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一口凍柿子,就明白了冬天的味道

凍柿子

身處困境更容易參透命運的規律,寒冷中總是暗藏生機,這是人類對世界的辯證理解,也是凍柿子的底層邏輯。

它跟季節同頻,與低溫達成和解,找到另一種方式鎮守人們品嘗甜蜜的權利,陌生又熟悉。

頂住嚴寒帶給手掌的生理刺激,在你捧起它的瞬間,就像捧起一顆還藏在胚胎裡的太陽。

凍柿子

樂觀的人總能透過冬天看到春天,樂觀的柿子只想在最冷的時刻跟你相見。

它如同一位溫和長者,一生都在洞悉著大自然的脈搏,遭受了溫差的迎頭痛擊卻仍然保持醇厚,從變化形態的新生中,向人間播撒超越時空的希望。

有經驗的人知道,這是柿子對死亡本身發起的反攻。

很多民間詩人把它稱作冬日裡的生命之火,被冰霜覆蓋也無法遮掩它的光澤,盡管看起來僵硬,實際上卻耐心等著被路過的有緣人帶走,完成一場命中註定的邂逅。

他們說從此天寒地凍的日子裡就有了盼頭,要是世間沒了凍柿子,暖氣都沒辦法填補那份心裡空缺的火熱。

第一次吃凍柿子的人,通常很快就會明白它的單純,它在艱苦的自然環境中也沒改初心。

在被解凍之前,它有很多身份,包括石頭、炮彈、兇器等等,插在棍子上就能當錘子用,磚頭都沒它硬。

但這樣堅實的鎧甲只是為了保護它與你之間的緣分,這種緣分混合著蜜汁、果肉、冰碴兒,可以說是相當爽口。

據說不少與凍柿子達成默契的人,已經開始探索解凍的最佳狀態,希望能從更妥帖的角度走進它的內心。

很難說柿子是不是一直在等待這一刻的到來,畢竟它從沒為自己的歸宿設立高門檻,一盆涼水就可以突破它的心防。

等到一入了口,人人都會深度理解那種奉獻精神,在提供軟糯甘甜的複合口感之前,它早已把所有選擇權都交了出來。

你可以直接下嘴,用它來展現靈長類動物的咬合力,但需要鑽石級別的牙口。

也可以在半解凍之後體驗冰沙般的口感,還能根據浸泡時長選擇冰沙的細膩程度。

而當水對凍柿子完成了足夠的安撫,只需咬一個小口就能嘬著吃,講究人還會插根吸管,此時這顆柿子基本對甜品領域達到全覆蓋。

「解凍到芯兒是硬的,旁邊是軟的,拿勺子挖著吃,一口脆脆涼涼的芯兒帶著湯,巨好吃。」

「有人喜歡半化不化,每口都甜還帶著點小冰碴,有人喜歡化了喝湯,如果倒進牛奶以後拼命攪拌碾碎,出來就是冰柿子奶昔。」

人們在凍柿子身上獲得了開放式體驗,衍生出的食用方法全憑自己心意。

有位朋友曾公開表示,他發現了更多隱藏的功能性,言語間充滿了敬意。

在他看來,柿子裡的「小舌頭」是自己最好的老師,體驗雖然沒有細說,但他堅信自己就是因為從小愛吃柿子,接吻技巧才有了長足的進步。

柿子裡的「舌頭」其實是種子的外衣,又彈又脆

「不吃一口凍柿子是對不起冬天的,只有還未經過人為勾勒的原始轉化,才能讓人一口就咬住這個季節的精髓。」

作為一種冬季限定產物,在足夠冷的地方想搞到它並不是甚麼難事,你只需要一個柿子,扔到窗外,然後等著回收。

盡管冰箱早已變成日常生活的組成部分,但在原教旨主義者心中,只有在戶外凍,天地的本味才會濃縮進那顆柿子裡。

「冰箱冷凍總是差點兒意思,缺少升華,還是有區別的,比如很多冰箱搞出來的凍豆腐都沒多少窟窿眼。」

越低的溫度自然會帶來越好的效果,不過也有經驗顯示,要是溫度過低了,一樣有可能吃不上。

「上學時吃凍柿子,我眼睜睜看著室友把窗戶一拉一關,柿子放窗臺上凍著,然後想拿的時候,窗戶凍住了。」

相比於凍梨的陰鬱氣質,凍柿子總是顯得更鮮活一點,一直有人認為它主動封存了自己的善意,又將其溫柔地展現給了人類的味覺系統。

有人說自己買了一箱冰棍,還是沒法割舍那個橢圓形的蜜罐子,也有人說自己已經深入它的語境中,給董事長發消息都打錯打成了凍柿子,直到一分鐘後才反應過來。

沒人知道它有多少擁躉,對於真正的愛好者來說,它就是冷氣凝聚而成的饋贈。

它甚至在一些地方保持著絕對意義上的覆蓋率,融入人們生活之餘,也早已成為了傳統。

正如一個東北朋友總結出的規律,即便你在早市裡從它身邊漫不經心地走過,最終還是可能會在夜裡的酒吧與它重逢。

凍柿子與凍梨共同組成了東北凍水果裡的最佳拍檔

事實上不止東北地區,從河北到甘肅,不少省份都有它的身影。

曾經老北京的小販把吃凍柿子稱為「喝了蜜」,而老舍先生早在《駱駝祥子》中就描繪過那種體驗了:

「為更實際的表示自己的快樂,他買了個凍結實了的柿子,一口下去,滿嘴都是冰淩!紮牙根的涼,從口中慢慢涼到胸部,使他全身一顫。幾口把它吃完,舌頭有些麻木,心中舒服。」

一直以來,凍柿子似乎承載了長久的冬日記憶,再冷的天氣也會被它化為調味劑。

或者說它本身就是很多人心裡冬天到來的象徵,有時還包含著人們對寒冷的某種期待。

「柿子要凍成邦邦硬,一邊吃一邊化,最後化透了再吃涼絲絲的柿子瓣,那就是冬天的味道。」

當然,東西再好吃也得註意分寸,足量的暖氣是它的必要搭配,不然很容易吃出一些教育意義。

就像一位微博網友所說的,好吃歸好吃,只是建議腸胃不好的朋友要謹慎,南方也一樣。

「別問,問就是會竄稀,親測有效。」

資料參考:

「喝了蜜啦,大柿子!」 明朝北京磨盤柿就是皇家貢品——北京日報客戶端

 

來源: 不相及研究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