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福原愛罵到道歉,究竟有多大仇

福原愛

說起「愛醬」福原愛,那必須是國民級的寵兒 。

運動員時期,她是直爽愛哭的瓷娃娃。

結婚退役後,她是愛秀甜蜜的中國媳婦。

更絕的是那一口東北味兒的普通話,沒兩句能把大家萌哭。

不過,最近的熱搜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起先,日媒《女性SEVEN》曝光福原愛與男子約會的照片。

懷疑她出軌,並與對方在飯店過夜。

事後,福原愛回應只是普通友人,強調兩人是一人住一間房。

不久,另一份日媒《週刊文春》又報道江宏傑和他家人對福原愛長期語言暴力+精神虐待。

並且在今年1月就提交了離婚申請,現在正在協議離婚中。

《週刊文春》是日本相當有份量的雜誌,爆的料不僅猛,而且基本都是實錘。

但江宏傑這方面,卻否認了離婚。

由於福原愛的高人氣,事件在中日兩國都引起了巨大的波瀾。

真相到底如何,目前還不能完全下定論。

但很特別的是,中日兩國的網民產生了截然相反的論調。

中國媒體和網友幾乎口徑一致,對愛醬深表同情:

「愛醬一定是被欺負了,被江宏傑PUA。」

而日本則幾乎是一邊倒的批評。

而罵她的理由,居然是她「不管孩子」。

要麼是指責她丟下孩子出去鬼混。

要麼是批評她不尊重丈夫。

在輿論壓力之下 ,福原愛發表了道歉聲明:

「因為我自己本身輕率的行為讓各位擔心並造成困擾,對於此事深感抱歉。」

她還表示:

「我們夫妻也會共同面對問題,討論出對小孩最好的做法。」

對於日本網友的反應,在中國生活多年的日本導演竹內亮解答了許多人的困惑。

「日本社會理念是就算夫妻兩個都在工作,但是管孩子是妻子的工作。」

可以看出,日本社會中普遍存在著對女性根深蒂固的歧視與偏見。

對於一個發達國家來說,這樣的現象也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借這個機會,魚叔找到了2014年日本NHK電視台製作的一期紀錄片。

一起來看看日本社會中的女性都會遭遇怎麼樣的困境。

《調查報告 女性的貧困「新型連鎖」的衝擊》

調査報告 女性たちの貧困~「新たな連鎖”の衝撃~

女性就業難,這是日本當下社會面臨的嚴峻問題之一。

年輕女性(15-34歲)中,選擇非正式工、年薪低於200萬日元 (約11.9萬人民幣) 的有289萬人,占據了80%。

在這部僅49分鐘的紀錄片中,我們能看到許多艱難度日的女性。

其中一位,是個19歲的姑娘。

年齡不大,但臉上滿是超越同齡人的憔悴。

因為父親去世,她需要獨自照顧母親和上小學的妹妹。

初中畢業出來工作,月薪8萬日元(約4800元人民幣) 。

每天凌晨5點就去便利店打工,工作十幾個小時,一個月也就15萬日元(約9000元人民幣) 左右。

她把自己每天的開銷控制在500日元(約30元人民幣) 。

吃飯只吃最便宜的豆芽, 如果有剩餘,就會把剩下的存起來。

在她看來,能吃上飯就很不錯了。

記者問她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女孩子好像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問題,想了想說著:

「基本上沒有什麼理想吧,只想擺脫現在這種生活狀態。」

後來女孩子才告訴記者,她想成為保育員。

3年學費300萬日元,如果算上助學金,這個目標還是可以實現的。

在這個19歲的女孩子心裡,讀書是改變自己生活的唯一方式。

年紀尚輕,又有家庭壓力,只能盡全力去拼搏。

最後,當她如願站在學校前時,臉上才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最讓魚叔震驚的,是一位叫彩香的姑娘。

因為負擔不起房租,她在一家通宵營業的網吧裡生活了兩年半

在日本的大城市裡,存在許多像她一樣的情況。

這樣的人被稱為,網吧難民

因此,這類網吧逐漸變得更像是小旅館。

每人有個小隔間,還有專門設置了洗澡的地方。

根據統計,近年來女性的網吧難民數量激增,其中有7成都是長期居住。

彩香一邊 打工,一邊還要照顧初中三年級的14歲妹妹。

妹妹也住在這家網吧,已經接近半年沒有上學。

以及,41歲的母親也住在這裡。

10年前離婚後,這位母親獨自撫養姐妹兩人長大。

一家三口全部蝸居在網吧。

而 生活的重擔幾乎都壓在了姐姐身上。

姐姐每個月打工掙10萬日元,加上媽媽給的幾萬,就是兩姐妹的生活費。

兩人每天只吃一餐,一塊麵包兩人分。

口渴了就喝網吧裡的免費飲料。

彩香一家人的未來似乎就被限定在了這個漆黑的方寸隔間中。

想做的很多,但擺在眼前的只有悲觀的現實。

前面兩個女孩子都是學業尚未完成就出來工作。

如果本身就受過高等教育,生活就會變得好很多嗎?

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在同一家網吧裡,也有正在上大學的女孩。

父母離異,家境一般。

為了掙取學費,她每到假期就來東京打工。

為了省錢,就住進了網吧。

老家的母親在離婚後生活也並不好過。

只能做兼職,一人打幾份工。

一個月收入還不到15萬日元(約9000元人民幣) 。

對著鏡頭她說出了一句讓人心酸而又無奈的話:

「靠女人的工資很難生存啊。」

在日本,女性的平均工資只有男性的八成

同工不同酬。

離異後的女性,沒有多餘的積蓄,給不起養老金保費,這樣的情況 是常態。

這位母親只有在與女兒通話時才能露出一些笑意。

在她心裡,很想為女兒做些什麼。

無奈的是,她做不了多少。

在一家餐廳裡,記者找到了一位24歲的女子。

她留過學,畢業兩年卻還在幹著時薪800日元(約48元人民幣) 的工作。

同時,身上還背負著516萬日元(約31萬元人民幣) 的學生貸款。

沒錢沒時間,更無法考慮結婚組建家庭。

她當前只想著生存下來,等手頭寬裕時再考慮別的事。

自己的目標就是能夠不為錢所困。

在日本,難以擺脫貧困處境的,更多是 單親媽媽。

獨自撫養孩子的女性數量依然在逐年增加。

20多歲的單親媽媽中,有八成收入不到114萬日元(約6.8萬元人民幣) 。

貧困人口占比之大,不免讓人感到震驚。

片中就介紹了一位28歲的單親媽媽,在孩子1歲的時候離了婚。

靠月薪和國家的撫養補貼過活,一個月5萬日元(約3000元人民幣) 。

對她來說,撫養好孩子是最重要的事。

沒有餘錢去考慮未來,只能看著辦。

在日本,有一個「單親資格證考取援助制度」

所有單親媽媽都可以藉助這個制度完成學業,進修期間的生活費國家發放 (2年內每月10萬日元) 。

制度雖好,但奇葩的地方也出在這裡。

單親媽媽們需要自己去賺取學費,3年380萬日元(約22.8萬人民幣) 。

而為了掙學費就需要打工賺錢。

當打的兼職增多,那麼收入就會增加,相應的低保收入也就變少。

明明是更加努力的生活,但日子卻比以前更苦。

因為生活窘迫的鮮活事例太多,放棄撫養孩子的女性不在少數。

有些地方甚至有專門的機構幫助這些女性,將孩子交給願意領養的家庭。

這部分女性中間,有超過一半的人是因為經濟問題。

每當說起因為窮所以生活不好,總會有類似「因為懶所以窮」這樣的論調。

依魚叔看,但凡了解一點日本當前的社會狀況就說不出這樣的話。

片中拍攝的那些女性就沒有懶人。

努力,反倒是她們的共同特性。

為了生存,她們從未放棄。

而現實殘酷,使得她們又充滿悲觀。

為了促進女性就業,政府也推行了許多措施。

有了國家政策,本該是重大利好,但卻出現了非常矛盾的一幕。

社會一邊希望女性養育子女,盡到家庭主婦的職責。

一邊又希望她們活躍在社會,為經濟發展添磚加瓦。

可以說,整個日本社會對於女性有著非常不合理的期待。

正是這樣的層層壓力,女性的處境才愈發艱難。

究其根本原因,在於社會需要的女性與日本文化中倡導的女性截然不同。

要知道,日本整個社會體系就是建立在男性是社會主導這一基礎上。

無論是家庭,還是職場,男性的地位永遠高於女性。

這就使得日本社會內部形成了對女性長久的偏見。

如此一來,就很能理解片中所說的「貧困枷鎖」。

丈夫一人的收入可以支持全家人的生活,女性的工作只能補貼家用。

這樣的家庭結構在日本非常普遍,但弊端也顯而易見。

一旦家庭失去頂梁柱的父親/丈夫 (包括離異、身故、失業等) ,那這個家庭將面臨滅頂之災。

再加上男性思想是社會主流,遭遇變故的家庭中,女性只會是被忽視或被指責的一方。

我們從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日本社會瀰漫著的女性偏見。

比如,在2018年轟動世界的紀錄片《日本之恥》

遭遇職場性侵的伊藤詩織提起公開訴訟。

即使證據充分,檢察官卻是始終不予起訴。

在這樣一場犯罪案件中,身為受害者的她卻成了千夫所指。

很多人認為,在電視上公開自己的姓名、長相, 這種行為十分羞恥。

還有人質疑, 哪有性犯罪受害人,願意自己在電視面前拋頭露面的。

甚至家人都質問她, 為什麼你一定要做呢。

最離譜的是一位女性政府議員,她說,詩織作為一名女性也很有問題,作為職場人居然不懂拒絕。

記者問到,你是否經歷過任何性騷擾呢?

她笑著說,只要在社會上,就會經常經歷這種事情,但現實就是如此。

作為一位女性議員,也如此堅持受害者有罪論。

不知道是政治身分的需要,還是從小耳濡目染被教育的結果。

不管是哪種,都很可悲。

無論男性女性,受到這種畸形想法影響的人不在少數。

對女性的批評指責,剝削侵犯,在日本社會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這也是為什麼福原愛一事中,日本網友一股腦對她進行譴責。

如今,日本女性長期被忽視帶來的危害逐漸顯現。

沒有女性的參與,國家將沒有未來。

就像片中的貧窮固化,身處其中的女性難以擺脫,而深陷發展困境的日本社會更是飽受桎梏。

要解決這個問題,首先就必須消除性別歧視。

只可惜,這並非一日之功。

還需要日本民眾共同的努力,才能徹底改變這種現狀。

來源:獨立魚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