選舉結果的政治信任,是建立在誠實、正直的君子式行為之上的。操縱選舉是絕不能接受。

第三個問題:我對被操縱的大選結果無能為力嗎?

一滴水,如果濺落在水泥地上、或者沙漠裡,自然乾涸,不留痕跡;但是,如果一滴水融入密西西比河、大西洋,那將活力充沛,氣勢磅礴。是的,「唯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但我們必須是那滾滾大水、滔滔江河中的一滴。

例如,11月7日,全美50州同步舉行「停止竊選」示威活動,抗議拜登陣營作弊;同日,美國大華府地區的一些民眾,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前集會,要求「停止竊選」,呼籲做出正確裁決,還美國總統大選公正。

第四個問題:我願意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美國?

作為「山巔之城」的美國,現在的問題竟是「美國正在成為失敗的國家嗎?」

從2020年大選舞弊的規模來看,這既是一場沒有硝煙的選戰,又是自南北戰爭以來的一場最嚴重的意識形態內戰,更是一場顛覆憲政的政變。

大選舞弊,打擊的絕不僅僅是川普,而是在摧毀美國。每一個愛國者,要超越黨派立場,在憲政共識下,尊重事實,治療撕裂之傷,重建兄弟之邦。

159年前,林肯總統在第一次就職演講中說,「我們不是敵人,而是朋友;我們必須不成為敵人。儘管激情會讓我們的情感關係扭曲,但沒必要繃斷。」

4年後,悲哀的南北戰爭將要結束之際,林肯總統在第二次就職演講最後,又說:「我們對任何人都沒有惡意,對所有人都懷有善心,我們堅信上帝賦予了我們明辨是非的能力,讓我們努力完成我們正在進行的事業,包紮這個國家的傷痕,關懷每一位戰死的烈士和他的妻兒,儘一切力量爭取和維護我們國家及各個國家公正且長久的和平。」

今天,此時此刻,在2020大選舞弊造成的嚴重憲政危機情形下,林肯的話更顯得意味深長。

結語

每個美國人應問自己的四個問題,未來在等待著回答。但請記住,等待的時間是有限的。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